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大陸為何能做到「動態清零」?以及對林鄭的看法。
2022/04/09 12:46
瀏覽1,501
迴響9
推薦15
引用0

以我的理解,中央並非對香港的事情完全不知情,但是到底該怎麼操作?或者是從哪個方向上使力?就「見仁見智」了。

中國是個大國,任何一個決策(國策)都要求以穩當為要,有關香港的任何一個決策也是如此,事關700萬港人,絕非易事。

我知道很多港人對林鄭持非常負面的評價,比如在這波疫情的救助上的拙劣表現,著實讓人無法忍受,但是很少有人從香港的具體「港情」來分析這事。

我有一個在香港工作時候的舊同事,他後來到上海工作了很多年(現在都還在上海工作)。

我說說去年跟他的一段對話(下面我用藍色字體貼出),也許你就明白了。

話要說回去年(2021)中,一個在上海工作多年的港人朋友問我,他說,“Cidy,大陸這邊能清零,他們是怎麼做到的?”,我當時沒有直接回答他,我說,你在上海這麼多年,難道你看不出大陸跟香港的社會結構有什麼不同嗎?他說,我雖然在大陸多年,但是接觸到的,也多是港人,並未深入探索大陸的社會結構。那麼我就告訴他,大陸能做到清零這一點,實際上是有很多你想像不到的條件,而且這些條件,你們從心裡實際上是不喜歡的。


主要由四點:


第一,大陸有7%的黨員在基層,這些人隨時都在最危險的地方為民眾擋子彈(這不是玩笑話,是真的,我家就有兩個人,他們都在最危險的地方);


第二,大陸有村和街道一級的行政機構,這些人對當地的居民和人口結構非常清楚,哪些人家裡靠什麼維生?哪些人家裡有富裕人力可以為社區提供服務?哪些家裡是老人和孩子需要照顧,也都清清楚楚,而且每個村/街道一級都有建立微信群,很多重要信息,都在這裡分享,危機一來,他們立刻就能夠組織起來,通過互助方式,把問題在村和街道一級自行消化(這個體制,從抗日戰爭的華北敵後游擊戰開始,當時主要是用來迅速組織民眾躲避日軍掃蕩,已經存在了80多年了,因為有效,一直被繼承和發揚);


第三,大陸政府是真心為民眾服務的政府,政府的執政目的,就是幫民眾解決各種問題和提高民眾的生活水平(就是他們所謂的「初衷」),包括夫妻吵架,鄰里不合,就業,教育,就醫,養老,民眾都可以去找政府。他們也許不像香港那些通過選舉上來的人那麼會說漂亮話,但是解決民眾的實際問題和困難,絕非港官能比;再加之,政府從未發佈任何不實或者是虛假,又或者自相矛盾的信息,所以政府在民眾中的威信很高,正如西方的調查機構收集到的信息,中國政府在民眾中支持度,普遍超過90%,這是實打實的「信任」關係。


第四,中國是社會主義國家,政府通過國企和央企掌握著關乎國計民生的重要行業(比如通訊,交通,能源等等),這些行業產生的效益,由政府控制用以全國範圍的再分配,當然也包括應急救災等事務。


其實還有一點(第五點),是我最近加上去的,大陸政府不容許媒體胡說八道,如果媒體說錯話,是要負責任的,所以大陸的謠言比香港少得多,思想也不是香港那麼混亂。

而香港,這些條件,一條都不具備,所以實際上誰當特首都做不到大陸能做到的「動態清零」。


我曾經把這段故事通過電郵轉發給《屈機》系列的彭弘基教授,他雖未給我回信,但是在那後面的兩期節目中,多次提到我在郵件中給他提到的問題。

事實上,香港很多人(特別是精英階層,包括智庫在內),極少有人真正去做「社會分析」(這可是毛老大做出正確決定和政策的依據),不做社會分析,你就看不到問題真正的癥結所在。

另,中央未能及時撤換林鄭的另外一個重要原因,說句不好聽的大實話,中央也想看看到底是哪些人在搞鬼?你當然就必須讓他們多表演一陣子。做為結果,是苦了基層市民,但是,這也是港人既然選擇了這個體系(資本主義)所必須要付出的代價,怨不得別人。

