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內外環境紛擾的五月天
2022/06/20 23:38
瀏覽128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2013/06/15


今年開春以來,台灣的周邊環境似乎比以往要不平靜許多。除了北方的北韓與釣魚島的問題之外,5月分南方的菲律賓沒事也出來攪亂一池春水,主要是因為菲國的公務船掃射台灣的一艘漁船,導致一名台灣漁工死亡,讓台菲關係陷入空前的低潮期,台灣人民都在看馬英九政府能拿出什麼對策,讓菲律賓政府能夠道歉和賠償。如果連菲律賓這種「三腳貓」國家馬政府都搞不定,馬英九剩下的3年任期,恐怕什麼事都不用做了。

其實,在兩岸進入和平發展階段以後,許多台灣人民是希望兩岸能夠在部分的軍事互信機制下進行軍事合作,比如海上救難,這對台灣的安全領域也會更有保障。但是,台灣畢竟依賴美國的保護要比中國大陸多,所以在台灣,不管是藍或綠營的領導人思維,倒是寧願得罪大陸,也不願得罪美國。

所以釣魚島問題,馬英九擔心被貼上兩岸合作抗日標籤,因此自己在2012年8月5日首先拋出「東海和平倡議」,希望釣魚島主權爭端能夠和平解決。而在菲律賓公務船海上接近海盜的行徑,大陸雖然由國台辦和外交部分別發言譴責菲律賓的惡行,但是馬政府還是小心翼翼的避免兩岸有合作抗菲的印象。

 ●一個台灣漁工之死

其實,兩岸沒有進行海上合作,對周邊的海上安全最吃虧之處是台灣很難獨力處理海上衝突的問題。就以「廣大興28號」漁船5月9日遭到菲律賓公務船開火攻擊,導致65歲台灣籍漁工洪石成中彈身亡為例。這個事件馬英九5月11日召開國安高層會議,向菲律賓政府提出道歉、賠償、懲凶和談判漁業協議等訴求,並要求菲國72小時內回應,否則將採取凍結菲勞等措施。

馬英九發出72小時的最後通牒之後,民進黨與獨派團體也紛紛藉此發起聲援漁民的行動。例如,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主委、市議員莊瑞雄,5月13日就偕同綠委姚文智、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人員、民進黨台北市議會黨團等,前往菲律賓位於台北的經濟文化辦事處前遞交抗議書,他們並當場焚燒菲律賓國旗及菲律賓總統照片,引發現場一陣緊張氣氛。

另外,獨派團體也由「908台灣國」發起,包括「908台灣國」總會長王獻極、世界客家同鄉會副理事長張葉森、台灣客社黎登鑫,多位民進黨台北市議員江志銘、童仲彥、劉耀仁等都參與助陣。而由「908台灣國」拉起「菲律賓算什麼咖」布條,在菲律賓駐台辦事處前高喊口號,以行動劇表達不滿,並丟鞋抗議。

在民進黨與獨派團體這麼激情的演出抗議活動劇之後,到底對台灣漁民之死有沒有正面的助攻效應,以菲律賓初步的反應來看,並沒有正面的效果。畢竟,台灣與菲律賓的問題,不僅出現在巴士海峽海域重疊的問題,它還牽涉到南海主權爭端的問題。菲律賓如果因為殺害一名漁工的問題而讓步,那麼整個南海島礁主權的問題,將很難有菲律賓的立足點,這也是菲律賓政府一直逃避問題之所在。

 ●菲律賓的戰略意圖

雖然台灣綠營政治人物反菲行動,不一定能夠達到對政府助攻的目的,但這卻是難得見到的藍綠能夠同仇敵慨的行為。例如,2013年5月15日民進黨國際事務部就發表聲明說,台灣向菲律賓政府提出四項要求,卻未獲完整正式回應,民進黨國際部主任劉世忠表示,民進黨嚴正表達「不滿意、不接受、不妥協」的立場。要求馬政府持續升高對菲律賓政府的外交壓力,民進黨做為最大在野黨,願意做馬政府最強有力的後盾,「朝野一致對外」,要求菲國政府給予台灣滿意的答覆。

