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爭奪性資源與交配權
2018/04/24 15:14
瀏覽427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爭奪性資源與交配權,乃是革命家鬧革命的原動力

元禧評論

24.04.18

金先生雖然說得似是而非,且對西方個人主義民主講無知的陰陽平權,才是造成目前家庭解體與女人悲劇的真正緣由不了解。

不過他對男人本能的色慾「原動力」,尤其是強人革命家,倒是清楚實在的理解,還是值得大家知曉!

民國一〇七年四月廿四日

金復新

從我二〇一〇年末開始在網上宣傳帝制以來,遭受了無數人的謾罵攻擊。客氣的,就語重心長地勸我:「老金不要再胡思亂想啦,帝制是不可能恢復的啦。」凶惡的,便拿同盟會當年的狠話嚇我:「敢有帝制自為者,天下共擊之!」好像只要他不喜歡帝制,中爛海就沒人敢稱帝,誰都怕他造反,誰都得看他的臉色做人似的,開始我真以為他會學同盟會搞暗殺,舉著炸彈上北京拼命呢。

可惜,他們認為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瞬間就發生了,包子完全無視他們的存在,自說自話代表十四億人民的共同意願,順順利利修了憲,取消了主席任期限制,沒有遇到任何障礙。我這才明白,原來各位好漢在我黨眼裡連屁都不是。好漢們除了給包子再添一個「袁二」的綽號外,無一人去「擊之」,連不需要顧慮人身安全的海外民運,也沒有誰去使領館抗議。不知罵我的各位英雄好漢現在還記不記得當年說的豪言壯語?我想問問你,包子真的穿上龍袍,你們又敢怎樣?

有人會問,你不是一直主張恢復帝制嗎?包子要是搞得和朝鮮一樣,你會支持嗎?我的答案是否定的,因為朝鮮沒有君權神授、沒有科舉取士、沒有封建禮教,是假帝制,只是綁架人民的法西斯匪幫而已,包子要是也這樣搞,我第一個反對。

中華帝制是中華民族幾千年來智慧的結晶,與配套的「封建禮教」無法分割。封建禮教是保護低端人口,弱勢群體,尤其是老實人利益,限制強者特權的最優秀的制度。而與封建禮教對立的民主共和制度是禽獸的制度。本文試圖從全社會「性資源」的分配來說明這個問題。

大家別怪我文章寫得粗俗啊。聖人說,食色性也,飽暖思淫欲。一個男人吃飽了,最高理想就是能娶上嬌妻美妾。有人問備戰高考的高三學生:「你那麼拼命究竟為了啥?」同學們答道:「就是為了考上大學,找好工作,出名發財,娶美女,睡女星呀。」就連貧困山區兒童都會吼幾句勵志雞湯:「別人和我比父母,我和他們比明天!」比明天的什麼呢?無非就是長大後在同學會上比誰官大誰錢多,誰的老婆漂亮。睡美女,娶女星,才是男人的核心利益,人就為這活的,要抱個醜女守個黃臉婆到老,還有啥活頭?這輩子不就白來了嗎?

封建禮教早已被陳獨秀、郭沫若、孫中山、周作人這些大淫棍發起的五四運動給徹底砸爛。我們今天所生活的這個由女人來選男人的民主共和社會正是它們開創的。女人但凡自認為有點姿色,無不心向有身份、有地位、能說會道、能哄會騙、玩世不恭、風流成性的人渣,給渣男當二奶也願意,全無理性。不信大家看身邊人,凡是自由戀愛,女方選男方的婚姻,十之八九要後悔,而老一輩父母包辦的婚姻,幸福的反而要多些。能免費睡冰冰的只能是王書記,能替王書記代持娶冰冰的至少得像李晨這樣小有名氣買得起五千萬鑽戒的成功人士。國際獐詐騙猶太富豪 vivi 不成,退而求其次在國內找,也得汪峰撒貝寧那樣的名人才肯。女人寧肯單身一輩子,也決不將就,決不把自己便宜給「窮醜矮矬胖笨擼」的屌絲宅男。這才是為什麼滿街剩女的真正原因。「矮醜怪」別說娶女星睡美女,就是想嫖,怕也付不起那嫖資。(請參考下面的河北梆子選段)

大家有沒有想過,屌絲和宅男原本是有機會娶美女的,而且這個機會和有錢人,甚至和皇上娶女星的機率一樣大!

