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梅湘:時間終止四重奏分析/關於災難與永恆(Quatuor de la fin du temps analysis)
2024/01/06 11:02
瀏覽1,492
迴響6
推薦94
引用0



"時間終止四重奏"是法國現代作曲家梅湘(Olivier Messiaen,1908-1992)為小提琴、大提琴、豎笛和鋼琴創作的八樂章室內樂,
靈感來自聖經的啟示錄。

梅湘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常常以聖經為題材寫曲。他解釋說:「七是完美的數字,神造萬物花了六天;由神聖的第七天安息日所認可,延伸到永恆,成為永恆之光的第八,不可變更的和平與安詳。」這就是八個樂章的由來,而其中第一、二、六、七部分完全是原創的,其他部分是舊作的改編。

啟示錄第十章,尤其是此作品靈感的來源,以下節錄自聖經中文和合本。

大力的天使拿著小書卷 

1 我又看見另有一位大力的天使從天降下,披著雲彩,頭上有虹,臉面像日頭,兩腳像火柱。

 2 他手裡拿著小書卷,是展開的。他右腳踏海,左腳踏地,

 3 大聲呼喊,好像獅子吼叫。呼喊完了,就有七雷發聲。

 4 七雷發聲之後,我正要寫出來,就聽見從天上有聲音說:「七雷所說的,你要封上,不可寫出來。」

5 我所看見的那踏海踏地的天使向天舉起右手來,

 6 指著那創造天和天上之物,地和地上之物,海和海中之物,直活到永永遠遠的,起誓說:「不再有時日了(或作:不再耽延了)。」

 7 但在第七位天使吹號發聲的時候,神的奧秘就成全了,正如神所傳給他僕人眾先知的佳音。

這首曲子的創作有一個非常引人入勝的故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當時31歲的梅湘加入了祖國法國軍隊。1940年他被德軍俘虜,關押在德國格爾利茲(現為波蘭茲戈熱萊茨)的Stalag VIII-A戰俘營。在前往集中營的途中,梅湘給同為囚犯的豎笛演奏家亨利·阿科卡看了後來成為"鳥之深淵"《Abîme des oiseaux》樂章的草稿。另外兩位職業音樂家,包括小提琴家讓‧勒‧布爾萊爾 ( Jean le Boulaire) 和大提琴家艾蒂安‧帕斯奎爾 ( Étienne Pasquier)也是他的獄友。

梅湘為他們寫了一個短短的三重奏,這首曲子後來成為四重奏的"間奏曲"《Intermède》樂章。後來,他決定用鋼琴與三重奏組合,將其發展到"時間終止四重奏",梅湘希望強調其在時間終結後,即是"永恆"的意義。



Étienne Pasquier後來成為著名的Pasquier三重奏成員

該四重奏於 1941 年 1 月 15 日在集中營首演,梅湘親自演奏鋼琴部份,當時有數百名囚犯和軍官在場,連傷員也來了,更有些社會各階層人士,可說相當受矚目,即使氣候嚴寒。梅湘當時被稱為"法國的莫札特",他聲稱有五千人觀看了演出,但以場地的規模來看是不太可能的。梅湘後來回憶道:我從來沒有如此被全神貫注地聆聽。”首演後儘管許多人對音樂感到疑惑,也能隱約得知非凡的意義。


故事很有意思,但曲子本身是不易欣賞的,甚至還滿艱深。梅湘的音樂手法中最值得注意的是"有限的移位調式",共有七種音階,第一種就是德布西愛用的"全音音階",即每個音之間都是全音關係,沒有半音。第二種即是所謂的"八音音階",照全音-半音的方式去重複排列,但這些都不是"有調性"的音階,在聽覺上比較奇異。

但我以為,此兩種音階都有包含主音C的增四度,也就是魔鬼音程的升F音,另外也包含C的上大三度音E,以及下的大二度升A音,這幾個音程特別重要,對理解他的音樂也有幫助。

在節奏方面他也有所謂的附加時值,增減時值,不可逆行節奏等。附加時值是指在正常的節奏上加個多的節奏或休止符,本作品第八樂章就是很好例子。至於減值與加值會造成節奏的律動,在各樂章都常見。而不可逆行節奏則是從左到右看起來都一樣的節奏,這對梅湘來說也是永恆的象徵,只是從聽覺來說是不易察覺的,如圖。

以下是由Barnaby Robson演奏豎笛,James Clark演奏小提琴,David Cohen演奏大提琴,Matthew Schellho演奏鋼琴的版本,有附樂譜。

