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遠藤歐水(Ousui Endo)的李白書畫
2014/03/18 15:21
瀏覽478
迴響0
推薦8
引用0

遠藤歐水(Ousui Endo)的李白書畫

偶然的機會,從朋友的臉書串連中看到旅居荷蘭的日本女子遠藤歐水的書畫與心情札記等,引起我注意的首目是她多次談到早期日本才女與謝野晶子。接著,我看她以書畫的方式表達李白的峨嵋山月七言絕句,

*歐水是她取的別名,她有日本名字的。遠藤(Endo)應該是姓氏。

如下:

峨眉山月半輪秋, 影入平羌江水流。

夜發清溪向三峽, 思君不見下渝州。

我看她寫道:這其中應該還有無法領會的隱幽。心想,我有幸生在中華文化之中,能夠領會李白天涯游子的心情,可以提出一些心得讓她參考。

於是我和她說:

這是李白離開峨嵋山所寫,他從離開後,就沒有再回去過。心中一直念著峨眉山以及峨眉山的月,峨眉山月成了他一生的想念,這首詩以思君(峨眉山月)不見下渝州,表達了愁()悵心情。我了解日本漢字以愁方好理解,所以英文文句中寫成愁悵心情。同時也和她說:李白和峨眉山與月化為一(Oneness)了。如此看!

同時也和她說,單單這首七絕並不完整,必須拿李白另一首: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並看方能感受到所說的愁悵心情,如下:

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  李白

我在巴東三峽時,西看明月憶峨眉。

月出峨眉照滄海,與人萬裏長相隨。

黃鶴樓前月華白,此中忽見峨眉客。

峨眉山月還送君,風吹西到長安陌。

長安大道橫九天,峨眉山月照秦川。

黃金獅子乘高座,白玉麈尾談重玄。

我似浮雲殢吳越,君逢聖主遊丹闕。

一振高名滿帝都,歸時還弄峨眉月。

歐水和我說:我要將你寫的每個字都記在心裡,然後慢慢的去體會,才能搞懂。我把這首歌的重點也和她說了。我說:

月可以隨人,李白認為峨眉月照秦川,也映滄海,在他心中,不管飄盪何方,看到的月都是峨眉月。可是峨眉山不隨人。他認為最美的月色是峨眉山看到的峨眉山月。天涯游子的心情就是愁悵心情。

一個月以後,也就是昨天,她給我一分她的書畫,表達了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的感覺。其中的書法令我驚訝。這是中華行草,並非是和式書法。筆觸是和風,所以筆鋒和中華行草的使轉要領不完全一樣。不論是畫的峨眉山月和行草書法極美麗。樂於在此介紹:

人說日本人對於章草頗用心,果不其然。歐水所寫的,所用筆法就是皇象章草的筆法,我們今日慣用的的寫法也有來歷。胡適愛用歐水這種我的寫法,我特意兩種寫法都用。至於歐水完全不用標點,也是中華古文慣例,當然也是日本古法。標點是近代學自歐西的洋方法,兩國皆然。特別說明一下。

我也因此,把原詩寫了一通。我既不是藝術家,也不是書法家。使用行草和大草僅為筆記快筆。朋友對比看得出來,中華風和和風還是有點不同的。我寫的也沒有標點,使用朱筆點圈斷句。

如下:

下面是她在Youtube的幾段節目:

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4IVF8_dpm1G09LunVS4lH7HuaRvbg6B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K-rG3Qc3qo&list=PL4IVF8_dpm1G09LunVS4lH7HuaRvbg6B7&index=60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xWmQL9xLq4&list=PL4IVF8_dpm1G09LunVS4lH7HuaRvbg6B7&index=59

下面是她的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hanamojinet?hc_location=timeline

她其實很像與謝野晶子的。幸福就好。

下面是我寫給她的訊息,與她的回訊:

歐水寫:

歐水寫:

To Mr James Feng

 I would like to express my gratitude for your kindness.

 

我的回覆:

馮濟灝 To MS. Ousui: I could hardly believe my eyes. This time your chirography looks reversely more like Chinese one with Japanese touch. you definitely excel in both of them. I always respect the learning spirit of Japanese people past and present!

 

歐水寫:

Ousui Endo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teaching me about 李白.
I was deeply impressed for your words .

and I was encouraged by your heartwarming message again!!

Thank you so much. Mr James Feng!!!!

多年來,不管是從歷史中,或實際接觸日本人,發覺日本人在學習上面的精神與謙虛讓人印象深刻。歐水也不例外。固然漢字基礎夠,領會李白兩首詩是要相當工夫的,行草抄詩更不簡單!

我從日本歷史中看到這種精神是日本千年來從生活實踐誠敬養成的。只要持續保有,不讓美國帶入的文化或次文化沾染太深,日本民族不會凌夷。在實際生活上,從認識的日人中依然能看到這樣的精神。也可見誠敬教養的深刻。

*我們講過日本文有欠缺面,不妨礙此處的觀察。美國六十年來帶入日本的文化和次文化是難以避免的,也不全是壞處。結束了日本戰國以來武家傳統對日本有利。只不過日本的誠敬傳統不能喪失。

日本在唐化時代,唐詩引入日本,成為傳統中的漢詩至今。據我所知,當時為日人喜愛的是白居易,長恨歌尤其傳誦,李白反居其次了。宋詞,元曲,明清戲劇戲詞均未影響日本。此時日本本土的和歌逐漸成長。和歌有一定音數,和唐詩整齊的音數結構可以輝映。這就是日人至今還讀唐詩的原因,漢詩就是唐詩。

至於書法,唐化以後的和風書法含有中華草書的蛻變,反而是唐以後的中華,以楷書為共識,草書能力衰減。日人能寫草書,甚至是大草也有其文化淵源在焉。只不過日本漢字書法的筆法與筆鋒與中華有異罷了。看看歐水所寫的草書,都能在中華書法中找到來歷,就是很清楚的顯現。只不過這種草書不是我們歷來書法家的筆觸。日本歷來書法家發展出來自己的一套,中華書法和日本書法是平行的兩套,絕非是一路的。此次剛好有機會貼出李白這首詩的和風草書。看得很清楚。也就是說,評鑑日本書法與中華書法有兩套看法。歐水有意偏向中華草書,她想貼近李白的文化。用中華書法眼光來評鑑其書法不宜。我以兩種態度來看,她已經很能了。比我寫的好。

*李白和日本遣唐留學的阿倍仲麻呂(晁衡,大唐進士出身)交情甚篤。晁衡返國船毀,據傳遇難,李白有詩:

日本晁卿辭帝都。 征帆一片繞篷壺。
明月不歸沉碧海。 白雲愁色滿蒼梧。

晁衡獲救後,還唐以終,一生遺憾。思鄉悵然,也有詩云(原為日本和歌翻譯):

翹首望東天。 神馳奈良川。
三苙山頂上。 想必月又圓。

天の原 ふりさけみれば 春日なる 三笠の山にいでし月かも

《小倉百人一首》

此中可見唐代中日關係的密切。日本能通中華文化,並非偶然。

上兩首李白的詩,一則為七絕,一則為歌體,後者不受律詩與絕句的行數與平仄限制,共為了解李白內心的重要資料。另外還有一首是李白懷念家人的作品,一般人很少知道,此處也不多牽涉了。這些詩均無膾炙人口的詞句。卻因位能夠看到李白的內心,頗珍貴。本文固然介紹了遠藤歐水,也含有我對李白內心的一些瞭解。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