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厄夜奔逃》譯者導讀
2019/07/08 17:47
瀏覽48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文/趙永芬   

十二歲的孤女莫絲卡喜歡「收集」詞語,高雅的、潑辣的、詼諧的、美麗的、粗鄙的,只要新鮮有趣,她統統學起來,再偷偷寫在小塊樹皮上,生怕自己忘記。她聽人說話、她讀書、她買書、她和別人交換讀物,這一切都是因為身為知識份子的父親留給她的遺產:一個不吉利的名字(意思是蒼蠅),讀寫的能力,和對文字無比強烈的飢渴。喔,對了,還有一支菸斗。

莫絲卡生長在十八世紀一個潮溼得能擰出水來的小村莊,能讀會寫的女孩形同怪物,同齡的孩子排斥她,她怨毒的眼神連大人看了也難免覺得不安,天天陪伴她的只有一隻凶惡的大白鵝。不過舅舅、舅媽看出她的用處,在她父親四年前去世時,收留了她,讓她負責給磨坊記帳,順便充當現成的女傭。不過為了安全起見,舅舅夜夜把她連同帳簿鎖在磨坊裡。

   一天,她在市場聽見一人滔滔不絕說出新奇、美麗的詞句,「彷彿商人攤開一匹又一匹華麗的絲綢」,她對文字飢渴的心又活了過來。又聽說那人靠著「謊話連篇」騙吃騙喝騙錢,終於被逮,她便抱著她的鵝離家出走,「意外」放火燒了舅舅的磨坊,偷了執政官的鑰匙,解開詐騙人犯柯蘭‧伊朋的腳鐐,但他必須答應雇用她為祕書,帶著她和鵝一齊亡命天涯,柯蘭只得同意。

  沒想到莫絲卡和她的夥伴竟捲入錯綜複雜的陰謀、反陰謀、謀殺及間諜活動的大漩渦。原來王國最後一位君主沒有子嗣,他去世後,議會二十年來無法決議由誰繼承王位,王國漸漸分裂成好幾塊,其中一塊,就是阿瓦樂公爵統轄的大都會曼德。然而曼德公爵漸漸精神失常,重大決策往往聽信於美麗而精明的未婚妹妹塔瑪琳女士。勢力愈趨強大的鎖匠、文具人、行船人公會見機不可失,紛紛使出奪權的陰謀詭計,奈何膽大心細、聰明絕頂的塔瑪琳總能迫使他們無功而返。此時曼德街頭突然出現許多來路不明的宣傳小冊子,控訴公爵向挨餓的窮人徵稅,害得人民含冤受苦。塔瑪琳女士及三大職業公會各自派了間諜查探幕後主使人是誰,尤其是文具人,因為只有他們有權印書,姑且不論印製「詆毀」公爵那些文章的人真正目的為何,他們的特權已經受到侵犯,而莫絲卡救走的詐騙犯柯蘭,正是文具人找來的間諜。

   兩人爾虞我詐,這個詐騙犯與縱火犯之間的關係始終充滿了衝突、懷疑、背叛與不安全感。在前往曼德的途中,他們正好碰上強盜頭子布萊打劫塔瑪琳女士乘坐的馬車。起初莫絲卡雖不知道塔瑪琳是誰,卻深受她外表、排場的吸引,柯蘭則發揮他舌燦蓮花的本事,為搶匪布萊描繪出一個搭救受難弱女子、從土匪變成英雄的英勇故事,深深打動了布萊。事後塔瑪琳順利脫險,不但毫髮未傷,分文未損,連故障的馬車車輪也給一夥強盜修好了。但在兩人和塔瑪琳同車前往曼德的路上,一主一僕已變成相互為敵的間諜,作著不同的美夢。

   這是以《謊言樹》獲得2015年柯斯達文學獎的作家法蘭西絲‧哈汀吉第一本作品。《厄夜奔逃》彰顯的是文字的力量。比方說莫絲卡往往在嚼著父親的菸斗柄時有重大的發現,而父親傳承給她的就是能讀寫、會思考的頭腦;比方說柯蘭為布萊寫的民謠使得卑微的強盜頭子心情悸動,在百姓眾望所歸之下,成為濟弱扶貧、對抗昏庸統治者的人民英雄;比方說書籍審查與焚燒禁書,凸顯當權者與大眾憂心於文字的負面影響力。然而作者也透過莫絲卡的嘴,闡述她對閱讀及書籍的看法,「有欠嚴謹的文字相當危險,比大砲更強大有力,比暴風更難以預測。它們可能把人腦翻個面,扭轉人類的命運。它們可能抓起王國猛烈搖晃,直到王國嘎嘎作響。而這是一件好事,一件美妙的事……」

   哈汀吉在她這本處女作中觸及許多議題,除了前段提過的文字的力量之外,尚有民主、自由、教育、文化、女性自覺等等,在在透露出作者的理念。她的文字俏皮而複雜,明喻、暗喻俯拾即是,象徵亦然,外加十八世紀有趣的婚禮屋習俗及冥婚,讀來想必不甚輕鬆,但保證令人大開眼界。哈汀吉書寫出一個情感真摯的故事,她成功塑造出一個處於亂世卻不放棄追尋美好人生的堅強少女但正如張子樟老師在《芝麻開門: 青少年文學的閱讀與創作》書中提到的,讀者反應理論家露伊絲‧羅森布萊一句最能代表讀者與文本之間密切關係的名言:「文本在讀者出現並給它生命之前,不過是紙頁上的墨水而已。」我殷切盼望讀者給予這本精采熱情的作品生命,且在閱讀本書過程中受到鼓舞,得到屬於自己的生命體驗。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