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媒體權力來自讀者~~
2007/02/07 19:19
瀏覽1,258
迴響0
推薦12
引用0

媒體的力量來自於讀者,而不是做媒體的人

(文: 黎智英, 摘錄自 "《我是黎智英:從一元港幣到五億美金的創業傳奇》, More ... 中時電子報) (2007/02/07)

媒體是一個很危險的行業。媒體工作者有時候對自己會有一個misconception(錯誤的看法),覺得要領導這個世界、教育讀者,以為自己比別人懂得多。這個虛榮我看是做媒體最大的阻礙。

你把自己當成權威的中心,這個世界你看不順眼的,是世界錯而不是你錯;別人不同意你的,是別人錯,不是你錯。台灣媒體有一個很高的身段,對這個社會好像有一個很大的使命感,我覺得這是錯誤的看法。

很多做傳媒的人把自己偉大化了;你這麼偉大,你就不知道讀者要什麼了。我正好相反,我覺得改變這個社會的是讀者,不是我們,我們沒有權威,我們的力量來自於讀者,我們做對了,讀者就會有共鳴。我們是跟著讀者走啊!

我們唯一沒有跟著讀者走的是新鮮。我們不斷在嘗試如何做的新鮮一點,所以我們很重視brain storming(腦力激盪)。

台灣的媒體經營者因為想要教育讀者,所以反而無法了解讀者要什麼,而且意識型態太強,不是偏綠,就是偏藍。但是我們需要的不是意識型態,我們需要的是操守。就像遠雄的工地垮下來啊,很多媒體不敢報導,因為遠雄的廣告量很大。我們也很大啊,一個月就有幾千萬,但廣告不會影響我們的報導,這就是操守。

我覺得台灣社會最大的問題在於藍綠對抗,好像沒有其他的事情,就只有這件事。但我跟同事說,我們是外來的,擁護綠一定死,擁護藍也一定死,這不是我們份內的事;我們份內的事情是,我們來台灣,一定要愛台灣,我一定要「大台灣」,我一定要「泛台灣」,什麼事對台灣人好,我就做,這是很重要的。貼近這個地方,我們就會繁榮。

陳水扁當選總統讓我決定來台灣

我之所以決定來台灣,跟陳水扁當上總統有很大的關係,我相信陳水扁能夠選上總統,台灣是真民主,不是假民主,所以我就來了。理論上,傳媒一定要在民主的地方才能生存。

來到這裡之後我覺得,台灣社會的人情比較重,是非比起西方社會也要多一點,這裡對黑道好像沒有香港那麼抗拒,有點糾纏不清。另外,這裡經常看到拿回扣,但香港很少,你一拿馬上有人打電話給我。比起台灣,香港就是非分明多了,很透明,甚至可以說無情,像臧家宜這一類的事情不太可能會發生,也不可能讓她做那麼久。但是台灣社會在變,而且變得很快,所以我覺得台灣很有前途。

社會要的不是image,社會要的是真實

很多人從負面去解讀狗仔文化,但是狗仔隊是從「求真」開始的。只是現在香港的狗仔隊競爭激烈,有時就會過了頭,因為你做了狗仔隊,你跟藝人就處於對立的關係,你對藝人就會有敵意,有了敵意,什麼事情就會從負面去寫,愈寫就愈負面,現在很多事情的發生都是這樣,甚至很多記者以為自己跟這些名人有錢人處於對抗關係,這是不對的。這點要小心,要慢慢把它帶回去。但是狗仔隊是已經存在的東西,不能退回去了,這已經是很多讀者要看的東西。

很多人批評我把狗仔精神能夠發揮在gossip,而不是公眾事務上。但是所謂的gossip是什麼,名人對社會其實有責任,不能說名人要大眾知道的大眾就要知道,不要大眾知道的大眾就不要知道,這樣並不公平。很多人想建立image,但社會要的不是你的image,社會要的是真實。所以做傳媒的人臉皮要夠厚,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

我什麼都可以放手,所以我適合做傳媒

媒體是對這個社會的監督,包括你的朋友。你的朋友做了壞事你不報,你一定沒生意做,但是報了就一定沒有朋友,所以你要選擇。很多朋友會打電話來說,你登了我要離婚啦。你離婚關我什麼事呢?你搞女人又不是我搞女人,如果是因為我搞女人你離婚,就是我不對啊。

做傳媒是很難的一個行業,很多是非,而且必須面對很多困難的決定,所以我不讓我的小孩做傳媒。有時候你會想,你少一則新聞不會死啊,但是他少了老婆可能要死啊,那你為什麼還要這樣做?我本來就沒有人性,很多事情對我不重要,所以我適合做傳媒。但我不希望我的小孩沒有人性。

這個世界對我來說是很輕的,除了家庭、老婆、小孩,我什麼都可以放手。事業可以放手,錢可以放手,什麼都可以放。幾十年很快就過去了,我不想有什麼事情拖著我。所以我不做壞事,因為做壞事就輕鬆不起來,沒辦法自由。所以我也不欠人,我從年輕就這樣,像我在街頭永遠不講義氣的。

義氣是很重的東西。你今天講義氣就不講道理,我很小就看清楚這件事。所以我講友情,講愛。義氣沒有道理、沒有真理、沒有是非,不一定有愛。假如有是非,對的事情我跟你一起做,不用講義氣。義氣是錯的事情我也跟你做,只要你是朋友,這樣怎麼可以呢?是也可以做,非也可以做,那我還有自由嗎?所以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沒有義氣了。講義氣的事你不要找我,但是對的事,我死了一條命都要做,像共產黨怎麼壓制我,我還是要做,死了一條命,我也不放,我還是有動力。

(以上為摘錄, 更多精采內容請看全文). 

~~ We don't need fully biased "stories" !!
~~ We can handle the truth !!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