只要在封建禮教的帝制時期,這就不是夢想。封建禮教婚姻講究門當戶對,父母包辦,不由女子自行選擇,保證了美女這種「稀缺性資源」不會單嚮往富人家流動,而是平均分配,機會均等。窮人的女兒嫁給屌絲宅男,富人女兒嫁給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家。女子不知男子模樣,男方事先也只從媒婆嘴裡聽到女方大概,都是把東施講成西施。這就是現代科學說的「雙盲法」。

美醜並不以貧富決定,窮人家與富人家一樣出美女,屌絲宅男娶回來的完全有可能是大美女。當新人入了洞房,屌絲宅男用顫抖的手揭開蓋頭,一看說不定激動得大叫,「哎呀,這不就是冰冰、圓圓、思思、瀾瀾、劉濤、張敏、嘉欣、潔瑩、志玲、馨予、聖依、祖英、麗媛嗎?」如同中了大彩,青筋暴跳,忙不迭脫下褲子爬了上去,把自己美死……

封建禮教講究「夫為妻綱」「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嫁隻猴子滿山走」,女子再美、再刁、再潑,也沒有休掉丈夫的權力,與人偷情會浸豬籠,全社會都不會饒她,她就算看上別人家的型男也只能咽口水,您完全沒有被她逼著離婚的顧慮,只能老老實實地服侍你,你這輩子都可以放放心心地每晚和她像蛇一般赤身裸體纏在一起,一絲不掛緊緊貼睡到天亮……想想這些,下邊都會硬起來,何況是現實?這不就保護了弱者的核心利益了嗎?小盆友們,你們的小帳篷都搭好了嗎?

在「吃人的封建社會」,武大郎這麼一個到四線小城陽谷縣買炊餅的進城務工農民,不僅娶得上養得起超級美女潘金蓮,而且潘金蓮連班都不用上就住上了小樓。相比之下,在「民主共和」的今天,高學歷白領夫妻就算雙雙在北上廣外資企業打工,要父母拿出畢生積蓄付頭款當房奴,「雞叫出門,鬼叫回家」地加班,要不然,就得每天從五環外蝸居的出租屋擠地鐵。試問,推翻帝制百年,社會進步千年,人民到底是更幸福了,還是更痛苦了呢?民主共和究竟有什麼好處呢?

比起窮人,富人在雙盲法鴛鴦配中沒有太大優勢,娶的富人家的女兒或許正是醜女,就算想娶窮人的女兒當妾補救,也不知道對方是不是真的漂亮,媒婆的話總是比不過自己親眼所見。要是去窯子裡贖買,老鴇給的是被人早就打成篩子的貨。

受封建禮教迫害最嚴重的恰恰是皇上本人,皇后貴妃都是政治婚姻產物,就連招秀女,也和平常人家一樣,事先並不知道其美醜,只能娶有身份人家的,慈禧當年就是因為父親惠政當過四品記名的道員,才有資格參選。連明朝忌諱外戚專權,規定皇上只能娶平民老婆為皇后的,也因為雙盲法的限制,招來的絕大多數是歪瓜裂棗,皇上成天就得和這幫人待一塊,搞得憲宗皇帝慾火焚身,在宮裡燒得到處亂竄無處發洩,好不容易遇見一個負責圖書管理的廣西土司的女兒看得順眼,這才拖來日了,解了渴,偷偷生下了孝宗皇帝。

周星馳《天外飛仙》裡面的皇上雖富有三宮六院,實際是一群「如花」般的「後宮佳麗」在服侍他,他只好跑出來鬼混。在歷史上,正德皇帝就是這樣,同治皇帝也是這樣,可憐小命都交代在這上面了。宋徽宗就算再喜歡李師師,卻連將其招進宮的自由都沒有,只好每天委屈自己像老鼠般從地道裡偷偷爬出宮去幽會。

封建禮教對皇上才是枷鎖。若我繼位當皇帝,就要下旨令全國十四至十八歲的少女全部進京,在午門外從我面前一個個走過,選我最喜歡的送進宮服役,剩下的才能回去找人婚配,以後每年年滿十四歲的少女都要報名登記,進京由我甄別。我從此每天就幹這檔子事,再不理朝政。可從古至今,難道就沒有一個皇帝有這樣的打算?可是又有哪個皇帝敢這麼做呢?因為有封建禮教的制約,皇帝懂得什麼叫禮義廉恥,什麼叫「發乎於情,止乎於禮」,如何對自己情感進行控制,明白周幽王寵幸褒姒而亡了西周,殷紂王縱情妲己而自焚朝歌的道理。