1.晶瑩的禮拜(Liturgie de cristal)

總譜的序言:「開頭描繪了凌晨三點到四點之間鳥類的甦醒: 一隻烏鶇或夜鶯在即興演奏,周圍都是鳥鳴,顫音消失在高聳的森林中。把這一切移植到宗教層面,你就有了天堂的和諧與寂靜。」

這首曲子由豎笛演奏,獨立於其他三種樂器(小提琴、大提琴和鋼琴),梅湘極為偏愛這樂器,可能與該樂器接近鳥鳴的聲音有關。豎笛在此模仿烏鶇,而小提琴則模仿夜鶯的歌聲。剛開始豎笛就奏出了"不可逆行節奏",在上升到升A音,產生顫音後,重覆了兩次下降的增四度音(0:16),這算是一種型態,可稱為主要主題

在音階中,增四度是離主音關係最遠的,對聽覺可能不是很悅耳,但可表達一種超脫塵世之感,後來也有增四度音程下降(0:24)。配合小提琴的高音,大提琴的滑音(注意其和聲也是增四度,0:26),此大提琴的旋律是固定的,瀰漫著全曲,猶如暮靄一樣,可特別注意。

當豎笛再次重複主要主題時,提高了一個全音(0:36),顫音又出現了...而增四度由豎笛多次重複(0:46),小提琴接下來也在高音重覆(1:01),豎笛繼續演奏主要主題後半,也可聽到鋼琴的增四度和聲音響(1:27)...豎笛隨後將增四度擴增成七度(1:51),顫音也因此提高(2:02),經過一些發展後,很快結束。

 

二. 給宣佈時間終結天使的無言歌(Vocalise, pour lAnge qui annonce la fin du Temps) 

「第一部分和第三部分(很短)喚起了這位穿著彩虹和雲彩的強大天使的力量,他一隻腳踩在海上,一隻腳踩在地上。第二部分是天空中難以捉摸的和諧。鋼琴上,帶有藍色的橙色匯流而成的和弦,如瀑布般傾瀉而下,悠遠的鐘聲將小提琴和大提琴近乎樸素的聖歌包裹其中

樂章分三個部分,剛開始強奏的鋼琴好像表現天使的強大力量(2:50),小提琴與大提琴齊奏,豎笛又顫音,結尾也是增四度~只是這次是往上(3:01),此為主要主題,再來幾乎是其重複,直到大家都發出顫音,這是世界末日的恐懼?

小提琴&大提琴加上弱音器,像在遠方來的那樣開始了第二部分(3:42),這裡的鋼琴可聽到藍-橙色如瀑布的感覺嗎?其實是一個不斷重複的音型。小提琴如上,仍與大提琴合奏出"難以捉摸的和諧",但住一開頭往上的大三度,與後來向上的增四度,這其實都是前面就有的東西...到後來高揚時也是一樣(5:26),最後似乎以九和弦暗示D大調(7:19)。

第三部分以下降音階開始(7:25),此旋律和剛才鋼琴的類似,大家又發出了顫音,此恐怖感以鋼琴上升的增四度(7:38)結束。

 
三.鳥的深淵(Abîme des oiseaux)

樂章由單簧管獨奏,技術難度極高。它之前是為亨利·阿科卡 (Henri Akoka) 寫的,後來又併入此作品中,有指定速度,算是很慢的,許多持續音,超高音,以及大跳音程,考驗吹奏者,梅湘認為那些持續音代表的是"永恆",並且盡可能的延長(對吹奏者很難尷尬),而鳥類很可能是梅湘以為能超脫人世的象徵。

 「深淵就是時間,帶著它的悲傷,它的疲倦。鳥與時間相反;是我們對光、星星、彩虹的嚮往,也是對歡欣之歌的渴望

曲子是由比較慢的速度開始,可能象徵"深淵",比較快的段落則是鳥群。樂章起頭的上升使用了大三度(7:52),下降則是增四度,不用說,這還是前面的型態。然後又是一堆增四度下降(9:43),只是旋律做了些變化,這幾乎已是梅湘的特色了,也有許多漸強(10:40),然後增四度開始變得活潑(10:52),更有一個連續五次上升的序列(11:33),型態還是一樣,然後下降增四度又出現(12:16),回到了樂章剛開始(12:40),只是比那時低了八度,一樣是緩慢的速度,但與之前相距不遠,最後速度加快,還是以增四度下降結束。

 

四.間奏曲(Intermède)

