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親愛的,我的大提琴沈默了!」小辛對霧鹿國小的報導文學
2007/02/24 01:24
瀏覽4,671
迴響5
推薦49
引用0

寫在前面:

 

恭喜大家新年快樂,小辛在這裡跟大家拜個晚年,祝大家身體健康、萬事如意、心想事成,想什麼、有什麼!小辛在上一篇的回應上,表示要寫小辛勇闖日本同志區,但因為遭到蘋果妹質疑,ㄟ,說小辛要出櫃了,(這個嘛!有點麻煩!)為了避免遭到誤會,小辛決定延後推出,但依舊請您期待。

 

前陣子看到U報推出希望地圖報導,一個名字很熟悉,那就是胡金娘老師跟偶的好朋友林素慧,U報記者報導兩人為了傳承布農族的歌謠,兩人在延平鄉跟海端鄉的努力,看到一整個版的報導,讓小辛不禁回想2003年五月刊登的報導文學「親愛的,我的大提琴沈默了!」。

 

這篇報導文學,雖然只有一天的生命,但很多看完的朋友都說,小辛寫的故事很容易看,看完之後還有點感覺,ㄟ,我不知道啦,我真的只是想扮演一個用文字說故事的人,以前在中國時報經常有一整版的報導文學,其中一篇「面對惡靈」,在我離開中時後,還拿到青輔會的首獎,說真的,我真的很激動也很感恩!

 

從電腦硬碟裡,再度挖出這篇文章,不是要跟U報的報導作比較『深山的歌謠,世界聽到了』,只是讓大家一起分享小辛的美好回憶,那個我在台東工作的快樂日子!

 

本文開始:

笑聲、掌聲、大提琴聲及八部合音,二00三年三月中旬隨著紀錄片「親愛的,那天我的大提琴沉默了」首映,清新地迴響在南橫山區的霧鹿部落空氣中。美國音樂家大衛達伶的大提琴與台灣南橫布農族的八部合音相遇邂逅,從企畫、錄製、完成、發表歷經三年時間。跨國際的音樂合作,不僅讓傳統布農族歌謠展現另一番風貌,更讓眾人從另一個角度去看待部落文化傳承與社區結合的重要性。

 

 二000年炎熱的九月,豔陽照在南橫山區的台東縣海端鄉霧鹿社區,空氣中依舊充滿淡淡的慵懶氣息,小狗毫無顧慮地躺在大馬路上,幾個小孩偶爾從房屋內跑出、大聲尖叫,這裡的族人都是布農族原住民。「鈴!鈴!鈴!,余團長喔,我是拉姆,記得今天晚上有表演喔!」附近的天龍飯店櫃臺打了通電話給布農山地傳統音樂團團長余錦虎,要他提醒村民記得今晚別喝酒、七點半準時到飯店演出。

 

 族人們照著往例,一首接一首地唱著傳統歌謠,但這場仲夏夜演出卻吸引美國大提琴家大衛達伶(David Darling)的驚嘆,連接雙方的音樂交流。當時第三次隨著「海洋」四重奏來台演出的大衛,在友人安排下到東海岸欣賞美景、住進南橫山區的天龍溫泉飯店,晚間觀賞原住民表演時,首次聆聽布農長老們演唱的八部合音,大衛當下充滿震撼,頻問這種聲音是怎麼發出的。

 

 「從亞洲到西方,音樂家對布農族自然的多聲部和聲唱法,早就充滿興趣,大衛當然是這些人中的一部分,但他卻興起八部合音與大提琴『聯姻』的想法。」天龍飯店副總方翠華說,當時正尋求創作靈感的大衛,立刻就被渾然天成的歌聲深深撼動。隔天造訪霧鹿部落,大衛與友人在七百公尺的高海拔山谷,聆聽霧鹿國小學童們以童稚、清脆歌聲演唱的布農歌謠,當場決定展開融合布農歌謠及創作曲的意念。

 

