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拜訪書屋(追念信疆)
2009/05/12 00:03
瀏覽2,618
迴響11
推薦64
引用0

 

「妳哪天有空,來我書房坐坐。」大學老同學高信疆在電話中如是邀約。

一般友輩的「寒暄詞」通常以「來我家坐坐」居多,這位被封為文化界才子的老同學,說法顯然特別了一點,不愧是文化人。

儘管這麼以為,對老同學的「書房」,以我一個庸碌小上班族的想像空間,仍不脫一般人所稱的書房,就是那種一個房子內的一個三幾坪大房間,裡頭擺張書桌椅子,一座書櫃或一片書牆,講究點的擺張舒適的很「羅浮賓士」的沙發圈椅(ROLF BENZ,據說是德國第一品牌,與頂級房車BENZ齊名的),再加上一張可慵懶躺臥的懶人床,床頭放個音響,如果這個書房還有個很好的VIEW,噫!能擁有這樣一個書房,也真夠幸福的啦。

至於信疆的書房,空間當然不會只三幾坪,總該有十坪大吧,這樣的空間也夠一些清貧人家塞上幾口人丁了。而信疆的藏書,當然也不會只是一個書櫃或一片書牆即可容納得下的,兩片?三片?總不會超過三片,房間出口還是得留出來啊!嗨,別儘瞎想了,找一天去拜訪拜訪不就得了。

話說有一天,我正有事向他請益,約了時間,就去他的「書房」坐坐啦。在羅斯福路巷子,忒難停車的地方,我於是在附近巷子繞啊繞,終於在師大路附近撿到一個免費車位,然後走一大段的路,找到那個地址,是個有中庭花園的大樓(中庭還劃有專供訪客用的停車位哩,第二次去拜訪我就大方的停進去了),離大馬路不遠,卻有著世外桃源般的清幽,真是高級住宅。同學都知道信疆的經濟情況不錯,理當住這樣的好房子。

.

                                                           書屋風景

來到三樓,信疆開門迎我進屋。咦?怎麼一進門該是玄關客廳的地方,就擺著一屋子的書,其他房間也擺滿了書,齊齊整整,大櫃小櫃,都擺滿了書,書!書!書!儘是書,還有CD、字畫,畫有大有來頭的畫,也有他那位多才多藝的太座亦是我學妹元馨的創作。我就像進了大觀園的劉姥姥,未及「坐」下,就被滿屋子的書吸引,在輕柔的音樂流淌聲中,從這個房間逛到另個房間,瀏覽著那一列列大部份被翻閱過的書冊,文史科學藝術,應有盡有,這個租來的四、五十坪空間的大房子,除了有個閱讀及會客的空間外,竟都是給書住的,書的主人沒有住在這裡,它是書屋!主人想要寫讀當個紅塵逸士時,得從離此不遠的另一處住家移駕至書屋來,私人「書房」能「經營」成這等規模,我真是開了眼界了。

.

                                              筆者與高信疆於書屋合影

「來我的書房坐坐」,而非「來我家坐坐」,這樣說果然是有道理的,不過如果信疆講「白」一點說:「來我的書屋坐坐」,也許我會有些心理準備,不致被他那屋子的藏書嚇著。走訪過書屋後,我也終於明白,這位提起他就會讓人有「我的朋友胡適之」般驕傲的老同學,他之能博得「文化界才子」美譽,可不是浪得虛名,除了他在文學領域既有的天份及編輯成就外,他那勤於博覽群書,求知若渴的文化人精神,才更是吾輩同儕難以企及的。

(原載 2002625 中國時報人間副刊)

 【補誌】老同學高信疆是那樣才高八斗的文化人,豈知才情遭天妒,不幸於200957因癌症去世,英年早逝,令他的親友及我們這幫文化的老同學至為痛惜。先後去他的書屋拜訪過兩次,之後由於他常駐大陸,沒有再見到信疆,生病後也不想驚動諸方親友,無緣再見他最後一面,只能在此說聲,信疆,一路好走。

【高信疆小檔案】

文化大學新聞系畢業。歷任《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主編、《時報周刊》總編輯、時報出版總編輯。八○年代辭去副刊職務,遠赴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進修2年。與作家陳映真合辦《人間雜誌》,報禁解除後擔任《中時晚報》社長。
1996
年轉往香港擔任《明報》企業總策劃兼董事會主席社務顧問近2年,2001年赴北京參與《京萃周刊》創辦及顧問,一年後雜誌收刊,他則擔任企業顧問,旅居北京。

【照片說明】(上)高信疆坐擁書屋。(下、下下)第二次是與幾位老同學一起去拜訪高信疆,其中左2為潘健行,也是班上精英,曾任外貿協會處長,可惜亦已於兩年前因病過世。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文學雅集
上一則: 從此喜歡蘇東坡
下一則: 文友情
迴響(11) :
11樓. 熊咪
2009/07/23 11:00
悼念才子

掩卷嘆息,不盡潸然淚下...


