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網路徵文】我與父親的祕密
2020/03/09 19:33
瀏覽1,062
迴響16
推薦8
引用0
◎繽紛版、點燈文化基金會/主辦


「父親」兩字召喚出來的影像,有時清晰,有時模糊,就像深埋腦海中的祕密。你曾與父親有過什麼小祕密嗎?歡迎來稿分享你的故事。


請在「繽紛超連結」部落格「我與父親的祕密」徵稿文案下留言,每篇350字內為佳,首段附上題名、作者名,文末附上e-mail信箱,每人不限投稿篇數。


貼稿格式建議如下:



〈標題〉


/作者名


內文……


e-mail信箱



駐站作家許子漢、劉梓潔將選出精采留言,選登於繽紛版、點燈文化官網及臉書,優勝者除稿酬外,另致贈《我與父親的秘密》(張光斗著,時報出版)一本、「父與子的祕密」兒童音樂劇門票兩張(詳情請見:https://www.facebook.com/lightup.org/)。


即日起開放貼文,5月20日截稿,6月公布優勝者名單。


投稿作品切勿抄襲,優勝名單揭曉前不得於其他媒體(含繽紛部落格以外之網路平台)發表。繽紛部落格保有刪除回應文章之權利。若貼稿時間逾規定截稿時間,由評審團認定是否保留其參賽資格。投稿者務必經常留意信箱,優勝通知將以e-mail發送。


主辦單位保留取消、終止、修改或暫停本活動之權利。本辦法如有未竟事宜得隨時修訂公布。


繽紛超連結http://blog.udn.com/benfenplay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其他
自訂分類:網路徵文
下一則: 【徵文活動】進擊的「飲」士
迴響(16) :
16樓. 小龍
2020/03/30 22:28
〈出入櫃〉(請以此篇為準,抱歉)

/小龍

父最末一季五月天,譫妄如影纏身,常說些聽不懂的話;天縱曉暢他一口魯音,也解碼無方。

四月下旬從曼谷潑水節歸家,即瞥睹言行反常,擔怕中風、腦出血或阿茲海默症什麼的,天天亟思將之送醫。他老拗性子不去就不去,「死也要死在家裡!」

病徵時善時惡:壞,一夜黏床喃喃胡語;好,沒事般下樓買餐。

彼晚飯桌將吃便當,他遽然崩淚喚我至客廳,卻虎起臉站立開腔:「我問你,你每一次去泰國是不是都去找女朋友?」欲騙忘言,直搖頭冷硬答不是。他舉步轉身回座,踉蹌往前手撐在地顛躓,想扶,遭悍拒。

說也奇,翌晨他終首肯就醫。陪病在側那12小時,他昏睡,我無語,不忘上交友軟體殺時間;未料,天菜來敲,預約一場雲雨。趕趁良宵與兄交班赴會,想天亮攜早點返歸。

激情達旦,滑開靜音手機,數十漏接,回撥,急召速回醫院,收屍。

倘使躺深櫃,父會否不入冰櫃?

e-mail信箱:xiaolongisme@gmail.com
15樓. 小龍
2020/03/30 22:20

〈出入櫃〉

/小龍

父最末一季五月天,譫妄如影纏身,常說些聽不懂的話;天縱曉暢他一口魯音,也解碼無方。

四月下旬從曼谷潑水節歸家,即瞥睹言行反常,擔怕中風、腦出血或阿茲海默症什麼的,天天亟思將之送醫。他老拗性子不去就不去,「死也要死在家裡!」

病徵時善時惡:壞,一夜黏床喃喃胡語;好,沒事般下樓買餐。

彼晚飯桌將吃便當,他遽然崩淚喚我至客廳,卻虎起臉起立開腔:「我問你,你每一次去泰國是不是都去找女朋友?」欲騙忘言,直搖頭冷硬答不是。他舉步轉身回座,踉蹌往前手撐在地顛躓,想扶,遭悍拒。

說也奇,翌晨他終首肯就醫。陪病在側那12小時,他昏睡,我無語,不忘上交友軟體殺時間;未料,天菜來敲,預約一場雲雨。趕趁良宵與兄交班赴會,想天亮攜早點返歸。

激情達旦,滑開靜音手機,數十漏接,回撥,急召速回醫院,收屍。

倘使躺深櫃,父會否不入冰櫃?

e-mail信箱:xiaolongisme@gmail.com

14樓. 孟芳
2020/03/30 15:52
〈秘密中的秘密〉

/孟芳

 


