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日常-台中國慶煙火
2023/10/12 23:24
瀏覽450
迴響0
推薦22
引用0
這次的國慶煙火許多人都因為提早了20分鐘而罵翻,但是,這其實是有徵兆而且是可以避免的,如果主辦單位夠機警、想得夠深,能夠見微知著的話....

(大弟妹所在位置的視角↑↑

小弟妹視角↓↓)

網路上很大篇幅在談10/10煙火提早
20分鐘放,卻沒人檢討10/9的無人機晚了至少18分鐘(8:40分的時候主持人說8:48分時無人機會起飛。表定是8:30要起飛,照這樣說的話至少遲了18分鐘)

10/9為了撐到無人機升空時間,主持人向舞台四面的群眾一一的要他們跟著這句話「魅力台中」(主持人說)「幸福起飛」(觀眾接),四面觀眾【輪著來....】, 蔣偉文為了撐這18分鐘連幫小孩做便當都拿來講,還詢問了一下有沒有外國遊客?哪兒來?..硬是聊了18分鐘以上,官員下台再請上台來倒數,硬撐到無人機可以起飛(聽說是要等民航局核准才延遲)→【看一下當天「魅力台中之夜」的影片便能明白我說的狀況了。】

那時候,我就想:「國家大活動的表演時間可以不照表定嗎?」,10/9活動做不到「準時」,那10/10也難保不出包。→→有了10/9時間抓不準的尷尬經驗,怎麼不會預防10/10發生遲發或早放?看要放什麼備份節目,比如請樂團多準備幾首歌之類的,又或許主持人可以聊聊三段煙火的主題特色,配樂有哪些,或其他的,比如附近除了逢甲夜市還有那些夜市觀眾可以去逛,介紹附近的水湳市場,也可以說說中央公園遊客中心的特色,又或者說說附近的三個百貨公司,談談附近景點,說不定有人隔天或以後會繼續遊台中,可以給他們參考.也可以順便宣傳11月的野餐日,歡迎大家屆時再來中央公園聚聚..等等,盡量把多的時間消化掉(說實話,上台的都是在演講上身經百戰的人,怎麼可能準備「過於簡短」的講稿呢?這個理由令人納悶),「主持人」應該跟「司儀」的功能不一樣吧?!
其實來賓致詞表訂時間是30分鐘,結果只用了約17分鐘,只有快了13分鐘,而煙火卻提早20分鐘,那另外7分鐘呢?這負責控制節目時間流程的是哪位?他應該負全責吧?!

曾經我笑著跟親友說:「36分鐘那麼久,我聽到炮聲再出門都還來得及看很久。」差點就一語成讖,好在我比預定時間提早20分鐘出門。這次的活動,我三場都有參加,試放那天我剛巧搭公車路過西安路口要回家,看著時間差不多了趕緊提前下車,結果腳程太慢,走到一半煙火就放了,但都被大樓擋住,聞得到煙火味(其實會擔心被煙火打到),因為真的很近,聽得到砲聲,卻只能看到部分煙火,等我走到逢甲大學運動場旁的空地(凱旋八街停車場)時,剛好看到遠處放完煙火留下的一團煙霧和撤退車潮,才放五分鐘,車潮至少疏散了10分鐘。

10/9那天,我異想天開的搭#25公車,想說可以直達終點站(靠近會場),我天真的以為#25會被當接駁車利用,結果並沒有,我只能在前一站下車(在黎明路上),這站到終點站超級遠,我約莫走了15分鐘才到它的終點站,那時候我想:明明#25班次很密集,為什麼不能讓它也加入「接駁營運」直接開到終點站呢?外聘的接駁車有天天到終點站的#25司機熟悉嗎?

10/9這天,遊客不算多,我輕鬆的到處走,最後在「中央球場」坐定,氣定神閒的坐著看無人機表演,然後,從會場散步回家。這次,其實我是為了10/10去勘查場地,因為親友都戲稱我住在「搖滾區」,自然要盡點地主之宜,好好勘查撤退路線,反正煙火在天空,總是能看到,在哪裡看不是重點,但是幾十萬人的車潮人潮,看完要撤退比較難。

(7:30左右,走出逢甲大學、走在西安路前往凱旋八街的路上)
最後,建議家人,車子停到中清路和黎明路以外的範圍,別停進去。(我建議的地點是中清路的「愛買」,結果隔天聽朋友說→愛買頂樓是熱點)而我自己呢?我選擇台中市政府傳單上沒有寫的路線進去→穿越逢甲大學到西安路,然後順著凱旋八街走進舞台,結果當我抵達凱旋八街路口時發現它竟然交管到連人都禁入,我只好就地鋪上野餐墊,反正也很近而且容易撤退。

(來不及到凱旋路漫步就看到煙火的小弟妹在紫色星星處,還沒兩點就鋪好野餐墊佔好位置的大弟妹在藍色星星處鋪野餐墊,綠色星星是我10/9的觀賞位置,紅色星星是我10/10的位置,而藍色L的路線是原本我打算要行進的路線,但被阻擋)

沒多久煙火便開始出現,我們本來以為是「預演」,可是看煙火沒停下來的打算,我們討論著:

「有人不小心誤觸了嗎?」

(我的觀賞視角)
不管原因是什麼,這對我而言是驚喜,因為,可以不用等那麼久。

我總是喜歡自己行動,偏偏這天有位朋友硬是要陪我看煙火,為了她,我沒有繼續從另一邊走進會場;為了她,我只看約20分鐘,因為她吵著要回家(其實花樣沒多少,看了五分鐘我就坐下吃東西,身旁全站立著群眾,吃了會兒食物再站起來看一下,雖然提前離開但也不遺憾,因為,花樣感覺一直重複);為了她,我們在公車站牌等了半個多小時都等不到車,她差點因此住我家,因為塞車,逢甲沒有任何公車能發出去。最後,就在我們絕望的往我家的路上走時,攔到一部正要回家的小黃司機願意勉為其難的送我的朋友回家,我才能順利散步回家。(如果朋友住我家,我隔天清晨6:30的活動勢必得取消)

(前往西安路時路過逢甲大學操場)

(撤退時我們從逢甲大學操場旁邊的小門進操場,發現其實操場並沒坐滿,而路過操場小門旁的機車停車場發現那裡觀看煙火也蠻讚的,大家都坐著,而且還蠻多空位,不過我們並沒有停在此太久,沒特別想看滿36分鐘,反倒是看人潮撤退比較有趣,所以,我在逢甲大學樹下吃芭樂,欣賞群眾散去)
當天逢甲塞車有多嚴重呢?開車從大慶車站附近過來的大弟妹說她在中清路塞1小時(平常從愛買到文心路只要7分鐘),遠從中興大學南邊騎機車過來的小弟妹說不到10點她就已經到家了,而我已經回到家休息一會兒了,我的朋友竟然才過一個紅綠燈。

「我還在逢甲...」朋友說。

我是這樣覺得,撤退人潮和車潮,其實也是另一種風景。

是,我也覺得這次的活動不盡完美,不過9年前我搭接駁車去梧棲看的煙火也蠻普通的(而且煙火離觀眾超遠)。辦活動這種事,多辦幾次就會越辦越好。如果要我說,我是建議市政府多在中央公園辦大型活動,經驗多了自然就好啦~(不要,老是辦在「市民廣場」)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其他
自訂分類:散文
上一則: 到處走走—二水跑水節
下一則: 日常-最近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