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與臻子湖邊踏雪 - 素描隨筆
2017/05/25 05:52
瀏覽421
迴響0
推薦14
引用0


湖邊散記 - 與臻子太好湖踏雪

討論了兩個多禮拜,選出幾處可能的地方,是山巔 ,是海岸,還是有山有水又白雪瑩瑩之地?可以不滑雪只是踏雪? 入山可能有冰雪路滑好走嗎?距離遠在路上時間長,跑一趟得不償失?與臻子交換短訊好一陣子,最終選定太好湖 (Lake Tahoe),分兩階段來回。預備好冬夏季的衣著,帶了簡單食物果蔬,下班後出發,當晚住宿在半途的客棧,無需摸黑入山。客房還算寬敞,佈置也尚可,臻子喜歡前面牆上的鏡子與暗色系的桌椅,照了相,就在沙發上坐下開始素描了,這是她此次weekend escape 的一項主要休閒創意。由於是靠近公路,清晨三四點就車聲熙攘,擾人清夢。起身喝了咖啡,頭痛好一些,再下樓去吃客棧早餐,簡單但豐盛,感謝客棧的週到。


臻子靜物素描2017.4.27

揮別客棧,近午時分驅車上路,天氣晴朗,路上車少,因不是旅遊旺季,我們鐵馬輕車, 勇往直前。與臻子談談生活上的安排,像投資股市ㄧ樣,生命要怎麼投資才不會像無定的錢財一樣隨風飛去?今生只會愈來愈少,不能隨便花費,將來要交賬啊!一路作了不少反思,平常忙著輔導學生、關心子女、照顧長者,可不能輕乎一生的終極關懷,遠方也有心靈的呼喚,網路上的諮詢不能停。


山路宛延上行,由三千呎漸漸上升,四千、五千、不一會兒就上到六七千呎的山區,感受到高處的涼意,這與緬都的熱浪有天攘之別。車行樹林間,綠意盎然,路邊清溪,流水湍湍(south fork of American River),車停路邊,喘口氣歇歇,聽聽石塊與流水對唱,臻子很開心的照了像,預備回家後素描。繼續驅車上行,已經望見積雪滿山的景象,路邊也是白雪遍地,遠處高山可能有一萬呎上下。

下午一點多到了南太好湖鎮的小旅館,沒對街那幾家位於內州的大賭場旅店豪華,但我們卻喜歡它的簡單安靜,而且距湖濱沙灘很近,方便到水邊散步,觀賞早晚不同的山光雪景。由於天氣尚寒,這遍沙灘上人不多,沒有喧鬧與擁擠,水面上也無擾人的汽艇,大半個湖景盡映在眼前心上,只見浪潮輕拍著沙岸,山上積雪映畫在湛藍的湖面,此時環宇安寧,讓我們靜靜的融入造物的美善中。



為了解決飢腸轆轆的冏況,離開湖邊,走進賭場想簡便的填補一下,那知裡面污煙吵雜,一群群的人,瞪著眼在不同的機具或是牌堆上,這裡與一哩路外的湖區,真是天壤之別,我們隨便的吃了麵飯,趕緊逃出,臻子說再也不過州界,自討苦吃。

四點多,天氣轉涼,我們往北邊山上開去,想看看珍珠小島,一路依山傍水而行,有些路段很險峻,約七哩路來到 Emerald Bay Park,因天色已暗,由通往Vikinsholm古堡後山的石岩上俯瞰湖灣裡的小島,真似一顆珠寶坎在銀色的屏幕上。天氣很寒,遊客不多,臻子穿上厚厚的大衣,忙著取景拍照。身後高山上積雪頗多,還有兩層瀑布(Eagle Falls) 流下進入湖區,像是兩大片雪白的布,迎風飄逸,景緻秀麗,若非氣溫已降至華氏40度,山風也大,真想沿步道往下走,體會「空山不見人,但聞流水聲」的靜寂。踏積雪,扶蒼松,我們流連忘返,夜暗催人,風更冷了,兩人驅車回旅舍,泡碗麵和上自帶的青菜與滷肉,味道比賭場的好。為響應環保呼聲,我們節約用水,因為在此要住兩晚,也決定毛巾與被單都不換,減少自己的生態腳印。



