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汁漿常青的生命
2018/02/02 05:22
瀏覽1,188
迴響4
推薦69
引用0

「我想換去參加禮拜五的讀聖經小組!」去年秋天,媽媽這麼說著,我驚喜的看著她。若是兩年前,我絕想不到她會說這樣的話。

甚至一年前,她大概也不會。

去年初夏的一個早晨,打電話給她,她語音頹喪:「剛從醫生那裡看了今年體檢報告。醫生說看X片,肺部好像有些陰影。」

「可以再進一步檢查。陰影未必是腫瘤,有時是沒照清楚!」

媽媽不肯。她只是很沮喪,恐懼。我們可以理解。兩年前爸爸確診是肺癌帶給她的震撼,和之後一年看著爸爸身體接受治療後的起伏升降,然後進入昏迷,過世,仿佛噩夢,又再兜頭襲來。

那段時間,媽媽的情緒擺盪著,有時憤慨,有時抑鬱。在爸爸離世之後,她固定會去參加的主日崇拜,和週二姊妹團契聚會都停止了。她把自己閉鎖,不想出去到公園活動,也不想見到熟人。我和妹妹與她通電話時,也無法跟她說什麼,更無法提要一起禱告。

有一天晚上我作了一個夢。夢裡,一群人,包括媽媽,魚貫排隊上一部大巴士,準備參加教會一個短期宣道活動。我上了車,幾乎滿座,卻沒看到媽媽。我焦急的下車,到處找媽媽。司機已經發動引擎,馬上要開車了。我慌忙的找,滿身大汗。焦慮中我驚醒過來。閃入腦海的第一個意念是:「媽媽到底是信主了還是沒有?」

我想起那之前半年,我作的另一個夢。那天入睡前,還在想:雖然爸爸一直到過世,每次問他是否相信主耶穌的救恩,他的回答都是肯定;但之前要與他一起讀聖經,他卻總是興趣缺缺。也因此不時我會疑問:爸爸與耶穌基督的關係到底如何?那晚,禱告時,我又再次向主耶穌詢問著。

那晚的夢是我在一個百貨公司前等公車來到。回頭,驚喜的看到爸爸也在隊伍裡,他笑咪咪的跟我招手。公車來了,大家上車。我知道爸爸就站在我身後。可是到我下車時,卻發現爸爸不見了。我在路上奔跑、忙亂的找尋他的蹤影,忽然想到他好像在距離家不遠的站下車了。夢裡,我讀到這樣的字句:「爸爸知道回家的路,他已經回家了。」醒來,我眼裡蓄滿淚水,安慰的,欣喜的,感謝的眼淚。

再打電話給媽媽時,我鼓起勇氣跟她分享了這兩個夢。我說:「媽媽,關於爸爸的那個夢,讓我好安心。我確知他是在天家了。可是我實在不知道你在哪裡飄蕩?因為我一直沒找到你。我們在肉身的生命是有期限的,可是主耶穌的救贖給予的生命是不朽的。我真的不希望你錯過這樣的恩典。」最後的一句我幾乎是哽咽著吐出。

媽媽聽了,靜默著,可能訝異於我如此直白的表露情緒和語氣急切。

那之後,存於媽媽和我之間一道無形的隔閡似乎倒了。

之前,很難和她分享信仰的生命經歷。她聽是聽,但帶著懷疑和抗拒,甚至煩厭。我不想和她爭執,或是努力要說服什麼。只是有些遺憾,和悵然。

相對於我,妹妹是溫和而耐性的。即使媽媽不願意,她也堅持會在電話裡為媽媽禱告,讀一些經文給她聽。

體檢的憂懼過後,有一天電話裡,媽媽說:「我跟主耶穌說了,隨時要帶我走,我都準備好;我只是不想拖累兒女們,但是我順服祂的旨意。現在活著的每一天,我就是靠著祂給予的力量而活。」

就像長期拴緊的樞紐打開了,光馬上照入她的心思,讓她回轉像一個小孩子,然後聖靈在她裡面的運行也很奇妙。

去年仲秋時節,我回去,聽她談往事。 以前提到外公,媽媽記得的就是他的重男輕女,覺得她自小就是被忽略的,沒人疼的,使她蓄積自卑與畏縮。

那次,她談的卻是截然不同的記憶。她說,有一晚,她忽然想起當年帶著繈褓中的我從高雄趕回花蓮,探視生病的外婆。可能因為長途車誤點,快到家門時,她看到外公在門口焦急的望著,看到她才露出放心的笑容。

還有我們因著爸爸工作剛搬到花蓮時,要買的房屋施工延宕。雖然外公家夠大,但住在娘家的媽媽總是著急,有一天在電話裡要爸爸去催促。可能外公聽到了,還特地騎著腳踏車去工地看到底怎麼一回事。

另一次則是不滿一歲的弟弟嚴重生病住院。忙碌的外公在晚上工廠關門之後,過了九點,還趕到醫院去探視。

而更讓媽媽沒想到的是一次小學同學會。出席的幾個都是老阿公老阿媽了。有個男同學問媽媽:「你記不記得小時候,我就住你家隔壁?上幼稚園時,我都到你家,牽著你的手一起去上學。有一天被你老爸看到了,還劈頭臭罵我,怎麼可以這樣牽他女兒的手?給人家看到,成什麼體統?嚇得我再也不敢邀你一起上學去。」

