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許元長〈上〉
2022/08/15 22:16
瀏覽658
迴響0
推薦58
引用0


這一則故事的網路版原文在《維基文庫》收錄的為殘本,另有其他如《逸史蒐奇》的版本內有完整故事,部分文字不同。此外也順帶找到一段與主角許元長有關的故事,那就一併開始瞎掰唄……

 

----- 偶素分隔線 之 故事開始 -----

 

許元長,是晚時期出身於江陵(今湖北省荊州市江陵區的一名術士,這個故事是發生在許元長客居淮南(指淮河以南、長江以北的地區)的時候。

 

當時有一名御史陸俊之正在廣陵(今江蘇省揚州市任職,他的元配夫人是一位賢妻,陸俊之對待愛妻較他人更加的情深意重。夫人隨著夫君前往廣陵赴任不久之後便因故過世,令陸俊之悲傷悼念的情緒又比一般人更加的哀慟。之後每當春風吹拂、秋月皎潔之時,或是聽到哀傷的音樂聲、孤鴻獨自遷徙時發出悲鳴的聲音,都常會令他輾轉反側難以入眠、更加思念亡妻而發出長長的嘆息,或是獨自一人站著發呆、感到空虛而鬱悶不已,然後傷心難過了一整天。就像這樣過了一年多,陸俊之已然沒了一名壯年人該有的模樣,兩鬢變得班白,彷彿一下子就老了好多歲。

 

許元長來到廣陵時,陸俊之聽說此人身懷奇術,想與亡妻再見一面的陸俊之就以從前漢武帝李夫人的故事試著問許元長能否辦到?許元長說:

 

「此事容易得很。」

 

陸俊之就說:

 

「那麼你能幫我招回我的亡妻的魂魄前來與我再見一面嗎?」

 

許元長說:

 

「一般術士所能做到的只不過招回了亡者的魂魄讓家人看一眼而已。我許元長能做到的則又與他們不同了。」

 

陸俊之問:

 

「那麼你能做到什麼程度呢?」

 

許元長說:

 

「我可以讓被招回的魂魄的身體就像是活人一樣,讓它可以從容的進行它生前想要做的事。」

 

陸俊之聽了之後高興得連連向許元長拜求,說:

 

「先生若真能如此招回亡妻的魂魄,令我們夫妻團聚,那麼我真的會高興得手足無措了。」

 

許元長就問:

 

「尊夫人生其所穿戴的服飾模樣,大人還記得嗎?」

 

陸俊之點頭說:

 

「當然記得。」

 

於是許元長選定在癸丑日那天最適合的時辰,將一個房間清空,除了擺設焚香祝禱用的器物,其他東西都不用。又請陸俊之準備好美食,在夜半三更的時候,換上官服後在房內等候,另有一名年老可靠的老媽子站在一旁侍候著。許元長陸俊之說明:

 

「本來尊夫人要來的話必須我吳元長在此不可,我若離開,那麼尊夫人就不見了。不過侍御大人因為自從尊夫人過世之後便孤身一人,也沒有妾室能隨侍在側給予安慰,精神與身體狀況都越來越差。也正是這份對於亡妻真心誠意的思念感動了上蒼,冥冥之中安排我來到此地幫助你完成心願。此次賢伉儷相聚的機會實在難得良會難逢,必然不想要我也待在此地(即今俗稱當電燈泡),耽誤了你們夫妻的相聚時光。畢竟就像從前楚王巫山神女陽台分別後,就沒有再見面的機會,就算宋玉寫下了《高唐賦》代為抒發,最終也還是彌補不了楚王心中的遺憾了。」

 

陸俊之對於許元長所說的確有深深的感受。接下來陸俊之在一旁坐了許久,卻是一點也沒有人前來的動靜,陸俊之越來越疲倦,屢屢看向許元長詢問現在情況怎麼樣了。許元長就走出房門朝向北方眺望了一會兒,轉身入內對陸俊之說:

