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老鼠、大米、重金屬 - 水土汙染問題
2017/01/23 09:29
瀏覽351
迴響1
推薦17
引用0

(造橋有機農場)

從2016年十月以後,這幾個月來,曾陸續看過有關日本擬對台傾銷核污染食品的報導,引起全台人民緊張,關心食品安全的人,起來抗爭拒買含放射物質的食品,這是公民覺醒該對政府表達的不滿。但鮮為人知的卻是自己腳下的水與土,受到重金屬污染,原來是無良商人任意排放工業廢水所致,進而影響到農作物的純淨,即使是有機農產品,都逃不了污染殺手,真不知道有多少這樣的食物,已經進入人體了,你要怎麼關心這樣的情況?

去年筆者脫離了霧霾的陰影,自中國山東回來,途經台灣,恰好遇上大選日,雨後自台北搭區間火車慢慢的搖晃到苗栗,車上多是返鄉投票的人,只有少數幾人與我一起,在小而美且有百年歷史的造橋車站下車,我在月台上略微逗留,觀賞鄉下的景緻。出站後,不一會森林大學的彭神父帶著幾位父老學員來接我,一起到造橋的「良辰有機農場」,參加台灣農業座談會,農場主人譚良辰夫婦熱忱招待我們十來位來自不同地區的朋友,同時介紹他開始農作的經驗。

農場主人原來在新竹科學園區從事電子高科技工作,後來自己創業當老闆,沒幾年,產業創新還挺火的,利潤相當不錯,只是心裏有個夢想,要從事有機農作。不久,夫婦二人毅然放下高科技產業,帶著孩子一起來到苗栗,在造橋落腳,承租幾分農地,蓋起溫室,著手養雞種菜,沒兩年的時間,產品供不應求,完全不經過通路商行銷,全靠消費者口耳相傳。我們參觀他們種菜與養雞的暖房,每一區都輪休,讓雞禽在裡面刨土抓小蟲當食物,一季後,再轉往下一區,使每一區地土能得安息,以利下一輪的種植。

我們還聆聽另外幾位農業與生態工作者的報告,一位老師講到台灣本土農業的困境與危機,面對中國與東南亞國家的農產品推銷,幾年內將重創台灣經濟;另一位女性有機農業工作者報告她耕作的農地所面對的污染問題,附近工廠隨便排放含重金屬廢水進入地下水,既影響農民生活飲用水,又污染灌溉農田的水源,她與附近其他農民一起向官署求援,自己取樣化驗,卻得不到適切的回應,污染者繼續灌下廢水,農民卻得面對生活的恐懼。

水汙染案例

談到水污染問題,讓我想起過去幾起不幸的「骯髒」事件:早在上一世紀八〇年代初,台灣中北部大面積的水稻田,發現有污染問題,因為,在農民收割的稻米穀粒中呈現多種顏色,這是相當異常的現象,也就是後來所謂的「彩色米」,這並非農民引進了新品種稻米,也不是什麼米粒改良的實驗結果。後來經過檢測,發現大米穀粒中含超過標準的鎘(Cd),同時也驗出農田遭到鎘污染,主要是因為附近化工廠偷排廢水進入農田灌溉水渠所致。這樣的污染,當然造成數萬斤的米被銷毀,大面積農地廢耕,而要清除土壤裡超含量的重金屬,更是曠日費時,還沒什麼好技術可施展。

另外一個例子是:在1987到88年間,筆者在東海任教期間,曾帶學生作田野調查,到當時台中與彰化縣鄉下觀測取樣,無意間發現,在稻田間,就有一家小的家電產品電鍍廠,從小廠房源源不絕的排出廢水,直接進入稻田,我們從旁觀察,發現該廠並無「任何廢水處理設施,可以聞出有顏色的廢水帶有刺鼻的酸味,可以推論水中可能含有重金屬(可能是Cr鉻,鍍鉻可使電器表明光亮美觀),當時台灣環保署剛成立,可也無法處理,因法規與執行程序都不完全。

轉眼之間,時光飛逝卅年,筆者還以為這些年來的環境意識普遍提升,環保機關相對的有完整的法規與執行力,像前述廢水橫流、重金屬污染農地的情形,應該不會再發生,誰知,居然聽到這位女士親身經歷到地下水污染問題,影響農作物與農民生活,而地方環保機關竟沒什麼作為,工廠財大氣粗,升斗小民怎能對抗?她的故事讓我很詫異,也對台灣環保努力很失望。

人糟蹋了天賜甘泉

地下水是天賜寶藏,就像金銀寶貝一樣,她是貴重的資源,是上帝的恩賞,實在應當珍愛保護,可是人們往往蔑視她、濫用她。地下水的累積儲存,不是一朝一夕或是一場雨就能有的,這是積年累月的結果,是一個個水分子歷經「滄桑」,由雨水降在地表,慢慢的流經街道、草地、沙石,一層層緩慢的順著縫隙,曲折宛延的,經過地心引力的導引,向下浸入,最終潤透了地表以下幾米的土壤,而形成一飽和或半飽和的「濕地」或是地下水渠。

有些地下水泉,有上百年歷史,地表上可能經過改朝換代、戰亂、飢荒,它們卻涓滴不息的在地的深處慢慢淨化,緩緩流浪,為地上吵嚷紛亂的人們儲備水源,以為不時之需。在歷史上,甚至是現在,有不少人群聚居社區是靠井水為主要水源,筆者幼時住台中鄉下,就曾隨著祖母姊姊到村莊口的水井打水,每天拎著水桶打水,再抬回家供五口人用,這井水就是地下水湧上來的。還記得那時祖母教我們如何用明礬(硫酸鉀鋁水合物)使水軟化,降低水中鈣與鎂離子,當時,並不擔心地下水污染問題,喝了多年井水,也沒聽說有人因此中毒生病。可數十年後,在工業科技進步的年代裡,竟會發生工廠廢水灌入地下,這樣傷天害人的缺德事件,而主管機關竟怠忽職守不聞不問?



