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一個依凡斯式的夢
2011/02/10 00:04
瀏覽1,301
迴響9
推薦140
引用0

※我嘗試用一個蘊涵許多隱喻的夢,來表現某種人生的模樣。但是,如同尋常夢境中的元素,有些只純粹作為結構的支撐。

一個依凡斯式的夢 (Another Once Upon a Time)

  柏油的反光宛如遍撒的碎鑽,令市區的路面豪華燦爛,彷彿能與夜幕爭輝。疾行於閃爍的奢華之上,他沐浴著稍縱即逝的微酣,那是與身旁嬌客之間,一種萌芽中的,無聲的契合。但車後座經常使他不安,倘若在穿越十字路口之際,身旁驀地狂奔而來一輛闖紅燈的…。

  無法以狀聲詞形容那巨響,只知道音量撼動了耳膜。車禍是種奇妙的經驗,畫面一黑,接著,你已置身它處,屬於生命中難得的一次剪接。他躺在柏油路面,視覺失效,眼前僅有一圈黑暗與刺目的閃光,低沉的單一頻率由小而大,統御了聽覺,他感到身驅逐漸自邊緣向中心麻痺。

  靜置在那兒的鑽石不斷放射著十字光,想必剛才那刺眼的光線是從這裡來的。那些閃耀的光芒似乎是雙層的,在一片黑幕中致使眼花撩亂。耳邊仍舊是那可怖的單頻聲音,大約源於腦波或心電圖。剎那間,鑽石破碎了,光線被一再分解,終於陷入黑暗。低頭看去,地面上一堆透明的殘骸,原來碎的只是面人生的鏡子,雖然澄清而能容納萬物,實則分毫也無法留下。

  單頻漸落,第一個樂音揚起了,是古箏,穿越時代的悠揚之聲。映入眼簾的,是一長排白色管風琴式的裝飾,如高低起伏連續著的屏風。形狀矯飾的綠樹下,一道細而綿長的河流,貫穿大理石地面。河水是完全靜止的,平坦宛如透明玻璃,下層卻又微微暈染著淺藍。
  「鑽石是不那麼輕易碎的,它代表自然的永恆,卻不是人之永恆…,因為人一撞便粉碎了。」傳來好輕柔的聲音。
  自水面的反映中,見一位長髮披肩、希臘女神式的美人佇立河畔。他抬起頭來,向她詢問:「這裡是什麼地方?」
  「是你很熟悉的地方,」她婉轉地說著,那是此刻的他即使不懂也習以為常的話語,「在那些長波短波之間,在你清醒與死亡之間。」
  見廣大的區域唯獨她一人,他問:「只有妳存在這裡嗎?」
  「當然不是,跟我來。」說著,她挽起他的手。

  她拖著白色的裙擺,帶領他穿越一個富麗堂皇的世界。那兒充滿很哥德式的大小尖塔,一座座與天比高,還有更高不見頂的正興建中…,莫非愈高愈接近天堂嗎? 但人終歸僅能生活於水平中,因此盛大的派對只在地面進行。
  穿梭於成群佩戴面具、嘻笑喧嘩的賓客間,他像個異數,無法完全融入其中。那些男男女女,華服都只穿了一半,背後則是赤裸的,構成不堪的對比。即使他們似乎不與自己為伍,他仍舊掙得五彩繽紛如藝術品的點心享用。吃飽喝足,舞出場外,發現她正旁觀著,眼神流露那麼一絲難以查覺的不以為然。
  他感到不解,回眸看了看後半身,竟也光溜溜的。原來自己也如此不堪?他不禁面紅耳赤。美人卻很平靜,只輕撫他的臉頰,讓他查覺自己是沒有戴面具的。

  經過一座舊朝式的石造拱橋,在哥德派對中消失片刻的古箏旋律又再次響起。他不由得眷戀地停下腳步,那雙神手撥動的可是古箏?簡直就是他的心弦!為那迷人的樂音,更為一睹演奏者,他顧不得美人,拔腿朝向不遠處那棟雙層的中國式建築跑去。
  自陡峭的木梯登上二樓,卻見斗室中一個年輕男人,頭戴方帽,穿著翩翩寬袖的暗紅色漢服,低頭彈奏,從而看不清長相。同性之間幾乎是零魅力的,由於主觀判斷錯誤,他惦記起了美人,回頭望向窗外,見她默然踱步庭院內。
  「出去,服裝不整的傢伙。」
  這嗓音…,他忽地回過頭。相信他們雙方同時愣住了,這個彈古箏的,竟猶如自己的分身,一模一樣的面孔與體型,只是他的白皙增添幾分古典的俊俏。
  彈古箏的並未多言,只喟然一嘆,隨意撥弄著琴弦。
  「你為了我而嘆息?」他問。
  「為了一個無緣相伴的女子。」彈古箏的說。
  他將視線移開,瞥見旁邊一幅彩圖,不就是為自己嚮導的美人嗎?只不過,她在畫中也穿著曲裾深衣,梳著髮髻。