我與父親的秘密本來不能寫出來的,這樣母親就會知道了…… 


小時候總愛裝大人,將父親桌上的書籍、記事本翻翻看看,想知道大人都在忙什麼,為什麼有讀不完的書與寫不完的字。父親的抽屜深處還有一疊信,每當有人靠近他會馬上折起、放入信封、收進抽屜,再用鑰匙鎖上。有一次趁父親不在,我偷偷拿著鑰匙,打開一封封「潘多拉的信」,信中寫著:「XX吾兄,上次你寄的那筆錢……」我忽然連結起母親曾對父親說過:「你是不是又借錢給誰,小孩子現在都要用錢,你怎麼可以再借給別人!」但父親總是摸摸鼻子說沒有,或是說錢還夠用。


幾十年過去了,我們錢終於勘用了,母親有一天跟我說,你爸以前都會借錢給別人,他以為都沒人知道嗎?你一定也不知道,那個人都會寫信來,我每一封都看過了……


原來父親的秘密被我發現也被母親知道了,但沒關係,我們不戳破,它還是秘密。


email:r86058@gmail.com
(r86058@gmail.com)
13樓. 肥咪
2020/03/30 00:48
在那天來臨之前/陳穆儀
從小父親對我格外嚴厲、期望也特別高。他常說:老大承擔著火車頭的角色,樹立了良好典範,弟妹們才能得以遵循。
在物質生活不豐厚的70年代,父親支領著基層公務員的微薄薪資,卻咬牙讓我負笈北上求學,希望能因此跳脫城鄉差距、獲得更多更好的教育資源。我們父女倆感情特別深厚,親友們都說我是子女中最像他的。
隨著年紀逐漸老邁,父親對從事醫療工作的我依賴日深,幾次私下跟我交待身後事,更表達了想要海葬的意願。一生為大眾服務、為家庭辛勞的父親,骨子裡流淌著「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的浪漫情懷;如同小時候父女一起躲在棉被中閱讀金庸、古龍等武俠鉅作,嚮往成為浪跡天涯、吟嘯徐行的俠士。
「未知生、焉知死」,在那天來臨之前,努力活在當下、用心度過每一天。豁達的生死觀,屬於我跟父親之間深刻而美好的秘密。
zoe881122@yahoo.com.tw(zoe881122@yahoo. com. tw)
12樓. 慎言
2020/03/29 08:50
沒看懂該如何投稿,往哪投(alhuang0523@gmail.com)
11樓. mou
2020/03/23 14:53

<窗型冷氣機> /秋影

結婚那年夏日,天氣異常炎熱,租屋的五樓公寓悶的實在難以忍受,明明電風扇已吹個不停,卻還是未能改善,用一個字來形容,就是「熱」。

七月,某天中午,父親帶著鎮上電器行老闆,還有一台「窗型冷氣機」北上,他氣喘吁吁的進了門,囑咐老闆將它仔細組裝在我房間的窗戶上。測試完成他提醒我應注意的一些事項,急忙又坐著老闆的發財車趕回雲林。如此一來一往,共花了父親十幾個鐘頭,而我在當下居然忘了問父親吃飯了沒有?真是無藥可救!我媽說:你爸呀「來無躊躇,去無相辭」(閩南話),但這一幕;卻刻骨銘心,牢牢地烙印在我的心頭。如今,父親已辭世三十餘年,而此刻;這一台過時的,老爺級的「窗型冷氣機」,仍然安裝在故鄉我房間的窗戶上,無論它現在吹起來是涼或不涼,聽到它那轟隆嘎響的聲音,就猶如是父親和我說著話一般!

e-mail:mou.p666@gmail.com

(mou.p666@gmail.com)
10樓. 愉凡
2020/03/20 23:52

不能說的秘密

愉凡

爸爸是個「口風緊」不苟言笑的人,對生活態度是「手頭緊」一向勤儉節約,簡單來說是過著極為平淡的人生,直到那年身形異常變消瘦,在家裡暈倒送醫急救,經過檢查確診是「糖尿病」高危險患者後,自以為時日無多心情消沉終日悶悶不樂。

有天像似交代後事遺言般,慎重說出存簿密碼是「吾妻依依」,有感有發道出當年追求媽媽不為人知的秘密,為了認識她,辛苦存錢買了輛新的腳踏車,故意等待在要走過的路上撞倒她,富有心機追求的往事與設定深情密碼,媽媽全然不知道,囑付這是不能說的秘密,讓我啼笑皆非,見證到爸爸鐵漢柔情的一面。