 

「尊夫人來了,還請大人恭敬真誠的等待一下。」

 

一會兒之後,屋外有窸窸窣窣的聲響傳來,像是有人正走到房門前的台階處。就見許元長朝著門口方向拱手作揖,說:

 

「請進。」

 

一名女子便應聲推門而入,老媽子見來人正是夫人。尾隨夫人的二名婢女卻是老媽子從未曾見的人,不過在端詳之後仔細一想,老媽子恍然大悟,那二名婢女其實就是陪葬用的紙人所變化而成的。

 

陸俊之夫婦倆相互行禮拜見,雙方都激動得哭泣淚流,然後一同坐下,相互訴說著離別之後的相思之苦,皆是又悲又喜。吃完飯,又喝了些美酒,許元長覺得此時氣氛正佳,就藉口看《山海圖》到了門外等候。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忽然聽見夫人長長的嘆氣聲以及整理衣裳的聲音,陸俊之夫妻倆重新端坐在席位上,點亮了燈,又對飲了數杯美酒之後,夫人站起身子對夫君說:

 

「原本我們倆生死異路,已然無望能再相聚,若非山人的幫助,我們又如何能像從前那般親密的共處一室呢!現在這一分別,又將是永遠不可能再相見了,我將回到那幽暗之中,因為思念你而流出血淚。然而我們因為陰陽兩隔,我也不能在此長時間停留,就請讓我向你辭別吧。」

 

陸俊之聽了之後又抱著妻子痛哭。當他哭了一陣子暫停之時,夫人又勸慰著說曰:

 

「徹底失望的悲傷,也就像死亡這樣了。我雖然因為山人的幫助得以暫時來此與你團聚,但若是再停留過久,將會遭到陰司長官的責備。」

 

說完,就哭著拜別了夫君,轉身出門離去。陸俊之見妻子走下台階後便消失了身影,但仍聽得到夫人哭著拜別的聲音,令陸俊之大哭哀慟得與妻子剛過世的時候那般相同。自此,陸俊之這才徹底相信許元長真的懷有奇異的法術,並且準備了厚禮要感謝他,許元長堅絕辭謝,陸俊之最後也就不再勉強了。

 

這一則故事是在唐朝唐文宗李昂太和大和六年(壬子年),在江陵武亭的侍郎曹弘真那裡得知,就將它記錄下來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術士」,泛指儒生、道教之士、方士、江湖術士、法術之士等,現多指以占卜、星相等爲職業的人。

 

:「無憀」,「憀」音「聊」,1.處於困境,無以爲生;無所依賴。 2.空閒而煩悶的心情,閒而鬱悶。 3.無意思;令人討厭。

 

:「漢武帝李夫人之事」,指夫人過世後,漢武帝命方士李少翁招來夫人的魂前來相見。見《小小說 – 珊珊來遲的李夫人》。

 

:「艮宮直音」,辭意待查。

「艮宮」原為占卜時的名詞。古代認為一個人的運氣如一塊表當指針走到不同的位置,人的運勢會有好差不同的表現。艮宮體現一個人不同時期,不同情況下結印陣在結印式的變化下對未來的影響。

「直音」,用同音字注音的注音方法。如「畢」音「必」,「得」音「德」。

 

:「山海圖」,應是指《山海經》及其原本所附的圖解。

 

:「終天」,原指整天,或為永訣之詞,一般用於死喪永別、遺恨無窮等情況。

 

:「淹留」,久留、逗留。

 

改編自 《玄怪錄》/《逸史蒐奇》

 

原文:

 

《玄怪錄》.卷三.許元長(殘文)

 

許元長者,江陵術士焉,客淮南。御史陸俊之從事廣陵也,有賢妻,待之情分倍愈於常。俄而妻亡,俊之傷悼,情又過之。每至春風動處,秋月明時,眾樂聲悲,征鴻韻咽,或展轉忘寐,思苦畏歎(喟歎),或佇立無憀,心傷永日。如此者,逾年矣,全失壯容,驟或雪鬢。他日,元長來,陸生知有奇術,試以漢武帝李夫人之事誘之。元長曰:

