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MY COMIC】大國對奕
2008/04/10 00:53
瀏覽3,047
迴響2
推薦32
引用4

台灣是誰的棋子呢????

下一刻......台灣的角色才正要崛起..............

崛起在中國 和平看美國?
【社論】

美國國防部《二○○五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軍力報告》出爐。概括而言,這分報告給人的核心印象是:美國認為,中國的「崛起」已是事實,唯「和平」與否,則要看美國對中國的崛起作何評價。

中國當局標榜的「和平崛起」,對於美國鷹派而言,就是「中國威脅論」的同義語。倘若美國認為中國的「崛起」就是「威脅」,則是否尚有「和平」,一方面固然要看中國的作為,另一方面也要看美國的判斷。而倘若美國作出負面的判斷,其餘種種,何患無詞。

可先探究中國的「崛起」有何特徵。在美國國防部的筆下,談到中國的崛起,是在談論可能出現一個軍事、政治或經濟的強權;但現今中國的崛起,以歷史的視野來看,卻是中國人民在百餘年來首次出現謀求改善民生的機運所表現的成績。其實,自鴉片戰爭以來,直至中共建政,中國的外患內憂紛至沓來,中國人民可謂根本沒有改善生計的喘息機會;直至七○年代末期推動改革開放,民智民力始見首度的解放。因而,如今所謂的「崛起」,與其說是中共政權的崛起,不如說是十三億中國人民的自力更生與崛起。

所以,中國現今的崛起,與十八世紀以來英、美等強權藉侵略殖民的崛起不同,亦與二十世紀中東宗教軍事組合的崛起不同。相對而言,中國現今的漸漸崛起不是依恃軍事,而是經濟發展使然;不是依恃國家力量的擴張,而是依恃民力的解放。憑藉軍力的崛起,有時而窮;憑藉民生自救運動的崛起,潛力極大。

如今,美國的《中國軍力報告》,在議論中國的「崛起」時,顯然亦未確定「崛起」的定義。有時說的是民力的「崛起」,由於這是十三億人口的求生運動,當然從人道觀點上應當給予肯定;但有時又將「崛起」解讀為中國綜合國力的上升,由於這可能影響美國的獨霸地位,所以字裡行間的敵意就不遑掩飾了。因而,究竟中國的崛起是否能夠和平,不免要看美國對中國的崛起作何判斷而定;如果美國不想給予「和平」,中國自亦必須有面對不和平情勢的準備。

回到國防軍力部分。《軍力報告》指出,中國軍力部署的重點在防止台獨。又指出,中國當不願因對台動武而波及其經濟發展。且似乎認同《二○○四年中國國防白皮書》所說,「倘若台灣當局不計後果地謀求獨立,……中國軍隊將不惜代價地粉碎圖謀」的因果論述。可見,美國當局亦判斷:中共倘若對台灣用武,應當是「若獨就武」的被動事件。而且,美國亦認為,中國確實具備「若獨就武」的意志。但是,《軍力報告》卻又將中共以壓制台獨為主的軍事部署,漸次引伸為對於亞太地區甚至全球的威脅。

中共認為,處理台灣問題,必須要有國際高度的軍事準備;沒有此種準備,即不可能維持「若獨就武」的嚇阻力。而美國方面則認為,中共的軍事準備已經出現了國際性的威脅,因而提醒中共當局已處於「戰略十字路口」,儼然將此變成一個超越「台獨」的事件。因而,在台獨這個議題上,中共只要維持「若獨就武」即可保住和平,但美國卻亦有借題發揮而使之不和平的空間。

值得注意的是,陳水扁總統正在準備的「國安報告」,也是以中國的「和平崛起」為議論的主軸,而且亦將中國的崛起引伸為對亞太及全球的威脅,甚至暗指其將對美國的獨霸地位造成威脅。這顯然是西方霸權對中國的觀點,亦是將台灣作為西方霸權馬前卒的觀點;未必符合如今中國崛起實為民生自救運動之事實,更未必是符合台灣綜合利益的戰略觀點。

因為,倘若中國的崛起,繼續朝「民生自救運動」的主軸發展下去,且繼續將台灣問題的處理手段定位為「若獨就武」的被動事件;中國就很可能在「崛起」與「和平」之間兼籌並顧,美國亦恐無可能借題發揮地將中國當作伊拉克來處理。屆時,美國就可能必須接受中國崛起的事實,而台灣則將跌落在美國的戰略斷崖之下,錯失了建構「兩岸和平穩定互動架構」的可能性。

