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兩個男人與沙發
2010/05/16 20:05
瀏覽1,165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有人說,真正的喜劇不但要讓人笑,還要讓人哭。《台北星期天》雖然不至於讓人笑中帶淚,導演第一次拍劇情長片就挑戰最難拍的喜劇,而且拍得流暢生動、笑中帶苦,己是相當不容易的成就。

羅曼.波蘭斯基學生時期之作《兩個男人與衣櫃》是此片的靈感來源。兩個菲籍外勞好友星期天到台北市區休假,無意間在街頭拾來一張長沙發,他們突發奇想,決定把沙發從東區一路抬回基隆山區,放到工廠的宿舍屋頂上,下工後就能舒服地靠著軟皮沙發喝冰啤酒,甚至租給其他同胞來享受,趁機賺點小外快。

表面上,《台北星期天》是部以台北為背景的菲律賓電影,英文片名中的 “Pinoy” 是菲律賓人對自己的俗稱。馬來西亞籍華裔導演何蔚庭在紐約大學完成電影教育,先前拍過兩部廣受好評的短片。他先花一年時間發展劇本,然後花兩年時間集到包括新聞局輔導金及日本 NHK 的資金,再花僅僅半年時間完成電影前製、拍攝與後製,趕在去年十月推出,過程算是相當地瘋狂。

《台北星期天》有詼諧逗趣又不失寫實的好劇本,何導演先與友人以英文完成初稿,再請菲國名編劇翻譯潤飾。除了劇本,電影成功的關鍵在選角;兩位男主角皆為菲國專業演員,其中一位和張震有八分神似,飾演過度樂觀、鬼靈精怪且見獵心喜的 Manuel ,另一位則演拋妻離女、拘謹怕事又壓抑悶騷的 Dado ,或用何導的話來簡單區別,兩人即是「瘦子」和「胖子」。瘦子和胖子來自同個海邊村落,以前是一起搞 band 的死黨,現在則逗陣遠渡巴士海峽來賺新台幣。

放假日不外乎是上教堂和追女友。這天他們先到教堂接受黑人牧師教誨,然後女人的事就搞不定了。瘦子單戀著做幫佣的美女 Celia,但美女被台灣「老闆」給包了,落得郎有情而妹無意;胖子則交個結了婚的女友 Anna,兩個有家室的寂寞男女在異鄉相互取暖,但胖子受不了罪惡感煎熬,硬要在女友生日當天提分手,傷心的Anna只得回雇主家照顧老人。樂觀天性讓胖瘦二尾活龍很快從挫敗中重新出發,他們不顧路人異樣眼光 (其實台北人早就見怪不怪),扛起紅沙發開始在市區橫衝直撞,宛如默片時代的勞萊與哈台,或是動畫搞怪組癟四與大頭蛋,兩名主角使出渾身解數上演城市荒謬劇,一路上插科打渾,笑語如珠,導演事後證實他刻意讓兩位演員即興發揮,果然讓鬥嘴充滿爆笑趣味。

在連串笑語背後,《台北星期天》其實是很台灣的電影,它難得從外勞角度檢視我們這個表面開放、實質對外籍勞工處處限制的社會。我們已習慣身邊環繞著一群和我們不太一樣的人,久而久之他們變得如隱形人般被視而不見,我們既不信任他們,也看不到他們的需求和渴望。這部電影試著透過嘻笑提醒我們,外勞朋友也是活生生的「人」,每天從起床到上床,有著和你我一般的喜怒哀樂,他們為了生計來此吃苦受限,但台灣畢竟不是監獄,真的不想待時他們會選擇回家的。

原來「回家」才是《台北星期天》的主題。瘦子和胖子一無反顧地想用沙發來佈置屋頂,其實是想創造一個家,a home away from home,讓收工回宿舍能有回家的感覺

任何在異地當過遊子、或在新國度當少數族裔的人都能瞭解那份心情,活在新世界中卻無法融入,受限於語言文化隔閡,最後只得藉由複製過去經驗來找回那份熟悉感。當沙發受困於河流無法再前進時,兩人終於放棄瘋狂的計劃,同時也認清一個事實:即使多了一張沙發這裡仍然不會是家,他們想家就該回家。於是他們坐在沙發上隨波逐流,夢想著搞樂團的時光和家鄉的美好,刻意錯過宵禁時間,最後的命運就是被遣送回國。當然他們至此已經不在乎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電影人生
上一則: All About My Women
下一則: 街角的童書店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