  那麼引薦他們認識吧!再回首,窗外變成一片古代的景緻,田野間佇立幾棟飛簷素牆的建築。完全自然的畫面,不若先前似乎被人造的黑幕包圍。但美人早已沒了蹤影,令他悵然。「他說的無緣相伴莫非是指我?」心中作聲,口裡感嘆道:「遺憾…」
  「遺憾之中,追尋美麗的回憶。」彈古箏的又奏起那旋律悠揚,在這已超脫當下的當下,令他更加超脫當下。不知為何,那挑動心弦的樂音,強而有力地麻醉他的神經。

  迅雷般的騷動驟起,他自那棟古典的屋宇中被擄走。剪接只被容許在這個世界頻繁發生,黑畫面之後,他已身處一片廣闊無人的空間,裡面由沒有感情的白鐵色構成。判官在液態的簾幕後面高聲宣佈他的罪行 – 自主性的脫離現實。
  他相當不服,為自己有脫離現實的權力而辯駁。
  判官厲聲吆喝,表示他必須配合一切的成規,「因為你身處人類的世界!」
  「我不能擁有自我嗎?」他反問。
  「沒有人能真正擁有自我,因為你逃離不了這個世界。」

  他難逃刑罰,眼睜睜看見自己的腦漿被無形的儀器搾取,源源地溢出,每一吋肌肉都被電擊著,令之渾身乏力。他害怕死去,掙脫了,奮力地奔逃,任腦殼中的液體在臉上竄流,不顧血腥的氣味,只是不斷地跑。但無論他多麼使勁,卻依舊在那銀色的世界裡兜圈子。

  陷入黑暗,又是什麼無形的審判嗎?為何會落到這地步…,彈古箏的呢?美人呢?他開始想念起兩個雖不熟悉,但同伴似的人物。

  待視覺有了畫面,是充滿圓筒狀紙花朵的曠野,遠方一道長方而平扁的魅影,正向他襲來。舉目所及,毫無可供躲藏之處,無計可施,只得再次奔逃,然氣力用盡,終於倒地不起。

  疲憊已極之際,冰涼的大理石地面提醒著他又回到了白色管風琴的寧靜河岸,但這次沒有了古箏之音。那麼有認識的他或她嗎?他偏過頭去,看見彈古箏的漫步於玻璃似的河流邊,水面上飄著許多粉紅的花瓣。
  彈古箏的黯然低語:「讓花與水相親相愛,花卻泡爛了,它告訴我,自己應該歸於土。」說著,回過頭看著倒地的他,那張白皙的面孔,憂愁地說:「並不是屬性契合的就一定能長相廝守。痛苦,是嗎?」

  「好像人生末了都難免如此。你憐惜過自己嗎?」是那輕柔的聲音,是她。「看你,一身萎縮的肌肉,腦漿灌溉著地面,好像一個跳樓而死的人。」
  一雙微溫的手,輕輕將他摟入懷中。有了她的撫慰,他的精神又漸恢復。小心翼翼地嗅著她的香氣,他不由得喃喃說著:「在妳懷裡,就如古箏的音樂,舒緩著我,好像現實中最美的喘息空間。」
  「那麼牢牢記得這種感覺…。」她似囑咐,也似期許。
  他爬了起來,望著她的容顏,「妳是什麼人?」
  「都來了這麼一陣子,還猜不出來?」她在微笑中沉穩道:「你會得到答案的。」
  「再帶我走走好嗎?」他問。

  他們沿著連綿的管風琴裝飾漫步。他稍事欣賞著這奇妙之地的景色,但,大約習慣了有她存在身旁的,無聲的陪伴,於是泰半時間都看著她飄逸的背影。忽然,他想到了什麼,在期盼中昂首,入目的卻不是天空,而是漸層地暗去,直至漆黑的無盡之頂。放眼向遠方望去,不是群山峻嶺,只是廣闊的黑幕。這裡不是攝影棚,卻如它那般人造而從不真實。

