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武林外傳「九月政爭」~尋找大魔頭
2013/09/17 12:37
瀏覽920
迴響4
推薦3
引用0
~~我笑世人多矇昧,世人笑我看不清~~


高票當選的總統第二年支持度11%!這數字不好說是台灣之光,但至少也稱的上是世界奇蹟了!

這11%(X!寫到現在剩9%了)再扣掉所謂死忠馬迷,真正用腦卻還是支持馬英九的只剩個位數了(其實我有點心虛,不確定小數點以下算不算個位數)。

特別是我還有用腦用心地用力想,才覺得應該支持馬英九,最後卻發現自己似乎是…錯了…orz
當年我小學時可都是第一名的耶,怎麼現在退化成最搞不清楚狀況的人;以比例來算,即使以一班50個人,我也是最笨的那個!( [echo] 笨~ 笨~ 笨~ 笨~~)
這比王金平繼續當院長的打擊還大啊~啊~啊~(因為法院的判決我一點也不意外)

難道說,我像大家一樣在COSCO搶著買貴桑桑的美國牛肉,結果吃成了腦殘的bumbler?


然後我在網路上看到一篇文章:"馬英九最像武俠小說中哪個人?"
當然,答案直指岳不群,耳熟能詳的名字,耳熟能詳的比喻。
心裡多少有點小安慰,岳不群嘛,大家都被騙了,我會被騙也正常!(沒承認自己最後覺醒)
內文當然也稍微看看,好同聲共罵,舒解一下心情


但是看著看著,心中突然…"噹"…一聲~
不對勁!……啊!我懂了…原來是這樣的!

不是我被騙,是大家都被騙了,原來,小說寫得真好啊!



小說看那麼多,故事聽那麼多,類似的情節電視電影一再上演,猜也應該猜得到結局。

每次好人被陷害,我們都很緊張、氣憤,眼看著壞人欺騙了所有的人,陷主角於不義,我們都想:那些人怎麼還搞不清楚狀況!
最後,壞人終於露出真面目,鄉民悔恨不已,卻也來不及了!
在腥風血雨之中,終於,主角現身了,也總算洗刷了自己的冤屈。
好容易(就是好不容易,以前課本說的),好人還是打敗了壞人,正義得到了伸張。
邪不勝正,就是不變的真理啊!~~(遠望)

相同的情結,套在國民黨的馬王九月政爭上,角色一一對照,還真的是幾乎一模一樣,完全是照劇本演的嘛!


但是,有個地方怪。


哪時候看過世界上有那麼多冰雪聰明的人啊?臺灣居然有高達91%的群眾都知道誰是壞人?
歷史上群眾集體犯傻的事不勝枚舉,但人人都洞悉事理、聰明判斷的事,一次也沒有。
國父說,人分"聖賢才智平庸愚劣"八等,平庸之輩跟著人走,往往是錯的機會居多,就算是這一次跟對了,剩下的也還有佔1/4的"愚劣"份子,有25%。
再以進化論的道理,人群中總有一部份是應該被淘汰的,而基於生而平等的人道立場,在現代社會存活了下來。
這些弱勢不會都是馬迷吧?馬族群不都是些不知民間疾苦的知識份子嗎?所以,生存競爭中的弱者,這次似乎也站在多數"對的"一方了?

還是,當中有些蹊蹺,會不會,又一次證明了……當局者迷?

在九月政爭的故事中,我們都是鄉民,早早站好位置了。接著,主要角色都陸續登場了,好人壞人鄉民當然一時也分不清楚。(是我傻傻,好唄)
且讓我們暫時跳出鄉民的角色,領了便當蹲在旁邊一面吃一面看。

從來故事中好人都是被欺侮、被誤解、被世人討厭瞧不起的。
而真正的大魔頭則是表面上受委屈的"好人",要在時機成熟之後才會大變身,就像岳不群一樣。然而一旦魔頭變身,絕不會給任何人有反應、抵抗的機會。

說馬英九像岳不群,偽君子,似乎言之有理。但是大魔頭有那麼弱的嗎?壞人有那麼容易被發現、被打敗的嗎?
而可憐被欺壓的王金平,幾天來受盡委屈,卻那麼輕易那麼快,就得到正義的支持,他,就是廣結善緣的令狐沖嗎?

