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蕭斯塔科維契:降E大調第九號交響曲/慶祝二戰勝利的問題作(Shostakovich symphony 9 analysis)
2024/05/01 11:22
瀏覽1,511
迴響6
推薦72
引用0

我的樂譜(Zen-on)

蕭斯塔科維契第九號交響曲,是為慶祝第二次世界大戰,蘇聯對德國戰勝而寫,本來構想是
一首宏大的,帶有獨唱與合唱的交響曲,如同貝多芬的第九,當時的政府對此也樂觀其成,他在戰勝前的1944年就動筆,1945年初完成第一樂章的部分。

但樂曲的創作中斷,直到確定戰勝的7月26日才又開始,8月30日就完成,結果是一首完全與構想不同的作品,既沒有獨唱也沒有合唱,更沒有宏大規模,反而演奏時間只要二十幾分鐘,是他的純器樂交響曲中最短的,原先完成的部分也被棄置。此舉觸怒了蘇聯領導人史達林,認為他在開玩笑,慶祝偉大的戰勝,竟然寫這種東西?在11月3日由大指揮家穆拉汶斯基進行首演後,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的整肅,甚至被禁演(穆拉汶斯基沒留下此曲錄音),蕭斯塔科維契也停止自己的交響曲創作,直到1953年史達林去世,他才正式寫作第十號交響曲,第九號交響曲也於1955年解禁。

很悲慘的故事,不是嗎?後來許多評論,也一面倒的認為第九號交響曲,就只是個輕鬆愉快的作品,甚至老蕭本人也有發表類似的觀點,導致此曲長期以來,被畫上了刻板的印象,喜歡宏偉大交響曲的聽眾,對此曲也多有偏見。原因是不管貝多芬,還是舒伯特,布魯克納,馬勒的第九,都是生涯壓軸的鉅作,但老蕭的第九是怎麼回事?

其實,百聞不如一聽,記得我第一次聆聽時,覺得開頭的主題真的很像是海頓或莫札特,當然是輕鬆有趣,但不是莫札特式的輕鬆,而是像他早期歌劇,大膽又充滿諷刺意味的”鼻子”那樣的輕鬆,有聽過”鼻子”的人就知道,這根本是一種黑色幽默,骨子裡是可怕的,如同劇情的荒誕,與器官支解的恐懼。後來樂團總奏的部分,因為樂器編制較小,沒有那麼厚重或喧鬧,但就像一個精密的機械在運作,給我的感覺只是更可怕而已…

如此的曲子不好分析,但我還是要指出幾個明顯的特徵,樂團編制是傳統的二管制,外加法國號四支,兩支小號,三支長號,一把低音號,與貝多芬交響曲差不多,打擊樂是規定要三人,不過樂器都是常見的定音鼓,大鼓,小鼓,銅鈸,三角鐵,鈴鼓等。



範例是由名指揮家巴爾夏指揮WDR Symphony Orchestra Cologne的演出。

第一樂章:快板,滿活潑的。但剛開始很難辨別是小調還是大調,尤其當降g音出現(0:14),好像是降e小調,像是要滑倒一樣,但很快就回到G音(0:15),恢復大調,相當樂觀的感覺,此段算是第一主題,也以大調結束(0:26)。

待此主題又出現時,長號好像已不耐煩,吹出四度上升(0:52),並轉到屬調降B大調,加上重擊的定音鼓,與軍鼓節奏的小鼓,相當厚重,與開始的輕鬆形成對比。但第二主題仍然由短笛輕鬆奏出(0:54),不太搭理繼續咆哮的長號,豎笛吹出一個更可愛的旋律(1:13),做為小結尾,好確保以大調結束,但等等…這個主題似乎有點耳熟,是怎麼回事?

前文有提到他1945年初有寫好此交響曲的第一樂章的部分,但後來被棄置,此一草稿很晚才被發現,經過整理,由NAXOS發行錄音,我們可以發現,開頭的旋律,與這個小結尾主題很像:



但這草稿真的有慶祝勝利的氣氛,輝煌而莊嚴,可是怎到了真正的”第九”,就變成這個歡樂輕鬆的樣子了?老蕭難道真的想諷刺這偉大的勝利嗎?不會吧...

呈示部再反覆一次(1:29),表面上是遵循古典時期的做法,結尾卻是比降B大調升半音的B音(2:46)…發展部開始。最有趣的是在低音部分,出現的第一主題(3:11),即使調已轉變,降g音還是有滑倒的效果(3:12),就像你以為是趕走我了吧?其實我還好端端的混雜在人群裡得意。。法國號與弱音器的小號,也來把這個降g音修理一下吧(3:17)?卻帶來了第二主題的抗議,情況變的緊急~出現了怪異的升C音 (3:24),此音為降B大調大敵,雖用樂觀精神,將之升半音到D,但卻很快就彈回去升C音,碰到麻煩了…像是浮木般到A音(3:30),此處中提琴,大提琴,低音提琴,與銅管的滑音,有一種在旁邊看戲,戲謔般的可怕。

