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開開眼界
2012/07/18 20:41
瀏覽4,157
迴響27
推薦49
引用0

606一文所涉藥理,本為引契,借題發揮,遙接明治維新與戊戌變法。但606是針劑,不能口服,我回答小兵說,“606這玩意兒早就絕跡江湖,醫官閱歷淺陋,但聞其名,無緣拜見,你要是能弄到幾顆,記得拿一顆過來,讓我開開眼界。。。”只是強調藥理學的改朝換代,加強印象,卻屬錯誤資訊。

真正606的針劑及注射包如附圖。 

1.事實上606的注射非常麻煩,因為市場上買到的是裝在真空玻璃管裡的粉末,注射前要打破玻璃管,注入無菌的蒸餾水,將粉末溶解成藥劑,才能吸取而注射。所以如圖所示,有一套冲藥、溶藥與熱藥的器械。 。 。 。 

但606粉末本身屬酸性,難溶於純水,必須先將蒸餾水加鹼(氫氧化鈉)再加熱,才能溶解,即使訓練有素的熟手,也需半點鐘。而且這個注射是打進血管裡(靜脈注射),也非一般行伍可以掌握。這也是注射606經常出事、打出人命的原因。 (藥粉溶解不徹底、酸鹼調錯了、沒打進血管、病人害怕掙扎。。。。),

2. 盤尼西林發現(參看「貂續狗尾」)在1928,但佛來明只是微生物學者,本身對有機化學及藥理並非強項,他一直等到另外兩名學者(澳大利亞的 Florey,德國的 Chain)幫助其純化及製備大量高純度的盤尼西林,才有可能進行抗菌治療的下一步研究。這也是最後諾貝爾獎頒獎(1945)的對象,是三個人而非他一個人的理由。盤尼西林真正能用之於臨床治療,已經是1943年,烽火橫燒,供不應求,供藥以火線軍醫優先,因諾曼底登陸預期需求量大,美國防部專案(War Production Board/WPB)加碼生產,才勉強支應。我們是美援的最末端,飛躍駝峰到昆明重慶,黑市得用黃金買賣。 

3. 在盤尼西林之前,抗菌主要是磺胺劑(1939諾貝爾獎)。在抗戰後期到國共內戰的十年間,所有老兵都奉為仙丹的「消炎粉」,還不是盤尼西林,乃是磺胺劑。 這個消炎粉在中原大地,真是如雷貫耳,白求恩因劃破手指得到丹毒(Erysipelas: Acute streptococcus/急性鏈球菌感染),從醫學上看,若有磺胺劑,他的丹毒,在感染之初,可以在兩天之內治好,竟枉送一命(1939, November 12),實在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我們的醫療條件,實在太他媽的可憐了。 

4. 1943年,磺胺劑第二代成品改良提升成功,丘吉爾正飛往北非突尼斯公幹,卻因重感冒惡化成肺炎,他八字硬,剛好趕上新藥試刀,果然藥到病除,磺胺劑大大露臉(*1),但與英美開戰的日本,卻無權享用這個新發明,日軍在南洋、在泰緬作戰,軍醫都眼睜睜看著傷兵小傷而竟無藥可醫而死亡,連在名古屋開刀的汪兆銘,也因拿不到這個藥而宣告不治,主持汪兆銘醫療的是齊藤真(外)和勝沼精蔵(內),從醫學上看,他的醫療團隊一時之選,絕頂優秀(*2),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竟然向他兒子汪孟晉私下指點,要他回上海原英租界找黑市想辦法(見2004年8月1日,汪女文惺以95歲高齡在紐澤西接受專訪),

5. 盤尼西林對梅毒(syphilis)和淋病(gonorrhea)都有效,而流行病統計,性病的流行率、分佈、菌種,卻一變再變,新藥出籠如猛虎下山,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很快就罩不住了。 1980年代淋病雙球菌(Neisseria gonorrhoeae)對盤尼西林的抗藥性,已經超過62%,。 。 。用藥不是幾句話就可以交待。但流行病裡,梅毒已經將老大交椅讓位給淋病,駱駝祥子裡,祥子被夏太太叫進房,結果第二天「他尿不出來了」,就是典型的淋病 症狀,看來,老舍的寫作,做足功課,非常用功。 

*1.給藥的是Dr. Morgan,但卻被誤傳是盤尼西林,事見Daily Telegraph and and Morning Post, Dec 21, 1943 