就像變魔術一樣,"似是而非"最容易騙人,往往手上的銅板是假的,布幕後也絕不是那個人。有接觸一點魔術就知道,在設定好的情境中,人有多好騙。

話說回來,我們當台灣人多久了,又不是第一天認識馬英九,有人罵馬英九法匠、固執、不通人情、甚至是笨,但從來沒有人罵他狡猾、奸詐。
讓我們仔細想想,史上所有大壞蛋露出真面目之前,有像馬英九這樣形象的嗎?好像沒有吧。
但是,像王金平這樣的呢?

我們再回想一下,媒體在一般人心中的形象如何?世界四大不可信之一,就是臺灣報導。而這次媒體幾乎口徑一致地力挺王金平,透露出玄虛。
不只媒體,幾乎各黨所有立委,以及檯面上下所有政治人物,都站在王金平那邊,不然頂多是保持中立,說說緩頰的話。
那麼那麼那麼那麼多人通通都是王金平的好朋友,通通跳出來安慰王金平,卻把馬英九罵翻了,彷彿是馬英九司法關說,被王金平抓到了。這樣一點都不奇怪嗎?

【論語子路二十四】子貢問孔子:『鄉人皆好之,何如﹖』曰:『未可也。』『鄉人皆惡之,何如﹖』孔子曰 ﹕『未可也。』不如鄉人之善者善之,其不善者惡之。」

人人都愛王金平,孔子卻說:未可也。有了孔老夫子的提示,於是我大膽地假設:王金平才是真正的大魔頭。

沉不住氣的鄉民出聲了,X啦,你XX的XX,胡說八道!你這樣說證據在哪裡?

證據?很多事情我拿不出證據。不過,沒有直接證據,愛看柯南的我知道可以用推理的,真実はいつも一つ(真相只有一個)。

…………


好嘛!事情哪有那麼簡單的,既然大魔頭可以騙過所有的人,怎麼會輕易留下破綻。
幸好我還知道一個終極必殺技!英文的喔!
When you have eliminated the impossible,whatever remains,however improbable,must be the truth. ---Sherlock.Holmes
排除所有不可能的,剩下的即使再不可思議,那也是事實---福爾摩斯

嗯……嗯………


萬事起頭難嘛!好啦,我再試試看。

從哪裡開始呢?就從見真章的"九月政爭"這場馬王大決戰開始吧。
最近有一篇振聾發嘳的經典文章:"為何多數人覺得馬英九做錯了",為大家提供了"九月政爭""王勝馬敗"的學術根據,明明是王金平做錯事,而馬英九站在正義的一方,搶得先機凌厲攻擊,佔盡天時地利人和,卻在王金平全然未出手的情況下,瞬間就逆轉勝了!而且殺傷力還一直延續,馬英九不但血量幾乎見底,連閃避的路都被封死了!
文中直指馬英九的六個大錯:
1.壓案不發
2.不給人自辯的機會
3.趁人家嫁女兒
4.「馬的底線」不見得是所有人的底線
5.比例不對
6.什麼都自己上場,表現出來的態度不佳
最後是總結馬英九最大的錯誤:不仁。
原來馬英九是自己搞死自己,王金平真的沒有出手,反而是一路被追著打,然後,突然就看到馬英九退到牆角,血量紅光閃爍著,而王金平還是躬著身說:尊重馬總統!

真是太神了,完全沒看清楚是怎麼發生的,奇!奇!奇!連對岸觀火為鬥爭而生的鬥爭宗師~共產黨~都宣佈馬英九獲勝的時候,結局卻突然逆轉,這實在太不可思議啦!!!我們趕快看看馬英就究竟是犯了什麼錯,可以把局面搞成這種樣子!

