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醜陋至極恬不知恥的政客!
2013/10/02 00:19
瀏覽554
迴響4
推薦0
引用0

九月路過的颱風不須進台顯威了,因為它知道台灣百姓自己會愚蠢地刮起嗜血風暴狂襲台島!

街頭巷尾時而可見販夫俗子學著電視名嘴那肆無忌憚的張牙舞爪樣,漸漸潛移默化地挑動愿民盲從的激情,而那醜陋司法關說就先是躲在當事者家有喜事不得有情事生,好事者在未察明事由已群起圍攻批鬥馬主席是趁虛政治追殺,就在被駡到狗血淋頭後,那莫名其妙羅生門的婚宴也尚在疑竇中不了了之,哇哩勒,憨馬駡都被駡了,才見老王三言兩語就打發告個句點,呿,真行,轉個方向另起爐灶,換個焦點了,就是再大而遑之將主題司法關說案埋進監聽輿論之煙霧裡.

可笑,昔日反對黨對國代譏為萬年國代,如今却有立院萬年立長,長年裡不分藍綠徧道的廣結人脈,真是夠了,生雞卵没,倒拉雞屎,社會氛圍搞得雞飛狗跳,把立院理得像痲瘋院,流氓太妹潑婦駡街似,時見拳打脚踢扯人,丟杯丟鞋滿場飛......

那就是我們民脂民膏的國會殿堂,而主持者往往是一付笑笑干卿底事樣,,,還不時把阿彌陀佛掛在口?真令人瞠目結舌,反胃!難看ㄚ!

殊不知人在做, 天在看?!

坊間一般關說是為惡習,却也是下下策之民俗,相信若真有本事,想當事者亦不願為之,但若把司法關說視為一般,事情就大條了,有權判生,無權判死,仗勢使權,司法体系群起狼狽為奸,私通暗款,大事化小小事化無,那還說什麼公平正義,攏系空笑夢啦.....

唉,從什麼候開始"大是大非"己不再重要,只有貪腐,盲從才是主流.

人若不能自重,豈能求天求菩薩,百姓若不自知惜福,

縱有誠心祈天佑台灣,也落得狗吠火車之境.

轉移焦點,也不能改變涉案的事實!

是司法關說,不是家常關說!

是合法監聽,不是違事監聽!

----------------------

 可笑又可悲的監聽風暴

公民團體豈可成民進黨打手?

 王金平與柯建銘司法關說事件,和臭氣燻天的紅鯡魚

立委勒索馬總統,豈可忍受?

臺灣人出了什麼問題?

「院長關說/國會之恥」

眼下的憲政亂象,軸心就在柯建銘。柯建銘挾持了民進黨,民進黨挾持了王金平,王金平挾持了立法院,立法院挾持了整個憲政運作,致令整個憲政運作瀕於癱瘓。

按照憲法與立院議事規則,行政院長做施政報告乃屬程序規則,不懂何以在我國竟也成了協商議題。
身為議長,捍衛議事程序,是不能妥協的天職,若這事都能協商,國會幹嘛還設議長?

國會議長涉及司法關說,確實是大是大非的問題。這樣的國會議長,不認錯不道歉不下台,是台灣民主之恥。

千夫諾諾,不如一士諤諤

(「監聽」哪裡錯?)

 「 監聽」是道德問題,不是必要問題。我挺特偵組。我挺黃世銘。我來。

在現代犯罪偵防的手段上,監聽既方便,又有效,成本又低。監聽是必要的,如果你覺得它是惡,那你就叫它「必要之惡」好了。

你一點都不必花精神是思考監聽存廢的問題。那既不可能,也不應該。監聽這種事,只有一個要求:一切要照法律程序走,並要求監聽授權要嚴格。其他的,不必多想。監聽和監視器一樣,都會是犯罪偵防越來越依賴的手段。

「司諾登」事件沸沸揚揚,但歐巴馬仍然振振有詞。為什麼?

歡迎來到「透明社會」。文明律法第一條:請拿出你一部分的隱私,交換你的安全。會侵犯隱私?會。但一國之內的治安問題都是個「集體安全制度」,你越無權無勢,越要參加。

講白了,對監聽的在乎和講究,是「有權有勢」者專利。如果你開始擔心被監聽,首先,我也會替你擔心,你可能犯了罪;如果不是,恭喜你,歡迎加入「有權有勢俱樂部」。這是個「身份的勛章」。

魔道消長。 別跟著魔鬼的音樂跳舞。對於特偵組的監聽手段,一切以事實和法律論斷,超過事實的浩瀚心証,和脫離法律的政治解讀,那是政客們的「專屬焦慮」。想用「政治偵防」混淆「犯罪偵防」,以懷疑特偵組的政治動機,掩飾自己的犯罪動機,這是政客手法。政客們總是努力提醒你他的「政治身份」,希望你忘記他的「犯罪身份」,而且,總是成功。