*2. 汪在1935年11月1日被狙擊三槍,兩顆子彈取出,第三顆卡在右側脊柱深部,無法動刀,後因逐漸惡化,別無選擇,只能冒險一賭,1943年3月3日飛名 古屋醫大手術,他的醫療團隊由名大神外齊藤真教授主外科。另聘內科教授勝沼精蔵主持內科,加重建整形外科教授名倉重雄,名大之外,另加聘東京帝大再增高木 憲二教授(重建整形外科)。汪最後死於多發性骨髓癌(Multiple myeloma)(可參看黑川利雄記載)。

參看:六O六 - yichun 的網誌 - 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meimei3/6168149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隨堂筆記
自訂分類:野渡無人舟自橫
下一則: 六O六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7) :
27樓. 風銘
2012/10/31 12:52
當真開眼界了
當真是開了眼界,不過預防勝於治療,還是擁有健康的身體最好:)
願平安喜樂與您同在
26樓. 樂了
2012/08/19 22:51
不恥下問

《論語.公冶長》 子貢問曰:「孔文子何以謂之文也?」子曰:「敏而好學不恥下問,是以謂之文也。」

孔子周遊列國,见两小儿用英文交談,就上前請教。

「六0六,英文怎麼說?」
小兒答:「Six hundreds And Six--- SAS]
25樓. sas
2012/08/19 19:00
如此消費"至聖先師"

 


《两小儿辩日》

两小儿辩日2.jpg

 


孔子东游,见两小儿辩斗,问其故。
  
一儿曰:“我以日始出时去人近,而日中时远也。”
  
一儿以日初出远,而日中时近也。
  
一儿曰:“日初出大如车盖,及日中则如盘盂,此不为远者小而近者大乎?”
  
一儿曰:“日初出沧沧凉凉,及其日中如探汤,此不为近者热而远者凉乎?”
  
孔子不能决也。
  
两小儿笑曰:“孰为汝多知乎?”


孔子恼羞成怒曰:“你们俩,日日盡整这没用的!研究这些有个毛用?我一貫倡導「學文思數」--這其中的「文」,還是指的是英文。那高数复习了吗?英语四级能过吗?沒有英數,如何考SAT?朽木不可雕也,我了个去也!”

言畢,孔子大怒而去。。。


(《列子•湯問》)

 

24樓. 樂了
2012/08/17 23:37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哥哥妹妹

「論語。顏淵」
23樓. 即興
2012/08/17 10:34
君子之過
子貢曰:「君子之過也,如日月之食焉。過也,人皆見之;更也,人皆仰之。」

(《論語・子張第十九》)
22樓. 樂和
2012/08/15 01:26
魯迅"1922年創作《徬徨·題辭》:“寂寞新文苑,平安舊戰場。兩間餘一卒,荷戟獨徬徨”,描述文學創作路上嘔心瀝血 ."

知音樹來,魯迅地下欣慰,寂寞徬徨,煙消雲散
21樓. 樂了
2012/08/13 06:21
豈止是擦傷,各種症狀顯示是腦震盪---

腦震盪是一種常見而較輕微的腦部創傷病症,指病人因為意外或頭部被猛烈撞擊使腦部受震而引发的综合症。其特点为短暂的失憶,清醒后常有头疼、恶心、呕吐等症状,但无任何神经系统缺损。 急救-1,严重时,平卧,固定头部,送医院。2...」

但是症狀不是發生在大舅身上,子貢受苦了

1。症狀在子貢身上,大舅受苦了。

2。你的急救寫得賣力而模糊,誰教你的?急救2呢?

3。腦震盪不是子貢,也不是孔老夫子,是爾礎高老夫子,他得病的經過記載在彷徨:

           咚!

           

       桑  科

yichun2012/08/14 09:10回覆
yichun2012/08/14 21:15回覆
20樓. 即興
2012/08/12 11:28
數學大師的獨門解讀系統

許多老一輩的美國人都記得清楚,乍聞珍珠港事變時,自己在做什麼;正如許多新一輩的美國人也都記得清楚,乍聞九一一恐怖攻擊時,自己在做什麼。

我則一直記得,那個悶熱的台北的六月天,剛剛家教完回來,沒有空調的女生宿舍像個大蒸籠。我一邊嘗試著用一枝原子筆把長髮盤起,一邊聽到門口舍監所看的電視播報天安門流血的消息……。