1.壓案不發
馬英九九月一日(咦,有人想到神功了)就知道案情,卻等到九月六日等王金平剛出國就開記者會,這實在也太X了吧!難怪會被大家幹爆!不過一般壓案是為了把案吃掉,而這顯然不是馬英九的目的。馬英九這招叫趁人不備!馬英九是要趁王金平不在,出其不意地就把他定罪,如果真是這樣,馬英九應該趁王金平還沒回來之前,一開完記者會,定調為關說司法,就馬上開考紀會撤銷王金平黨籍,殺個他措手不及,回國前就丟了立法院長的位子。可是馬英九沒這樣做啊,反而一直等王金平回來。
所以,應該是黨內程序有規定,必須讓當事人出席考紀會,然後才可以砍人,這叫做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喂!不是這樣用的吧)。那麼,正確的策略,應該是在王金平回國前一天,最好是剛上飛機無法聯絡時來開記者會,公布案情、證據,等他一下飛機搞不清楚狀況也還來不及反應,就被定罪為司法關說,第二天馬上就開考紀會撤銷他的黨籍。嘿嘿,夠X吧!
可是,馬英九也沒有這樣做啊,反倒是早早就公佈案情掀了自己底牌,然後天天等啊等盼啊盼地,才終於等到王金平回來。
表面上看起來他像是故意壓案不發等時機,但實際上,這反而是對他最不利的時間點。所以我們發現了,公佈案情的時間點極不合理!那也就表示,其實,馬英九並不是故意挑這個時間的。
我們看電視來查案,發現原來特偵組是九月五日偵查終結,安排記者會要一點時間,所以九月六日是合理的安排。這個時間不是故意挑的(笨!誰叫你不懂得要博杯挑日子)。而張友驊也在電視上爆料,說王金平原本九月七日還有安排民主基進會演講,是有人通風報信給他,才趕在九月六日當天記者會前出國。雖然這事情只有王金平、張友驊和我不能說三個人知道(我不能說真神!什麼事都知道),但因為張友驊上金頭腦的表現十分亮眼,好像真的知道很多事,所以他的話可能也有些可信度。而且,這樣的出國時間其實對王金平最有利,可以避不出面,觀察事態發展,做好準備再回來,還讓馬英九擔了趁他不在偷襲、手段骯髒的惡名。
這樣看起來,比較像是馬英九中了招啊!

2.不給人自辯的機會
這個說法,其實是延續"壓案不發"背後的謀略而來的,但按照上一段的推理,馬英九並不是故意挑王金平出國的時間,因此也就不能說是馬不給王自辯的機會。事實上馬一直急著要求王趕快回來,而王決定不提前回來,卻也沒有經由幕僚提出任何說明(有啦,超簡單的"是關心不是關說")。也就是在這段時間,媒體和政壇人士紛紛出來挺王金平,質疑馬英九公布關說案的時機與手法,把「揭發關說司法弊案」變成了「九月政爭」。
等到幾天後終於回國了,其實王金平也做好了所有的準備和安排,有上千人在機場接機,立刻開記者會,所有媒體現場轉播,而這時候難道不是王金平自辯的機會嗎?但他只是指責特偵組濫權調查,卻對關說一事輕輕帶過,沒有針對監聽譯文做說明,也沒讓記者提問。
第二天一早,馬英九眼看情勢偏向對王金平有利,又沉不住氣出來批評王金平沒有針對關說司法提出說明與道歉,並要求考紀會撤銷王金平黨籍。這事也非常奇怪,馬英九以黨主席身分循黨內的管道要求撤銷王金平黨籍就好,何必親自開記者會放話,坐實自己藉事鬥爭的說法呢?我猜想,除了要表示自己一切作為公開且光明磊落之外,更可能的原因是他在黨內遇到許多壓力與反對,不得已而破釜沉舟地把話說絕,試圖訴諸輿論尋求民眾支持。
而王金平只提出與記者會如出一輒的書面說明,卻不出席考紀會做答辯,避開敏感而關鍵的問題,這能說是不給他自辯的機會嗎?
這一下,果然又是馬英九中招了!而且輸得神色狼狽。諾貝爾獎得主李遠哲博士也精通面相,跟教育領域一樣專業,他說看到馬英九凶狠的臉,其實馬英九是內傷大失血了啦。而王金平安然自若,態度極其謙恭,但氣場已然破表!