 「什麼?外國人要跟我們錄唱片,要用大提琴搭配八部合音?」玖玖文化符昌榮將大衛‧達伶想和南橫霧鹿部落居民一塊錄音,將布農傳統音樂融合大提琴演奏的跨國際文化交流計畫向霧鹿國小母語老師胡金娘提出,眾人先是頓了一下、直說不可能,第一時間內並未做出決定,只因為布農族老祖先從古早歌謠傳下來的八部合音,從未添加任何樂器,布農族傳統歌謠原本的和聲就是豐富飽滿。

 

 提到布農族人的音樂代表「八部合音」,可說是上天給予族人的天賦。「所謂八部合音(巴西布布、Pasibutbut)在部落象徵的意義是『祈禱小米豐收歌』。」霧鹿國小主任林素慧說,布農族人並不喜歡外界把「祈禱小米豐收歌」稱做廣泛的八部合音,「巴西布布」是在特定記點中所演唱的歌謠,這首曲子視線給天神聽的,演唱時由領唱者(PANDIAN)起因,其他演唱者大家憑著默契即因趕,以相符持的型態逆時鐘方向緩緩一動步伐,繞行哼唱著。聲音縈繞猶如密生成群飛舞,發出嗡嗡的泛音、氣勢浩大,所以不需要任何樂器陪襯。

 

 

 外國大提琴要和八部合音一起錄唱片,這個消息立刻在霧鹿部落引起廣泛討論,有人覺得有趣、有人說不可思議、更有人說阿斗仔可能「秀逗」了。這個來自不同音樂界的邀約,竟成了霧鹿村落街頭巷尾、茶餘飯後的閒談話題。「主導整個合作案的玖玖文化公司不放棄地拿了一些大衛達伶的演奏唱片,學校老師及布音團幹部聽過後都覺得大提琴的演奏曲風輕快,充分展現音樂特色,眾人才稍微放開心中的顧忌,願意跟規劃人員洽談合作細節。」胡金娘老師笑著說,大衛可真要謝感他過往錄製的好唱片。

 

  歷經為期一年半的往來聯繫,玖玖文化獲得智邦文教基金會兩百萬經費奧援,提供大衛錄製音樂專輯所需經費。為記錄這項難得的跨國際合作案,玖玖文化也同步向台北市政府文化局及新聞局,提出「親愛的,那天我的大提琴沉默了」及「霧鹿高八度」兩部紀錄片拍攝案。「親愛的,那天我的大提琴沉默了」由首次拍攝紀錄片的年輕導演張翰,故事主軸以紀錄大衛達伶與布農族人錄製音樂唱片的過程。「霧鹿高八度」則由曾拍攝多部紀錄片的王俊雄導演,故事從音樂延伸,探討霧鹿部落如何兼顧文化傳承與生活經濟。

 

  二00二年四月下旬,大衛‧達伶帶著大提琴回到南橫霧鹿部落,以布農傳統歌謠為主體,加入大提琴的和聲,透過即興編曲的創作,與霧鹿部落大小朋友,在海拔七百多公尺的山區,撞擊出大提琴與八部合音的邂逅。「這張專輯除了八部合音與大提琴的邂逅外,我也希望從布農族歌謠中尋找創作靈感,將傳統歌謠透過音符線譜,用大提琴的弦絲展現,構成一張能讓外界輕易認識布農族歌謠文化的音樂專輯。」大衛用簡潔的英語說出他對「MIHUMISANG祝福你」專輯的想法。

 

 只會講英語的大衛達伶跟只會講母語的部落耆老該怎麼溝通,剛開始合作時雖有翻譯協助,但當彼此的音樂碰擊火花後,聲音與音符卻成為彼此的共通語言。「當我哼出一個旋律時,那個阿斗仔馬上以大提琴跟隨,那個音準讓我感到不可思議,尤其部落男人哼唱出八部合音時,大提琴似乎知道怎麼跟隨,一股音樂旋律立刻完美呈現。」帶領族人的胡金娘,每次錄音時總是以肢體動作、聲音表情跟大衛溝通,這個畫面讓旁人都感到相當有趣。

 

 「布農族人的八部合音無須修飾,就是最美麗的聲音,每個族人唱出的合音就像圓滿的小泡泡,輕柔地飄散在空氣中,當各部所生成的小泡泡慢慢匯聚成一個大泡泡,不僅包圍著上帝賦予布農族人對音樂的讚美,更凝聚部落間彼此的情感。」大衛十分讚嘆布農族人的音樂,其中最佩服布農族人的音域準確度,只因每當不斷重複錄音時,族人總能在第一時間發出一樣高、一樣響的音符,準確度就連聲樂家也望塵莫及。