媽媽說她全沒這個印象。可是因著那個同學的話,忽然感受到外公還是很在意她這個女兒的,才會對一個小男生膽敢那麼公然地牽起她的手深不以為然。

「哈哈!搞不好外公還很吃醋呢!」我回應道。因為那時媽媽的幾個姊姊都出嫁了,還有幾個送給人當養女,留在家的只有她這麼一個女兒。

我們就這麼談著。我驚訝於聖靈的光照,讓媽媽想到這些她一直忽略,遺忘,卻實際發生的事情。

我也喟嘆,因為媽媽過往對外公的偏見負評,即使住花蓮多年,我們孩子對外公一向敬而遠之;他在世時,我們從來沒有親近他,未曾真認識他。

媽媽與外公的關係,因著她的誤解,一直是扭曲的,卻在他去世幾十年之後得到扭轉。我不知道這樣的轉變,在永恆裡的意義。但我看到它帶給媽媽的影響,讓她因此能敞開心去體會,接受天父的愛;而不再是那個畏怯,懷疑的小女孩,瑟縮躲在一旁,羨慕地看著哥哥弟弟圍著父親要紅包。

「上帝愛我們,預先決定藉著耶穌基督使我們歸屬於他,使我們有作他兒女的名份;這是他所喜悅的,是他的旨意。讓我們頌讚上帝這榮耀的恩典,因為他把他親愛的兒子白白地賜給我們!由於基督的死,我們得到自由,我們的罪蒙赦免。這是出於上帝豐富的恩典。」(以弗所書1:5-7)

「你們看,天父多麼愛我們!甚至稱我們為上帝的兒女;事實上,我們就是他的兒女。世人所以不認識我們,是因為他們還不認識上帝。」(約翰一書3:1)

類似如此的經文,以前對媽媽而言是抽象的,現在她能夠明瞭了。有次在電話裡和妹妹討論耶穌的一則比喻時,她忽然說:「我可以去問牧師吧?」以前,她是不會的,怕人家笑她的無知。即使我們跟她說,團契的人不會這樣的,她還是裹足不前,寧可繼續存疑。

然後,像需要喝奶的嬰孩,她開始覺得姊妹團契的活動雖然好,但不怎麼讀聖經。而她需要更多神的話語,於是想到了教會的KB(K Bible)小組。

至於媽媽肺部的模糊陰影,她沒接受醫生的建議,再去進一步檢查。她跟醫生說:「我先生接受一系列檢查和治療,最後還是走了。再作檢查有什麼意義呢?我現在活著一天,就感謝一天。該離開時就離開吧!」

一向活在爸爸照顧下的媽媽,過去雖然有時惱怒爸爸的「霸道」,卻也常恐懼他會比她早離世。然而在爸爸離去之後,她邁入另一個新階段的生命突破和成長,卻是我們始料未及的。

天父的眼目遍察全地,看到媽媽裡面那個瑟縮畏懼的小女孩的驚恐和需要,在她願意信靠的瞬間,馬上傾倒下那比生死還堅韌的愛,充滿她,改變她。

「義人必像棕樹一樣繁茂,。。在我們上帝的院子裡發旺生長,他們年老的時候,仍要結果子,要滿了汁漿而常發青,好顯明上主公正,祂是我的磐石,在祂毫無不義。」(詩篇92:13-15)

有誰推薦more
迴響(4) :
4樓. 桑妮絲 Sunniss
2018/02/24 05:25
屬靈的傳承
  1. 義人要發旺如棕樹、生長如利巴嫩的香柏樹。
  2. 他們栽於耶和華的殿中、發旺在我們 神的院裡。
  3. 他們年老的時候、仍要結果子.要滿了汁漿而常發青。
  4. 好顯明耶和華是正直的、他是我的磐石、在他毫無不義。(詩92:11-14)

今晨正好讀到這詩篇,希望我年老的時也能滿了汁漿而常發青,

最近有幾位大家熟知的傳道人及牧師回天家了,

神的家需要興起更多這樣的見證人阿!

信路歷程,是一個地圖不在我們手上的旅程。可以是驚喜,也會有忐忑,但只要持續的信靠,即使我們可能滑跌,也會馬上被扶持。

如葡萄枝子連結於主幹,我們都能滿了汁漿而常青。

客旅貞吟2018/03/03 10:50回覆
3樓. 新天新地
2018/02/04 16:22

樓上FE姊妹的回應, 我也要說聲阿門, 讀完實在讓人激動~

神的道無人能測透, 就在人云這個人不可能信主, 那個人較可能信主時, 答案往往讓我們跌破眼鏡~

神是生命, 相信的人必得著生命; 這永恆長存的生命, 就在這篇生命的見證中~

剛看完葛理翰牧師的安息禮拜錄影播放。

體會,在基督裡的人,即使離開世上,上帝依然還是可以透過他傳遞信息。

客旅貞吟2018/03/03 10:53回覆
2樓. Flying Eagle
2018/02/03 17:00

讀妳這篇很感動!神光照令堂,讓她重新認識父親對她的愛,挪去了心裡的陰影,更讓她重燃對主話語的渴慕。神真是顧念祂的孩子!


耶穌基督是過去,現今,到永遠都是一樣。換句話說,他超越時間單元限制。

感謝主,醫治我母親隱藏多年的創傷,是自己記憶不完全加上偏見而引致的創傷,唯有主能帶領她去面對那個人靠自己不可能回去的過往,矯正她不正確的記憶,撫平那些過往的皺褶,並且在新生命裡成長。

客旅貞吟2018/03/03 10:59回覆
1樓. 寧靜姐
2018/02/02 10:38

我應該要多讀聖經了。我的年紀離天家也不遠了。

我老公反對我信基督教,但我可以自己讀聖經(婚前我已受洗過了)

不管年紀離天家遠或近,神的話語都可以成為我們每天的引導和力量。

除了自己讀聖經,現在有很多網路解經資源,對於信徒很有幫助。可惜我媽媽比較不會用電腦找尋資料。

你婚前已經受洗,相信天父沒有忘記你這個女兒的。祝福你繼續與祂同行。

客旅貞吟2018/02/03 12:00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