而民進黨主席蘇貞昌也表示,民進黨支持政府,也要求政府要「快、準、狠」,目前有些作法雖有落差,但此時不宜批評,對於未來要預防與緊急時刻,政府要有整套作法。

從這裡可以看出,台灣藍綠對菲律賓的態度是趨向一致的,不像針對釣魚台列嶼的主權問題,藍綠政治人物對日本的態度確有著千差萬別。當然有人會認為菲律賓的國力,特別是海上軍力不能跟日本比,所以台灣對菲律賓態度那麼強硬,確實有一點撿軟柿子吃。但是國際社會不就是這個樣子嗎?所謂弱肉強食,沒有全國一致對外的決心,就不可能有戰勝敵人的意志。

其實,菲律賓在南海地區的主權爭奪中,也跟東協一些國家一樣,並不輕易的讓步。在2012年11月菲律賓就曾針對南海問題,由菲國總統艾奎諾三世搬出「海洋法公約」,更多的東協會員國也體認到擬定南海行為準則的重要性,所以它們共同疾呼應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來維護南海地區的穩定,並且爭端國應持續對話。

但是,菲律賓提出以「海洋法公約」作為擬定南海主權的主張,卻遭到中國大陸的極力反對,致使菲律賓的圖謀並沒有得逞。中國大陸反對的理由,主要是認為南海牽涉到中國主權的問題,因此大陸堅決不贊成把南海問題國際化。

菲律賓的圖謀雖未得逞,但是他們卻在暗中佔據南海一些島礁,也在巴士海峽擴張他們的勢力範圍,這也是這次台灣漁船會遭到菲律賓公務船以亂槍掃射的前因後果。

菲律賓料定台灣不敢在巴士海峽動武,如果台灣和菲律賓為了一位漁工之死而大動干戈,那麼台菲就成了交戰國,以菲律賓狹長的地理優勢,他們可以在北方的巴士海峽與台灣交戰,也可以趁機騷擾台灣在南海的太平島,或者佔據更多台灣無法顧及的一些偏向菲律賓領域的島礁。如果台灣沒有跟中國大陸合作保衛南海,那麼菲律賓趁機佔領的南海領域,台灣將面臨無法再奪回南海被菲律賓以交戰的名義所佔據的南海主權,這顯然是菲律賓最大的圖謀之因。

從這裡可以理解,解決台菲海上漁權的問題,並不是像民進黨員或獨派團體去抗議、丟鞋,就能夠輕易解決漁工之死的問題,這麼做,反倒是有助菲律賓不惜跟台灣翻臉,並在南海展開瘋狂掠奪的行為。

另外,菲律賓也知道台灣和大陸在「一個中國」主權問題上的爭端也僵持不下,所以他們把這次漁工之死推向「一中政策」去解決。如果台灣接受中國大陸所主張的「一個中國」政策,那麼必遭來美國的強烈反應;如果台灣不接受「一中政策」,那麼以台灣的力量單獨處理漁工之死的問題,最後可能也會有氣無力。

所以,處理國際區域安全的問題,絕非是到對方的領事館抗議就能夠有所得,這樣不過只是在「消費」一名漁工之死,台灣考慮的問題不僅在巴士海峽的漁權原則,還要牽涉到更遙遠的南海上的島礁爭奪議題,如果為政者不能深思熟慮的面對兩國其他海域上的主權爭端,最後可能會得不償失。

 ●「台灣夢」與「中國夢」的平行線

就因台灣處理周邊區域安全的問題相當複雜,除了要面對美國之外,中國因素也是越來越不可忽視的重要因果。馬英九都不太敢為了得罪美國,而跟中國牽手,民進黨那就更不用說了,光是為了找出一個跟大陸交往的政治基礎,民進黨在2013年5月9日召開第一次的「中國事務委員會」的會議,希望能在中委會這個機制內找出一條「和中」的道路。

但是民進黨真的能在這個中委會裡找出一條「和中」的道路嗎?從5月9日第一次開會之後的情形來看,恐怕只會把問題弄得越來越複雜,而很難能夠期待它能夠讓民進黨弄出一個什麼共識出來。

