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說.願伴君側
2013/12/16 23:15
瀏覽509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春慢

淨心寺的鐘已經敲了一個月。

冬雪未退,放眼仍是白茫茫一片,鋪在剛冒出來的嫩葉上更添幾分蕭瑟,彷彿冬神仍為遠去的美人哀悼,戀戀不已。

蘇家老爺收起紙傘,拂拂衣袖上,猶如離人淚似的點點,人未踏進大廳,已是一聲長長的嘆息。

「老爺,我道是誰呢?這早春唉聲嘆氣的多觸霉頭!」蘇夫人從內堂出來,命身邊的丫鬟沖熱茶,托了托鬢邊的珠飾「怎麼回事啊?」

蘇富山搖頭捋捋鬍子,上榻接過丫鬟遞上來的鐵觀音,慢慢喝了一口,隨即要丫鬟全都下去。

蘇夫人見狀,便知有要事要談。只是老爺面色凝重,不知所謂何事,倒也叫她不安了起來。

蘇家是武將出身,幾代都是驍勇善戰,為國家立大功的戰將。蘇將軍五個兒子只有排行第三的蘇富山棄武從商,以一條天花亂墜之舌廣結善緣,在城中也算有名望,是權貴想巴結的對象。

「我剛剛聽到一個消息,唉~真是~」蘇富安眉頭鎖得更緊「皇上要給冬懷王選新妃,命朝中大臣推薦美秀女子,護國將軍推薦了咱們映溪。」

「冬懷王?剛喪妻那個冬懷王?」

「沒錯。」

冬懷王一個月前喪妻,相思日瘦,最近更染風寒病倒。皇上十分寵愛這個不到三十歲的幼弟,因此極為憂慮,令御醫隨侍在側。

「我們家映溪?」蘇夫人細眉一揚,掩不住喜悅「能入選妃之列是無限光榮,更是映溪修得的福氣,老爺為何嘆氣?」

「聽說選妃只是個幌子!」蘇富山壓低聲音「皇上打算在冬懷王居處蓋個新樓,對外說是給新王妃的賀禮但實際上是誦經用的!」

「誦經?」

「誦經給一個月前墜馬而死的王妃啊!」蘇富山又是一嘆,雙手負於腰後「皇上聽取星相師的建議,認為冬懷王鬱悶不樂是王妃芳魂未去,日夜纏擾,只要未婚妙齡女子誦經便可解脫。皇上是明君,了解此舉必遭議論,因此名為選妃,實則不然。映溪一旦入王爺府便是青燈古佛,蹉跎青春了。護國將軍一向和大哥意見相左,肯定是趁機報復。」

「那映溪一生幸福不就被糟蹋了!」蘇夫人唉呦的捧著心口「這該怎麼辦哪?我可不要咱們映溪成了尼姑!」

「爹,娘,映溪來請安了。」

晨起梳好頭,蘇富安捧在掌心的明珠蘇映溪在丫鬟若梅和淡菊的攙扶下,蓮步款款而來。蘇富山和夫人收起情緒,各捧起茶喝了起來。

「爹,一早什麼急事?女兒聽您鐘響第一聲就出門了,馬催得好快!」請安後,映溪笑問。

「幾個官爺選了布料,耽擱不得。」蘇富山隨意編了理由,盤算該不該將冬懷王選妃的事告訴女兒。

蘇夫人想的也是同件事,不過她腦筋轉得快,喝著茶,一雙眼往女兒身後兩個丫鬟臉上去。

若梅過完年就二十了,比映溪年長三歲。模樣是嬌俏,可惜不夠穩重,幾次給她作媒都不成,看來只能和駕車的阿順湊合湊合。

淡菊溫靜,眉目細緻,倒有幾分官小姐的氣質;而且手腳俐落,交代她的事絕對可以安心。才十六歲,好好給她妝扮~

蘇夫人的眼神定在淡菊白皙面容上不動,嘴角輕輕揚起。

「若梅、淡菊,這裡暫時沒妳們的事,下去忙吧!」

「是,夫人。」

若梅和淡菊離開後,蘇夫人拉著女兒的手坐下,將冬懷王選妃的事從頭到尾講一遍。

「爹,娘,女兒不要!妳們要幫女兒啊!」

「娘當然會為妳做主,就算是皇上的命令,娘冒著砍頭的危險也絕不讓妳受苦。」蘇夫人握緊女兒的手「府裡的ㄚ鬟想來想去也只有淡菊最稱頭。她是個出身低微的孤兒,到冬懷王府也算飛上枝頭變鳳凰,並非我們虐待她;可也不能無端要淡菊去當尼姑,所以娘想到一個辦法,事成之前和後妳可要委屈點。」

「什麼計劃?」

蘇夫人輕聲,細細地說明。

蘇富山越聽眉頭皺得越緊,幾番想發話都被夫人擋住。

「老爺,我知道你不贊同但為了女兒幸福也只能妥協,犧牲春蕊和淡菊。」蘇夫人說「大哥、二哥、四弟和五弟那裏你也要打點好,可別露馬腳。」

「即便愧疚一輩子?」蘇富山說「春蕊又做何處置?風聲一旦放出去,再也沒人敢用她,妳要一個十三四歲,同樣是孤兒的女孩去哪?」

「當然跟映溪去范陽啦,我都想好了。」

「去范陽?」映溪一驚「娘想到哪了?映溪好糊塗!」

「娘都想透了,妳別慌,絕對成的。」

「成嗎?」映溪有些猶豫,更多不安。

「成!妳聽娘的沒錯!」蘇夫人拍拍女兒的手「快去準備!」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