而沒有封建禮教制約的金日成家族,就不懂這是禽獸的行徑。金日成戀童戀足,雖不敢命全國少女從它們面前赤腳走過,卻藉口關心下一代,親自跑到學校公開猥褻女生,撩開女童裙子看裙底。

潘金蓮只是去關了一下窗,就搞得家破人亡,張娘子只是進了一回香,就惹出塌天大禍。因為滿街都是西門慶、高衙內、陳獨秀、孫中山、郭沫若、金日成、葉劍英、陳冠希、周作人這樣的色魔,女人拋頭露面非常危險。古代中國人極其智慧,不似現在這般自欺欺人,承認這一無可奈何的事實,都不許女子隨便出門,並用制度最大限度地保護守法公民的「核心利益」。而在推翻帝制的新社會,沒有了封建禮教的「束縛」美女何止去關窗進香?還要上學、上班、逛街、休閒、娛樂、游泳,直面各種衣冠禽獸,每天不知要發生多少見不得人的事,親愛的朋友,您說,民主共和能拿什麼保證你的「核心利益」呢?

正因為有了帝制,有了封建禮教,有了雙盲法,才保證了「性資源」公正分配,保障了低端人口的核心利益,「鮮花常常插在了牛糞上」,保證娶的是處女。吃虧的卻是西門慶這樣風流倜儻、高衙內這些膽大包天的高端人物,它們和憲宗皇帝一樣被封建禮教折磨得慾火攻心,滿街亂竄,除了能見到王婆,就再也找不到女人了,於是大呼不公。

它們恨死了以封建禮教三綱五常為靈魂的帝制,讓它們「天生我才無處用」,於是鼓吹革命鼓吹解放。而領導辛亥暴亂和五四運動,毀滅中華傳統文化的,無一不是孫中山、陳獨秀、郭沫若這幫西門慶似的淫棍。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宣揚共產共妻的民主人士哪個不是大色狼?毛老頭蔣老頭哪個不始亂終棄,哪個不是結了恩多次婚的?它們的革命始終圍繞著「性」字而展開,就是為了方便自己泡妞玩女人。

好逼都讓西門慶們日完了,過不了幾代,中國人血液裡就再也沒有勤勞樸實的基因,取而代之的是西門慶的邪淫基因,街上晃蕩的「新青年」都是小陳獨秀、小郭沫若、小孫中山這樣的小流氓,有一個這樣鳥人都能把國家搞得烏煙瘴氣,何況群魔出洞?

我要勸勸那些攻擊帝制的人,如果你們有孫中山那樣寡廉鮮恥,有陳冠希那樣油頭粉面,有金日成那樣人面獸心,有郭沫若那樣風流淫蕩,有高衙內那樣雄厚實力,你們提倡民主共和我老金完全支持,因為那樣的社會有利於發揮你們的「才情」嘛。要是你們是「現代武大郎」,卻跟著西門慶潘金蓮瞎起哄鬧革命,無端攻擊保障你們有機會睡美女娶處女的封建帝制和封建禮教,為「婦女解放事業」主動放棄自己的核心利益——「性福」,將交配權拱手相讓,那我就不能理解了。你們哪裡競爭得過那些革命領袖?難道都陽痿了?都不再想那些事了?境界真的就這麼高了?好傻好天真哪!

所以,帝制並非國共宣傳得那樣一無是處。是帝制好還是民主好,要因人而異,要看對佔人口多數的勞苦大眾有利,還是對佔人口少數的風流才子有利。可是中華民族智商普遍低下,想不明白這個道理,偏就輕信鬼話,莫名其妙仇視起帝制來,這與對王莽、雍正、隋煬帝、汪精衛的徹底否定,與對幫助過自己的美國恨之入骨如出一轍。

