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讓左派猖獗的人性弱點
2020/06/24 20:39
瀏覽1,503
迴響0
推薦10
引用0
想像一下你是學校老師,有一天你班上的學生A考試考得很差,完全沒有他的平時的高超水準;另一位學生B則考出他平常達不到的優異成績。然後你斥責了學生A、稱讚了學生B。
 
下一次考試來臨,學生A考出了他平常的水準,不幸的是學生B也是,回到了他平常的爛成績。於是你下了一個結論,激勵學生用責罵比鼓勵有用。
 
Daniel Kahneman和Amos Tversky這兩位心理學家,卻發現其實你不做任何事,學生A和學生B的成績都會「回歸基本面」,他們的成績變動根本和你的鼓勵或是斥責無關。
 
Amos Tversky和Daniel Kahneman合作提出了許多新理論,影響深入各行各業,Amos Tversky早逝,Daniel Kahneman則因為對人類心理研究的影響,修正了許多經濟學理論(例如人完全理性消費在實際上是不存在的),而獲得了諾貝爾經濟學獎的殊榮(Daniel Kahneman就是暢銷書快思慢想的作者,對,就是被洪蘭翻譯毀了的那本)。
 
人生於世,會有「我的作為是對別人有意義的、是對社會有意義的」的需求,這也就是為什麼左派思維可以橫行世界的一大原因。以文初所提的例子來看,你怎麼讓這位老師接受無論自己怎麼做,好成績的學生就是會考好、爛成績的學生就是會繼續向下沉淪。
 
於是乎「這樣做有用」的強烈想望,讓人扭曲了事實,胡亂地「創造」事態的因果關係,不管是經濟議題、政治議題、環保議題、醫療問題,左派利用了人需要「我希望我做的事情對世界有影響」的渴求,讓人投入一大堆資源去做毫無功效的事情,結果是已經處於資源不足的人類社會,因為這些浪費而更加地不足,最後受害最大的,往往是左派宣稱要保護的弱勢。
 
之前吃烤香腸,香腸攤老闆用所謂的防油紙袋裝了香腸給我,這個防油紙袋上寫了一堆紙袋超環保之類的文字。有趣的是,我小時候去商店買東西,商店也會給你紙袋裝你買的商品(看老一點的好萊塢電影,就可以看到商店給的這種牛皮紙袋),後來就是因為造紙要砍很多樹、要浪費很多水資源,會製造很多汙染,才要大家改用石化合成的塑膠袋。
 
是的,曾幾何時,塑膠袋從環保救星變成環保之敵了。三十年前的塑膠袋材質並沒有比較好(反而是三十年後我們的科技進步了,已經可以製造出可以自然分解的塑膠袋了),三十年後造紙損耗的資源也沒有變得比較少,所以是什麼改變了呢?
 
其實你仔細想想,左派的流程大概是這樣,提出沒人能否定、真實存在的問題(例如弱勢種族沒有尊嚴),胡亂找個他們自認為可以解決事情的方式(例如強化母語教育),然後用問題實際存在的政治正確去壓制別人對手段的質疑(例如有人問把時間花在學沒啥人用的母語,不是會減少他們學習真正有用、可以讓他們逃離困境的技能的機會嗎?他們不是回答質疑,而是直接宣判問問題的人都是種族歧視者)。
 
我們回過頭看文初提的例子,人有問題可以解決、自己的行動對解決問題有助益的渴求,就像文初的老師會任意解釋自己的行動對學生成績會造成改變。從這個角度來看左派,與其說他們是在解決問題,不如說他們在辦一場超大型的互舔心理創傷會。
 
這場大型的療傷互舔會,採用的手段是上下交相賊的謊言(例如地球真的在暖化、地球暖化來自人工業化排出的碳),隨意尋找和問題並無關係、但大家似乎都能做到的解決之道(例如大家少吹冷氣就可以避免地球的溫室效應),然後用公權力、道德高地等強迫性的手段,任意地違反別人的自由意識、浪費人類社會的資源。
 
就Amos Tversky和Daniel Kahneman的研究角度來看,人類社會要解決左派的問題,恐怕是得要讓自己更能認清自己、認清人類,給左派入侵殘害社會的主因,恐怕就在我們自己的心理空缺和弱點上。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