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從約伯記看義人受苦
2022/08/10 10:48
瀏覽1,271
迴響2
推薦85
引用0

1. 上帝與撒但的賭注

〈約伯記〉是聖經上很有意思的一卷書。撒但本是天使長,只是他因為驕傲而墮落了,變成和上帝對立的仇敵。我們總以為上帝和撒但勢不兩立,孰料在這卷書中,我們卻可以看到撒但不但在地上走來走去,還可以來到上帝面前和祂像個麻吉一樣聊天,煞是有趣。

約伯是個大地主,有七個兒子,三個女兒,擁有上萬隻牲畜,行事正直,且敬畏神,並不犯罪。有一天撒但來到上帝面前挑撥離間:「約伯敬畏神,豈是無故呢?你豈不是四面圈上籬笆圍護他和他的家,並他一切所有的嗎?他手所做的都蒙你賜福;他的家產也在地上增多。你且伸手毀他一切所有的;他必當面棄掉你。」想不到慈愛的上帝居然決定和撒但打賭,說:「凡他所有的都在你手中;只是不可伸手加害於他。」這點我到現在還參不透,在我們回天家之前,我想,這件事會一直是個謎。

撒但下手了。第一次,示巴人闖來把牲畜奪走了,僕人全部被殺,只剩一個僕人回來報信;第二次,天上降下大火來,將群羊和眾人都滅了,只剩一個僕人回來報信;第三次,迦勒底人把所有駱駝擄去,殺掉所有僕人,只剩一個僕人回來報信;第四次,有狂風從曠野颳來,房屋倒塌,壓死約伯所有的兒女,只剩一個少年人回來報信。這其中有兩次是天災,兩次是人禍。然而約伯說:「我赤身出於母胎,也必赤身歸回;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在這一切事上他並不犯罪,也不稱上帝為愚妄。

過了一段時間,撒但又到上帝面前找約伯的碴了。他說:「你且伸手傷他的骨頭和他的肉,他必當面棄掉你。」我們這位粉奇怪的上帝居然說:「他在你手中,只要存留他的性命。」結果約伯從頭到腳都生了嚴重的皮膚病,甚至用瓦片刮身體才能把角質層或頑癬除去。他的妻子對他說:「你仍然持守你的純正嗎?你棄掉神,死了吧!」約伯卻對她說:「你說話像愚頑的婦一樣。噯!難道我們從神手裡得福,不也受禍嗎?」在這一切的事上約伯並不以口犯罪。

此時約伯的三個好朋友來了,為他悲傷,安慰他。他們從遠處眺望約伯的家,竟認不出約伯來,就放聲大哭。各人撕裂外袍,把塵土向天揚起來,落在自己的頭上,以表示悲哀。他們就和約伯一起七天七夜坐在地上,一個人也不向他說句話,因為他極其痛苦。其實,對於身處苦難中的人來說,言語往往反而是多餘,陪伴才是惟一的安慰。但是後來約伯開始咒詛自己的出生了(見約伯記第三章),這三個朋友反而開始你一言我一句地開始數落起約伯來了,這對受苦的約伯不啻雪上加霜而不是雪中送炭。不過這是後話了。

2. 朋友上場,約伯回應

就在約伯以詩歌體咒詛自己的生日以後,三個朋友先後發言了,只不過這些言語沒什麼同理心,又自以為比約伯敬虔、自以為有理,且得理不饒人,還不如先前的與哀哭的人同哀哭。

第一個朋友說:「……人生在世必遇患難,如同火星飛騰。至於我,我必仰望神,把我的事情託付他。」倘若排除上下文,這樣的句子很美,也是強有力的信心宣告。問題是,受苦的是約伯不是他啊~至於第二句話,誰不知道要仰望神啊?難怪約伯要回答:「……惟願我得著所求的,就是願神把我壓碎,伸手把我剪除。我因沒有違棄那聖者的言語,就仍以此為安慰,在不止息的痛苦中還可踴躍。」在此我們看到約伯已經有厭世的念頭了,但是因為仍堅信神不離棄他,所以仍有安慰。

