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地藏明珠(18)財迷向土地公求明牌
2013/12/20 18:56
瀏覽1,255
迴響1
推薦20
引用0

         地藏明珠(18)財迷向土地公求明牌

「是!」土地公道:「世間之事耐人尋味,人與動物若受苦受難到極點,人神便生出憐憫之心,受苦的身靈,便能否極泰來;又有人為惡,若惡至極至,便會引起人神共憤,這為惡的身靈便要遭殃了!」

「土地公說得極是!」善視朝夜市的方向凝望一下,說:「我看那葉小玉眉眼中,有許多苦楚,他兒子賀志強不同於一般孩子,撫養這樣的子女,只怕十分辛苦,賀志強的父親呢?」

土地公忽然嘆一口氣,說:「葉小玉受盡自己丈夫折磨,十分辛苦,其他詳情,她家門神、灶神應較為了解。」

善視微微頷首,那善聽眼端詳一下土地公說:「您老在人間守護一方,想來極為忙碌,您那小廟,香火如何?」

土地公笑道:「現時人間,求財的多,我那小廟,香火倒也鼎盛,神騎將軍從地獄來到凡間,小神歡迎二將軍到小廟落腳。」

善聽合掌道:「多謝土地公熱忱,恭敬不如從命!」說著話忽然傾聽一下,土地公注視他神情,便微笑道:「神騎將軍耳朵真靈,小神現在也聽到了!」

善視瞄眼善聽額頭,又朝土地公望一望,說:「有三輛車子,車頂閃著紅色的光,一路快速朝這個方向衝過來,這是甚麼車?」

土地公平穩回道:「是救護車。凡間之人,身體不適或有性命之危,便有人打電話向警察通報,救護車就會出動救人。」

綠女娃若有所悟,忙說:「不好!方才張大輝等三人靈魂被引入業海,他三人的肉身還在地面,會不會被發現報警了?」

話未說完便往扶桑樹的方向撲,善聽、善視、土地公身形隨之一掠,卻看見扶桑圈內蹲了兩個人,這二人伸手到張大輝等人的鼻上一探,驚叫:「不得了!沒有呼吸了!」

                       

「救護車怎麼還不來?!」

遠處傳來呼嘯聲。人群三三兩兩向公園移動,呼嘯的車子停下來,幾個人拿擔架往這邊跑,綠女娃剛要蹲身,驀地驚跳而起,說:「靈魂還未回來,肉身若給搬走,豈不糟糕了嗎?」

善聽笑道:「我聽得呼呼風聲,他們的靈魂已隨風飛返!」

善視抬眼張望,說:「有神鬼相助,飛得快又平穩,近在咫尺!」

卻見抬擔架的,已側身進入扶桑圈內,將擔架放一旁,兩人各站頭尾,蹲下身,一人搬頭,一人搬腳。綠女娃見勢不對,將雙手置肉身上方,一股力勁往下壓,二人頓覺手中沉重,不禁驚奇:「怎麼搬不動?」

另四人欲抬其中二人,土地公身影一個幻化,已移形過來,一舉拐杖,將長杖一橫,懸於兩人上方,四人使盡吃奶的力也搬不起,四人皺皺眉,面面相覷。「怎麼回事?」這當兒忽然一股勁風撲至,風中夾帶塵土,扶桑圈內救人之人,扶桑圈外觀望之民皆給風沙撲得閉上眼。此時張大輝三人靈魂已飛馳而至,三靈停駐樹幹上,目瞪口呆向下望,見一個綠衣女娃雙手置於一人軀體之上,又瞧一個白鬍公公舉根拐杖橫亙兩肉身上方,另有六人吃力想抬起地面之人。