去年這邊有一個教會的港人兄弟問我,他說,“Cidy,香港好像已經窮途末路了,出路到底在哪裡?”,我說,"其實港人自一回歸開始,就應該有心理準備,這裡最終會變成珠三角的一部分,如果有遠見,就應該提前融入大彎區。"

從大局來說,大陸的發展不會等待任何人,當然也包括港澳台,也不會給誰「下指導棋」,既然有人喜歡那套東西(資本主義的「自由經濟」),那就走著瞧。大陸能做的,就是保持自己開放(敞開胸懷),為港澳台的國民提供大陸的更加廣闊的生存和發展空間(比如「粵港澳大彎區」規劃),來還是不來?自己決定。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9) :
9樓. 何偉濤
2022/05/11 06:06

我對香港疫情失控有另一個想法, 就是民間本身就想借疫情失控 (1) 把疫情傳回大陸"報復", 香港可是很相信新冠病毒是針對香港暴民的生物武器, (2) 借機把"封關"永久化

不單是香港的醫學界集體"發黃", 政務官階層那群深黃也在疫情下暴露了

就看看李家超敢不敢借駐軍之手剷除這群黃毒了

8樓. 南山臥蟲
2022/04/16 11:07
無畏兄高見,受益匪淺。因近來須習靜,發覺若一般瀏覽資料,對思緒影響不大,但若要將己意化作文字,尤其是思辨性質的文字,則擾動甚深(所謂我執也),試了三天,果然如是,故就此暫停討教。

希望日後有機會與無畏兄/貓兄/王兄等面敘,共謀大事,先謝。

政治有「倫理」,歷史有「脈絡」。

香港的問題是,過去一百多年來都是英國的殖民統治,本地人,會參與「逐利」的「叻仔」很多,但是絕少有人有機會參與/經歷政治「決策」和「歷練」,所以,根本不可能成從本地成長出有一定民族和國家認知的「政治」家。

老實說,大陸哪怕是區區一個縣長,他們經歷過的歷練,都遠比香港的那些政治人物豐富。

至於李家超能夠做多少?大家其實也都是「拭目以待」。

無知者,無畏2022/04/17 14:12回覆
7樓. 南山臥蟲
2022/04/12 21:44

又, L先生剛在朋友圈發了個長文, 是有關俄烏之戰的最新講座, 雖有小許雜亂(純文字記錄), 但很值得一看.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757427609534801&sudaref=m.weibo.cn

6樓. 南山臥蟲
2022/04/12 21:40

無畏兄, 搞掂了, 留言在這裏吧.

//香港要長治久安,中央政府必須拿回「立司法權」和「話語體系」//

首先要治的,其實是三座大山中的"藍營"——相比內地,連軍委副主席(還是成雙的)/大內總管/常委正國級的方便麵都拿下了。而敝港的建制各部,以至中聯辦,都純潔得像白蓮花了。

//普通一個籠屋或者是唐樓的屁民,都能對中央大員表現出自己是「自由世界勇士」般的「優越感」…//

早說了,不想在此時添煩添亂。但起碼,此次香港抗疫,中央錯失了一個重大的戰略機遇——幾十年來,一國兩制都唱得麻木了,近來各層級統一口徑,還不斷強調一國先於兩制。好了,我只想問一句:

在香港百姓最需要一國的時候,一國去了哪裏?!在最能彰顯一國權威的時候,一國去了哪裏?!

(我只是香港一介草民,但自習而下一擼到底,誰能當着百姓的面,不打官腔地切實回答以上靈魂一問?)

我完全能理解蟲友的心情和對中央的期望。

香港的民間苦情並非不能上達,目前主要有三條渠道:

第一,是普通香港市民寫給中央人民政府和港澳辦的直陳信件(也有直接給習大大寫信的),我估計最少有兩米高,中央會全部交給港澳辦,分類/緊急情況優先級別處理。

第二,中央和各省駐港機構回傳的港情信息,普通香港市民,也可以通過這條渠道反映。這條渠道,最終也會歸到港澳辦。

第三,海外華人社團通過政協反映的有關港澳的信息。這個渠道的信息,會由政協線暫存,到開政協會議的時候,會由政協代表向中央人民政府提出表示關注。

中央人民政府和港澳辦,對港澳事務有明確的責任分工和職權範圍,在港澳辦權限範圍能處理的,可以直接處理,涉及到一國兩制和全國性政策面的,由中央人民政府解決,涉及到法律(比如說《基本法》和《國安法》一類的大問題)問題的,則會交給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法工委(法律工作委員會),考慮立司法程序。