「這是個比其他樂章更具奔放個性的詼諧曲,但仍透過某些旋律回憶連繫其他樂章

剛開始三個樂器合奏,節奏比較活潑,但還是有隱伏的上升三度(16:13),結尾...還是下降的增四度(16:23),這前面已出現多次了,這些旋律被互相模仿,豎笛的音型讓人想到第一樂章,就出現了可能是全曲最有旋律性的~由大提琴拉奏的歌謠(16:45),小提琴與豎笛又加以模仿。豎笛還是吹出熟悉音型(17:06),只是上升增四度又出現(17:12),梅湘是無法擺脫此音程的...然後又轉為下降(17:20)。剛開始的段落又來了(17:28),最後以豎笛的熟悉音型結束,是八個樂章中最短,也最好理解的。



我在圖書館找到的總譜

五.對耶穌永恆性的讚歌( Louange à lÉternité de Jésus)

這個非常緩慢的樂章將大提琴和鋼琴結合在一起,形成了一首慢而狂喜的大提琴歌曲,並由鋼琴上重複的和弦強調。這是1937年作品「Oraison」的改編,選自"美麗之水的祭典"《Fête des Belles Eaux》 ,是為世界博覽會創作的作品。

「耶穌在這裡被視為道(或是神的言語)。大提琴奏出無限緩慢的旋律,讚美這個強大而溫柔的道的永恆。旋律莊嚴伸展,如同在一種溫柔而堂皇的地平線上升起。"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

由大提琴的歌唱開始(18:03),可能算是第一首有調的~E大調,後來的鋼琴也滿明確的奏出此調,大提琴的句尾是小三度向下,比先前的增四度優美多了。然後旋律稍微變奏(19:09),發展後才回到原來和聲(23:08),並大致回到剛開始,此音比之前高了一個六度,由此很快到結束,雖用了不少在E大調以外的音,結束時反其道變成向上小三度,大提琴奏出拉長的泛音E,以和諧的E大調和聲收尾(24:50)。

 

六.為七把號角的狂亂之舞(Danse de la fureur, pour les sept trompettes)

這是整部作品中唯一暗示最後審判的災難性,以四重奏強音結束,產生了可怕的效果。

「從節奏上來說,這是系列中最具特色的作品。四把樂器齊奏,模仿鑼聲與號角,前六位天使宣告世界終結與災難,第七位的號角宣告了上帝的奧秘的應驗。使用了附加節奏、增值或減值的節奏、不可逆行的節奏。令人敬畏的花崗岩聲音,永動的鋼鐵,巨大的紫色憤怒,冰凍的陶醉。特別聽聽在樂曲最後,那恐怖的主題擴展,與音域的變化


自由節奏,剛開始四把樂器齊奏,再度出現了向上的增四度音程(25:27),與不可逆行節奏(25:28),當然也有減值節奏,讓曲子更具滾動性,也有向下的增四度(25:38),讓人聯想到第一樂章的主要主題,剛開始的主題又再次開始(26:29),力度變弱,又變強,然後又是
遠處傳來的(27:22),節奏與旋律仍與前面很像。

然後節奏更細分化(28:20),還強調不可逆行節奏(28:41),動勢到顫音才慢下來(30:00),讓人感覺到了花崗岩般的聲音;永動的鋼鐵,巨大的紫色憤怒,音程大幅跳動,且力道如鋼鐵般,讓人恐懼,還是以增四度下降收尾(30:59),最後也是(31:38),只是用了ffff,加上大幅跳動,最後的升f音也是開頭的音,好像完成一個循環。

七.彩虹縈繞,給宣佈時間終結的天使(Fouillis darcs-en-ciel, pour lAnge qui annonce la fin du Temps)

「這裡反覆出現了第二樂章的某些段落。代表天使的段落全面出現,尤其是覆蓋在他身上的彩虹。在夢中,我聽到和看到了有序的和弦和旋律、已知的顏色和形狀;經過這個過渡階段之後,我墜入了迷離之中,帶著狂喜,遇到聲音與色彩,他們互相交融,超乎感知以外。這些火之劍,這藍橙色的熔岩,這些突如其來的星星,這是混沌,也是彩虹

剛開始只有鋼琴與大提琴。前者不斷奏出八度音階,由低音e到上加兩線的e,大提琴則又奏出不可逆行節奏(31:42),作為主要主題,句尾的下降小三度其實讓人想到第五樂章,且此音是升f,也與前面樂章相仿。又出現巨大的顫音(33:41),大提琴進行大規模滑音。回到主要主題(33:54),鋼琴的部分比前次多下降了一個全音。

