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最後一波的春寒《三之三臨別》
2018/11/01 00:18
瀏覽1,063
迴響3
推薦84
引用0

            最後一波的春寒《三之三臨別》

    西塞山之遊本來應該只是我們仨如今一大票人,但他們都知道我倆是廠裡的小當家都讓著我們陪經理。好想摟著經理的胳膊依著,只是這一群人好像侍衛隊和丫鬟陪在周遭。啊!那我倆陪在經理左右不就成了……不禁臉紅到脖子心跳得厲害。當他登上山頂遠眺浩蕩長江時有感而發:「西塞山前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青箬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這是張志和的『漁歌子』,我們因地利之便念高中時就朗朗上口,沒想到經理也能隨口吟。然後他跟我們說:「能在這裡當漁夫漁讀過一生也不錯。」隨後抬頭看著遠方喃喃自語:「賺夠錢來此隱居也是很好的選項。」接著微微搖頭晃腦地吟著柳宗元的『江雪』:「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簑笠翁,獨釣寒江雪。」

    吃飯時已是下午兩點多,大家起鬨讓我倆陪在他身邊,靠得如此近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氣息,略一動作不免肢體觸碰,讓我心兒怦怦跳身子火熱火熱的。好想幫他佈菜但那麼多人環坐正躊躇不決時,倒是他先舀了有名的雞湯給我倆,我吃得很慢愈吃愈紅臉,不是雞湯燙而是甜蜜羞紅,吃得別有一番滋味。西塞山之遊讓我倆甜滋滋的回味好久,如果那天只有我們仨……如果那天晚上……每每想到此都不由得臉頰發燙渾身不自在。從西塞山回來我倆跟經理親近多了,Judy有時還會趁洽公時跟經理撒嬌。看在眼裡常會有著不知名的感受,但我倆是從小在一起的閨密真的不好多爭,何況經理年紀都是叔伯輩了,人家願不願還是個問題呢!

    元旦過後那台商又來,他早幾天已傳真訂單。這次要出一個40呎的集裝箱和六部大卡的南方貨。因為不像上回兩個集裝箱分別出,而是一次就得搞定,全廠皮繃得很緊很緊拚翻了天,在辦公室還經常可以聽到車間幹部窮嚷嘶吼,連廠長都不敢待在廠長室抽菸喝茶不斷的來回巡視。我以為經理又會跟那台商爭執但這次卻沒有,隱約看見那台商和顏悅色的說話,經理只是偶而說幾句,然後似乎看見那台商交給經理一個文件袋就走了。好不容易總算依期限出了40呎集裝箱,還有南方貨兩卡車幾個尺碼未完成,眼看距離月底只剩兩天,車間毫無喘氣的機會,連倉儲組協助領料的送料都跑著去車間。經理抱著胳膊在廣場,兩眼巡視著車間大樓等各處,不知他在規畫著啥?他是那種謀定而後動意志堅決的人,一旦下達指令就非得完成不可,毫無扯皮商量的餘地,真的很鐵!

    次日,天陰陰的很凍,好像會下雪,卡車師傅怕遇到下雪,幫忙上貨還爆粗口催促。近午,終於送走大貨卡,經理巡視全廠之後指示下午幹部開會其餘搞衛生。午後大家很自覺的提前到會議室,經理走進來對著廠長點點頭並熱烈握手,廠長眼神訝異,然後低頭尋思。「感謝廠長鼎力協助,也謝謝各位都堅守崗位全力以赴,順利出貨。要放長假了,機器必須確實保養,工具歸定位,倉儲組盤點至少兩次確認無誤,各項報表確實統計歸檔,全廠搞清潔衛生完成之後即放年假,基本上年初六開工上班,待會兒會貼大紅字報公告。散會後Judy和Angel帶著文件帳冊到我辦公室。」

    我倆忐忑地進入經理室,經理囑我們拉合百葉簾坐沙發等著,並親自倒了兩杯水給我倆,然後拉著他的座椅坐在我們面前很近。他到底想怎樣?心裡怦怦亂跳臉發燒,偷瞄Judy也是臉紅紅的,他根本沒看文件與帳冊。低聲地說:「我和老闆的合約到期了,財務複雜不健全讓人心驚膽顫。我常為著大家的工資與經常性開銷兩頭爭,連我的工資也常拖延我不想再續約,年後應該會有新的經理來,希望妳們能配合,此事只有妳倆知道切勿洩漏。」這就說明他經常心事重重的原因了。他將離開的消息猶如重磅炸彈爆炸,震得我倆目瞪口呆心慌意亂。是他讓頹廢的廠變成朝氣蓬勃,是他將我們一個個徹徹底底的洗禮,思想煥然一新,是他讓我們對遠景充滿希望。才半年,他將離我們遠去,我們依賴太深,今後要如何面對一切的不確定?

    「將妳們家的電話和住址給我,將來若有適當的工作好聯繫妳們。這兩個紅包是我私下的獎勵,大過年了去買件新衣穿,趕緊收好別讓人看見。」我手抖得厲害幾乎握不住筆,住址和電話號碼寫得歪七扭八,好像在寫訣別書,淚水在眼眶裡徘徊,Judy更是邊寫邊嗚咽的抽泣。他看著我倆長長嘆了一口氣,良久,好似下了很大的決心從皮夾抽出兩張名片給我們。「這是我的私人名片,若遭遇困難可電話或寫信給我,切勿外傳。」我倆藏好名片帶著文件帳冊打開經理室的門,Judy已忍不住了,一手掩著口嗚嗚的衝出,我忍著淚,哽咽地隨後步出,攬著Judy的頭。文員們驚訝地圍著低聲詢問,我謊稱挨了一頓狠罵,她們都拍拍胸脯,吐了吐舌頭。

    31日雲層很低,黑鴉鴉的,凍極了,下著雨夾雜著冰雹,不久也開始下了雪。天氣似乎在預告往後的艱苦,也意味著將告別辛苦卻溫馨,告別愛苗偷萌的一段。我們早就收拾好各項報表文件,大家不約而同賴在辦公室,就是想送送經理。忽然有人大喊:「經理出來了!」一陣蜂湧到走廊,看車間窗戶與門口也擠滿人都笑著跟經理揮手道別,經理也揮手致意。眼看他搭上縣辦的車子,眼看他搖下車窗跟我們揮揮手。他不帶走一小片雲彩,我的心卻空落落的。氣溫不知幾度,我渾然無覺,心已如黑龍江零下20幾度。我和Judy淚流滿面仰望灰濛濛的天空,這是否春寒最後的一波?春天會降臨在我們身上嗎?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3) :
3樓. 雲大少爺
2018/11/15 02:53

這樣的結局

或許對三個人都好

 

呵呵!

萬事皆有其因果,想來,不一定就能來。想走,也不一定能走得瀟灑。

老頑童上山2018/11/16 00:05回覆
2樓. 日月光明 LKK
2018/11/04 02:08

上山兄真是短篇高手!

鼓掌!鼓掌!

呵呵!老友

別溢美了,謝謝您!

老頑童上山2018/11/04 21:26回覆
1樓. 旭日初昇
2018/11/01 12:03

這應是頑童兄的親身經歷吧?

否則怎能如此寫實?

看來上山兄的閱歷真的很豐富,人生很多采多姿!!!

呵呵!老友

這雖然也有一些我的影子,但事實上男主人曾經有一段時間當我的同事,因而得知始末。我也曾當過多年的外派總管,對工廠的運作熟稔,因此看來會有寫實之感。

老頑童上山2018/11/03 11:2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