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2020的視覺
2020/09/30 11:04
瀏覽658
迴響3
推薦23
引用0

“Maybe your purpose on this planet isn’t on this planet.” (你活在這星球的使命,可能不是在這個星球上。)

這是美國今年新成立的兵種:太空軍(Space Force)的募兵口號。

我想,若是用於基督信徒,也許這句話可以改為:「你活在星球的使命,不只為這星球,也延伸到超星球界域。」(Your purpose on this planet is on this planet and beyond it.)

去年底,我曾禱告,祈求上帝,在邁入2020年時,也賜給人們2020的國度視覺(2020 Kingdom Vision),能更明晰的看清祂的國度和心意。

不信基督救恩的人,覺得沒有所謂永恆界域的存在,因為肉眼根本看不見。但是帶著那樣思維的人,對於肉眼看不見的病毒,卻是深信其存在。

有人會抗議:因為病毒帶來的症候,對人體的傷害,是看得見的;所以證明病毒的存在。

同理,基督的救贖恩典,帶給一些人生命的轉變,也是看得見的,那當然也可以證明耶穌基督的作為,和祂對於永恆國度的述說,都是真實的。

人在世上是活在時間的界域裡。但我們知道,隨著重力改變,時間的進展也會改變。這是發生於外太空的情況。

那麼,一個超乎時間,或是無時間的界域,其存在也是有可能的。

聖經在提上帝國度時,常是從永恆的觀點來論述。因為時間是上帝的創造,因此祂自外於時間,也是當然的。

時間界域包含在永恆界域裡,正如有限的空間包含於無限裡。

多年前,有一次,我在禱告。清楚知道,自己的身體是坐在臥室的地毯上,但又好像被提升,親臨一個境界。

我好像在一個明亮、寬闊的大廳裡,而那個大廳又好似沒有牆垣,是一個無限擴展的空間。

大廳裡有個巨大的桌子,放滿各樣食物,蔬果。給人難以言喻的豐足感;耳邊清澈的響著一句經文:把我們遷到他愛子的國裡。

瞬間,我意會,桌上那些食物,是實體,也是表徵。而聖經裡關乎豐富,豐盛,豐足的經文,好像波濤在心思裡翻騰湧溢。

我體會到,什麼是上帝的自有永有,祂生生不息的創造大能,使祂的國度毫無缺欠;也因著祂的足裕,而能對祂的子民說:我以「永遠的愛」愛你,因此,我對你的慈愛「延續不息」。(耶利米書31:3)

還有,耶穌宣告他要給予人生命,而且是豐盛的生命;他是生命的糧,到他那裡的,必定不餓,信他的,永遠不渴;而且從信他之人的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

那是一個從抽象意念,到具體經歷的過程。也許只幾十秒,或幾分鐘;但在那無限而豐滿的界域裡,時間失去它的作用。

上帝的國度,肉眼雖看不到,卻是可以觸及,甚至臨近的。

相對於上帝國度的存在,陰間界域也是真實存在的。

有些信徒以為,在現存的天地滅沒後,只有相信耶穌基督的人會復活,得著新的、不會朽壞的身體,帶著順服心志,活在新天新地裡。

但聖經是說,所有的人都會復活,行善的,復活得生;作惡的,復活定罪。(約翰福音5:29)

曾經,在一個認罪代求的禱告裡,我靈裡進入一個可怕的黑暗所在,無法感受上帝的恩慈,只感受無邊的冷漠和排拒。

在那裡的絕望感是:呼求是無用的,因為上帝是不存在的;上帝是我們編造出來的神話,人註定要孤單,受苦;活著是徒然的,我們從出生,就一步一步移向死亡,無法停步,無法遏止那個無望無助的旅程。

有個綿細,讓人悚然的聲音不斷襲擊:你註定是要滅亡的,這個深坑是你的居所,沒有它處可去;一切都是無望的,無終無止。。。。

多少時候?我像溺水的人掙扎著;但是,時間彷彿也是停頓了。

然後,一個有力但安定的聲音臨到,帶來平安和力量。我靈裡感受到主耶穌對我說,祂讓我經歷一個罪人被「永遠棄絕」的光景和感受。

剎那間,我椎心知悉,耶穌在十字架上的呼喊:我的上帝,我的上帝,為什麼離棄我!----那不是聖子對聖父的喊叫,而是一個罪人面臨被棄絕的吶喊。

然而我也彷彿聽到另一個痛楚的呼喊:我所愛的人啊!我所愛的人啊!為什麼離開我?