王莽不僅是道德楷模,而且很有作為,他提倡人人生而平等、積極消除貧富差距、平抑物價、重視科技、實行土地國有化、禁止奴隸買賣、打擊囤積居奇,並超前推出廉租房、處處為勞苦大眾謀福利,只不過動了地主階級的奶酪,劉氏宗室就大肆渲染其改革失誤。糊塗的人民不辨是非,照單全收,也說他是巨奸,寧願懷念搞同性戀的昏君漢哀帝,也不感謝王莽的付出,「沒有人替他說一句公平的話」(胡適)。

雍正推行攤丁入畝、火耗歸公、官紳一體當差一體納糧等政策,廢除官僚集團特權,減輕基層民眾負擔,並最先推行人權解放運動,開豁賤民,讓其重獲人身自由,做了歷朝歷代都沒人敢做的事,利國利民,百姓卻並不領情。雍正還沒死,百姓就恩將仇報,把他抹黑成最大的暴君了。憑良心講,雍正作為封建帝王,對百姓遠較國共領導人仁慈。可百姓對他有目共睹的政績視而不見,卻對八爺門人散布的空穴來風的政治謠言篤信不疑。湖南一個教書先生曾靜聽著風就是雨,不經大腦分析,竟義憤填膺,煽動軍隊叛亂,把雍正氣得以皇帝之尊寫下《大義覺迷錄》與之辯理。後代卻偏要把被雍正早就駁斥過的謠言當事實,用各種藝術形式演繹,代代相傳。為什麼雍正死得這麼早?有曾靜這樣的百姓,能不氣死嗎?所以說,對忘恩負義的人民實在不必太好。

中華民族是女人心性,無理性可言,極易洗腦,精英糊弄愚民和流氓哄騙SB上床一樣狗血,隨便蠱惑她們什麼都信,說「畝產萬斤糧」,就全信了;說「憲政民主包醫百病」,就全信了;說「帝制一無是處」,就全信了。就像相信輪子廣告詞一樣毫無道理。

有人振振有詞地問我:「你說帝制好,那為什麼古代總是爆發農民起義?」我說那是當時生產力水平低造成的,地裡長出的糧食無論如何都不夠吃,難免有人佔山為王,打家劫捨,見誰都搶,但並沒有明確反對朝廷,與朝廷的關係是警匪關係,這與訪民與民運分子一樣容易被人混淆。最典型莫過於李自成包圍北京後,竟提出只要崇禎封他一個王當當,他就退兵回陝西享福。這說明他直到此時仍沒有推翻明朝的想法,更沒有否定帝制的打算,哪是什麼「起義」?如果說打家劫舍都算起義,那麼現在街上的車匪路霸也算義軍了?那是被別有居心的國共附會說成的「起義」「革命」。要是容易生長的作物早點在中國普及,流寇大軍就不可能形成。事實上,在引進玉米、土豆、紅薯等作物後,不僅中國人口迅速破億,甚至連因飢荒導致的「農民起義」也沒再發生了。就是有人造反,也只是白蓮教、天理教、拜上帝教等宗教問題引起的叛亂,或者是回子、維子、准噶爾的民族問題引起的叛亂。反過來講,要是「有農民起義,就算制度不好,沒有農民起義,就算制度好」,那麼中共建國以來怎麼就沒有出現李自成張獻忠起義的事情呢?你是準備向我證明中共體制好嗎?

包子搞修憲,沒人出來共擊之;包子終身制,沒人出來共擊之;包子恢復帝制穿上了龍袍,也不會有人出來共擊之。但要是包子恢復了封建禮教,動了西門慶的奶酪,我想是會有人出來共擊之的。

-- 
忍看十億神州,效顰蘇美;相率八旗勁旅,還我大清!

有的朋友收到我的來信驚慌失措,疑神疑鬼,如臨大敵,一直追問我是究竟是怎麼知道他信箱的,以為我採用了什麼駭客手段。我覺得有必要向收到我郵件的每一位朋友解釋一句,以安民心:我每篇文章都要群發給上萬人,您的信箱應該是您的某位朋友出賣給我的,我既不是什麼駭客,更不是什麼鬼神,我們之間並不一定認識。說不定以後你看了我的文章,也會將你朋友的信箱介紹給我的。

歡迎訪問我的幾個博客:
http://jinfuxin.wordpress.com

還有我的視頻:
http://www.youtube.com/user/jinfuxin

https://www.facebook.com/MeiFengNorway/posts/10210158763480562

視頻地址: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R5uHUt2-tM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