【2005-07-22/聯合報】

從海南經西藏到北京

胡錦濤和蕭萬長的博鰲會一度成為國際矚目焦點,從中國南端的海南遙望首都北京,想像八月間奧運開幕的盛況,中國厚植經濟實力的成果驚人,試圖在世人面前上演一齣「大國崛起」的企圖心展現無遺。從海南到北京的築夢之路,眼看著直達車蓄勢待發……。

然而,這條「邁向大國之路」,卻不是通行無阻,因為其中橫亙著西藏問題。

西藏問題現在成為干擾北京奧運的最重大因素,此一情勢為中共所始料未及。西藏問題存在已久,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日前的騷動和鎮壓事件反映了漢藏之間的長期緊張關係;在國際媒體密集報導下,乘著奧運聖火而延燒全球,形成燎原的效果。聖火傳遞在巴黎、倫敦、舊金山等全球各大都市出現的景況:聖火熄滅,搭上巴士,躲進倉庫,繞道失蹤,取消街道傳遞……,都是奧運史上向來萬人夾道歡迎聖火所難以思議的對比。而這些尚且可能只是杯葛北京奧運的「前菜」而已,如今從歐盟議會到美國國會議員陸續表態,抵制北京奧運的聲浪日漸高漲,迎面而來還可能出現什麼樣的難堪,令中共當局和國際奧會都焦慮不已。

奧運聖火傳遞受杯葛的事件,在中國境內激起民族主義的情緒反應。大陸民眾開始號召「反抵制」,打算對中國境內的「外商」,如法系的家樂福、美系的肯德基和麥當勞等廠商,進行消費者抵制。這類民族主義色彩的思維和行動,如果對比達賴喇嘛軟性號召世人「不要抵制奧運」、「西藏要自治,不是要獨立」的平和理性姿態,兩者訴求之間所顯現「普世化」價值的程度高下,與效果得失,已是有目共睹。最近,中共宣布將與達賴特使「繼續接觸磋商」,不知是否亦因感知達賴的立場其實較諸西藏民間溫和理性。

中國的「邁向大國之路」無法平坦順暢,就因為還差了這一步「國際化」的思維。這有點像早期台灣自艾自憐於「亞細亞孤兒」的身世,結果循此悲情反而更走上鎖國之路。中國越是急於向世人證明自己的大國身姿,越是承受不起任何一絲旁人「還不把你當大國看待」的眼光;越是蠻橫回應,反而正暴露自己的「文明」程度還未升級到大國水準。中國如今已具有「船堅炮利」的強國實力,但對內處理人民的民主要求仍然相當粗糙,對外總是向世人咎責於「一小撮激進分子鬧事」,顯然不理解人權、民主、宗教自由和少數民族自治等議題在國際間的感染力。在普世化價值的理解和實踐方面,如果差這一步跨不過去,「大國」的門面仍然妝點不起來。

要想躋身大國,「民主」成了必要的敲門磚。相當程度上,台灣正是這種民主經驗的受益者,也是最佳示範。台灣人民在過去八年曾怨嘆受制於選舉結果,但如果拉長時間場景再思考,這一場經歷其實堪稱民主洗禮的必然過程。台灣的民主制度不但讓至今未能全然如願「港人治港」的香港欽羨不已,也是激勵中國大陸邁向和平演變的重要參照力量。

胡蕭會讓原本屬於區域經濟領域的博鰲論壇備受矚目,且會議成果和後續發展皆成為國際政治焦點。可見不論中國本身的經濟實力展現,或台灣本身的主權意識考量,都並非兩岸各自關起門來自顧自的「家務事」而已。在此全球化資源流通的時代,要想在國際舞台上扮演一個有份量的角色,就要遵守普世價值和國際規則行事。台灣的民主之路乃經歷二○○○年、二○○四年,才終於走到二○○八年的今天。大陸的晉身強國之路也未必一路通行從海南直達北京,繞道西藏的代價恐為學習民主的必繳學費!

【2008/05/02 聯合報】

http://blog.udn.com/mykey/1738808

一中各表:過河卒子,只有向前!