隨著鋼琴的藍-橙色(35:22,這當然與第二樂章相關),主要主題得到更進一步擴展,當句尾又回到升f音時],鋼琴彈出清朗的琶音,還從C大調-升F大調(37:36),不可逆節奏也得到強調(37:46),句尾又落在升F(37:57),最後不意外(38:49)...也是一樣。

八.對耶穌不朽的讚歌(Louange à lImmortalité de Jésus)

此樂章與第五樂章相對應,小提琴擔任獨奏,鋼琴伴奏。這是 1930 年管風琴作品《Diptyque》改編的,後來加上天堂的副題。

小提琴獨奏與第五樂章的大提琴獨奏相對應。為什麼要寫這第二首頌歌?因為它特別針對耶穌的第二個方面,即耶穌的永恆。耶穌道成肉身,為我們傳達他的生命而不朽地復活,純粹是愛,音域上升向著極端高音,人也向著天主飛升,神的兒子也對他的父飛升,凡人也被神化飛升到天堂。

其實我不太懂梅湘的意思?反正就是耶穌基督是永恆的,他復活後已經去天堂,坐在天父的右邊了...果然與第五樂章很像,小提琴旋律與鋼琴伴奏皆如此(39:00),只是節奏不同,這裡是劇烈的附點音符,還有同樣劇烈的休止符,極為特別,幾乎瀰漫全曲,也同樣是E大調,只是句尾為大三度(39:33),也不斷被強調(40:16),此樂章很慢,也像在地平線上延伸,作為永恆的象徵。

尾聲小提琴開始三連音節奏
(44:0),但又是個牽腸掛肚的切分音,直到高處,這可能是全曲最令人感動的地方最後竟仍是上升增四度到主音E的泛音(45:25),好像在空氣中消失,到了天堂一樣,和弦也是第六級的七和弦,難道暗示是小調嗎?梅湘也說過:一首表面上放在結尾的曲子,並不表示結束的到來。

整個曲子八樂章聽下來,還好不覺得厭煩,因為主要元素就是那些增四度上升下降,還有活潑自由的節奏型態,雖然都無調性,卻自有一種奧妙與悠遠,甚至原始感,我比較傷腦筋的是難以感受到梅湘以為的"音樂中的色彩.."烏雲飄過..這方面只能聆聽時去想像。當時間終結之日,也許就是末日來到,啟示錄的神奇恐怖景象,或許與無調音樂不謀而合~而這些災難,即使是崩塌毀滅,都只是為了一件事:那就是到達永恆。

文:夏爾克

有誰推薦more
迴響(6) :
6樓. 環保阿嬤金鳳姨
2024/01/12 15:01
週五順心愉快。
祝阿嬤周末愉快! 夏爾克2024/01/12 15:51回覆
5樓. 四妹
2024/01/11 09:49

法文版的維基 有當年在Stalag VIII A 音樂會的手繪 Invitation 耶

寫的很美!法國人就是這麼有品味有個性啊!得意 夏爾克2024/01/12 15:50回覆
4樓. 環保阿嬤金鳳姨
2024/01/09 15:49
祝福您闔家龍年持續美好, 2024年新年快樂!
新年快樂!感謝阿嬤的問候,這兩天冷,要多注意保暖。 夏爾克2024/01/10 11:46回覆
3樓. 環保阿嬤金鳳姨
2024/01/08 13:18
午安
 多彩的陽光,迎來心情的美妙;溫馨的祝福,願您幸福每一天!^
環保阿嬤金鳳姨
謝謝阿嬤的問候,心情愉快,身體健康。 夏爾克2024/01/08 20:40回覆
2樓. 環保阿嬤金鳳姨
2024/01/07 15:24
午安
 願您每天都帶著笑容為您的理想努力, 
環保阿嬤金鳳姨
1樓. 安歐門
2024/01/07 09:24

我是個音樂門外漢,依然感謝格主傾囊相授,

無法享受內容高深,附庸風雅也能清心一二,

小時家窮,鄉下人不曾領略任何音樂,總覺缺憾,

大學自學吉他,胡亂彈奏,追女孩專用,勝之不武,

羨慕能登音樂藝術殿堂之人,人生必然相對美滿。


我也只是有興趣去研究啦,其實古典音樂不難,相信以安兄如此敏銳的頭腦與聰慧的心靈,很容易領略的。 夏爾克2024/01/08 20:3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