過去這一個月,真是一段政治價值的「奇幻漂流」。

沒有馬英九,都不知道王金平這麼好。

沒有黃世銘,都不知道柯建銘這麼好。

沒有特偵組,都不知道立法院這麼好。

這些日子,我一直聽見這種叫好聲。有如幻聽。

我在政治新聞20年,我發誓,不管公私場合,我從沒聽過有人讚美王金平,更不用說柯建銘,更不用說立法院。我一直批評立法院是「人治」;我一直批評立法院是政治能量的「黑洞」;我一直批評立法院是國家政改工程的「最後一哩路」。我一直以為大家都跟我一樣。我錯了。

這陣子,我才剛想「國會改革,此其時也」,不料,讚美王、柯和立法院的聲音盈室盈庭。近乎肉麻。原來,沒有王、柯,立法院會更糟。

這種政治恫嚇, 我欲辯無言。你欲哭無淚。

如果你講不清楚這個世界怪在哪裡?我說給你聽。今天,我們用最嚴格的法律標準在監督馬英九、黃世銘、特偵組;用最寬鬆的政治標準縱放王金平、柯建銘和立法院。於是「被告」都輕譴過關,「原吿」都重罪待決。馬英九應該罷免,黃世銘應該下台,特偵組應該裁撤。於是,馬英九應該向王金平道歉;黃世銘應該向柯建銘道歉,特偵組應該向立法院道歉。
  
在這個對照組裡要傳達的價值是:違法關說罪輕;烏龍監聽罪重。老百姓最痛恨的關說,沒什麼;政客們最害怕的監聽,殺無赦。

你弄清楚關說和監聽的差別了嗎?你應該優先在乎的,是關說,因為人民極易成為關說的受害者;政客優先在乎的,是監聽。因為他是關說的受益者。

千夫諾諾,不如一士諤諤。特偵組不完美,但瑕不掩瑜。政治的腐敗之氣仍重,請超越藍綠,繼續努力。

馬英九敗了,退了。我挺你們。

一語共勉:路遠何須愁日暮,老年終日望河清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社會萬象
自訂分類:就是喜歡
上一則: 非淡泊無以明志 非寧靜無以致遠
下一則: 最愛十月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4) :
4樓. mate : 血汗買個爛芭樂 !
2014/02/09 18:17
新氣象
      
3樓. 一二三四
2013/12/27 23:24
日本的恥感,台灣的無感

全文網址: 【2013/12/26 聯合報】 日本的恥感,台灣的無感

從豬瀨直樹的辭職看王金平的關說案,儼然形成強烈的對照。豬瀨在收賄事件爆發之初,曾辯稱是單純的朋友「借款」,同時也提出借據及簽名自清;但在輿論、東京都議會及特搜組的強大壓力下,豬瀨最後選擇辭職下台,以保住自己最後顏面。反觀王金平院長關說案,在國內媒體的理盲及民眾的濫情下,竟被無限上綱成馬政府的政治追殺,在野黨更搖旗吶喊助陣,嚴厲討伐偵辦關說的司法人員。由此可見,台灣的政治人物不但沒有罪感,更喪失了恥感。

簡言之,日本人雖然沒有「罪感」,但終究還保有「恥感」;日本雖然政治弊案層出不窮,但社會輿論的注視和約束卻成為最有力的一道防線。反觀台灣人的恥感,在濫情的人情世故糾纏下,扭曲不全;台灣社會的集體約束力,也在藍綠的政治對決下,蕩然無存。

2樓. 多硯坊 (休)
2013/10/15 17:36

監聽是手段
關說是罪行

也許不當的手段
活逮了無恥的罪行

重點當然不是監聽
以後的關說
再也不會用電話進行

那無恥之徒

我行我素

豈有在怕 !

姑息養奸是台灣的悲哀 !

 

一二三四2013/11/02 23:04回覆
1樓.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
2013/10/09 22:18

柯建銘王金平關說事件發展成百分之百的監聽事件

關說者趾高氣揚

國民黨立委和政治人物似乎無人譴責關說

有如民進黨立委一樣痛罵政府

讓我對台灣政治的失望到了極點

讓我對台灣理性的評價已成負數

關說事件

讓我看透立法院的醜陋,政客的邪惡

國民黨民進黨親民黨才是應該裁撤的團體


這種政治恫嚇, 我欲辯無言。你欲哭無淚。

......這是我最深的感觸

一語共勉:路遠何須愁日暮,老年終日望河清

一二三四2013/10/12 06:5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