3.趁人家嫁女兒
王金平到底是不是嫁女兒,這兩天鬧得沸沸揚揚,難有定論,但可以肯定的是,九月六日記者會過後,國民黨全體包括王金平的幕僚以及所有媒體都認為王金平是家庭旅遊,全世界包括都張友驊和我不能說都不知道王金平嫁女兒,到第二天王金平的幕僚才說是到與世隔絕的小島上嫁女兒。
真正說起來,對馬英九傷害最大的就是這件事,幾乎所有人、包括從來不理政治的人,都無法忍受馬英九趁人家嫁女兒的時候,來掀弊案觸人家霉頭。熱心護王的綠營和媒體一再強調馬英九不可能不知道,一定是故意的,卻忘了綠營和媒體最喜歡數落馬英九什麼事都要看報紙才知道,這件沒人知道的事,馬英九怎麼可能知道。
馬英九因為這一點受了多重的內傷,恐怕自己都搞不清楚,因為就是這一招,從開始就在幫馬英九放血;當馬陣營還在辯解監聽合法,關說司法證據充足之時,不知不覺中他的正義指數、合理指數、同情指數、帥氣指數都直線下降。佔全國總人口50%+的女性,原本對馬英九的超高支持度不可逆轉地逐漸歸零。(沒有瞬間歸零是因為根據調查女性的政治神經傳導速度為恐龍級)。
如果這個誤會不是巧合,只能說搞這手段的人真的太高招了。當然,睜眼說瞎話的綠營和媒體努力栽贓(明明自己也不知道的事,硬要說別人一定知道)也功不可沒。

4.「馬的底線」不見得是所有人的底線
這話,說 的 很 玄。台灣有很多人不懂政治也不管政治,而懂政治搞政治的有太多人根本就沒有道德底線。以柯建銘在此案的角色和表現來看,他就是其中之一。所以這個標準既寬又非常有彈性,要談什麼底線呢?
舉例而言,如果道德要求用數字表示,從沒有為0到最高為10來計,藍營是依黨內規定,一般都訂得很高,而做得很低。綠營的公式很複雜,對馬英九的要求永遠為11,對藍營要求視交情和策略需要大約從4到10,對綠營黨內依派系和利害關係從1到7,對自己則永遠為0。媒體的道德標準是(a+bi)這樣的複數,座標常常在變,所以沒有固定的絕對值,而自己就是座標原點,所以道德永遠是0囉。而一般老百姓呢,都是看與自己的關係,媒體提供的八卦,親友的見解,還有當時的心情而定(這就叫做民意如流水);通常的原則是嚴以律人寬以待己無誤。
所以若要說什麼是道德什麼是底線,政治人物各說各調,老百姓也跟著不同媒體轉來轉去,根本沒辦法說得清,這也是台灣社會爭亂不休的原因。
其實,「馬的底線」是西方民主國家視為理所當然的標準,如果任何政治人物被抓到關說司法,唯一的路就是自動辭職下台,一點商量的餘地都沒有。像台灣這樣民眾不當一回事,自己也硬賴著不走的,甚至已經超越中國了。

5.比例不對
綠營說014等人的金額那麼大,也沒看馬英九出來罵人,柯健銘的案子易課罰金才18萬,他卻小題大做。PPT上的realwjp,拜託借抄一下:"原文沒有區分行政關說和司法關說。司法關說不是小事。"
014是行政關說涉貪瀆已送司法起訴,馬英九向來不碰司法案子的,而且014因事證明確,也立刻開除黨籍了。而王金平跟014相比,更重要的是身分不同,影響力不同,道德要求也不同。老百姓亂丟垃圾不一定有事,做總統你敢就試試看。立法院長是多重要影響力多大的官,介入司法而且是幫敵對政黨黨鞭關說,這實在是天大的醜聞!試想18萬的案子都要打那麼多個電話關說,更大的案子豈有不關說之理?敵陣營的人都幫忙了,自己同志哪有不幫之理?也難怪說王金平沒有敵人,事情爆發後除了馬英九,政界沒人覺得震驚、意外。
至於沒有對價關係不涉刑事,只能以行政不法處理,realwjp拜託再借抄一下:"原文在那邊扯沒有對價就是小事,不認為這是立法漏洞,我覺得滿寒心的。"是啊!立法院全是一丘之貉,怎麼會通過對自己不利的法案!
總之,王金平關說司法證據確鑿,有興趣的看本文最後附錄分析,說比例不對是瞎扯的,立法院長涉入這種司法關說案,且事證明確,就是應該辭職下台!就因為王金平不認錯不道歉,馬英九才強力介入要求考紀會撤銷其黨籍。

友人提到關於張通榮的案子。張通榮忘了他是市長,還留著議員習性當眾拍桌子,綠營議員彭成龍也幹這事卻完全沒事也沒人提,就像柯健銘一樣,只能說綠營標準的確夠低。張通榮是民選市長,要法院判刑才要下台,而且一旦被起訴送法院的案子,馬英九就不會干預,只會說依法處理。一審判決有罪,將停權處分;若二審判決有罪,則開除黨籍。
不過重點是,張通榮是明的要求警員,王金平是暗的影響檢察官。市長關說影響僅及於一市,立法院長關說影響一國之法治,況且職務性質有極大差異,牽涉層面也不同。

市長關說被起訴,立法院長關說卻無法可管,這樣又公平嗎?