耶穌在十字架上承受的,本該屬於我們的刑罰:不只是肉體的受苦,更是持續痛苦的知覺到,與上帝分離,那可怕的深淵是自己無法脫離的永恆所在----如果我們從來都不承認自己有罪,需要悔改,需要救贖,需要與創造我們的上帝,和好。

十字架上,他的軀體褂在那裡,是一個揹負人類罪根(the heredity of sin)的身體。那不單只是發生於兩千年前,而是在時間軸上一個持續的現在(perpetual now)。唯因如此,上帝的公義和的救恩,歷世歷代,對於知罪悔改的人都是有效。

也許,有人認為死亡,就是一了百了。絕非如此!死了,再復活,人仍然有一切知覺。

思想:我們最喜樂歡然的時光,記住那個感受。而身處上帝恩慈同在的永恆國度,是那種喜樂的無限延展和擴大。

再思想:我們最懊喪後悔的時刻,記住那個感受。而身處無上帝恩典的暗沈界域,就是那個悔恨的無限延展與擴大。

2020是充滿動盪、變動的一年,病毒疫情把人的「脆弱性」曝顯無餘,也把許多人從安逸、重複、而自以為有把握的巢窩翻攪出去。

但願我們找到的新立足點是在恆久不移的根基上:我們必朽的身體時常帶著耶穌的死,為要使耶穌的生命也同時顯明在我們身上。(哥林多後書4:10)

附記:有個朋友問我,罪人如何回到主面前,或是如何為這樣的人代禱。 我想,沒有一個既定的公式可循。

我記得緊接那個「陰府經歷」,主告訴我,他呼召我成為代禱者,所以讓我領受那樣的狀況。陰間的痛苦和可怕,不在於有什麼酷刑,而是人心裡無止盡的煎熬。

我記得也詢問主,在他上十字架時,就知道,世上還是有人選擇拒絕接受救恩,那麼,這樣的救贖,有何意義?還有,那樣的代禱,又有何意義?

主耶穌的回覆是,他是順服父的旨意,而對承受救恩的人,那救贖就有意義。至於代禱,那是運作在他的愛裡,不是我們人自己的愛。代禱也是運作在他的信實裡(operating in His faithfulness),不光是我們對他的相信(not only by our faith in Him)。

尚未接受救恩的人,不表示一定不會接受救恩。但若是無人為他們人代求,他們就一定會淪喪。因為我們每個人能領受救恩,都是有其他人為我們代禱的結果。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信路歷程
下一則: 好奇心與上帝國度
迴響(3) :
3樓. 新天新地
2020/10/03 19:07
是的,我要表達的應該說是耶穌透過我流淚,我就會流淚。人口販賣,我會生氣憤怒拍桌子,但不會流淚;胎兒無力為自己存活,連母親都選擇放棄,我也不會流淚,我會生氣,除非是主的靈觸動了我的心,我才會留下眼淚。

可能我表達的不夠清楚。我想你沒了解我的意思。

不過沒關係,因為這些探討,和這篇的重點沒直接關聯。也許以後有機會再深入的談。😊

客旅貞吟2020/10/04 01:49回覆
2樓. 新天新地
2020/10/02 10:45
貞吟說的對,靈裡飽足也會落淚。像我在更生團契每早八點晨更,在詩歌中,與神的靈融合,有時也會落淚。

感恩也使我落淚,覺得自己恍如隔世,怎麼會經歷這麼多神話語的信實,使我得以緊緊跟隨主,生命更新。

妳說的情緒氾濫,我也有遇過這樣的人。早上哭泣禱告,晚上出拳K人,然後又認罪悔改,求饒恕。還有一種是壓抑情緒的人,早上落淚禱告,結束後面無表情,喜怒不形於色。

還有,我以前是容易看電影感動的人,現在,不太容易感動,好想變的只為主落淚。

在多磨難的世上,只為主而流淚,大概不可能的。或者應該說,讓主耶穌透過我們來流淚。

想想,例如臨產期的墮胎,藥物注射入母體,嬰兒為自己性命無助掙扎,連孕育他的母親都選擇不保護他,而要殺死他,你會不落淚嗎?人口走私,不尊重人的性命和價值,只是把人看作是取利的物品,你會不落淚嗎?

耶利米書裡,耶利米說他但願他的頭為水,他的眼為淚的泉源,好為百姓中被殺的人晝夜哭泣。我相信,上帝給予人流淚的機制,有其目的;眼淚若是淨化心靈,能讓我們對祂的心意的視覺更明晰。

客旅貞吟2020/10/03 00:35回覆
1樓. 新天新地
2020/10/01 09:44
人靈裡領域,無界。有時細想分辨,分不清是靈想,還是心思?我記得剛在這裡閱讀貞吟的文章,我都會落淚不停,不知道這些文字有甚麼好流淚? 但,人的眼淚,沒有遇到衝擊,並不是容易落下的。

現在我知道,那是當時我靈裡的現況,當時我的現況離這樣的屬靈是遙遠的,所以,我靈裡就顯示出被文字吸引。那也是在我身處環境極為安靜的階段,環境若吵雜,應該無法有安靜的靈。

假如,當年我算是飢渴,缺乏,如今,我算是飽足了!因為,我不再留著眼淚閱讀妳的文字。

這些表達有點哲學思維,我不太會表達。

我不曉得靈裡的飢渴與飽足,與流淚是否有關。因為靈裡飽足,也會留下感恩的淚水。

我個人倒是認為,眼淚,有淨化心靈的作用。一些詩歌,文章,甚至圖畫,都可能衝擊我們的心靈,觸及我們不常去光顧,打理的領域,而使得我們落淚。那樣的流淚,可以是一個提醒。

但流淚,也可能是出於氾濫的情緒,有的人感情太容易衝動,太情緒化,那是需要裁剪的。

客旅貞吟2020/10/02 04:3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