黎明即起,屋外頗寒,才卅多度。八點多到旁邊的小餐廳用免費早點,waiters服務很好,餐點也不錯,臻子說住房有點擁擠,但早餐品質與服務可加分。餐後,我們緩步來到湖邊沙灘,由於陽光照射方向不同,早上與傍晚的景色很不同,湖水一樣清澈,只是山上雪景映在水面上,呈現出不同的色度與韻致,早上潮汐退了,蔚藍的湖水蕩漾著,水波輕輕的拍打著沙石,我們倆在沙灘上望著湖水與山巒靜思默禱。

這小段沙岸五六百呎長,是由附近幾家旅舍及店家組成協會來共同管理,開放給一般遊客,遊人多的季節,進出要出示旅舍的房間號碼牌,我們來的這一時節早晚挺冷,且前兩週還下雪,所以客人不多,進出隨意。這段湖岸視野很好,放眼望去大半湖區盡入眼底,山岩林木,白雪流雲,或剛或柔,遠近高低,各有風味。臻子喜歡這小遍沙灘,除了玩沙弄水,還在岸邊打鞦韆,重溫舊夢。

太好湖長20英哩,寬12英哩,湖岸線全長72英哩,整體湖岸非常美,有沙灘、有岩石,岸邊還散佈著樹林。可湖岸雖美,不是處處可供人享受,因為有很多部份被私人佔據,有旅館業、度假屋、遊艇別墅、民宿住宅等,過去雖然有環保人士努力爭取將整個湖區劃為國家公園,以保存這遍好山好水,但最終不敵財團地主與旅遊業而失敗。因此整個湖區與山區,基本上是觀光旅遊為主導,冬季環湖山區都有滑雪場,吸引大批愛滑雪的遊客;夏季則是戲水泛舟時期,環湖遊輪與私人汽艇觸目皆是,再加上內州的豪華賭場,人來人往,保護山水誰顧得上呢?

滑雪與開遊艇是對太好湖與週邊山區最不好的兩大惡因,遊客增長,水中的污染物增多,再加上開闢滑雪道、修路、與蓋房子帶來的沙石,水潔淨度因而大幅下滑,據水質監測單位指出,上世紀中期,原本可由水面看到湖面 102呎下的石塊(北美最潔淨的湖泊),如今僅能看到水面下70呎的岩石;而可憐原住生物的棲息環境,隨著遊艇帶來的外來生物增多,而日漸衰退,湖邊漸漸長出藻類,致使湖水有沼澤化的隱患。



我們從沙灘回來,驅車離開旅舍繼續昨天未完成的旅程,往北沿湖邊上行。因為加州這邊有幾處州立公園,湖岸開放給公眾,臻子想要去走走,到昨天傍晚沒走到的 Emerald Bay湖畔。白天氣候轉暖,遊客增多,到了 Emerald Bay Park要找停車位可不容易,我們繼續往上開,在一哩外路邊停車,再沿著公路往下走,有點危險,算是健行的一部份。走到昨傍晚到的大岩石區,由此再看湖裡的小島與山上流下的瀑布,景緻韻味甚為不同,從東方照射來的陽光,鋪灑在湖面與山谷,昨晚銀色的屏幕,換裝成蕩漾的蔚藍金縷,往下奔躍的流泉,變形為飄逸的銀鍊。

通向湖灣岸邊的山路挺陡的,幾個彎道就下降了將近一哩路,還好是在松林裡,並不覺得熱,不到廿分鐘,已走到岸邊了。我們與一小批民眾坐在岸邊的木椅上,享受著陽光、松風、與冰涼湖水帶來的片刻安息。臻子拿出一小包乾果兩人分而食之,正在悠閒之際,湖面一隻加拿大雁慢慢游來,霎那間,就上了岸衝著我們這批人而來,大家紛紛伸出腳來不讓它靠近,也沒人願意餵食,公園入口有警告,要遊客不可餵食給野生動物,但我猜以前有人餵過它,所以才毫不猶豫的來找我們,後來它見得不著好處,又回到湖裡,一下子就游遠了。



