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陳聰明若吃案,誰將捍衛司法的尊嚴?
2008/09/15 07:31
瀏覽1,299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隨著臺灣天字第一案陳水扁家族洗錢案的深入偵辦,臺灣檢察總長陳聰明是否吃案,越來越受到民眾的關註。因為陳聰明涉入該案的方式、程度都關系到該案偵辦的結果。假如陳聰明真的有意為陳水扁家族放水。臺灣受傷的不僅僅是司法界,馬政府也將受到空前的沖擊。誰將和如何捍衛司法的尊嚴,是馬政府面臨的和拯救經濟一樣急迫的命題。

        陳聰明被懷疑吃案或選擇性辦案由來已久。暗示或直接指使承辦檢察官,把高捷弊案一個案件分解成許多小案,用法律的手段幫別人消災解難,讓大案變小,小案變無。像陳水扁、謝長廷等熟知法律的人一樣,陳聰明在開始就知道怎麽用法律保護自己,即使別人明知道在那件案子上不法,卻沒有可以將之治罪的證據。馬英九接掌政權後,陳聰明領導的檢調辦理陳水扁的案子並不努力,但辦理牽涉人數眾多的、卻有可能給馬新政府造成大麻煩的特別費案則特別用力。陳水扁家族洗錢案爆發,該案不得不辦後,前調查局長葉茂盛供出,曾經把國際反洗錢中心關於陳水扁家族洗錢情資,向陳聰明口頭報告過之後,全島上下,都要陳聰明回避該案,但陳聰明不但一副君子坦蕩蕩的模樣,說無需回避。其不但在該案上沒有回避,反而對陳水扁家族的案子比以往更加關註,隔三岔五就到負責偵辦陳家案子的特偵組視察工作、聽取匯報。對於各界要求增派人手的呼聲,陳聰明更是一口回絕。即便退一步講,陳聰明沒有吃案,但公然挑釁民眾的觀感,就已經值得譴責。他的過於關註此案,將來無論結果如何,都可能讓人起疑。特別是如果陳水扁自身真的沒有多少問題時,民眾不見得真會相信;如果陳水扁有問題,懲處時也會給民眾避重就輕、罪罰適當的感覺。無論怎么樣。陳水扁會被陳聰明過度熱心害得很慘
 
        陳聰明吃案之所以十分可怕,是因為作為檢察總長的他,對案件的偵辦的情資、偵辦人事、方向都有一定的影響力。特偵組的檢察官即使有幾個想辦好陳水扁家族洗錢案的,但如果陳聰明執意不想讓辦理徹底,相信陳聰明對這些檢察官一定有制約之道-----陳聰明的總長身份也許並不能幹擾特偵組的檢察官辦案,但如果陳聰明在總長位置上掌握到一些檢察官的弱點或把柄,對特偵組的檢察官會有相當的挾持作用。而且當初特偵組的設計,恐怕也有一定量身定做的意思。

        馬政府對待陳聰明這個有任期保護的人物頗感頭疼,司法部的王清風上任後遇到的第一件大案就是調查陳聰明的選擇性辦案。在陳水扁家族的案件上,馬政府更是有難言之隱:因為馬政府在沒有證據之前,不能夠要求更換、或增加新的辦案人員。如果這樣案子辦理延時或辦理不清楚,就會有人推諉給馬政府的幹涉。這與馬政府強調的不主動涉入個案或行政幹擾司法原則不相符;另外,如果馬政府在現有特偵組沒有初步的結果出來之前,拋開陳聰明的偵辦架構,則會給綠營特別是陳水扁以“清算、追殺、滅族”的借口。對此馬政府面對著各種壓力和抱怨:民眾對陳聰明的不滿,蔓延為對整個司法的沒有信心;馬政府沒有態度、無動作,被罵無能;偵辦人員如果是真心辦案的,也有馬政府不信任的悵惘感等等。但因為上述情況,馬政府即使不爽,也得忍著。

      馬政府可以忍受各種各樣的壓力和抱怨,但不能沒有自己的預案。因為萬一陳聰明吃案,陳水扁家族洗錢案辦出來肯定讓民眾大失所望。如果馬政府再初步結果出來后,不能夠迅速作出自己獨立的判斷,並立刻有實質性的補救行動。屆時,民眾不僅僅是抱怨而已,民眾的不滿也不會僅僅局限於司法。陳家這個單純的司法個案,足以發展成撼動馬政府的基礎群眾運動,至少是普遍的、強烈的反政府情緒。

        對於陳聰明是否吃案,媒體和民眾已經先於政府作出了自己的判斷。陳聰明如果還不知道進退,無視民眾的力量,仍然不知回避,那只能夠更加坐實其心中有鬼,是為了保護自己要與陳家共進退。如果這樣的判斷有點冤枉他,也是其自取其辱,怪不得別人。因為他不過度關心該案,將來該案處理得勿妄勿縱、民眾滿意時,自然也有他的功勞;而現在即使他怎麽關心,只能阻礙案子的偵辦,而無益於案子的順利進行,更不能夠改善自己在公眾中的觀感。

       民眾可以坐等陳水扁家族洗錢案的結果,因為他們只能相信司法,卻沒有能力做別的。馬政府卻不能夠悠哉遊哉地等結果,必須在現在的偵辦人員認為不幹擾他們辦案的情況下有自己獨立的行動。首先要對司法人員有一定的赦免安撫條令。因為在陳水扁等執政下,司法體制受到大面積的踐踏,馬政府可以樹立新政,但對那種環境下犯罪或犯錯的檢調人員應該頒布內部的自首和立功赦免條令:即,有確切證據指證是長官指使吃案或隱匿證據、情資的,自首可以減輕甚至不再追究。不這樣不足以挽救整個體制,打擊面積太大,也可造成社會的震動,司法獨立的體制,不能夠撤換整個司法團隊,自保之心會讓很多案子辦不下去。很多人的錯是環境、制度造成的,中國古代更換朝代時有大赦之法,就是要起到諸如此類多方面的作用。馬政府要喚起司法人捍衛臺灣司法尊嚴的責任感。馬政府不能夠像民眾、媒體那樣懷疑、指責特偵組,在不能夠更換特偵組時,馬政府必須信任特偵組,但囿於民眾對陳聰明的懷疑和觀感,並有前調查局長的指證,對陳聰明的全面調查、監聽必須全面啟動(如果直到現在還沒有這方面的安排,調查部門一定是失職的)。陳聰明如果和特偵組等人有不法指使或聯絡也應該在掌握之中。此舉,即使陳聰明清白,對他的全面調查,也是將來還臺清白的依據;如果不清白,讓其知道有可能被監聽,也至少有所顧忌,為辦案人員減少幹擾。如果能夠搜聽到真憑實據,可以在陳水扁家族洗錢案初步結果出來後,對民眾一個交待。否則就不是一個稱職的政府。

      陳聰明吃案與否,關系到陳水扁家族洗錢案偵辦的速度和質量。檢調單位偵辦陳水扁家族洗錢案能否給民眾一個信服的真相,則關系到民眾對司法的信心,更關系到民眾對馬政府的滿意程度。

 畢殿龍

相關文章 :陳聰明過度關心扁案,心中豈知無鬼?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時政評論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