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愛上夏天(改版)第二十六回
2007/10/05 23:09
瀏覽313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中午時分,我們回到墾丁大街找了一間極具南洋風味的餐廳,準備好好的祭祀一下已經快餓扁的五臟廟,順便避開高溫的烈日。我們向服務生點了幾樣道地的南洋小吃,開始大快朵頤的吃了起來,嗆辣夠勁的口感加上冰涼的飲品讓人食慾大增,害我和小歐忍不住又多點了幾道。

「你們兩個少吃一點,小心等一下腸胃不舒服。」可柔叮嚀的說著。

「不會啦!」我和小歐繼續狂掃桌上的食物。

等酒足飯飽之後,我和小歐挺著大肚子走出餐廳,由於不聽可柔的勸告,我和小歐都覺得胃好像快被撐破一樣難受,「噁(吃太多有點想吐的感覺)為了方便消化胃裡的食物,我們決定先到船帆石浮潛運動一下。

換好了潛水衣,我們就直奔大海往下跳,過沒十分鐘可能是因為隨著海水晃動的關係,我忍不住就把胃裡的東西給吐了出來,當下小歐、可柔還有未知當場傻眼,但是它們傻眼的不是我吐出來的東西,而是從石縫裡突然冒出成千上萬的魚群一口把我吐出來的東西給吃掉。(我這樣應該就不算造成環境污染吧!)

他們迅速的從海裡爬上岸,臉全皺在一起的說:「你好噁心喔!」

「不會啦!反正魚全部都把它吃光啦!」我一臉尷尬。

「可是還是很噁心,真的是快被你打敗了!」

「要不然我們去另外一邊浮潛?」

「不要,我要去抓螃蟹了。」小歐拉著可柔沿著岸邊開始找螃蟹。

「那妳呢?」我轉頭問未知。

「隨便,你想玩什麼?我就陪你玩什麼囉!」未知聳聳肩。

「還是妳最夠意思。」我感動的看著未知,抓起她的手說:「那我們再去浮潛吧!」

未知一聽到「浮潛」兩個字就快速的把手縮回去,面有難色:「我突然也想要抓螃蟹,要不然我們跟小歐他們一起去,好不好?」

「既然妳都這麼說了,那就去抓螃蟹吧!」我的臉馬上垮下來。

結果我們只抓了幾隻小螃蟹就草草結束了浮潛的行程,接下來我們又去玩了水上摩托車、香蕉船、拖曳傘……等水上活動,我只能說大海的魅力簡直無人能擋,我們一直玩到精疲力盡才準備回去預定好的民宿休息一下。

「歡迎光臨」民宿的老闆和老闆娘從櫃檯走出來熱情的招呼我們。

小歐對著老闆娘說:「不好意思,我們已經有訂房了。」

「請問是先生嗎?」老闆娘翻著手中的帳簿。

「對。」

「小帥哥來,這是你們的鑰匙,房間在二樓最後面兩間……」老闆娘帶我們上樓順便介紹著他們民宿的特色及規定。

我先跟小歐拿了一把鑰匙準備開門,沒想到才打開房門火紅的陽光佈滿整間房間,窗外大片落日的美景隨即落入眼簾,我感動的站在門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哇-好美喔!這裡簡直就像天堂一樣。」未知也跟了進來。

「對啊!」我望著窗外回應著。

隨後未知把行李放到床上,開始整理著換洗的衣物。

我納悶的看著未知問:「妳和可柔要住這一間啊?」

未知搖搖頭,繼續整理她的衣物。

我拿起行李走到隔壁房,看見可柔也在整理她的衣物,我滿腦子問號的把小歐拉到牆邊問:「她們倆都在整理衣物,那我們倆個睡哪?」

「噗嗤─」小歐掩著嘴笑說:「這還用問我睡這裡,你當然是睡隔壁囉!」

我跟未知一起睡,你有沒有搞錯啊?」我提高了分貝。

「噓─小聲一點,未知都不反對了,你在那邊大驚小怪個什麼東西?」

「可是孤男寡女的,這樣被別人傳出去不好聽吧!」

「只是睡覺而已,又沒有人叫你們要幹嘛!況且你不說、我不說有誰會知道?」

「可是這又不是說不說的問題……」

「算我求你好不好?我第一次跟可柔出來渡蜜月,你忍心看我們兩個分開嗎?忍心嗎?」小歐邊說邊把我推出房外。

我一臉無辜的搖搖頭。

「對嘛!乖-出來玩放開一點不要想太多,先回房間沖個澡休息一下,有什麼事晚上吃飯的時候再說。」

為了不掃小歐的興,我只好無奈的拖著行李回到房間。

剛開始我和未知各自坐在床角大眼瞪小眼,我實在搞不懂未知為什麼會答應小歐和可柔這種無理的要求?難道她不知道男女共處一室是很容易發生危險的嗎?還是這一切根本就是他們串通好的陰毛?(不好意思,應該是陰謀才對!)