在總統大選期間,連謝長廷都不容他站台的陳水扁,上周二以「商談移交」為名目,把馬英九請到台北賓館,且顯然有備而來地大談「九二共識」。

安排這場「扁馬會」,陳水扁的用意有二:一、藉由討論「九二共識」,重新站回「總統」的高度;二、再度強調,希望「挺扁 /反扁」的時代劃下句點。陳水扁用關懷「台灣主體性」,要大家忘掉他八年的失政敗德與內耗空轉。

陳水扁一直說「沒有九二共識」,其實不如說,陳水扁一直「希望沒有九二共識」。但是,如今「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已經出現在「布胡熱線」,也已出現在新華社的英文稿中;所以,即使原來沒有,現在也有了,至少可以視為台美中對於「九二會談」的新詮釋。這個新詮釋誠然尚非穩固(只見英文稿),亦非明確(如何發展及落實),然而畢竟「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已經出於胡錦濤之口及見諸新華社的英文稿。

事到如今,陳水扁及民進黨不應再說「沒有九二共識,一中各表」,而應回答以下三個問題:

一、如果有了「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承不承認、接不接受?二、或者,倘若覺得如今出現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不夠穩固及明確,願不願付出心力協助促其更形穩固及明確?三、「一中各表」是「中華民國」,而不是「台灣國」,民進黨接受嗎?還要「及早正名制憲」嗎?

關鍵是在第三個問題。過去,「一中各表」的可能性尚撲朔迷離,是使得台獨產生號召力的主要原因之一;其實,台獨的主要訴求一直是「中華民國沒有尊嚴/中華民國活不下去」,而幾乎從來不須證實「台灣國能活得成」。如今,倘若出現了「一中各表」的可能性,民進黨究竟將回歸「中華民國」,或仍然主張另建「台灣國」?

民進黨若回到「中華民國」,始有可能協助如今萌芽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趨於穩固化及明確化;但若仍然主張「台灣國」,它當然不希望看到「一中各表」。

例如,北京方面近年來一直重複「台灣和大陸同屬一個中國」的論述,陳水扁卻迄今仍堅稱北京的主張是「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台灣是中國的一個省」;這究竟是北京不再嘗試變化?或是陳水扁及民進黨不希望北京變化?甚至禁止北京變化?

「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如今出現的新局,確實仍然相當曖昧及脆弱;但是,其中亦確實顯現了台美中三方共同的努力方向。「一個中國,定義不同」,或「台灣和大陸同屬一個中國」,或「雖未統一,仍是一中」,或「維持現狀」,或「屋頂理論」,這些經歷長期折衝而逐漸演化出來的概念,雖然皆未成熟,尚無扭轉乾坤的功效,卻已在不知不覺中一分一寸地將兩岸關係導向了較有建設性的方向;畢竟兩岸要的是雙贏,而非相互毀滅。

準此以言,即使沒有「一中各表」,台灣亦應設法使之有;何況,如今它冒出頭來已經有了,難道還要硬說它沒有,或詛咒它沒有?

「九二共識/一中各表」雖然只是一個芽苞而已,但就在布胡熱線公開當日,已經成為兩岸關係的新架構。這將是一個「只能進,不能退」的新架構。例如,「一中各表」若有發展,勢將使台獨受到抑制;但若「一中各表」又見倒退,台獨將又找到復活的理由。又如,「一中各表」若有發展,馬英九政府的新政即有正當性;反之,馬政府仍將面對一個撕裂與絕望的台灣。再如,北京如果能維持「一中各表」的溫度,兩岸關係即不至於變調;反之,倘若北京從「一中各表」又縮了回去,將不啻掀開了潘朵拉的魔盒,不可收拾。

寄語兩岸當局:一中各表,文火慢燉。火太大燒穿鍋底,火太小不小心就熄了;小小火,慢慢燉,火不能熄,鍋底不能穿。

【2008/04/11 聯合報】

中國時報 2008.04.11 
全球化≠兩岸化
胡晴舫 

     在北京政權、美國華盛頓兩方軟硬兼施的百般暗示下,大多數的台灣人民最後選擇了少點台灣味、多點中國情的馬英九。

     許多選民以為自此天下太平,普天同慶。馬英九本人似乎也是認定自己的確是眾望所歸,不僅是台灣社會也是國際社會所欽點的天之驕子,一當選就自信地提出要訪美,還打出七月四日包機直航的時間表,結果,美國立刻給了他一個軟釘子,北京方面則繼續推動反對台灣加入世界衛生組織,絲毫沒有手軟的跡象。

     實情是,台灣就是台灣。任誰來當總統,我們的主權地位與國際形勢也依舊晦暗不明。馬英九再得人緣,蜜月期也會很快結束。

     台灣不是科索沃,也不是西藏,因為我們沒有立即的人權危機。相反地,台灣有民主制度,也有經濟自由,外表看起來是一個健康運作的現代社會。因此,國際社會不覺有必須立即援助的危機感。