不管是家庭還是工業廢水,珍貴純潔的水分子,在人使用時,都被人的「黑手指」給玷污了。處理水污染問題並不容易,從設計廢水處理廠、選擇處理技術開始,到選廠址、辦公聽會、購地、興建、運作、處理後排放、及設施維修等,花費相當大,但這還算不錯的,因為至少水在地表,容易輸送、監管、檢測。要處理被污染的地下水,可就沒那麼容易了,難度是十倍以上。污染面有多大多深?水量水流如何?土壤沙石受污染嚴重嗎?地質分佈複雜度如何?是沙土、黏土、石礫、或混雜土質?污染物吸附在土壤上的強度如何?污染源頭在那?是單一或多種污染物?地表有什麼建物或植物生物?

單單要搞清楚污染狀況,可能就要三到五年或更久的時間,花費是上看幾百萬美元。以後要怎麼處理水與土壤沙石,是挖掘土石?是鑿井抽水?是現地處置?是採用化學、物理、微生物、或可能的多重組合法,來處理水與土?要多長時間才能處理達標?這只有上帝知道。筆者年輕時,曾參與幾個地下水污染整治工程,有的是有機污染物,有的是重金屬污染物,有的土石要掘起,有的要鑿井抽水,有的在地下水流經的區塊,建構特殊材料作的圍牆來過濾或處理污染物,每個案例都不簡單,都花費驚人,至少費時五到十年,污染者或政府(=納稅人)需付出千萬美元。

可能有人認為:何必浪費那麼多資源去清理那一小塊地,放棄就算了,一點點重金屬就留在原地吧。其實,這也是處理污染的方案之一,只要那塊土地對未來人類影響是微不足道,沒人會去開發墾殖,而且地下水不會溜到別處,擴大污染。要不然,那一點重金屬其實是很嚴重的。根據 Green Cross 及 Pure Earth 兩個國際組織的年度調查報告,2015年全球前六大最嚴重污染物,有四樣是重金屬:鎘、鉻、汞、鉛,它們的毒害,在中低收入的國家地區造成最大衝擊,影響將近一億人,累計壽命損失達一千四百七十萬年。這些重金屬可有多重管道進入人體,傷害人民健康,如:透過飲水、地土、食物、空氣、交通工具、住宅、家用電器等,前三項是最主要途徑。

幾年前有一首流行歌,名為「老鼠愛大米」,其實人也愛大米,但麻煩的是重金屬也愛大米,或者更貼切的說:大米更愛重金屬。根據一些研究報告分析,食米受到重金屬污染(如鎘、砷、鋅、錳、鉛、汞、鉻等),在亞洲地區是相當普遍的,尤其是中國、泰國、印度、巴基斯坦、台灣等地。這些地方的居民主要糧食是水稻,種水稻需要大量的水,水源來自河川、湖泊、或地下水,而這些地區,水源與土壤受重金屬污染似乎習以為常,並不奇怪,稻米經過不同管道,把含重金屬的水輸送至穀粒、稻殼、莖葉等部位,就這樣,重金屬與稻米合體,老鼠與人再食用大米,重金屬於是在體內累積,老鼠活不了兩年就歸回塵土了,而人還得吃十年、廿年、卅年,如此下來,想不生病也難。

污染與人的罪

人怎麼會這麼作賤自己、污染水源與地土?貪婪、狂傲、兇暴、無法無天⋯⋯是人心裡的罪性,將工業廢水打入地下或任意排入水渠,都是人藐視上天、踐踏別人的惡行,而管理機關視而不見,更是罪加一等。上天賞賜給人類的珍寶,因著人的惡心,而喪失了天賦清潔:水分子不再純淨、地土沾染污穢、蔬果食米成了毒物、人畜生物因而受害,恰如聖經所說:所造之物,都一同嘆息勞苦(都活在不安的陰影下)。

我們聽著講者的分析解說,一方面為有機農夫鼓掌,給予支持鼓勵,另方面為著深受地下水污染所苦的家園守護者擔憂著急,為什麼天賜樂園,反成藏污納垢的地獄?

聽完報告,我們十餘人還來到鄰近的農園參觀,明白有機操作的不易,也知道要取得淨水有多難?一個高喊著「正義」的社會,卻無視於地土正義、水源正義、農民正義、糧食正義、環境正義、生物正義,這豈不奇怪?有多少人關心上帝的正義呢?地土、水、生物怎麼可能與人和平相處,同享天賜「安息」?人拒絕承認自己的罪性,不尊重鄰舍與環境,講再多「正義」、吃再多有機食物、卻那有安康的生活?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時和
2017/02/11 02:56

守法的觀念很重要

汙染多半起源於 不守法

珍惜與執法也很重要啊! 沙塵豹2017/03/06 12:1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