  「妳自己一個人待在這裡,不寂寞嗎?有沒有人陪伴妳?」他關心地問。
  她停了下來,回望他,默然不語。
  見狀,他補充道:「有個彈古箏的喜歡妳呢!」
  她嫣然一笑,道:「他是我最眷戀的回憶。但我們的距離非常非常遙遠,不是平行的,是飛機輪船無法抵達的垂直,相差十幾個世紀…」
  「十幾個世紀…」原來他在遊移在這水平世界的垂直差異中。「水平距離近在咫尺,垂直距離卻如此遙遠,是莫大的痛苦。」
  「他的痛苦不在我們無法相遇。是你…,你跟我總會分離的。」
  低沉的單一頻率又出現了,他感到一種被抽離的虛浮。暖黃的光線灑落,他抬頭望去,亮光正沿著自己身邊那座最高的管風琴,漸漸向自己逼近。
  她也昂首仰望光芒,「就是像現在這樣…。」
  「我不懂妳的意思。」他急了,神色驚慌,無法預料接下來將有什麼事拆散他們。
  「那位彈古箏的,就是垂直的你。」
  當他聽見這句話的同時,已完全被光線包圍,看不見外面的一切。他終於意會了在此處的所有經歷,掙扎地吶喊著:「我要這個夢永遠持續下去!」
  「有一天,你也會有永遠不從夢中醒來的權利。」

  天花板的日光燈刺目著,但遠遠不敵渾身的劇痛。他感到五官不由自主地意圖扭曲,卻因臉部同受創傷而陷入完全的僵硬。「她…」他的胸口一陣麻痺,緩緩偏過頭去,一名滿臉鮮血的女郎,與自己平行,她是與他在車後座共享契合的嬌客,也是那位希臘女神式的美人。想開口喚她之際,他目睹一方白布蓋了上去。

  「你跟我總會分離的…。」那輕柔的聲音,言猶在耳,恐怖的劇痛,仍侵襲著,彷彿在向他訴說:一切美好的都會成為過去,痛苦,卻是最真實的體會…

依凡斯 2011.02Free counters!

文末,為您介紹全新編輯的連載小說《白駒騎士》,劇情經過重新調整,情節更加豐富細膩,歡迎觀賞指教!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短篇小說
上一則: 你喜歡我的嘴唇嗎?
下一則: 三姝之亂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9) :
9樓. 小管
2011/04/25 15:23
小管回應
Evance 您好:從發生事故昏迷到甦醒,可能只有短短幾秒,在一瞬之間,竟然會有那麼多的故事情節發生,很佩服您的想像力。

夢的時間不等於現實的時間啊!也許你在夢中連赴三場派對,但是中途清醒時,發現才過了不到一小時。

我覺得,那些醒後仍被記得的情節都是精華所在,這就是夢的魅力!短短的,卻豐富而燦爛。

依凡斯2011/04/25 21:13回覆
8樓. 柳課
2011/04/20 12:23
夢境

淒美的故事......

目睹愛人離自已而去.......

謝謝柳課!

其實我覺得它最能撼動人心的部份不在於男女主角的分離,而是夢裡的許多奇異行為,它們都在暗示現實中醜陋的現象。

依凡斯2011/04/25 21:11回覆
7樓. 老仔仔~信手拈來
2011/02/15 13:26
非常欣賞
也許該說明一下:為什麼我推薦過了好幾天才寫回應,推薦是先肯定(是閉著眼肯定您的文才)但還沒看。回應時至少表示閱讀過了,有感想而需要表達。至於問為什麼在推薦時序不賞文呢?告訴您,您的文章不靜下心來不容易理解,是小說、像散文兼具詩境又溶合了哲意,在架構一個故事時卻又如夢似幻,這種特殊的行文風格的確少見,但很容易淪落為曲高和寡,您說我這是褒是貶呢?不過有一點是我真心話,您的確擁有不可多得的文學造詣底子,我非常欣賞。

先肯定,再發表感想…,您願意為此兩度來訪,代表我的文章是使您重視的。榮幸之餘,更非常感謝!