謝謝熊咪。如此有才華對文化多所貢獻的人,卻不假天年,真的令人不捨。

* 六月 *2009/07/23 22:40回覆
10樓. * 六月 *
2009/05/19 07:26
老同學Gorge Yang(楊慶倫)來函掉念信疆
聽到信疆走了,我悵然良久,人生無常,於此為甚.我們曾住同一宿舍近四年之 久,又是左右鋪,誠屬有緣.每逢周末例假,如果還有人留在山上,大概就是我們,天南地北,上下古今,交談甚歡,夜雖永,不知東方之即白。
與老高聊天是件愉快的事,其人才情兼俱而溫文儒雅,博學多聞而慎思能斷, 即富辯才,又有膽識,對中國文學,歷史人物涉獵甚深,如數家珍,少小曾讀經史,長成亦有權謀,我常覺得老高與老毛,某些地方,頗為近似。
畢業至今,我們共見過兩次面,雖說是疏於問候,心實繫之.記得第一次大約是 民國五十八.九年中,我任職於中華日報高雄分社,有一天與信疆同至柯元馨家中便飯.第二次我.老謝.老高夫婦在紐約重逢,時間大概是1980至1982 間,異地相逢,倍感親切,我們三人合影留念,這張照片彌足珍貴,至今還保存著,另一張我們上過中時三版頭條的相片,雖極俱价值,惜末能找到,這時我才知道他在威斯康辛大學梅地生校本部深造,很替他高興,也知道他去紐約甘迺迪機埸馬里奧大飯店見過余先生談及美國中時的事。
我們一起去費城看雕塑,去紐海芬參觀耶魯大學,去羅德島拜訪了楊銓.張麗寧夫婦,記得旅程結束,要回紐約時,巳是深夜,天氣猶寒,三人互視良久,笑了起來,竟也默然無語,只見車燈劃破黑暗,路似無盡的長,這是我和信疆的第二次見面,也是最後一次見面。
卅年過去了,我也垂垂老矣,其人巳逝,長留去思,走筆至此,既痛逝者,亦自念也,人到晚年,有時候常對早年的事記的比較清楚,我很高興自己還能擁有這段記憶。
9樓. 盹龜雞~ 疫情月 清晨漫步
2009/05/16 12:32
追念信疆

進了您的網頁 ,

讀了您的文章 ,

聽了您的音樂 ,

念起斯人對當代的貢獻

雖然不認識他  卻令人潸然落淚.

謝謝妳來一起悼念這位對文化界著有貢獻的文化人。 * 六月 *2009/05/16 13:51回覆
8樓. 水美人
2009/05/13 18:38
很特別的書屋
很特別的書屋。有機會能去坐坐嗎?

主人遠去了,書屋空對人,應該是吹熄燈號了。

* 六月 *2009/05/13 23:05回覆
7樓. 一隻名叫Iris的貓
2009/05/12 23:20
Sad mood

"Auld Lang Syne"用薩克斯風的表現~~竟是如此的引人想要飆淚!!

我記得高先生好像都是寫有關財經類的!!

看到那樣的坐擁書城~~令人心生渴羨!!

迪兒小貓,妳也是博覽群書的倫,最懂書了。

每次學校的、人生的畢業典禮,都是聽這首瓜,對它特別有fu~~

* 六月 *2009/05/12 23:31回覆
6樓. 蔡碧航(大咪)~~
2009/05/12 21:15
一起企
O子美眉
妳不知偶就是這樣厚 ?

人家不住她還硬拉倫家哩
每次都嘛是盛情難卻才勉為其難

下次我們一起企
就給他盛情難卻的住下企

那泥就別再賴在上海兒子家了,○子要回來了,泥快點回來吧。

* 六月 *2009/05/12 23:21回覆
5樓. 晨曦Catherine
2009/05/12 20:16
拜訪書屋(追念信疆)

花甲年紀

這般珍情


老來,就只剩老伴、老友、老本最要珍惜了。

* 六月 *2009/05/12 23:17回覆
4樓. O子
2009/05/12 19:08
偶器你家
總有一天要從坐坐到小住       大咪咪      ㄟ     好像迷有倫這樣後?

歡迎○子美眉來小住,封妳當聽長(客聽餐聽隨泥挑)。

* 六月 *2009/05/12 23:10回覆
3樓. 蔡碧航(大咪)~~
2009/05/12 12:36
惋惜
一顆流星   在夜空劃過……


邀請客人:「來我家坐坐」

邀請朋友:「來我書房坐坐」

大咪到妳家,則不管客廳書房臥房都要企坐坐

請都請不來,家裡任何角落隨泥坐。

* 六月 *2009/05/12 23:06回覆
2樓. Willtrue
2009/05/12 08:23
悼念
又一位傑出又令人景仰的高先生離開人世

我只是過去高先生在電視擔任主播時, 對他有深刻的映像!

經您這番介紹, 更加深對他的了解...

如今只能悼念...

謝謝教授關心。

* 六月 *2009/05/12 23:0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