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派對
2011/04/03 08:37
瀏覽2,241
迴響1
推薦16
引用0
  踏入擠滿著人的派對場地,出席的人數比我想像多出很多,至少有兩、三百人出席。

  有人瘋狂地在舞池中扭動著身體,有人在震耳欲聾的音樂下用吼的方式聊天,更多的人在把大量各式各樣的酒灌進體內。雖然他們做著不同的事,但眼神全都帶著對未來的迷惘。也許我也是一樣,所以我一看便看得出來。

  我很快找上邀請我的朋友,他看到我居然出現,露出得知世界末日即將來臨的驚訝表情。

  「想不到你會來。」他喝得臉頰泛紅,但感覺他仍很清醒。

  「我也想不到你在這種時候也要辦派對。」我攤攤手說。

  他聳聳肩說:「Come on,這時候才最適合,不是嗎?」

  環視在場的人,對他們來說,我不得不認同他的話。  他把我兩、三個認識的朋友叫來。我們寒暄幾句後,我便直接說明來意:「我來是為了告訴你們,雖然我們不常聯絡,但我真的把你們視為朋友。很高興認識你們。」

  朋友鎚著胸,臉上掛著一副「大家心裡明白」的表情,然後豪氣地說:「行了行了。來喝一杯吧!」衆人即高舉酒杯。

  「我還要開車。」

  「Come on,別掃興。」朋友不知何時手中多了一杯酒,遞給我說:「都什麼時候了,警察還有空抓酒醉駕駛嗎?」

  我抬頭望著舞台懸掛著「末日派對」的巨型海報,他的話也不無道理。

  還有十六小時,世界便會末日, 警察才沒空管什麼酒醉駕駛。

  我從他手上接過酒杯嚷道:「說也是。乾!」說罷,我便把酒一口乾掉,然後跟他們道別。接著我快步離開會場,與在車廂等待的妻兒會合,隨即開車回家。

  一直謠傳,地球與太陽的磁極將同時發生逆轉而導致世界末日的消息,隨著大限之日漸近,地殼變動與火山活動逐漸頻繁,磁場減弱導致宇宙射線以倍數激增,多個小行星接近造成地球的重力場產生變化等等,末日之言不脛而走。

  最終紙包不住火,於兩個月前,美國太空總署宣佈世界即將末日。

  世界頓時陷入一片混亂。

  人們無心上班,紛紛請假,造成近乎癱瘓的情況。

 各地陸續發生無緣無故的暴動,其中的人大多為了趁火搶劫。還沒失去理智的人不停地存糧 ,甚至前往傳言安全的地方避難。

 有人不怕電磁波突變紛紛搭飛機回家鄉,高速公路每天也塞滿回鄉的車龍,火車站長期處於萬人空巷的情況。

  經過多年來各種的預言,本來以為人們對世界末日的消息早已變得麻木。或者有足夠的智慧和文明應對。可是當真的面臨巨變,人們慌忙失措的表現,令一直自稱萬物之靈的偉大人類,顏面盡失。

  世界末日還沒到來,人類的末日已降臨。

  反觀非洲的班馬仍悠哉地在草原上吃著草,末日並沒有影響它們的生活。它們最擔心的仍是對它們虎視眈眈的那些母獅和獵豹而已。  對於還搞不清班馬是「白底黑線」還是「黑底白間」的我來說,沒法像班馬過得那麼自在,但不至於失心瘋的為非作歹。

  因買不到機票,我和妻子沒法回香港和台灣與家人一起。

  然後秉持著「反正世界末日,到那裡都一樣」的想法,於是沒打算離開房子去避難。只用盡辦法存了大概三個星期的糧食。準備好好的待在家裡。

  畢竟,我想不到有別的地方比家裡好。

  做了所有能力所及的事後,每天不自覺地陷於倒數之中。

  幸好有兩個小孩。

  他們的存在,提醒著我和妻子需要保持高度鎮定去維持正常的生活。只是,練琴的時間減少了,騰出時間提高他們一些基本的求生能力。

  還有更多更多一家人相處的時間。

  就像今天一樣,即使我只是在朋友的派對露一下臉,他們也陪我一起去。

  回到家裡,尚餘十五個小時。

  趁還有電力,我使出我的絕活,弄了幾道家人最愛吃的菜。煎羊小排、炸豬排、蜜汁雞翼、粟米濃湯•••看著孩子們吃到津津有味,妻子和我眼眶不禁泛起淚光。

  吃完晚餐,我們利用極不穩定的視訊和遠方的家人聊天,話別。

  之後我還和兒子們玩了一會Wii。

 洗澡後我們四人便坐到床上,一起玩著UNO、飛行棋等等。 後來,我和妻子拿出相薄,躺在小孩的身旁。仔細地翻閱每一張照片,一起回憶著我們一起的每一刻。

 最後,我更再次為他們說了幾個他們愛聽的故事,直到他們入睡為止。

  接著,除了孩子的打呼聲,世界彷彿剩下我和妻子。

  我摟著她,撫著她的臉說:「我們把從出生後的每一件還記得的事,好好的說一遍給對方聽吧。」

  好久沒有聊過那麼痛快,一聊便停不下來。

  瞄一下時鐘,還有八個小時。

   我輕輕地把她推開,起床把時鐘的電源拔掉。

  回到床上,再次抱著她問 :「我們說到哪?」

  「我們如何認識。」

  「對。在朋友的一個聖誕派對。」

  「你本來在打麻雀,看到我突然跌倒。」

  「要我說幾次?我是故意的。」我不厭其煩的解釋。

  她不以為然的搖搖頭抿嘴笑著。

  「我還記得你那雙很有型的鱷魚皮靴和捲到不行的頭髮。」

  「要我說幾次?那雙靴是蛇皮。」

  我模仿她那不以為然的笑容。

  說著說著,我們發現,我們的前半生過著毫不相干的生活;下半生卻一直密不可分的活著。

  時間彷彿在時鐘的電源被拔掉的一刻停頓了。

  最後,我們不知不覺都睡了。

  末日有沒有來,我們也不清楚。

  也不重要。

  我們知道在生命中什麼是最重要的,才最重要。

  在我睡之前的瞬間,我是那樣認為。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短篇小說
上一則: 手術
下一則: 暗戀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霖仔
2011/04/10 21:42
~~~~~~~~~~~

帥呆了


喜歡回應,勝過推薦的-阿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