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提告第四位挺扁迷—許X珠—事件篇
2010/02/08 01:24
瀏覽1,077
迴響3
推薦47
引用0

(高等法院專用刑一庭內部座位圖)        

        因為說要把所有官司都放上部落格,一來做紀錄,二來也提供大家對訴訟的了解,所以又多了一次經驗,這次還連照相、按指印都做了,所以把經過寫一寫,只要我們對事情了解了,就不會害怕啦。

        要講到跟這個許女的糾纏,要把時間提前到98(2009)年224那時,當天是陳水扁連續三日庭期的第一天,因為下午的排隊被挺扁的人全部霸佔排隊的地方,所以只好跟許大姐兩人到二樓坐在中央走道旁的椅子上,但是那些挺扁的女人不斷騷擾,後來就坐到較邊邊的通道旁椅子,結果這個許女當時感冒,就故意緊靠著我旁邊坐下,對著我猛咳嗽(至少半個多小時以上),也不想被她們逼走,我硬是坐在原地不動,當時就被感染感冒,而第三天又剛好排在我後面,在法庭內坐在旁邊又故意貼壓著我側邊,後來我就轉身故意緊盯著她,她要咳嗽,我就先開口對著她咳(那時已經被她傳到感冒了),逼到後來法警把我跟另一邊男士換位置隔開我們。

接下來的一年,只要我們不管在外面排後補,或是到二樓椅子上休息,她都會故意過來騷擾,嘴巴非常的不乾淨,講了非常多低俗、下流的話,光是祖宗、子孫被詛咒算什麼,一個人的口德能齷齪到什麼地步,聽聽她的話就知道了,這種人下地獄後被割舌頭,我一點都不會覺得奇怪。最嚴重時,還曾動手打我一下,但是南側大門沒有攝影機,也沒傷口(老實說,也不會痛),只好隱忍下來,吞下所有的怒氣。

當初在地院南側大樓排隊時,還曾經有記者過來拍照,被她看到,還跑過去要人家把相機交出來,不斷罵記者,最後還吐口水,一群扁迷團團圍住記者,我趕緊去找更多警察過來幫忙,許大姐也拿衛生紙給記者擦掉口水,最後記者只好把拍照的檔案全都刪除,才能離開(所以很多朋友建議我們在現場拍照、錄音,怎麼可能辦得到。)

話題轉回現在,到了高院,這個許女還多次故意來找我的碴,對著我說髒話,甚至也故意身體過來推壓我,還惡劣到故意插隊在前面,為了旁聽能繼續,都全部忍下來了,因為大家都知道,只要我忍不住,她們犧牲一個人,搞掉我就成功了。幸好那次插隊,也因警察強力執行,把她叫出來,才沒被得逞。

99122,早上清晨有雨,七點半多過去排隊,前面已經有四個人,憨弟弟、鄭羽秀、王大姐夫妻兩個,我排在第五位,因為大家都撐傘,所以距離就站得比較寬些,後面緊接著來了幾個大學生,又陸續來一堆挺扁迷,快八點,這個許女一過來,直接站到我前面,故意轉過來對著我吃東西,硬要插隊在我前面,我也不客氣,大聲就喊有人插隊,可真奇了,當天竟然沒有警察守在外面,只在高院門口有警察站著,我再高喊有人插隊,竟然沒人理睬,全都走進去法院內,當場了解,自己如果不設法把位置搶回來,就必須讓這個惡人插隊在前面了,過一會兒,許女叫其他人幫忙把她的雨傘拿來,硬要把我往後移動,我就堅持不願向後退,讓她的雨傘無法完全插進來。

八點多,憨弟弟排在第一位,向左移到較裡邊處,許女跟鄭羽秀在那聊天挖苦我,又開始講些下流的話,說我上面一根、下面也一根…..非常多粗俗下流、不堪入耳的話,我看到她雨傘遮住視線,就跟王大姐的先生比劃一下,要她們往左靠一步,排在憨弟弟後面,王大姐的先生就扶著老婆排到憨弟弟後面,我立刻向前靠到他後面,許女發現被擠出隊伍外,氣到拿雨傘打我,想要再插進來,我緊緊排在王大姐先生的背包後面,沒有空隙讓許女插隊,用雨傘頂住許女的攻勢,許女只好站到我後面,用雨傘不斷頂我的雨傘,然後把早餐袋子裡的碎渣,趁我不注意,倒在我的包包上面,更不斷口出惡言,愈說愈下流。

順利換到旁聽證進場,進入法庭內,跟法警說我直接坐到倒數第二排,法警點頭,我就直接坐到左側倒數第二排的中間位置(旁聽席圖上1的位置)。先說一下法庭內的位置,旁聽席共五排,一排有四組位置,兩組併排,分左右兩邊,中間還有走道,而每組位置上面坐四人,所以一排有16位,而民眾有20位,從右邊倒數第二排的右側開始,及所有最後一排位置,但是記者來的人並不多,所以前三排位置都夠坐,後來法警就通融,倒數兩排都給民眾坐,讓民眾坐寬些,有時也讓我跟許大姐可以不用跟挺扁迷貼在一起,被她們騷擾。