臻子要去看看湖邊的古堡 Vikingsholm,這是北歐 Scandinavia style建築,但起意蓋這個房舍的卻是個英裔移民,這房舍只是她夏季渡假招待親友的地方,建於1920年代末期。80年代,她的後人把週遭地產的一半捐給州府,包括這造型奇特的古堡,暑期對外開放參觀,但要收費。臻子覺得房頂與門窗上刻飾的圖型很怪異,北歐異教色彩濃厚,所以連照像都省了。

下山容易,回程上坡就考驗腳勁了,我們走的不慢,但中途也停了一下歇會,等走到岩石區,已流了汗有點熱,稍停我們又去觀賞了午後的湖灣、小島、與瀑布,然後再沿著公路繼續往上走到停車的地方,又是一哩路,還好也有其他人與我們一起努力上行,臻子體力尚可,沒落後,只是上車後就說累了,也難怪,我們由此處到湖邊上下一趟六哩路,加上在七千多呎的山上爬坡是有些難度的。

車停路邊,我們吃了簡餐休息一下,再往前開,途中幾次想到湖邊欣賞優美景色,但因為是私人地業,接近不得。後來看到一段湖岸區,有人行步道,我們在路邊停下,穿越一小遍樹叢來到一段沙岸,幽靜適中,樹叢下尚有積雪,臻子要躺在雪上賞松,我也躺在雪地曬日,感覺挺奇妙的,時鐘似乎靜止了片時,忽聞湖波拍岸呼喚,趕緊爬起來到岸邊戲水,水好清好冰,從淨水裡撿起幾塊光澤圓潤的小石頭,看看水的足跡,聽聽自然的言語。我們坐在漂流來的樹幹上,凝望著遠處白雪漂染的高山,此時臻子注意到湖中,有隻野鴨正岩石上亮翅整羽,姿態美矣,趕緊拍照留念。



繼續往北上行,不久來到太好城(Tahoe City),這是我們此行預定的終點,湊巧車就停在靠近太好湖惟一的一個水閘瀉水處旁,湖水自閘門流入 Truckee River,供給水域沿岸的生物、居民、與農戶用。此水閘修建於一百多年前(1909-13),隨時依據湖水水量調節放水,我們到的那天是每秒排放14960加侖的水(枯水期每秒僅排放375-525加侖,1加侖 = 3.8公升)。太好湖最深處有 1645呎 (1呎=0.31米),是全美第二深的湖(最深的湖是 Crater Lake at Oregon,最深達 1949呎),歷年來湖面高度介於 6229 與 6223呎之間(當天是 6227.7呎),隨降雨量而變,全湖面積約 192 平方英里 ,儲水量約有40兆加侖。近幾年來,因爲暖化造成加州乾旱,開始有學者專家覬覦太好湖的存水,提出奇幻構想,希望抽取湖面 120呎以下的水往南輸送,供經濟發展用。人為財死,為了發展人什麼餿主意都想的出,生態環境是完全不屑一顧的。



站在水閘上的石橋,放眼足下清澈奔放的湖水,到夏秋季,還可看見迴游鮭魚,聯邦水資源管理局還在橋上木屋窗櫺張貼圖案、照片、與當日數據,提醒民眾珍惜水資源,有不少人在逐一觀看,臻子看到一張照片是隻大 black bear 從橋上走過,一個月前被拍到,據資料顯示,黑熊是湖區的原住生物,經常到湖邊抓魚,只是遊客增多後,熊的食材亂套了,人的剩食也進了熊的食譜,吃慣後,熊常亂闖民宅找吃的,結果慘遭射殺,每年冤死的熊不少,影響它們族群的延續。

看完水閘,來到湖濱松林下,找張曬得到太陽的木桌旁坐下,享受著輕食,我們吃光喝盡,連包裝也收走,不給黑熊留機會。湖邊的沙灘總是拍著手歡迎我們,清流濤濤,湖波蕩漾,眼前景象跟早先踏過的灘岸確有不同,臻子說似乎找回了從前在大洋邊的童年。

日影偏斜,林裡涼意頓升,沙灘不捨,松風卻伴夕陽親送歸程,揮手浪濤,滿載一湖水色山光,挽起臻子行向暮靄行向旅程,惟願造化之主護庇好山好水,留下永恆盼望。


臻子山水素描2017.5.22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