「此甚易耳。」

曰:

「然則能為我致亡妻之神乎?」

曰:

「彼所致者,但致其魂,瞥見而已。元長又異焉。」

陸曰:

「然則子能致者何?」

曰:

「可致其身若生人,有以從容盡平生之意。」

陸喜極拜曰:

「先生誠能致之,顧某骨肉,手足無所措矣。」

曰:

「亡夫人周身之衣,亦彷彿能記乎?」

曰:

「然。」

於是擇癸丑日,艮宮直音,空其室,陳設焚香之外,悉無外物。乃備美食,夜分,使陸生公服以俟焉。老青衣一人侍立。元長曰:

「夫人之來,非元長在此不可。元長若去,夫人隱矣。侍御夫人久喪,枕席單然,魂(原書以下缺文)。

 

 

《逸史蒐奇》.辛集.卷八.許元長:

 

許元長者,江陵術士,為客淮南。御史陸俊之從事廣陵也,有賢妻,待之情分倍愈於常。俄而妻亡,俊之傷悼,情又過之。每至春風動處,秋月明時,眾樂聲悲,征鴻韻咽,或展轉忘寐,思苦長嘆,或佇立無憀,心傷永日,如此者逾年矣。全失壯容,驟或雪鬢。

 

他日元長來,陸生知有奇術也,試以漢武帝李夫人之事誘之,元長曰:

「此甚易耳。」

曰:

「然則能為我致亡妻之神乎?」

曰:

「彼所致者,但致其魂,瞥見而已。元長又異焉。」

陸曰:

「然則子能致者何?」

曰:

「可致其身若生人,有以從容盡平生之意。」

陸喜極拜曰:

「先生誠能致之,顧某骨肉,手足無所措矣。」

曰:

「亡夫人周身之衣,亦彷彿能記乎?」

曰:

「然。」

於是擇癸丑日,艮宮直音,空其室,陳設焚香之外,悉無外物。乃備美食,夜分,使陸生公服以俟焉。老青衣一人侍立。元長曰:

「夫人之來,非元長在此不可。元長若去,夫人隱矣。侍御夫人久喪,枕席單然,魂勞晦明,恨入肌骨,精誠上達,懇意天從。良會難逢,已是逾年之思,必不可以元長在此,遂阻佳期。陽台一歸,楚君望絕,縱使高唐積恨,宋玉興詞,終無及也。」

陸深感之。

 

繼而坐久,絕無來響,陸益倦,屢顧元長問焉。元長因出北望,入曰:

「至矣,虔誠待之。」

俄而窸窣若有人行階下者。元長揖曰:

「請入。」

其妻遂入,二青衣不識,徐而思之,乃明器女子也。陸拜哭,妻亦拜哭,因同席而坐,共話離間之思,且悲且歡。食畢,飲酒數巡。飲罷,元長覺其意洽,因回視山海圖。久之,忽聞其妻長吁整衣之聲,正坐,復明燈,又飲數巡。其妻起曰:

「生死路殊,交歡望絕,非許山人之力,何以至此!此之一別,又是終天,幽暗之中,淚目成血。冥晦有隔,不可久淹,請從此辭。」

陸又抱之而哭。哭竟,又曰:

「絕望之悲,無身乃已。雖以許山人之命暫得此來,若更淹留,為上司所責。」

乃拜泣而去,下階失之,泣拜未息。陸號慟若初喪焉。乃信元長有奇異之術,且厚謝焉。元長固辭,終請不他言而已。

今見在江陵。太和壬子歲得知其事於武亭曹侍郎弘真處,因備錄之。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許元長〈下〉
下一則: 小小說 – 葉天師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