許女進來,故意坐到我的右側,緊貼著我的右肩,然後開始施壓,看來如果我不換座位,今天要做筆記大概很困難了,當時還沒開庭,挺扁迷都坐在自己座位上,左側倒數第二排都還是空位,我就站起來,從第三排走到另一邊,考量坐到右側椅子,到時她還是會故意坐到我旁邊,所以乾脆就坐到她另外一邊(旁聽席圖上2的位置),果然她立刻靠過來,又緊貼著我的左側,開始擠壓我,我被迫坐在椅子的最邊邊處。

法官進來,法警喊起立,我趁機把空間往左站,她立刻用力緊貼著我用力靠向我,一股怒氣上來,當法警說坐下時,我用力把屁股往左推,果然她重心不穩向左傾倒,氣到抓我頭髮,後面的挺扁迷也大聲說我撞她,要法警把我趕出去。

法警過來,我坐下來不予理睬,許女又過來故意貼著我坐,法警要她坐過去一點,她說我故意過去坐在她右邊,她為什麼要讓位?堅持不肯向左移動,法警沒奈何,只好離開,許女就繼續用右側推擠我,為了不讓她得逞,只好緊撐住身體,讓右手可以繼續筆記,她索性故意傾過來,看我在寫什麼,偷偷用手肘推我,強忍下一股想用手肘狠狠撞擊她鼻子的衝動,繼續旁聽筆記,被她搞到很不爽,錯字一堆,無法專心筆記。

10:17換第二個證人,許女更加用力擠壓,我故意往前傾,她就跟著往前傾,我又向後,她也跟著向後,我就故意由左向右繞一圈,她就貼著我跟著我繞一圈,不錯,法庭內的監視器都照下來了,然後我寫一寫,身體微微向左施力,果然她更用力往我靠過來,我立刻向前傾倒,她重心不穩往右傾斜,所有的挺扁都大聲抗議(哇咧,誰該抗議呀),法警立刻過來,說已經看到她在推我,要她立刻向左坐過去,挺扁迷竟然說是我在那擾亂法庭,拜託,從頭到尾我都一直在寫筆記,誰像她們嘴巴不斷碎碎念,還在騷擾我的,真是作賊喊捉賊,夠不要臉的,許女堅持不肯往左移動,法警制止不了,還說再鬧兩個都出去,挺扁迷就說兩個都出去(X的,你們來騷擾我,還敢要我連坐處分,一起受罰)這下我可真的發火了,抬起頭來要抗議,看到法警對我施眼色,好啦,別為難他們了,還是別開口,讓他們去處理,法警要許女往左坐,許女就是堅持不肯,硬要貼著我坐,最後法警叫我坐到第三排,跟她們分開,太好了,總算擺脫她們,可以好好筆記,而且還能再向前一點,看清楚一點螢幕。

(太晚了,睡神來襲,後續等晚上再補,抱歉啦。)

有誰推薦more
迴響(3) :
3樓. 六月央弦
2010/02/20 06:26
辛苦了,加油!
對於許多挺扁之流的無齒囂張行徑,真令人感到無比的沉痛與憤怒!
沒辦法,總是有人不知不覺,拒絕接受自己看錯人,被陳水扁矇騙,所以只好繼續自欺欺人下去,認定貪污扁都是為了台灣被政治迫害,偏偏民進黨的那些政客,也是有得到陳水扁的好處,所以不敢切割,後來更是幫助陳水扁說話,讓那群人認為他們才是對的,要堅持下去,陳水扁才有得救,所以他們也是認為自己是替天行道啦,真是傻眼 筱 蒨-Lucifer2010/02/20 15:57回覆
2樓. 真理
2010/02/10 00:34
露西佛爾加油!

露西佛爾加油!

謝謝,我會更加努力的,

後續報導等有空再來寫,這幾天都無法抽出較長時間來,好好寫完,不好意思了。

筱 蒨-Lucifer2010/02/10 10:36回覆
1樓. 真理
2010/02/09 23:37
您所述的與我所曾遇到典型民進黨支持者的行為一樣做賊喊捉賊,民進黨由小見大,由大見小

您所述的與我所曾遇到典型民進黨支持者的行為一樣做賊喊捉賊,民進黨由小見大,由大見小

這些挺扁迷言詞低俗、齷齪,行為囂張、下流,專搞小動作,還愛在那碎碎念、罵東罵西,卻不准別人開口,標準的兩套標準。

在那猛罵馬總統,什麼難聽、噁心的話都說得出來,聽了真覺得替她們感到羞恥,這種口德,還真不怕遭到報應,我看都報應到貪污扁家身上好了,替扁家人更加減損陰德(應該已經沒有陰德了吧)

筱 蒨-Lucifer2010/02/10 10:3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