「你是不是有話要跟我說?」未知先開口。

我搖搖頭不知道該說什麼!

「既然你沒有話要跟我說,那我要先去沖個澡,全身黏黏的很不舒服。」未知抓起床邊換洗的衣物就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看著未知走進浴室,我突然發現這間浴室好像有點怪怪的,它是用毛玻璃隔間而且上下還是簍空的,尤其是未知隔著毛玻璃把她身上的衣物緩緩脫下的時候,那若隱若現嫚妙的曲線讓我看的整個人血脈噴張,撩動誘人。

    我緊張的打開電視,想藉著電視的節目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但是淋浴的沖水聲隨即又把我的視線給拉了回去,看著毛玻璃後誘人的體態,我終於受不了的起身用力的吞了口口水,心中的獸慾也開始蠢蠢欲動,隨後想也不想的便直接衝過去把門打開……

    往樓下的大廳走去。

    我邊走下樓邊懊惱,這世界上不知道有哪個男人可以忍受得住這種誘惑?幸虧我「為人正直」要不然後果真的很難想像!

    我獨自坐在民宿大廳無聊的翻著墾丁的旅遊資訊,像這樣悠哉的時光真的很有渡假的感覺,我用力的伸了一個懶腰順便打了一個哈欠,或許是剛剛玩水消耗了不少體力的關係,讓我不知不覺的就在沙發上睡著了……

 

「藍夏,你怎麼睡在這裡?」未知輕輕的把我搖醒。

    「因為妳在洗澡,所以……」我皺著眉頭,眼睛有點張不開的感覺。

    「對不起,是我洗澡的聲音太大吵到你了嗎?」

「沒有啦!是因為我想下來晃晃不小心睡著了而已。」我哪好意思說都是因為她洗澡的姿勢太撩人,害我不得不下樓讓腦袋冷靜一下。

「如果你還很累,要不要再上樓去休息一下?」

「不用了,小歐和可柔他們兩個呢?」

「不知道,應該還在房間吧!」未知繞到我旁邊坐了下來。

「好餓喔!」我摸著自己的肚子。

「聽你這麼說,我的肚子好像也有點餓了。」

「那妳在這邊等一下,我上樓去問他們要不要一起去吃飯?」

「好。」

「開門、開門。」我用飛快的速度衝到樓上敲小歐的房門。

小歐打開房門一臉惺忪的揉著雙眼說:「幹嘛?」

「肚子餓了,你們要不要一起去吃飯?」

「好啊!那你先下去等我,我和可柔馬上下去。」

說完我又用飛快的速度衝回樓下對未知說:「他們馬上就下來。」

    「沒關係,我又不急。」

「我知道妳不急,可是我真的快餓扁了。」我和未知坐在沙發上等了約十五分鐘,他們才緩緩的從樓上走下來。

從民宿的小巷走到墾丁大街的時候,我有點被眼前的景象給嚇到,白天空蕩蕩的墾丁大街到了晚上居然會被擠的水洩不通,也不知道這些人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不過說真的這樣還挺有南洋的感覺。

我們從街頭走到街尾,琳瑯滿目的美食餐廳和主題商店讓我覺得這裡真的是「屌」到一個不行,至於有多「屌」?我只能說絕對比周杰倫還「屌」。

當我們正在猶豫要吃些什麼的時候,我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如果你們有仔細看這部小說的話一定猜得到是誰?

沒錯!他就是傳說中的「肯德基爺爺」,沒想到連這裡都會有肯德基真是屌到不行,寫到這裡我忍不住想向他敬禮:「您真內行!」

最後我們挑了一間聽說有辣妹和猛男跳舞的南洋餐廳,一進到裡面震耳欲聾的舞曲害我們的頭不自覺的就跟著搖了起來,我們可沒有吃搖頭丸喔!那是因為裡面的氣氛實在太〝HIGH〞了,所以才會有這種自然反應。

不過當我們用完餐之後就有點失望了,原來〝HIGH〞的只有音樂而已,至於所謂的辣妹和猛男真的不值得再提,我想我上去跳應該都會比他們精采吧!

等吃飽喝足之後我們又開始在夜市裡閒晃,這裡稀奇古怪的東西真的多的讓人目不轉睛,不過大多都是當地的一些手工藝品居多,如果各位還想更深入體驗當地的感覺,我建議可以去找「阿飛」幫你畫個刺青,那也別有一番滋味。