中國的最高決策層(包括港澳辦),20多年前就已經設立各項重要事務的「正/負面清單」制,這個清單會在每個固定的時間段(通常是半年)進行以結果導向(執行情況)的review,執行有效的,繼續執行;出現新問題,都會首先放進這個清單(通常是負面),然後徵詢專業團隊尋求問題解決方案,再根據輕重緩急執行。

我在正文中第一點就強調一個現實,不管你有多好的政策,都需要能夠有人來執行。

在大陸這事好辦,做通黨員們的工作,先讓他們帶頭執行,效果好,百姓不是傻子,絕大部分民眾就會跟進。

香港呢?誰來執行?絕大部分港人被過去近百年來的反覆洗腦,個個都怕跟共產黨粘上關係,都「避之則吉」。難道你指望那些精緻的極度自私的公務員團隊為普通港人衝在前面?啲啦!!!!!

你從最近的下屆特首候選人(李家超),應該已經可以看出端倪了吧?中央政府經過過去十多年的觀察和培養發現,只有香港的警務體系還能基本上真心為港人服務,也就是說,基本上目前香港是唯一的一隻讓中央政府相對比較信賴的,能夠執行服務香港和國家的意志的人群,只有這支人。

你也看到了,香港的不管是資本還是海外勢力,在過去十多年(特別是2019)重點針對的,也是想要把香港警隊放翻,特別是香港的話語體系,更是有一種一定要把香港警隊「置之死地而後快」的緊迫感。

我個人的判斷,香港要進入良性發展和循環,必須從民間自己覺醒,不能一邊罵著CPC,一邊又指望CPC幫你解決最棘手的問題,也不能到了問題嚴重的時候,才想起有「一國」這事,而平時,勞資就只講「兩制」,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如果有,給勞資也來一份。

跟你這麼說,大陸走到今天,是一步一步走來的,他們經歷過「土地革命」,「解放運動」,「人民公社」(初級社->高級社),「分田到戶」,「改革開放」,「沿海帶內地」,「西部大開發」,「全民脫貧」,現在在「建設新農村」(鄉村振興)。我告訴你,他們「不聲不勝」,現在,水泥路已經舖到每戶村民的家門口了,鄉下的村民,也幾乎家家都有汽車(電動車為主),拿種田來說,殺蟲,施肥,基本上都是用無人機,而港台兩地在幹嗎?還在專心地繼續罵CPC。

再説回來,港台貌似人均GDP都遠高於內地,但是這兩地的生活指數和生活素質到底怎麼樣?我相信你心裡是很清楚的。

無知者,無畏2022/04/13 07:41回覆
5樓. 貓靈子
2022/04/10 20:44

  至於中共為何會全力防疫?除了中華傳統人命關天的思想與中共對自己的組織能力有信心外,更重要的原因是為了防止外來勢力透過煽動造謠而妨礙到中國本土的統一.中國強大的根本就是領土統一而不容分裂,只要這個問題能做到,同時維持社會的穩定,中國就等於解決了80%的問題.接下來要做什麼事都是輕鬆打!

  穩定壓倒一切是大國執政者的重要行事標準,而在中共入港之初也秉持同樣的思維,同時顧慮到西方話語權的抹黑,因此對於地產黨先輕輕放過,待時機成熟後再進行處理.估計中共要對他們動手?會等到台灣問題處理完畢後.原本個人猜測在之前香港亂局時,中共就想動手,唯地產黨首領李嘉誠的政治嗅覺很靈敏,在香港國安法出台前後發表的:黃台之瓜何堪再摘?做出政治表態後,就暫時撇清了責任.

  對於新納入自身的地盤而言,進行思想改造是必然的!思想不改造,就無法將刁民徹底根絕!香港沒經過這一步,佔據地方政治舞台的不是港英系統的狗官,議員也是原來那批貨,中央政府的政令當然不能成功下達,上下根本不是一條心!

