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印刻專訪伍臻祥摘錄
2010/03/22 09:22
瀏覽1,592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印刻雜誌(CEO生命閱讀)

採訪 田運良.林瑩華   蘇惠昭

伍臻祥提了一袋書走進會議室,裏面竟然沒有任何是一本關於商業或是網路的,雖然他還是台大EMBA班的學生。

熟悉兩岸網路界的人都曉得伍臻祥這一號人物.... 四個月的長假中,一方面要對抗38歲,前中年期的焦慮,還必需面對事業中斷的困惑和掙扎,一個排山倒海而來的念頭突如其來地席捲了他,驅使他坐在電腦前拼命打字。

所以出任Overture總經理前一個月,伍臻祥完成了一本十三萬字的懸疑偵探小說《失落的印記》,交由高寶出版,台灣於是有了兩位總經理小說家,一個是王文華,一個是伍臻祥。

整件事聽起來十分神奇,一個前中年期男人「忽然」寫了一本小說,小說雖然沒有被好好編輯和行銷,但是男人的「作家」身份已然確立,他寫起書來如有神助,布局老練對話流利一點也不像新手上路,所以這本身就像極了一則推理故事:誰讓伍臻祥變成小說家的?

誰讓伍臻祥變成小說家?勒卡雷?安伯托艾可?馬丁史密斯?《侏羅紀公園》的克萊頓,還是《達文西密碼》的丹布朗?

或者只是為了和虛擬世界達成某種平衡?或者回應內在的呼喚?

這個故事由閱讀開始,但也不需要回溯到太遠,建中時期的伍臻祥並沒有什麼特別的閱讀記憶,只是一個成績不錯的高中生,考上唯一一個志願政大新聞系後,他偶然讀到艾文托佛勒的《第三波》,這書讓伍臻祥學會一件事:「用不同的角度看事情」,他滿喜歡這種感覺的,「以前我從不知道自己骨子裡是一個愛顛覆傳統的人」。

開始大量閱讀是伍臻祥到美國念書、工作以後的事。為了融入美國社會,他於眾多美國歷史書中,挑了一本《Don’t Know Much About History : Everything You Need to Know About American History but Never Learned》認真研讀,這是一本挑戰傳統歷史觀的美國史,對歷史事件如越戰提出了新的詮釋,又一次和伍臻祥顛覆傳統的內在自我若合符節,生命中的第一次,他覺得閱讀之酣暢有如飲酒。

在紐約八年,伍臻祥徹底拋棄記者的原初夢想,跟隨著時代的浪潮,投入熱到發燙的網路業,「這是意外的人生,而我是偶然的商人」,但無論作為網路新貴,或者網路泡沫化的倖存者,他最大的娛樂都是泡在 B&N書店,特別是寫著「Mystery」,玄秘小說那一區,玄秘小說讓他跌進了所謂的「閱讀的幸福狀態」,尚是生手的時候,他什麼都讀,等到讀多了,便開始懂得分辨高下,伍臻祥從沙中篩出的金子,包括了安伯托艾可的《玫瑰的名字》、《傅科擺》,湯瑪士哈里斯的《紅龍》、《沉默的羔羊》,馬丁史密斯以莫斯科探長Arkady Renko為主角的《高爾基公園》、《北極星》、《紅場》,多年後他寫《失落的印記》,主角陸亦秦便是以Renko探長為原型,一個不完美的人,內心有諸多掙扎,憤世嫉俗,但偵辦起案件來全然的專業,毫不含糊。

伍臻祥念念不望的還有丹麥作家彼得霍格的《Smilla’s Sense of Snow》(中譯《情繫冰雪》),這當然還是一本懸疑小說,女主角史蜜拉的靈魂是孤獨的,為了追緝小男孩艾塞亞之死背後的陰謀,她回到冰天雪地的家鄉格陵蘭極地,伍臻祥沉醉於故事發散的哲學思維與悲戚的氛圍,「還有那些關於雪的描述」。

不過英國間諜小說家勒卡雷才是伍臻祥的最愛,去年勒卡雷發表新作《The Constant Gardener》(中譯《永遠的園丁》),他迫不及待的讀完它,像熱情影迷搶看電影的首映場,勒卡雷的小說寫官僚腐敗、忠誠與背叛、信念與妥協,他永遠讓小說主角的內心世界充滿衝突與掙扎,他們甚至只是殘缺破碎的平凡人,而無論地球如何轉動,從冷戰、後冷戰到全球化,勒卡雷永遠可以找到最IN的題材織入作品,用小說批判政治,鞭笞現實。

從勒卡雷到艾可,伍臻祥一步步踏入了純文學世界而不自知,從大量的玄秘小說閱讀他也重新發現自我,一個陰錯陽差誤入.COM的新聞人,許多年征戰下來所累積的經驗和專業,足以讓他得到Overture台灣區總經理這個位子,但這不是全部的伍臻祥,他以為閱讀玄秘小說是為了平衡生活,沒有想到這打破的是自己也想要來說故事的封印。

1999那一年伍臻祥回到台北,他原以為二十四歲以後的人生都將在美國度過,網路事業的潮浪卻將他推向了中國,又回到生長的故鄉台灣,這一番十萬八千里的移動讓伍臻祥回頭讀黃仁宇的《萬曆十五年》和《中國大歷史》,並重新適應台灣社會,又因為對歷史的興趣,他的閱讀推開了另一扇門,從《中國大歷史》跨越到凱倫阿姆斯壯《神的歷史》,去年讀完兩位美國調查記者寫的關於聖堂武士之謎的《The Templar Revelation》,一度熱血沸騰的想要循著作者查訪路線再走一遍,這也是後來《達文西密碼》並沒有給伍臻祥帶來一絲驚喜的原因。

身為一個外商公司總經理,伍臻祥擅長資料蒐輯、資料分析以及邏輯思考,同一條線上,向右走,他是精明理智的經理人,等待向台灣宣告付費蒐尋時代的到來;向左,他正在寫第二本推理小說,背景拉到新疆的喀納斯湖,為了女主角的性格描述,伍臻祥讀《一個藝妓的回憶》;為了知道作家如何書寫沙漠,讀《天河撩亂》、《遮蔽的天空》、《英倫情人》。

當閱讀和寫作連結了起來,伍臻祥彷彿搭上了另一輛雲霄飛車。

(轉載自印刻文學生活誌第17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關於寫書
上一則: 當一個說故事的人
下一則: 《失落的印記》書評一則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