6.什麼都自己上場,表現出來的態度不佳
連這個都是理由,只能嘆氣了。犯大錯的是王金平,而馬英九態度不佳,反而更罪該萬死?當然,對於某些人來說,馬英九的存在就是無可忍受的事,管他是笑還是哭。
至於說到自己上場,王金平是立法院長,除了總統誰能管得到他?王金平又是立院黨鞭,除了黨主席誰有資格說他?

總之,這件事馬英九從正義凜然地記者會,到最後被定調為鬥爭,還扣上六大錯的帽子,搞得天怒人怨;而王金平一直保持著低姿態,卻一夕之間從「未審先判被鬥掉」變成人氣破表,安安穩穩的院長。這其中的轉折,實在太令人驚奇啦!

而從王金平及時閃避掉第一波砲火,神龍見首不見尾;到輿論大轉彎,重點從關說變成鬥爭;而黨內黨外連同媒體,全部炮火一致攻擊馬英九違反司法程序(明明就不涉司法,只能黨紀處理);東廠、大明、九月政爭不絕於耳,卻避而不談關說;而引發事端的柯健銘好像沒事人一樣,風頭反而被不相干的連戰、連勝文、蘇貞昌、李敖等人蓋過去了。而王金平則表現地平和冷靜,尊馬愛黨,讓大家都忘了他才是做錯事的人。

另外應該要好奇的是,為什麼幾乎所有人都挺王金平?綠營就不用說了,除了黨鞭是事主,又可以順便打馬之外,背後是否還有其他原因不得而知。但國民黨的連家也跳出來力挺王金平,連勝文以「不是大明王朝」公開批馬,然後媒體便一致定調為「九月政爭」。奇怪了,找到機會就愛酸馬英九的李登輝都保持中立了,連家何必那麼激動呢?我們來看看連勝文怎麼說:「(我)代表很多朋友來看王金平,因為台灣重要的生技、科技產業,王金平提供很多協助,這樣的貢獻不能抹煞。」看到關鍵字了嗎?來,Google一下「生技 連勝文」,「台灣企業家第二代搶攻生技,連家兒女不落人後」這一類的新聞就跑出來了。還有,「生技」加上「王金平」,不用Google就能想到蔡英文和宇昌案,是不是很值得玩味?當然王金平幫助生技業不是壞事,不過,「貢獻不能抹煞」就不必追究「關說司法」嗎?

許多人都知道「不要錢的最貴」!王金平幫柯健銘關說找不到對價關係,但也絕不可能是沒有代價的。王金平不缺錢,法案由他主導通不通過,政治獻金絕對不少。而他幫大夥兒喬事,交換的是人情,累積的是人脈。簡單說到這裡,台灣人或中國人都是同一種血脈,一點就暸了。

還有李敖和施明德也跳出來挺王金平,李敖臉皮厚,施明德真性情,所以都曾大方承認接受過王金平的百萬級經濟支援。其他沒有承認的不知凡幾。

至於媒體的態度呢,除了政經關係良好,王金平對媒體朋友也非常友善,「王金平沒有敵人」,這點的確是他的強項。當然,「馬英九沒有朋友」,這次似乎也得到證實了。

說到這裡,真相揭露大半,嘗鏡人呼之欲出了嗎?說實在我連素還真和一頁書都弄不清楚了,哪裡知道藏鏡人是誰?

但我似乎一直在為馬英九辯解,而試圖暗示王金平是大魔頭,是嗎?

其實,即使我認為馬英九站在正義的一方,沒有耍權謀心機(他……有心機可耍嗎?),但是,我也認為他有心要把王金平拉下台。(嗟~那麼明顯,誰看不出來啊!)

可是,當初如果不是馬英九修改黨規,讓不分區立委可以連任,又提名王金平為不分區立委之首,王金平現在根本不能當立委,何況立委龍頭?