 

 跟隨大衛達伶與布農族人的專輯錄製,導演張翰與王俊雄也同步拍攝「親愛的,那天我的大提琴沉默了」及「霧鹿高八度」兩部紀錄片。「音樂帶領我們來到南橫山區的小部落『霧鹿』,拍攝大衛達伶與部落人們合作的過程中,過程中讓我們體會到現實與部落文化傳承間所出現的衝突。」反覆看著紀錄片內容,張翰在拍攝過程中看到這裡的布農族人表面雖然快樂,但每當獨自面對夜深人靜時,生活壓力卻讓他們內心是悶著的。

 

 「霧鹿高八度」製片柯婷竹附和說,布農族人原本應該是快樂生活、無憂無慮,但因為外界生活形態的影響,這二、三十年來不是選擇離鄉背井,就是沒有目的地待在部落生活。「文化傳承對他們而言,是填飽肚子後才可能想到的問題,但填飽肚子的生活都難以達到了,更遑論他們對未來生活及下一代該如何面對。」

 

 「你知道嗎?大衛達伶為小朋友錄製『Only one wish』這首創作歌謠前,特別要他們說出自己心中的願望,其中有人說希望爸媽不要喝酒,還有人說不要學母語。小朋友口中說出的這些話,是真實反應部落的生活,只因外界影響部落生活、文化真的太深了。」張翰搖搖頭說,聽到小朋友說的話,他認真地向老師及家長探究可能的原因。「我認為原住民部落受到外來社會影響後,經濟壓力逼迫成人的生活,當工作不順遂時,喝酒便成為族人發洩心情的最佳良藥。」

 

 「與部落結合的小學教育,大姊(指退休母語老師胡金娘)和其他老師雖努力教導小朋友傳統母語、部落歷史,但學習母語畢竟無法與現今需學習的英文競爭,就像小朋友在紀錄片裡說,他們只想學英語,根本不想學母語,因為考試用不到。」首映會前一個小時,張翰坐在陰暗的活動中心廣場,回想著孩子曾經說過的話,他認為可以預知的是,部落的孩子結束國小學業、離開社區到國中就讀,腦子裡的布農族資料,都將被繁雜的升學資料壓縮,擺放到回憶的最偏僻角落。

 

 

 二00三年三月十五日、南橫杜鵑花盛開之際,玖玖文化及智邦文教基金會帶著剛剪輯好的兩支紀錄片,及取名為「MIHUMISANG(祝福你)」專輯裸片,特地從台北南下到台東縣南橫山區,率先讓部落朋友過目、聆聽,聽取他們的審查意見。上百位部落居民及學童齊聚活動中心廣場,看著紀錄片、回憶去年跟大衛一塊錄製音樂的場景。

 

 首映會現場雖是蚊子電影院,但眾人看到自己出現螢幕的畫面,現場是笑聲不斷,場景立刻拉回大衛帶著大提琴,來到位於海拔七百多公尺南橫霧鹿的去年夏天。很多人笑著說,當時非常懷疑從小唱到大的歌謠,可以配上樂器,想不到大衛做到了,而且還蠻好聽的。而首映會當天,霧鹿部落的布農山地傳統音樂團剛好受邀到宜蘭綠色博覽會演出,但聽到自己的作品即將播放,團長余錦虎還是帶著村民風塵僕僕,毫不停些地趕在午夜前返家,看看自己當主角的專輯唱片和紀錄片。

 

 聽到新世紀音樂與布農族渾然天成的傳統歌謠世紀大結合,當初協助大衛與部落合作的霧鹿國小老師胡金娘、及布農山地傳統音樂團團長余錦虎都感到相當欣慰。「聽說這張專輯唱片將做全世界發行,我好希望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台灣布農族人的傳統歌謠叫做『巴西布布』。」平日便致力保存傳統布農文化的他們,希望透過大衛發行國際的音樂專輯,讓更多人知道南橫山區的布農族聲音。

 