「藍夏,你覺得這個好不好看?」未知拿了一個髮夾別在頭上給我看。

「不錯啊!」我的眼睛瞄著身旁經過的辣妹。

「那這個呢?」未知又別起另外一個給我看。

「也不錯!」我的眼睛又瞄著身旁經過的另一個辣妹。

「你到底是覺得髮夾不錯?還是辣妹不錯?」

「什…什麼辣妹?我當然是說髮夾不錯啊!」

未知顯然不相信我說的話,向我吐了個舌頭:「我才不相信,色狼!」

「什麼色狼?我只是欣賞而已,妳到底懂不懂啊?」我也不甘示弱的回應。

「你明明就是色狼,眼睛直盯著辣妹口水都快流下來了還不承認。」

「我才沒有。」拜託!我要是真的是色狼,剛剛洗澡的時候早就出事了,否則現在怎麼可能還能悠哉的在這裡逛夜市,未知這個死日本妞真是搞不清楚狀況。

「要不然你說我剛剛拿什麼髮夾給你看?」

我語塞沒有說話,突然收起嘻笑的表情。

「喂—你幹嘛突然不說話了?是不是默認啦?」

就在未知得意的笑著時候,我看見了書嫻挽著一個男生的手,從我的對街走過來,她的眼神一直在看著我,我的眼神也一直在看著她,在這一瞬間時間彷彿靜止在這一刻,連所有吵雜的喧鬧聲也都安靜了下來,只剩下我心跳的聲音……

小歐和可柔剛好走過來看到這一幕,不自覺的脫口:「那有這麼巧的事?」

「那個女生就是書嫻啊!」可柔小小聲的問小歐。

小歐沒有說話的點點頭。

我愣在原地,看著書嫻頭也不回的經過我的身邊,突然之間我破碎的心散落一地,原以為我和她之間不平凡的邂逅是場美麗的開端,但現在我終於看清楚,原來很多不說的事情都有一個理由,不是戳不破、也不是看不透,只是自己不願意相信我和她之間的一切就這樣結束。

我拖著沉重的腳步帶著複雜的心情,獨自走到了空無一人的沙灘上,心情仍然無法從剛剛的畫面平復過來,我不懂我的等待到底是為了什麼?是為了迷戀她的美?還是眷戀著我和她美麗的邂逅?

「她就是書嫻嗎?」未知的聲音出現在我身後問。

我沒有回答未知的問題,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可不可以讓我靜一靜?」

「其實可柔有跟我提過你和王書嫻之間的故事,我也覺得那樣的情節浪漫到有點不可思議,有時候我真的好羨慕她,總是在無時無刻都可以吸引住你的目光,讓你只為她一個人傾心。」未知緩緩的從沙灘上坐了下來。

    「我和她之間的故事,不是妳光聽別人說就能夠體會的。」

    「我知道,但我想你們之間一定存在著某個約定,要不然你的眼神不會如此落寞!」未知的話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

    「沒有什麼約定,我只是以為我的等待會有結果……」

    「我完全能夠體會你現在的心情。」

「妳又懂什麼?」我問。

「因為我等過、也期待過……」

聽到這句話的同時,其實我的心是難受的,因為未知的等待遠比我付出的更多,此刻她心裡的痛應該比我更深刻、更難受。

我明白未知對我的好,也感受得到未知對我的付出,但是我就是不敢踏出那一步,因為我怕我對書嫻的愛還殘有那麼一絲的希望,那對我或是未知都是不公平的,如果我在未知的心裡有九十分,那我在王書嫻的心裡又是幾分?是八十分?七十分?還是根本就不及格?所以她才沒有選擇我。

心煩的我奮力面對大海吶喊:「不要再給我打分數了!

未知被我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一臉茫然的望著我?

「幹麻這樣看我?」我轉過身看著呆若木雞的未知。

「你還好吧?」

「沒事,我只是突然想喊一下而已。」                              

「你好怪喔!是不是受到太大的打擊了?」未知持續的問著。

「我喊一下就沒事了。」

「可是你好像在掉眼淚耶!」
   
「我是個硬漢怎麼可能會哭,那是沙子跑到眼睛啦!」我用力的吸了一口氣,強忍著剩下的淚珠。

「你確定?」

我推著未知的背接著說:「我沒事、我沒事……」

雖然回民宿的路上未知堅持要再陪我走走,但我還是那句老話:「我沒事!」

回到房間,小歐就故作神秘的把我和未知拉到他的房間,一推開門滿地的小菜和啤酒,頓時我還以為他在「辦桌」。

「你們會不會太誇張了啊!」我和未知看著小歐。

「不會啦!就當是提前慶祝一下各自考上理想的學校囉!」

我們手上各自拿了一罐「尚青的啤酒」舉杯,開始「咕嚕、咕嚕」大口的喝酒、大口的吃肉,或許是當時的氣氛伴隨著酒精的作用,完全拋開剛才不愉快的情緒,開始和他們越玩越〝HIGH〞。

小歐在狂灌了第六瓶啤酒之後,野性大發,原本準備大跳脫衣舞助興,幸好可柔適時的阻止了他愚蠢的舉動,要不然我一定會吐在他們房間滿地。

只有未知跟著起哄在那邊喊:「脫、脫、脫、脫……」

至於我當然不用說了一身的好酒膽,只要有人跟我乾杯一定一口氣灌到底絕不囉唆,可惜的是我沒有好酒量,喝沒幾瓶就癱在地板完全不醒人事,而我到底是開心的醉了,還是難過的醉了,我想只有我自己最清楚……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