只能再度用樂觀精神,木管奮力往上(3:47),到達的卻是E音~此音還是不對,老蕭安排了D音與降A,降B音來排斥它,形成怪異和聲,然後將D音解決到降E,降B音也四度上升到降E (3:50),就回到了樂章主調降E大調,再現部開始,第一主題出現,仍有不耐煩的長號咆哮(4:01),但很快就啞掉尷尬,還是繼續努力...老蕭有意把調性往降A大調發展,比呈示部的降B大調已降一個全音,第二主題正是此調(4:21),由獨奏小提琴奏出,此調性有可能結束樂章嗎?…隨著第一主題以原調降E大調出現(4:46),應該要進入尾聲,但老蕭又安排將正常的降E音,以樂觀精神升半音,反而到E大調的段落(5:03),配合不斷打擊的小鼓,這已不是樂觀,根本是矯枉過正了!還好老蕭急忙彎道超車,迅速以降E大調結束了樂章。

這樂章雖只有短短五分鐘,卻讓我有不寒而慄的感覺…滑倒~站起~戲謔~滑倒~站起~站不起~被戲謔~回到剛開始…滑倒~站起~戲謔~樂極生悲~努力回到剛開始~沒滑倒卻要站起~要清洗站不起的人~趕快結束。

第二樂章中板:孤獨的豎笛(5:28),開始似乎是d小調,因為f音(5:31)出現了,一下有點委屈,拍子也從3/4拍變成4/4拍,有點深思的空間,但很快就校正為升F音(5:32),D大調還是來了,這方式與第一樂章開頭很像,也回到3/4拍,但還是與4/4拍做糾纏,很勉強的在D大調,這就是第一主題,後來重複時的半音下降(5:55),則又打亂了這一連串的佈局。

第二支豎笛加入(5:59),陪伴第一支豎笛,大致維持三度的”和諧”距離,長笛又來了一次第一主題(6:24), 但走著走著,也只剩它一支了...還好原先那支豎笛願意出來陪陪它。此時第二主題開始了(7:14),像是潛伏已久,如同伯恩斯坦說的"幽靈圓舞曲",半音隨著斷續的節奏偷偷摸摸往上,這基本上是無調的,但又想摸索到小調,隨著漸強到高峰,又半音下降下去(8:03),到第一主題再現時(8:25),變成了長笛,只是有弦樂陪伴,還打出了明確的D大調調號,並與潛伏的第二主題結合(8:32),此主題終於得償所願,並暗示B大調 (9:05),還畫了個圓弧式的回到此調(9:21),也達到樂章中最和諧的部分(9:41),幽靈基本上是得勝了!大笑

只是第一主題再回來時(10:05),我們才恍然大悟…這其實應該是B大調,不是D大調?這就是老蕭用三度和聲變出來的魔術(B大調與D大調兩者相差三度),樂章也就這樣神奇的結束了。。

蕭斯塔科維契與首演曲子的穆拉汶斯基(1942)

第三樂章急板(11:10),G大調,又出現可能為g小調的降b音(11:12),這在前兩樂章已玩過了,也是很快修正為大調。然後又來一次(11:30),也很快修正回來。然後又玩第三次(11:50)!也很快修正,之後轉調,再繼續玩..尷尬..當然樂章快結束時也要再玩(13:15),說難聽點~是在小調與大調間的掙扎嗎?最後卻直接拉到第五度音F(13:58)--還是個增四度,這手法讓人想到西貝流士。

第四樂章緩板,剛開始就用了三支長號的強音(14:05),這首交響曲的特色,輕的很輕,重的很重又出現了,說此交響曲很輕鬆有趣的人要改口了,這簡直就是地獄開了門吧?...這次來到降B小調。但且慢~這不一定是降B小調,也可能是三度上的降D大調,你看~又出現第三級音,可能為小調的E音(14:16)!

還好代表大調第三級的F音,很快在刺耳的小號出現(14:23),還加了一個大鑼聲!與前三樂章的佈局相似。而後續的低音管不給力(14:37),還是落入了小調,像是對此命令式的樂觀委婉拒絕(有點像貝多芬第九的最後樂章,也算是個幽默吧)...隨後此低音管,就像舞劇"春之祭"那樣使勁往上吹,又淒涼的掉下來。

三支長號再來一次(15:20),這次換了個調,是為了橋接第五樂章,低音管一樣沒氣沒力,只好回到第一樂章開頭的降E大調,低音管終於有活力了!得意~第五樂章小快板(17:12),像是降E大調關係調c小調,卻拿降E大調的增四度音~A音(17:14),作為導音,轉到大調,這與前四樂章的佈局也是大同小異,而在可能返回小調時(17:25),再度遭到破壞。。此第一主題細聽下與第一樂章小結尾主題是相似的,應該是轉用自棄置的樂稿升高八度再來一次,成功停在整首曲子的主調~降E大調上(18:01)。

經過一段帶有民俗風的喧鬧木管後,第一主題又出現了(18:48),這次卻不是停在主調降E上,而是E音(19:07)!老蕭也太愛玩遊戲了,且在第一樂章就玩過了...第二主題看來還是在降E大調上,卻帶有恐怖的半音下降(19:13),這樣違反奏鳴曲式的原則吧!這時關係小調C小調適時出現(19:49),由法國號拉長C音結束呈示部,此布局甚為奇怪。