 「有人說布農音樂『添加』現代音樂,是否把原住民音樂商業化、破壞傳統性。」執行計畫的玖玖文化總經理符昌榮說,「這個問題見仁見智,當初德國樂團『謎』雖是侵犯著作權而使用阿美族耆老郭英男的音樂,但這個結果卻讓部落音樂躍升國際舞台,愛好音樂者認識部落音樂,部落晚輩用心傳承。」他相信,布農族人與大衛的音樂邂逅,能向普羅大眾開啟一扇門,一扇讓他們走近部落、認識更深層原住民音樂的門。

 

 上天對霧鹿部落的音樂眷顧接二連三,當大衛與布農族人合作的專輯及紀錄片完成之際,霧鹿國小同時接到捷克、維也納、保加利亞等國邀約,希望在六月份到歐洲參訪演出。「經濟拮鉅的家長雖湊不出三百萬旅費,但透過媒體及玖玖文化的幫忙,各界都捎來關心,教育部、外交部更要求學校送計畫,迄今雖仍不知道是否可以成行,但抱持著希望、總會有機會成行的。」霧鹿國小校長溫進財說,現只期盼善心人士幫忙,讓這群雲端上的小天使能有機會到國外發揚布農族音樂。

 

 南橫山谷的八部合音與大衛達伶的大提琴迸出火花後,讓霧鹿部落人們感到歡心、喜悅。音樂無國界,當大提琴因為尋找音樂靈感而碰到布農族音樂,布農族音樂也透過大提琴的幫襯、以不同風貌迴盪在世人耳際,這項跨文化的音樂結合,不僅希望讓外界認識布農族,也期盼布農族後代認識別人的音樂、喜愛自己的音樂,長大後能以身為布農族原住民為榮,傳承原住民音樂。

●原報導、照片刊登在2003年5月中國時報社會關懷版。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文學賞析
自訂分類:不分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5) :
5樓. Denise丹青
2007/04/05 00:01
珍貴記憶

這真是好珍貴的記憶與畫面ㄚ

還記的我也曾在電台節目中分享他們的音樂..

David Darling的大提琴演奏更是我的最愛呢..

如果有幸.

下次我將節目與音樂剪輯PO上.再請你分享幾張難得的照片好嗎?

4樓. oO角兒
2007/03/02 14:17
天籟
他們是天生聽到聲音就會起舞的民族,任何器具都存在有音樂與聲符...這是美麗與歡樂,和鋼琴的幽柔相比,這才是實實在在生存在我們週遭的旋律...
3樓. Rockcity
2007/02/27 16:11
菊花開了..
如果聽過布農族的八部合音,我想很少有人不會驚訝,原來光靠石杵的節拍就可以創造出豐富的音樂。天籟!

我想這不僅是一個報導,更是一種關懷。
在偏遠的部落,仍然有這麼一群人,用心的耕耘著這塊土地~

在社會寫實的殘酷下,原來記者也可以有細膩的心思...
而且是出自於一個每天健身練『ㄐ一』肉的男記者..
真是令人熱淚盈眶,忍不住想大喊..
『林老撕咧』...

咳咳...大過年的,不能罵髒話..
但給你拍拍手,繼續加油!
下次他們會請你喝小米酒...

------擦擦眼淚的分隔線-------

看來大家都等著看小辛的屁股何時開花..
來個專欄吧!
那個Slogan就這樣下:

『勇闖日本同志區,小辛晚年菊花不保』

『記者出櫃逢敵手,一山還有一山高!』...

山?斷臂山也...
相信過不久XX廣播也會邀請你上節目,談談你的部落格.與菊花綻放的經驗...
2樓.
2007/02/24 21:59
很感動 !

我也有一群朋友,曾做過類似的這些事情。

原鄉部落對我而言,有種莫名的吸引力..

無論是文化傳承,或是社會救濟

跟原民朋友接觸越多、了解越多

我發現,我好喜歡他們耶...呵呵..

謝謝分享喔 !

1樓. 飛天皮皮
2007/02/24 13:12
讓偶想起

國小ㄉ國文課本

"布農族ㄉ打獵隊"這一課~~

抄懷念唷~~小辛又把我拉回小學時代ㄌ

^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