那是因為,當時如果沒有拉攏王金平,以王金平在國民黨內的勢力,馬英九很可能被黨內同志扯後腿,而斷了連任之路。

既然如此,反正馬英九又不可能再選總統了,為什麼要這時候搞王金平呢?(你是不是懷疑,我暗示馬英九才是扮豬吃老虎的大魔頭?)

我相信這一切只是機緣巧合,馬英九和黃世銘都是偏執狂,不會去操弄司法的。關說司法案被發現真的只是意外,或者說,夜路走多了總是會遇到鬼。而馬英九對王金平的積怨已久,這次正好算總帳!

為什麼馬英九對王金平積怨已久?簡單來說,就是王金平主導立法院,卻處處與馬英九作對!王金平對立法院的掌控程度,這一次馬王對決大家都有目共睹。如果王金平要通過什麼法案,那是簡簡單單的啦!而如果要整馬英九,也是信手拈來,只要策動綠營搗蛋,而他再一旁不作為就可以。在王金平主導之下,重大法案的進度慢得可憐,在執政黨佔絕對多數的情況下,通過的法案居然比陳水扁時代還要少,簡直太荒謬了!上一會期立法院被民進黨霸佔完全癱瘓,加開臨時會居然是偷偷地火速通過「會計法修正案」!然後再加開第二次臨時會,又是一事無成。

王金平為什麼要這麼搞馬英九?我想不會是個人恩怨,王金平沒有那麼小心眼。一定有更大的圖謀!

王金平當了十幾年立法院長,卻沒辦法更上一層樓,黨主席也沒撈到一次,連代理主席都沒有!而眼看著2016大選,幾個名字點來點去卻都沒點到他,想起他黨內資歷之深、人脈之廣,黨外交情之眾,金主之多,說全台灣他最適合當總統也不為過!卻從來沒有人想到他!

這一次「九月政爭」,他紮紮實實地把馬英九幹掉了,展現了實力,也表現出氣度,當今唯王金平能內靖國民黨,外結在野黨,政界商界媒體完全掌控,氣勢之強,如果明天就投票選總統,王金平一定創紀錄高票當選!

如此分析之下,請問看倌,你有何看法?

王金平動機如此強烈,一定是大魔頭,對不對?
但是馬英九也有同樣強烈的動機,拔除王金平,逆轉施政劣勢啊!

兩個人都很可疑,我也不知道答案,不過我知道可以問誰,即使張友驊不方便講,那個我不能說也一定知道。







附錄一:王金平有沒有司法關說?

證據一:柯建銘監聽譯文。
特偵組公佈了三段。第一段是柯建銘問律師承辦檢察官是誰,關心檢察官是否會上訴。第二段是王金平告訴柯建銘,陳守煌說承辦檢察官是林秀濤,並已經跟曾勇夫說好,曾勇夫承諾會去處理。第三段是王金平回報柯建銘,曾勇夫說OK了。整個過程有明確的因果關係,但客觀事證方面,無法證明王金平要求曾勇夫幫柯建銘向林秀濤要求什麼事,有可能只是拜託林秀濤介紹個女同事出去吃飯。

證據二:通聯記錄。
在關鍵的時間點,王金平有分別打電話陳守煌和曾勇夫,但沒有監聽所以只有事後調通聯紀錄。這不太重要,但可以用來要求相關人士提出說明。

證據三:曾勇夫的證詞。
曾勇夫說王金平的確有提到柯建銘的案子,請檢察官不能濫行上訴,但此話到他為止,沒有再說出去。曾勇夫這段似乎不太重要的證詞,其實是"王金平關說司法"成立最關鍵的證據,此話想為自己脫罪,卻坐實了王金平的關說。關說和恐嚇或侮辱一樣,說出來就算既遂(完成),不一定要成功(你罵人是豬,對方也不可能真的變成豬啊!)。王金平說他是對濫行上訴的通案關心,但已明確提到柯建銘的案子,我想正常的法官(應該說是法學觀念上的正常,台灣的法官怎樣才叫做正常就很難說了)都會心證為針對個案關說。如果你是警察,長官打電話提醒你他朋友超速違規的案子要注意有沒有登記錯誤,你應該很清楚是什麼意思吧。這樣的關心怎麼可能不是關說?