「……正直的言語力量何其大!但你們責備是責備甚麼呢?絕望人的講論既然如風,你們還想駁正言語嗎?」第一句,約伯帶著嘲諷的語氣這麼說,接著再次為自己辯解。然後約伯提到自己身體的痛楚:「我的肉體以蟲子和塵土為衣;我的皮膚才收的口又重新破裂。我的日子比梭更快都消耗在無指望之中。」看似絕望,但他立刻再度將眼目定睛在神身上:「求你想念,我的生命不過是一口氣……」

接下來同樣自以為義的第二個朋友發言了,在約伯的回答中,他說道:「祂本不像我是人,使我可以回答他,又使我們可以同聽審判。我們中間沒有聽訟的人,可以向我們兩造按手。」真正的審判在人死亡之後,因此約伯無法替自己辯屈;後半部則在新約當中實現。耶穌來到世上,被釘死、埋葬,又復活升天,凡是信祂名的人就必得救,可以有永生;一旦犯錯,可以來到主面前悔改認罪,主耶穌的寶血必要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

第三個朋友也不遑多讓,說:「惟願神說話;願他開口攻擊你,並將智慧的奧秘指示你;祂有諸般的智識。所以當知道神追討你比你罪孽該得的還少。」約伯再次以譏嘲的語氣回他:「你們真是子民哪,你們死亡,智慧也就滅沒了。但我也有聰明,與你們一樣,並非不如你們。……」然後他為自己辯護。到了約伯記 13 章 20-22 節,他話鋒一轉,將受話者改為上帝(參 伯 13:20-28、伯 16 章)。他與詩篇作者一樣,雖然仍在苦難中也有指望,因為相信天上真正有一位愛我們的上帝。

接下來又是三個朋友輪番上台企圖「勸化」約伯,但他們的教導對約伯的苦難並沒有幫助,因為約伯說:「這話我聽了許多;你們安慰人,反叫人愁煩。……無能的人蒙你何等的幫助!膀臂無力的人蒙你何等的拯救!」約伯若生在現代,恐怕也是酸檸檬婉君一枚了。他的回答顯然比他們更有智慧,因為到最後,這三位長者都啞口無言,反倒是旁邊的年輕人以利戶,原先向約伯發怒,因約伯自以為義,三位長輩又無話可說,仍以約伯為有罪,終於看不下去了,也跳出來說話:「……祂必按人所做的報應人,使各人照所行的得報。神必不作惡,全能者也不偏離公平。」他雖然說的看似比前三位朋友更有理,但後來上帝跳出來為自己「辯護」時,神並沒有特別誇獎他。

3. 上帝出場,我的感想

等到以利戶講完後,上帝終於跳出來說話了。可是祂不但沒有解釋約伯的苦難是所為何來,反而說了些看似離題的話:「你曾進入雪庫,或見過雹倉嗎?這雪雹乃是我為降災,並打仗和爭戰的日子預備的……誰為雨水分道?誰為雷電開路?……雨有父嗎?露水珠是誰生的呢?冰出於誰的胎?天上的霜是誰生的呢?……你能繫住昴星的結嗎?能解開參星的帶嗎?你能按時領出十二宮嗎?能引導北斗和隨它的眾興嗎?」

談完大自然後,上帝又一一展示祂所造的動物:你能餵飽母獅子和少壯獅子嗎?你能數算野山羊和母鹿懷胎的月數和幾時生產嗎?……馬的大力是你所賜的嗎?牠脖子上的騌是你披上的嗎?……鷹雀飛翔,展開翅膀一直向南,豈是靠你的智慧嗎?……約伯記共有四十二章,上帝說話的篇幅佔了四章,其中第四十一章整章都在談河馬:「你能用魚鉤釣上河馬嗎?能夠用繩子壓下牠的舌頭嗎?……牠…豈肯與你立約,使你拿牠永遠作奴僕嗎?」