其實我的文章裡面有不少淺顯之作,只是晚近的幾篇,在撰寫時都會作點不同的嘗試。您一路看下來覺得特殊的作品,對我也多少具有實驗性質,尤以這一篇為最。

我很重視回應,自然「和寡」並非好現象,但「曲高」如果能表示一種創作的精緻或獨特性,也是我所追求的,令人難於取捨。不過,畢竟沒有百分實力,這句話倘若由我說出,未免自誇,由您告知,倒不知究竟是好是壞?

創作之路,我仍在力求向上,很高興能在途中得到您的鼓勵!

依凡斯2011/02/16 02:34回覆
6樓. 水 羚
2011/02/14 22:53
夢中人

文筆很棒

適合寫劇本與小說

祝您情人節快樂

Happy Valentines Day Flower comment

感謝您的稱讚,預祝您元宵節快樂! 依凡斯2011/02/16 02:22回覆
5樓. 阿勇(ayon)
2011/02/12 09:12
文字影像

嘿~這次被文章內容吸引了,連看好幾遍,忘了點音樂(雖然小白菜在我心中佔了不少地位).............

文如電影小品般的情節(很自然的讓讀者在腦海裡浮現場景),我認為,依凡斯做到了,很好的文字描述.................

謝謝a-yon的稱讚,文章能使人連看幾遍是我難得的光榮呢!這則回應讓我感覺有點輕飄飄了…哈

夢的一大魅力就在場景,少了這方面的鋪陳就不那麼有夢幻的感覺了。但我覺得還可以再描寫得細膩一些。

這首是小白菜的歌曲裡面我最喜歡的一首,Youtube找得到MV喔…有興趣的話可以看看!

依凡斯2011/02/13 01:42回覆
4樓.
2011/02/11 14:44
第三者呢 ?

換版面了 , 看起來有清澈的感覺 , 比之前的紅色更舒服 .

這個故事很像電影 , 好看 !

但是既然車禍時 ,

「她是與他坐在後座共享契合的嬌客」,

那應該還有一位第三者 ,

就是那位駕駛人 ,

他呢 ?

之前是現成的版面,現在這個算是我半自製的,大概會跟文風比較搭吧?

這是第一次嘗試寫完整的夢,很高興讓你覺得像電影。因為它其實更適合用影像來表現,我在鋪陳的時候,也有考慮到一點點分鏡與構圖。

我沒有將駕駛設計成和這兩位主角有關,所以就略過這部份了。也許他們是搭一輛計程車,而這位駕駛的遭遇又自成一個故事。

依凡斯2011/02/12 01:05回覆
3樓. jazzway
2011/02/11 14:44
構思新穎,有稜有角!

個人覺得鋪陳很中規中矩,陷入昏迷的夢境,體會一些人生或感情的解析.

有趣,文章雖不長,但結構很完整,體裁上也不會太俗....,當然探討的內容就各自解讀,看法不一囉~

這篇讓我想到<紅樓夢>賈寶玉夢遊虛幻仙境那一段....

難得有一篇作品是完全順序鋪陳的,我想這對於夢境類的內容比較適合,否則看起來大概很吃力。

其實我當初想在場景描述方面多著墨,怕篇幅太長而作罷了。探討的內容有正解存在,但不同的想像力,也許能解讀出更精彩的意義!

很榮幸能讓你想到《紅樓夢》!

依凡斯2011/02/12 01:02回覆
2樓. 止善
2011/02/11 01:31
依凡斯式的夢
依凡斯的創作和構思真得很特出很有風格!

篇篇精彩﹐又見一佳作!鼓掌!鼓掌!



感謝分享  

平安喜樂  誠摯的祝福

謝謝止善的鼓勵!

上一篇有你讚許的小說,得了特別好的迴響,那麼希望這篇作品也能給更多人留下不錯的印象!

依凡斯2011/02/12 01:01回覆
1樓.
2011/02/10 01:54
很深...很深...
《低頭看去,地面上一堆透明的殘骸,原來碎的只是面人生的鏡子,雖然澄清而能容納萬物,實則分毫也無法留下》人 真的很脆弱...所以對這段 特別有感觸......以前 住在醫院時 曾經有過類似的夢境 時常分不清現實與夢的差別......

這是我特別喜歡的一段,昨天看到妳引用的時候很驚喜!

夢的形式和現實可能有點差異,但它也可以歸納為現實的一部份,內容反映的也是現實,只是兩者實際上存在於不同的世界裡面...

依凡斯2011/02/10 23:5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