李大超(港人把李狐狸叫著「超人」,他兒子叫著「小超」),的確是非常精明,他對江/胡時代的很多高層有一定的影響力,但是對習李時代的影響力有限。

我個人針對歐洲也研究了若干年,其實也很有很多書上見不到的重要心得,有時間再分享。

無知者,無畏2022/04/11 06:01回覆
4樓. 貓靈子
2022/04/10 20:30
以本貓往日參訪大陸的經驗,中共的官僚體制成員對於政情的敏銳度高,執行效率很強,即使這幫人在外頭陪我們這些台灣的訪客在吃喝玩樂(用公款-這是官場腐敗的一環),他們對於本職工作的掌握仍然很強.某次在宴會中,某市長(三線城市)收到下頭的會報,即出去到廁所外頭用手機指示部屬應如何應對問題,剛好本貓也去上廁所,把他對嘍囉的指點聽得一清二楚,他對嘍囉的指點條理清新,又不口出惡言,後續且要求嘍囉以簡訊對其回報進度,回來後又對我們這幫人頻頻勸酒,談笑風生,如同沒事一樣!顯示其對下情的掌握和本職工作的嫻熟,真的不是簡單人物-這肯定是經過層層磨練與篩選後的結果,民主選舉不管在哪裡,都很難培養出這等級的管理人才.

貓兄果然有心,跟我那位港人舊同事簡直就是「雲泥之別」,他在上海工作了10多年,自己拿著高薪(轉行金融服務),就是不願意去接觸當地民眾和了解社會運作,抱持著自己的那種「高高在上」的優越地位感。

這跟我們住在西方國家一樣,很多住在唐人街幾十年的華僑,或者是華人,一輩子也沒有搞清楚西方國家到底是怎麼運作的。

而我們,只需數年時間,就能把他們的各種運行/治理規矩搞得一清二楚。

無知者,無畏2022/04/11 05:56回覆
3樓. 叛亂團體國民黨
2022/04/10 10:17
中共封城與其說是為了抗疫倒不如說是以抗疫名義行操控人民之實,違反基本人權的抗疫不是為了人民而是為了中南海統治階層
2樓. 南山臥蟲
2022/04/10 09:36

/上個世紀的30年代,粵港澳地區的百姓大規模地往內地「走日本」…//

嚴格來說,是——走日本仔。

香港政情,簡言之,三座大山:一曰藍營(所謂建制等等),一曰黃營(所謂AO等等),左右互搏,打生打死,表演精彩——其最上者,曰地產黨,吸吮一切。

前些時候,與一位學生談及以上,令其目瞪口呆,完全出乎意料,因左中右陣營各個洗腦渠道,都不會這樣說話的。

更甚者,中聯辦,唯一可信的是欽差大臣駱惠寧,其餘都不知是人是鬼——當然,我絕對高攀不起駱主任了,否則,也不會來兄台這裏吐槽幾句。

已矣哉。。。。。。。雍王潛邸待君旨,星艦來臨只看天。


這是為什麼資本一定要嚴控香港話語體系的原因,他們絕不允許其他任何人(甚至包括中央政府)有發表不同意見的機會。

香港的宗教,社團,教育,傳媒,智庫,幾乎全部被他們把控,地產黨只是利益一方而已。

我早年曾經跟中聯辦的人員有過接觸(那時候剛剛回歸不久,一個同事的表姐夫被派到香港),他們也很難工作,普通市民被話語體系洗腦洗壞了(過去數十年的恐共排共宣傳),對中央政府的在港代表,也不信任(而普通一個籠屋或者是唐樓的屁民,都能對中央大員表現出自己是「自由世界勇士」般的「優越感」,那種感覺,你不親身經歷,感受不到)。

其實2014年以後,情況更加嚴重,普通屁民都能被他們煽動起來,大有一種非把中央政府趕出香港的勢頭(甚至包括針對解放軍軍營進行「激光筆照射」,你說這膽量得有多大?)。

香港要長治久安,中央政府必須拿回「立司法權」和「話語體系」,並且對社會進行同質化改造,否則,這裡永遠是一個「血漏」婦人的出血點。

無知者,無畏2022/04/11 05:48回覆
1樓. 南山臥蟲
2022/04/09 15:21

林鄭之實質——日死草民三百個,我自長笑藍血人!