發展部開始第一主題很快在低音顯現(19:59),與豎笛的第二主題結合(20:07),經過模進轉調,又再度出現(20:25)。第二主題也改變一下(21:05),速度轉快的第一主題出現(21:19),法國號卻浮現降g音(21:30),讓降E大調蒙上一層陰影,就像是第一樂章。隨後的B音也是一樣怪(21:53),小號吹出下壓的第二主題,才把曲子導正為降E大調,真正的尾聲開始了。

第一主題在小號與低音翻騰著(22:09),用差八度齊奏,注意與弦樂&第一主題和鼓聲精彩的節奏交錯,兩邊和聲有可能對調,這樣精巧又像零件可以拆解重組,加上充滿金屬聲的配器,簡直就是完美的機械裝置!若說是武器,那可真是百步穿楊,彈無虛發了!小號隨後奏出像是勝利的號角(22:34),但和聲不太對~第二主題由弦樂奏出(22:35),以E音干擾了整個進行(22:40),又推到降g音(22:54),這暗示降e小調的音,更進一步的搞破壞,如同第一樂章剛開始一樣,老蕭回到降E大調的方式,仍是左拐又拐,彎道超車,以高速行進,回到了降E音結束。


這是什麼啊?以第一樂章剛開始的方式,結束整首曲子,是樂觀精神嗎?還是要首尾兼顧?也可能是兩者兼有。我要是當時的蘇聯當局,也可能被觸怒的(笑)總之,這還是一種慶祝,不管是彎道超車,還是正面對決,都是得來不易,老蕭絕對是珍惜並頌讚這偉大的勝利,但他的音樂帶有太多的恐怖元素,備極哀榮,畢竟在二戰期間,蘇聯戰死的人也高達百萬以上,政府吹噓自己的勝利,卻忽略了許多人是那樣的被打壓,老蕭本人就是最大的受害者之一,他把原來純粹頌讚勝利的樂章拿掉,以更寫實的情況來詮釋,並以幽默的態度對那些"莊嚴,偉大"加以拒絕,聽了這二十多分鐘的音樂,可說是當時蘇聯的縮影,不只是表面的生活,更是心中的感受,因此我深愛這首交響曲,也毫無愧色的可以擔當”第九”這樣的壓軸地位。

文/夏爾克

有誰推薦more
迴響(6) :
6樓. vivi 之東張西望
2024/05/07 21:02

你好棒,

這麼難的學問你都學成而得心應手,

多麼不簡單.

vivi太客氣了,這只是一篇聆聽感想與分析,真的沒什麼啦... 夏爾克2024/05/10 11:31回覆
5樓. 悅己
2024/05/04 10:49
聽完曲子
再讀夏爾克的分析
得再回去聽一次曲子
才能理解文中的分析
呵呵
謝謝悅己姊,我寫文可能還要更簡潔一些吧,祝您母親節快樂。 夏爾克2024/05/05 08:32回覆
4樓. 巴拿巴
2024/05/02 22:35

夏兄平安,

謝謝回復!

其實我覺得老蕭的第七號交響曲也蠻好聽的:)

敬祝平安健康

小周末愉快

法喜充滿

福杯滿溢!

主內巴拿巴+_+

謝謝巴兄再度光臨,第七號只是第一樂章就很驚人了,從和平,戰爭,到死寂,我昨天剛好聽了,也是巧合,主日愉快。 夏爾克2024/05/05 08:30回覆
3樓. 環保阿嬤金鳳姨
2024/05/02 12:27
祝福我的好友:順心如意,美善幸福!^^
謝謝您,也祝母親節快樂。 夏爾克2024/05/05 08:27回覆
2樓. ■♀醫楊曉萍
2024/05/02 04:27
從鼻子的確可見蕭的人文與政治理念, 處處隱含....能活過那麼多壓迫而屹立不倒, 持續發展屬於他個人的音樂語彙, 敬佩
原以為他自從被整肅之後,像初期鼻子那樣的大膽辛辣已不復見,沒想到在第九號復活了,這就是他沒那麼輕易被打倒與妥協的象徵,難怪可以屹立不搖。 夏爾克2024/05/02 10:19回覆
1樓. 巴拿巴
2024/05/01 16:40
回應!
夏兄平安,

雖然今天這篇文章的推薦只搶到第四名
但是至少留言搶到頭香也不錯XD

蕭先生的作品我不大熟
好像只聽過一兩首交響曲(的一部分)
感覺還不錯
至少以現代樂派或是現代作家來說
我還算比較能接受蕭先生的作品
另外
剛才開始放您推薦的這首曲的油管錄音
聽到現在我也覺得這首交響曲鰻好聽的
謝謝分享!

敬祝平安健康
勞動節及新的一周愉快
法喜充滿
福杯滿溢!

主內巴拿八+_+
這首與第一號,算是老蕭最容易接受的交響曲了吧,不過這人在最簡單的音樂裡,也會放上一些很複雜的內涵,但也沒差,好聽就好 得意禮拜四愉快。 夏爾克2024/05/02 10:15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