與不同行業的專家交流真是有益的。比如,我才剛論完名字中數字與排行的關係,立刻就學到,原來在數學大師的世界裡,歷史事件中的數字有著一整套異於常人的解讀系統。

雖說一九七七那年發生的七七事變直接成為中日戰爭的導火線,但是有識之士其實早知中日必有一戰:小日本有意侵華的狼子野心,在一一二八年所發生的一二八事件、一九一八年所發生的九一八事件、以及一九五三年所發生的五三慘案中,已早露端倪了。

根據大師這套解讀系統,中日關係固是風雲變幻、糾纏數百年之久,然而當我們將這系統應用於台灣歷史時,就會驚訝地發現,其精彩纷呈處亦不遑多讓:

打從一八二三年發生的八二三砲戰勝利奠定了國民政府的偏安基礎後,其後雖然歷經一九二一年發生的九二一大地震以及一九八八年所發生的八八水災,台灣依舊能次次浴火重生屹立不搖。但是更讓台灣人驕傲的,其實是在一三一九年所發生的三一九槍擊事件:此歷史事件充分證明,早在西元十四世紀,台灣科技就已先進到不但民間可自製子彈,並且所用手槍的彈道設計能使子彈在空中自行轉彎,而製造子彈的特殊材料就更神奇啦,能以不留痕跡的固體穿越固體方式進入衣物,以至於衣物上不見彈孔,而衣物下的肚皮卻有彈痕傷口。

放眼中土,當時尚處於暴元蹂躪之下,那將要驅逐韃虜的朱重八尚未出世;轉目歐洲,噯我都懶得說了,還在苦苦和黑死病掙扎呢,文藝復興不過是遠方地平線上透出的一絲曙光……。同時代的台灣,卻在科技上已有如此震古鑠今的成就,讓台灣人怎能不自豪?而這一切,都要感謝數學大師所開示的這套獨門解讀系統,才能讓後輩的我們如此清楚先人的輝煌歷史。


忍不住自言自語一下:唉,有人明明就被翡翠白菜刮擦了一下,以致到現在還頭暈;卻偏不肯認,還硬是要拉個無辜的子貢擋在身前遮掩一番……。也罷。

認了。 yichun2012/08/14 09:11回覆
19樓. sas
2012/08/11 17:01
盘尼西林

 

兄台這裏,前輩很多。我在這裏信口開河,有點失敬。

一九六四那年,小弟不僅還未讀大學,而且連中學也都還未讀。。。慚愧慚愧,真是晚輩了。

 

關於盘尼西林,我有一個問題。

 

盘尼西林對於戰場上的傷兵急救,有著性命交關的重要。許多傷員因傷口感染而枉送生命。

盟軍在二戰後期才將盘尼西林投入戰地實際使用,而盟軍的大規模陸戰,是自諾曼底登陸戰開始。

諾曼底之戰中,以奧馬哈海灘登陸戰最為慘烈,盟軍死傷數千人。

盘尼西林在諾曼底戰役中,對拯救傷兵的生命方面,是否有顯著效果?有否數據對比?

 

 

一。關於盤尼西林在D-day前的挑燈夜戰加碼生產,確實是醫學史上著名的一頁,我兄大哉問,yichun宜另開一欄,畢恭畢敬回答,詳述其事。

二。關於比敘年庚,事涉與學文思史的大姐姐攀親套近,小棧量淺頭暈,不敢代答。。。。

但我也有一個小小的疑問:我兄一九六四固未進中學,那就算小六吧,(又來一個全班最小的?),也13歲咯,先立正站好了,畢恭畢敬地向學文思史的大姐姐,尊一聲前輩。。。。。

等到一九七七那年,我兄應該二十有六,大學都畢業了兩三年矣,躬逢七七,強虜壓境國難當頭,我兄宜挽大刀片上盧溝橋矣,我兄可否就顯赫往事,與晚輩呃以及長輩們,分享分享?

yichun2012/08/13 12:23回覆
18樓. 樂和
2012/08/11 02:21
魯迅說:「從那一回後,我便覺得醫學並非一件要緊的事,凡是愚弱的國民,即使體格如何的健全,如何茁壯,也只能做到毫無意義的示眾材料和看客,病死多少是不必以為不幸的。所以我們的第一要著,是在改變他們的精神,而善於改變精神的是──我那時以為當然要推文藝──於是想提倡文藝運動。」

這話未必不是自我安慰,身體精神都健壯不是更好。因為魯迅終歸是醫學的逃兵

而您,文武雙全。。。

唉!         特奌為失憶,清醒後常頭痛。。。。。

yichun2012/08/14 09:1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