首先我們來看黨主席兼召集人的蘇貞昌,他在會議的開場白就引用大陸新領導人習近平努力宣揚的「中國夢」為例,也說到「台灣夢」的問題。只是,蘇貞昌的「台灣夢」跟習近平的「中國夢」不但無法連結,可能還是個背離方向的夢,如果「台灣夢」繼續做下去,最後可能還會形成跟「中國夢」強碰的情形。

因為,習近平對「中國夢」的論述,是一種團結中華民族的訴求,其內涵在建立中華民族的榮耀感,以實現中華民族的復興,所以它的屬性裡面就隱含著「民族主義」這種「想像的共同體」的建構。而蘇貞昌的「台灣夢」,他是依據前陸委會主委陳明通提出的論述,它的內涵是「主權、安全、人權與賺錢」,蘇貞昌強調,這是台灣人民最為重要的價值。

在2001年我曾出版一本「全球化與台灣:陳水扁時代的主權、人權與安全」的專書,書裡面就是在闡述陳水扁當政以後,他對台灣的主權、人權與安全的想法,這裡面其實很清晰的認為,陳水扁所堅持的「主權、人權與安全」的理念,根本不可能和中國大陸走在一起,只要雙方能克制,不要發生衝突,台灣就很阿彌陀佛了。

這樣的預言並沒有錯,兩岸之間在陳水扁主政的8年期間,確實有越走越遠的跡象,為了壓制陳水扁衝往台獨之路,中國大陸還不惜把台灣的議題拉著美國共管。

如今,蘇貞昌一樣做「台灣夢」,但他的「台灣夢」也是以「主權、安全、人權與賺錢」做為核心價值,雖然他比我分析陳水扁治國理念多出一個「賺錢」的說法,但其他的內涵並未改變,想必未來這個「台灣夢」,最後也只可能走上「台獨夢」,而不可能再有第二種意義產生。所以,民進黨中委會首次開會之後,有台灣綠營的評論員樂觀的認為,「台灣夢」將可與「中國夢」銜接。但是,我並不這麼樂觀的看待這樣的結果。

 ●沒有全盤的接受憲法

除此之外,在中委會開會的內容裡,我們還應注意的一項對話,那就是陳水扁時代的國安會秘書長邱義仁,他在反駁謝長廷的「憲法各表」的論述裡,說了一句雖然民進黨歷經7次修憲,但在參與過程中,只有凸顯民進黨的主張,「並沒有全盤接受這部憲法」。

這部憲法當然指的是「中華民國憲法」,以邱義仁當時的層級那麼高,他都可以否定民進黨雖然參與修憲,卻只是為了凸顯民進黨的主張,而不是要「全盤接受這部憲法」。事實上,一個民主政權都是依靠憲法而產生,如果當政者在事後可以完全否定這部憲法,那不是邱義仁種田種到腦袋僵硬,就是把台灣人民「莊孝維」(台語是指把人民當瘋子)。

這也難怪陳水扁在執政後期,一直喊著要「正名制憲」,恐怕他的源由是起自這裡,既然當時的國安會秘書長邱義仁都可以未全盤接受「中華民國憲法」,那麼台灣有機會自行制訂一部新憲法,這當然是民進黨人最期待變成一個「夢中的國家」,所以蘇貞昌所說的「台灣夢」,他到底隱含什麼目的與意義,不用猜,大致也可以了解其中的意涵。

 ●一堆幕僚所為何事?

民進黨中委會雖然兩個月才召開一次,但是在中委會的背後,民進黨卻又搞了一大堆幕僚,他們的目的到底又是要做什麼呢?這確實有點讓人摸不著頭緒。民進黨政策會執行長吳釗燮在中委會提出工作報告時就說,目前已有37位社會各界與專家學者,同意擔任中國事務委員會的諮詢委員。

他還說,4個諮詢委員會召集人分別是,政治組召集人、台大國發所教授陳明通、經濟組召集人為中研院研究員施俊吉、社會組召集人是台灣的中山大學社會系副教授蔡宏政、安全組召集人為淡江戰略所助理教授陳文政。