爸爸年邁老化身體每況愈下,很多事情會產生遺忘,唯獨對媽媽有關的一切念念不忘,突然之間想到就會又碰出一個秘密,守著承諾心照不宣,父女間最美好的時光,盡在不能說的秘密,願歲月長留再聆聽暖人心田父愛。

y04267@yahoo.com.tw

(y04267@yahoo.com.tw)
9樓. 梁俐婷
2020/03/20 22:48

< > /梁俐婷   父親愛打網球。父親是名運動狂,尤其網球扮演了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的存在,只要一聲吆喝家庭全員就得出動陪練。原本不會網球的我兩姊妹在父親的威嚴下開始分工力氣大的我負責回擊父親的高遠球老妹則負責內場截擊遺落的短觸球。 老早我們就隱晦知曉父母的感情已漸行漸遠了 母親因為陪祖母練網球認識了父親。他一顆無心的擦邊球擊中祖母的額頭,讓母親氣沖沖地跑去找他理論;而無心插柳柳成蔭,這一張網球拍就這樣緊緊的網住了母親的少女心。然而他與她其實是性格迥異的伴侶:母親對運動完全不感興趣也不拿手,父親則是個實實在在的運動狂。積年累月的道不相謀下他們的日常對話剩下吃飯的冷飯殘羹而母親再也沒有陪父親練習他最愛的網球了我知道父親一直想要母親的陪伴但這些與人分享的快樂卻嫁接給我們姐妹倆,這是我與父親不說破的小秘密

lisapink123@yahoo.com.tw

 

(lisapink123@yahoo.com.tw)
8樓. 貓貓
2020/03/20 11:35

<生命的秘密>

/貓貓

生命的秘密

小學一年級的時候,從學校裡抓到了一隻菜蟲,放進昆蟲觀察箱裡帶了回家,每天我細心地照顧牠、觀察牠,一直到牠在樹枝上結成了蛹。

「爸爸你一定要幫我照顧牠喔。」出門前我總不忘提醒父親,就像每天入睡前我都會在父親桌上留一張紙條請他幫我的「小番薯」餵食以及換衣服。

「好。」這是父親一貫的回答。

一天放學回家,我看見蛹破了個洞,但卻沒有任何生命存在的跡象。

當晚父親回家時,我問他,菜蟲怎麼不見了?

父親回答我:「牠變成蝴蝶飛走了。」

就這麼一直如此深深相信著,也不知道是哪天,我忽然明白,菜蟲是死了,而又過了幾年,我才問父親,當年,他是不是說了謊?

父親承認了,他見我那樣期待的樣子,捨不得說出真相,而後,我也沒再追問下去。

那本是父親一個人的秘密,長大後與他共同保守秘密的我,沉默地讓童年的自己,繼續相信生命的奇蹟。

mowmowmargi@gmail.com

7樓. 克里斯
2020/03/18 16:39

〈戰事〉/ 克里斯

很好,你終於走出了那裏。

你回頭,看著你待了短暫幾天的灰白色建築物,玻璃反射陽光,我感覺得到映照在後腦勺的熱度。遠方的柏油路熱得像有積水,我知道那是假象,我不願回頭看你,也不想往前踏進那灘死水。仲夏的那天晚上,當我發現你躺臥在轎車駕駛座,像戰士一樣對抗敵人,手持刀刃革命抗戰,揮舞之處都長出一簇簇鮮紅色的花朵。你閉著眼,看起來精疲力盡,想必是英勇作戰後的倦容。戰場中有人失聲尖叫,有人潸然淚下,救護兵緊急救援鈴聲大響震耳欲聾,場面兵荒馬亂,你身體柔軟的像水,流淌在四方。救護兵將你抬上擔架,短短幾分鐘內,怎麼會只有我沒有作為和感覺?

我終究還是回頭,父親。回頭喊你,希望你醒著往前方走,跟不跟得上我都無所謂,我想讓你也感受到後頭那股炙熱的光,照在你可能所經的幽暗之地。而不是那晚我心裡曾在你耳邊說的,「你可不可以永遠都不要醒了」是實話,不是謊;是說出口的,卻也藏成秘密。

e-mail : johnny830807@gmail.com

(johnny830807@gmail.com)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