祂像個偉大的藝術家一樣,得意洋洋地像約伯炫耀自己所創造的作品,用意彷彿是在對我們說:「如果你連宇宙的自然定律都無法領悟,(憑你這渺小的人)又怎能奢談宇宙的道德律呢?」(註1)

上帝陳述完自己的莊嚴華麗的創造後,約伯突然感到自己對上帝認識得其實不夠多,因此說:「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因此我厭惡自己,在塵土和爐灰中懊悔。」然後上帝要他的三個朋友獻上燔祭(註2),並且要約伯為他的三個朋友禱告,好叫祂的怒氣不致於臨到他們,同時也使約伯從苦境中轉回,並且祂賜給約伯的比他從前所有的加倍,包括牲畜和聲望,也再次生了不多不少的兒子和女兒。

根據大衛鮑森的講道,當我們懷疑為什麼會有苦難時,正因為我們其實相信上帝是慈愛的、有能力的,所以我們才會對祂感到失望;否則,我們就會對苦難冷感了。我們在苦難中,只因為我們相信還有一位上帝值得我們相信、倚靠,所以我們的指望不致於斷絕。

我曾經自詡為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摩西,但如今更常常自況為約伯。不過當然,如果要論義人,我的義並不如約伯的義,因為我常常用口犯罪,約伯卻沒有。我多麼希望上帝在我有生之年給我苦難的解答,看看祂是不是跟撒但下了賭注,但事實上我已經知道答案了。其中之一就是頂多祂正是如此。即便是這樣,我也不會因此就離棄信仰。因為上帝應許永不撇下我,也不丟棄我。我知道在我生命的盡頭我必在祂的審判寶座前站得住,但在此之前,我要好好地奔走天路。

註1:出自作家楊腓力之筆。

註2:是贖罪祭,詳參 https://bible.fhl.net/new/t.php?k=0000071&N=2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文學賞析
自訂分類:如此我信
下一則: 信仰是一段關係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新天新地
2022/08/11 20:03
(1)有一種苦是信徒自找的。譬如去了不當的場所,交了不當的朋友,成為車手被抓入監。或眼高手低,不勞而獲,終有一天,跳入自己所設的陷阱。這叫自找。

(2)有一種苦是要我們更好。(古語: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空乏其身....!)

(3)主說(詩篇)受苦於我們是有益的,為要學習主的律法。受苦的人若靈裡醒悟,會讓人看見自己何等渺小,何等的需要主。想起自己曾經擁有的(像浪子)。

受苦也會讓自己看見自己的本質,更認識自己。

(4)在主裡受苦,也是一種裝備的過程。若我們沒有受過苦,無法體會主的話語,也無法認識自己,認識信靠的這位主。那麼,我們也無法說清楚福音是何等重要。不能被主磨塑,就無法成為主合用的器皿,也無法差派,成全主的呼召。揀選,磨塑,裝備,差派,成全,是基督徒的必經之路。。

受苦,基本上不要跟魔鬼扯上太多關係,凡是都因魔鬼。(哈!那也是一種攪擾!)。主耶穌受洗後,聖靈讓魔鬼在曠野試探主,我們跟從主的門徒,也會經過這樣的試探,但,「主已經得勝」,只要我們真認識主的話,緊緊跟隨主,魔鬼撒但也無法得勝。因為,我們不再靠自己欺哄自己,全然靠主,這樣就不必害怕。

下台一鞠躬~😅😅

感謝新姊姊的分享

真是當頭棒喝啊~~~

和一位格友伊媚兒討論這個主題

我的信內容跟你給我的回應若合符節

收穫不少,也讓我反思我的信仰......

黃掬馥2022/08/11 20:08回覆
1樓. 典典
2022/08/11 00:05
請問註1出自楊腓力的哪一本?謝謝!

很抱歉

我忘了

還請見諒

黃掬馥2022/08/11 10:5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