這裏並非要深究於習,早說了,二十大是重中之重,否則動搖國本。

略談一二,請無畏兄酌情反映吧(己方亦好做個準備)。

其一,習對林鄭及港府之公開評價,在二月十六日之前,都是"充分肯定",十分扎耳。因此,現在田飛龍也只好說是"勉強合格"了。

其二,果斷拿下林鄭(或實質架空,尤其在抗疫總指揮一職),並不一定要馬上動態清零。但是,起碼不會日死三百,日染數萬,以至今日,禍延內地(我一介草民,前年就看到了),這是實實在在的惡果。失察、失策之責是推不掉的。

其三,放縱林鄭,亦於官情和輿情上嚴重失控,以至今日上海幾乎不可收拾(或者真的已經收拾不了了!)——既然,林鄭日死三百都可以安之若素,那現在從官方到百姓,躺平/共存等等一大堆牛鬼蛇神,一湧而上,泥沙俱下,就不足為奇了。

如果說,放林鄭一馬是要觀察/試驗云云,但卻沒有充分考慮箇中後果,更沒有早為之預,再說一遍,失察失策之責,是推不掉的。因為,一如習早前所述的政治邏輯——中央政府及主要領導人,對全國安危負有主體責任!

我完全能理解你對香港的「拳拳之心」,我自己也是如此,但也必須看清香港的現實。

香港是一個資本掌控一切的地方,基本上只有國防和外交在中央政府手裡,就連中央政府想在香港推動一個教改,都能被這幫人給攪黃。

跟你這麼說吧,香港如果不進行社會改造,不管是誰上來,都很難解決問題。

香港媒體極少報導林鄭和澳門的10%(賀一誠)進京述職的具體情況,中央也知道林鄭對香港的民情掌握極其有限,她的圈子多數也都是那些「豪商巨賈」,AO和親資本的智庫,她對民間疾苦的了解甚至還不如中央駐港機構,這符合香港精英的特點(他們刻意跟民眾保持較遠的距離)。

你應該還記得中央官員在今年農曆新年期間看望香港的籠屋居民的事情吧?這本來是做給香港特區政府的人看的,但是特區政府這邊,一點反應都沒有,中央因此基本上就知道,這幫人對香港的基層民眾一點興趣都沒有。中央對香港失望的,不是一個林鄭,而是整個香港管制機構。當然,也許這個要求對他們來說,或許太高了?

無知者,無畏2022/04/09 18:03回覆

其實這次疫情(第五波),港人應該清晰地認識到資本在面對危急時候的冷酷,我說的是三件事:

第一,香港醫療資源最豐富的「私立醫院」並不承擔社會責任,也不參與救急救災,誰也指揮不動。

第二,資本主義制度下的政府,就算是所謂“民選”的政府,那又怎麼樣?處理好跟資本關係和照顧資本的利益的考量,永遠遠大於對國家和社會擔責方面的考量。

第三,也要看清所謂智庫和專家團隊(包括袁國勇等人)的本來面目,他們考慮的永遠也是基於利益(包括資本利益和行業利益)的優先法則。比如香港的「反中醫」,「反大陸疫苗」,「反大陸的醫療救助」等,都是基於這個利益優先法則。

無知者,無畏2022/04/10 08:28回覆

屁民(百姓)做錯了什麼?嚴格地說,屁民並沒有多少選項!

蟲友應該記得上個世紀的30年代,粵港澳地區的百姓大規模地往內地「走日本」,6-70年代大陸的居民大規模的「逃港」,都是些走避災難的歷史。

這次(第五波疫情)也是如此,我很多在珠海一帶的朋友都說,當地的所有人都被動員起來了,如臨大敵,有的常見能靠岸的碼頭連「防暴叉」都配上了,防堵香港居民為躲避疫情大量無序湧入(當然,並不是拒絕接收,二是必須隔離接收)。

注:「防暴叉」,是一種警具,用於強制隔開人與人之間的接觸距離,也就是,不讓靠近。

大陸這幾年為什麼這麼對這個疫情這麼緊張?這涉及到另外一個敏感話題,我這裡不多少。

無知者,無畏2022/04/10 08:4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