     然而,過去半個世紀以來,看似欣欣向榮的台灣文明卻在建立在一個脆弱的政治基礎上,猶如花朵開在熱帶的珊瑚礁上,雖然美麗,卻隨時可能遭一個不對的浪潮沖走。因為台灣特殊的歷史背景、獨特的戰略位置,國際政治一直是台灣發展的一枚地雷,每個人都學會一套小心翼翼行走的本領,雖然賺錢投票,生活正常,卻天天都像在走鋼索。

     當馬英九當選,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薄瑞光前去拜會陳水扁總統。坐在總統府裡,他像在跟一個孩子說話似地對陳總統囑咐,你,要將政權安全地過渡給新當選的候選人。不知道這位美國人是否能想像,明年美國大選之後,英國首相跑去見布希總統,千叮萬囑,你要平和地交接政權,別節外生枝。

     實情是,「別人」的確把台灣當作一個他們能夠控制的香蕉共和國,以他們的國家利益為前提,來處理台灣問題

     實情是,對現在的中國來說,台灣也不再僅是一塊以血緣相繫的島嶼,而是他們與美國這類大國交手時、用來展現主權意志的著力點。

     實情是,所有人都把台灣的國際地位當作一個兩岸議題來處理,首重台海安全與中美兩國實力的平衡,至於兩千三百萬台灣居民的自由幸福向來只是錦上添花。

     所以,當新政府主張開放路線,極力推動陸客來台觀光投資、兩岸直航等政策,固然值得支持,因為,為了經濟的發展,也為了政治的安全,唯有開放,才是國際地位仍不確定的台灣在全球化時代的最佳立基點。然而,開放,應是對全球開放,而不只是對中國市場開放。很多選民對陳總統與他的政府投下反對票,是因為深刻體認鎖國的危險,但是,如果把開放純粹對等於兩岸對流,實在窄化了開放的意義。

     一個開放的台灣,應是屬於全世界的台灣,不只是當美國的香蕉共和國還是中國大陸的兄弟之邦。台灣的外交失敗,雖然北京政權「幫助」不少,也由於自己的華人保護主義與過時的冷戰邏輯。

     實情是,台灣從來沒有想過要開放,也沒有準備要開放。我們沒有一個像樣的國際機場,海關前永遠大排長龍,沒有便捷的大眾運輸系統由機場接駁重要城市;簽證冗長而麻煩,令人卻步,且對許多國家例如印度帶有歧視;不歡迎外來移民,對來台工作的專業人士與外籍勞工極不友善,對工作證與居留證的申請處處設限,歧視外籍新娘與他們的孩子。

     台灣要走出去,是因為要國際化,而不僅是兩岸化。所需要配置的基礎建設與移民簽證法規,應是針對所有來台觀光旅遊工作居住的外籍人士,而不僅是針對大陸客量身定做。

     台灣的外交的確需要包含兩岸議題,但不應因此自我侷限。新政府應拋棄中國化與台灣化的兩極辯論,而開始多用全球化、國際化與地球化的思惟框架,如此,台灣才能真正成為一座世界級的島嶼。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不分類
迴響(2) :
2樓.
2008/04/14 11:23
中華民國統的了中國?

台灣獨立是夢想;中華民國想偏安也是不實際。大國的對奕就美國而言就是︰要統一台灣等你中國實行民主後再看台灣願不願意?這就是小布希將馬英九當選後灌「亜洲民主燈塔」這個迷湯的原因,他是希望台灣人能克服燒炭壓力不向肚皮低頭。就中國而言只要能扼獨即可,讓你美國繼續養台灣,養到無以為繼時台灣自然就回歸了,這期間還能透過台灣吸吸你美國血水。不是嗎,吸了20年中國不是崛起了?這是北京不急統的妙用。

其實中華民國的命運在鄧小平改革開放的政策宣布實施時就已宣告死亡了,「一中各表」只是讓臺灣人稍稍克服心裡的障礙,必竟長期宣傳大陸如何落後、北京如何殘暴也要點時間讓大家看清事實發展的真相。當美國無以為繼時台灣人自然就會知道自己早已離不開中國了。


1樓. 麥芽糖
2008/04/10 05:15
馬英九應該想清楚

現在的重點, 是馬英九應該想清楚:

  1. 要將中華民國, 或是臺灣, 定位在那裡?
  2. 兩岸要如何向前行?

這個問題想清楚了以後, 才能決定: 要在中南海對白宮五角大廈戰爭, 扮演何種角色?

總統已經選上, 不需要再為選票, 喊些讓臺灣人爽的空話, 假話.

馬英九需要想清楚: 他要率領兩千三百萬人何處去?

麥芽糖希望: 馬英九表現比扁李更高明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