張大輝叫:「不得了!他們以為我們病了還是死了,要把我們抬到救護車上!」

趙培華說:「那個老公公好像土地公,他要阻止他們把我們搬走!」

「穿綠衣服的女孩是誰?」董小俊問:「是不是神仙?」

三人想看個仔細,綠女娃和土地公已不見。

卻聽得空中有低沉的男聲道:「靈魂快快回歸身體,南無地藏王菩薩!」

張大輝如遭棒喝,雙臂一展,便要朝肉身撲去。

卻又聽得柔柔女聲:「把自己認清楚了,靈魂別投錯體,南無地藏王菩薩!」

三人瞪大眼,左右張望不見發聲之人,張大輝說:「這一定又是神仙!沒錯,靈魂別投錯體!南無地藏王菩薩!」

眼前有溫和的白光,照在三肉身的臉面上,張大輝明顯看到自己雙眼闔起的臉孔,忙大聲說:「靈魂投向張大輝,南無地藏王菩薩!」

趙培華、董小俊聞言,便也仔細辨識地上的面孔,各自說道:「靈魂投向趙培華,南無地藏王菩薩!」「靈魂投向董小俊,南無地藏王菩薩!」

善聽注視三人靈魂投體,笑對善視道:「這三人去了一趟業海,知道誦唸師父聖號,想必與師父有段因緣。」

「不錯,這三人好精靈,投體時嘴裡唸著師父聖號,這就錯不了了。」

地面上僵直的肉身,忽然手足微微蠕動,眼睛茫然睜開,六個俯身準備搬頭搬腳的男人忽然驚奇道:「這三個少年仔,醒來了!」

                       

這個門楣上書寫「福德正神」的土地廟看來好小,窄小的屋內有一個神座台,土地廟的木雕塑像居中,塑像前方左右側有通電燭台,兩盞燈正亮著,土地公塑像前有一個香爐,上面插了七分滿香枝,廟外有張長桌,供善男信女放置供品用。

路燈照著土地廟,原本靜寂無聲,但忽然有了動靜,先是一對約六歲大的童男童女現身廟前左右側,二童躬身向外,似乎等著迎接甚麼人。隨即供桌前出現三神仙:白鬍土地公、善聽和善視。童男、童女忙向主人及來客跪地行禮。土地公道:「這是舍下,二神騎別嫌太過簡陋。」

土地公雙腳離地,向塑像撲去,神靈已投入,二神騎雙手合掌,立時不見。童男、童女起身、跨步,很快失了蹤影。

只見土地公塑像前方有如煙似霧的白濛濛之氣裊裊升起,小小土地廟為之一變,燈光更加明亮,四周面積陡地加寬加高加大。土地公從高大屋宇走出,站在門口,迎接善聽與善視。

小小土地廟已蛻變成飛簷拱頂的典雅宅院,土地公肅客上座,自己也在一張太師椅坐下。

剛才門口相迎的童男童女各自捧著茶盤、水果盤出來,善聽、善視啜飲一口茶汁,芳香甘美,二神騎不禁讚了一聲:「好喝!」

土地公笑道:「這是採集清晨的露水沏成的露茶,若非人間空氣汙染,這茶還要更好!」

善視笑道:「這已經夠好喝了,地獄哪有如此好喝之茶?」

再看果盤中,切成塊狀的雪白之梨,拈一塊入口,沁涼甘甜,二神騎由衷點頭,誇讚:「好吃!」卻忽然皺起眉頭。

原來一股酒臭,恰在此時撲鼻而來,雖然酒氣不大,喝酒之人只是小酌一番,但二神騎原神本是兩隻犬,嗅覺靈敏異常,再小的酒氣怎能瞞過二神的鼻子?

外面來了三男子,一個約二十五、六歲,一個約而立之年,另一則是四十餘歲中年男。三人忽然停步,一個說:「真巧,這裡有土地廟。」「拜一個!拜一個!」「沒帶香!」「這不是有現成的!」一人彎腰從廟裡抓出幾柱香,拿打火機點燃,分給其他二人。

中年男拜了拜,說:「土地公,這次大樂透的彩金八億以上,弟子曾天標向土地公祈求明牌,請土地公指點迷津,讓我們三個哥兒們能中大彩!」

土地公靜靜注視來人,搖頭微笑道:「小神原本是守護一方平安的土地,這些人卻把小神當財神,一到樂透彩彩金特別高,就來求明牌,豈不知發財要有發財的命,求不來的!」

善聽狐疑望土地公一眼,問:「甚麼叫樂透彩?」

「是一種彩券,要花錢去簽,把幾個號碼簽上去,開獎時用簽的號碼去對奬,對中的數字越多,得到的彩金就越多!」

善視忍不住問:「甚麼叫明牌?」

「凡人認為神明有預卜未來之能,要知幾個號碼不難,所以來求靈驗的號碼。」

待續……………………..

長篇神異小說「地藏明珠」已由風雲時代出版公司出版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 六月 *
2013/12/31 17:30
祝福

祝荻宜

新的一年事事如意,健康快樂。跟我交往吧

感謝六月,您也新年吉祥如意,快樂又健康! 荻宜:一代宗師劉雲樵2014/01/02 01:5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