中委會的發言人鄭文燦也表示,37位諮詢委員依專業區分,涵蓋政治、經濟、金融、社會、國際關係、國防戰略、及人權等各個領域;如依經歷分析,除專家學者外,也包括多位前政務官,並有來自對岸熟悉中國政情與社會發展人士,也都願意為台灣的對中政策提供諮詢。

另外,中國事務部主任洪財隆則指出,由於多位專家學者基於不同原因無法公開姓名,但有高度意願提供對中政策諮詢,公佈的諮詢委員名單比實際人數少。洪財隆說,5月9日公佈的是第一批諮詢委員名單,還有其他專家學者仍在徵詢當中,日後若有新的成員加入,將會陸續向社會大眾公佈。

目前中委會諮詢委員可公布的名單,包括:陳明通、施俊吉、蔡宏政、陳文政、林濁水、邱太三、黃偉峰、董立文、賴怡忠、童振源、邱俊榮、蘇建榮、陶儀芬、李明峻、吳志中、胡鎮埔、蔡明彥、邱垂正、姜皇池、何明修等20人。

從這一長串的名單可以理解,蘇貞昌搞出這個中委會,目的似乎不像在搞什麼中國共識,反倒是像在搞一個影子內閣,以便在2016年能夠接替馬英九所留下的內閣。因為在已公布的名單中,真正研究兩岸關係的根本沒幾人,大部分都像是隨便拉來充數用的,這樣的諮詢委員名單,能給民進黨中委會諮詢什麼呢?看來只有天知道。

●台獨還有市場嗎?

2013年5月份還發生一件攸關民進黨發展的討論,那就是蔡英文的幕僚,也是台灣清華大學教授姚人多,他在獨派的一場座談會中提到:「台獨、建國已經沒有主流的市場」,以大家對姚人多的認識,他並非是一個喜歡隨便放話的學者,所以這一次他放出台獨沒市場論的說法,如果不是知道蔡英文的想法,也可能是蔡英文要他在適當的時機和場合放出一個「風向球」。

可是姚人多放話的時機確實不對,因為他放話沒過三天,台灣的遠見雜誌就做出台灣人民支持台獨的比率已經超過51﹪,這不只反將姚人多一軍,也讓獨派的信心大振。

那麼蔡英文為何此時會要幕僚放這話呢?首先,姚人多想必有幫蔡英文找出2016的定位,既然「親中路線」已經讓謝長廷站住,太獨的路線又可能影響蔡英文的「最後一哩路」,所以蔡英文只能把自己調整到綠營的中間路線,才有機會登上高峰。

其次是,蔡英文的投機作法,蔡英文感受到2012年總統大選時,美國對她的不信任,以及台灣重要的企業家,都靠向馬英九那一邊,所以她必須逐步調整她的路線。這樣才能取信美國與台灣的企業家。

第三是,蔡英文已經感受到中國新領導人不同的作風,她看到釣魚台中國以強硬的態度不惜跟日本對峙,如果民進黨還是堅持走台獨路線,即使2016她有機會選上總統,那麼也可能必須跟中國形成硬碰硬的對手,所以先行跟獨派切割,可以保有跟中國談判的彈性空間。

第四是,蔡英文身旁都是一些少壯派的學者,老台獨都傾向呂秀蓮。蔡英文旁邊的學者最重要的是新北市主委羅致政,姚人多未來蔡英文要怎麼用他,必然有她的策略思考,所以姚人多的放話,在綠營確實營造一次震撼性的效果。

第五是,姚人多也有失策的地方,他萬萬沒想到他放出台獨已經不是主流市場之後,遠見雜誌竟然做出台獨有51﹪以上的支持度,這是近年來各種民調中支持台獨最高的一次,而遠見雜誌卻是偏藍的媒體,讓統獨雙方都沒話說。

由於遠見民調的情況,大家相信民進黨2014年的七合一選舉,雖然比較偏向地方性,但民進黨的總體戰略必然會集體傾向打統獨之戰,並把統獨之戰的氣勢延伸到2016的總統大選。

問題是如果選戰再次挑起統獨對立的情勢,是否對民進黨最有利,大家還是等著瞧吧。

(本文寫給香港中國評論月刊,2013.6月號)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