證據四:林秀濤的證詞。
林秀濤說檢察長建議我不要上訴,這句話只是個旁證,證明陳守煌也認為王金平是在關說而不是"練肖話",而且意思也傳達給林秀濤這個承辦人了。更要命的又是一句看似不重要的話,林秀濤被陳守煌叫去,回來後跟同事陳正芬檢察官說:「真好,不用寫上訴書了。」這句話的涵意是:一、不上訴的決定是被陳守煌叫去這段時間發生的。二、不上訴不是自發的決定。當然林秀濤可以說她後來有仔細閱卷真的不必上訴,才決定不上訴,而規避自己接受關說的責任。但是王金平和陳守煌的意思已經傳達到她了,兩個人的關說已然成為事實。

最後綜合以上證據,王金平幫柯建銘找林秀濤喬的事就是不要上訴,在主客觀的事證上,王金平的關說司法是無庸置疑的。

哇,好累,其實很簡單的判斷,講起來怎麼變那麼複雜,而且還不是很仔細講。先休息,掰了。


繼續吧!


附錄二:判斷力測試

藉由一個小小的測驗,來看看你的判斷力如何!

你在家中客廳,陽台雨簷突然響起滴滴答答劈劈啪啪的聲音。
1.爺爺:樓上又在掃花台,沙土都掉下來了。
2.奶奶:不要這樣嘛,應該只是澆花啦。
3.媽媽:你們沒看氣象,有颱風要來,下雨了啦!
4.爸爸:拜託,天那麼亮哪是下雨,是馬英九太爛天在哭啦!
5.哥哥:馬英九那麼爛天應該黑啊!是老天爺噴口水啦!
6.姐姐:你們好煩,可以不要扯政治嗎?
7.弟弟:聽起來不太像下雨。
8.妹妹:今天體育課測驗,我昨天有博杯會下雨。

請問,你覺得發生了什麼事?


請先想好自己的答案再往下看。

選擇~
1.有點可能,依照過往負面經驗。
2.有點可能,依照過往正面經驗。
3.可能,依可信消息理性判斷。
4.將現象牽拖到政治。
5.不關心事實,嘴砲至上。
6.(輕微)政治過敏。
7.稍有判斷力。
8.迷信。

知道自己是哪種人了嗎?

如果你的回答是不知道,你是誠實又踏實的人,希望你是政務官。
如果你的回答是去陽台看看才知道,你是務實積極不苟且的人,希望你是事務官。

如果你看到這裡,心裡覺得我在唬爛,希望你是學者或作家,能影響更多的人獨立思考。


如果你對這篇文微笑以對,我也祝你幸福!
有誰推薦more
迴響(3) :
3樓. 小肉球
2013/09/18 19:07
漏洞百出
漏洞百出的好一篇虛構短篇小說, 文筆尚可.

文筆是不怎麼樣。

只是試著用很寬鬆的態度看待整件事,然後,在那麼鬆散的條件下,都能看得出事情的理路。

我只想表達事情有多麼明顯,卻還是有那麼多人遮了眼。

2sc2013/09/18 21:39回覆
2樓. joycelinlin愷悅
2013/09/18 09:08
再者,近文末:

【 附錄一:王金平有沒有司法關說? 】

細密的邏輯頭腦,引導我們推理參考。
再次謝謝您的支持!


如果王金平的關說,出發點只是與人為善,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那麼我同情他。
如果王金平的關說,是為了累積自己的政治資源,那麼非常可惡。
我沒辦法知道他真的想法與面目,不能下定論。
但是在法治國家,他的行為就是犯了大錯。
現在大家都同情、支持他,他如果願意認錯辭職,能樹立政界的行為與道德標準,改善台灣的政治風氣,法治步上正軌,我會非常佩服他是了不起的人物。

可惜...... 2sc2013/09/18 10:44回覆
1樓. joycelinlin愷悅
2013/09/18 08:57
是呀,本不一複雜。

(近日大家都只關心"關說"二字。)

馬總統說,不能"司法關說",指刑案審理進行中,司法中的關說不可吧。他還說"這司法關說個案",是針對這個案,黨對黨員的處分吧。
謝謝您來!


戲謔之文,其實心裡很沉重。是非真的那麼難說得清嗎?


政治使我心情浮躁,無法靜心享受詩文,想必已然面目可憎。 2sc2013/09/18 10:3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