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王如玄為弱勢婦女點光
2016/01/06 15:54
瀏覽1,391
迴響0
推薦22
引用0
【文/路仁教授】

有人怪王如玄說話太快,我曾服務於中途之家,卻覺得聲調是鏡子,反照受暴婦女的恐慌。「別通知警察,」多年前的一個夜晚,我在中途之家門口按鈴要進去,社工小聲回我。我眼見男人持利刃架婦女脖子,走出隱匿城市一角的庇護所,在夜色中身影漸漸模糊。

為何不能報警?那是台灣被男尊女卑的法律束縛,而媽媽又怕與夫爭執、法官會判孩子監護權給先生的年代,那是生男孩、父母才請親友吃油飯與紅蛋的社會。也許背影在我心頭刻下無奈,多年來我對單親學生不捨。單親路依舊坎坷,但起碼現在很多母親能陪孩子一起走。

打開兩性歧視枷鎖不易,至少日韓還上鎖。20多年前,一位女子長睡於隨時會拿利刃恐嚇、失眠會鞭打她的先生旁,精神崩潰下殺夫。她恐慌去自首,卻更怕殺夫重罪讓她永失孩子。

「孩子還會是我的嗎?」女子在法庭問,脆弱身影旁站著王如玄,正翻遍法條捍衛她權益。官司形成案例,於各地被討論,吸引婦運朋友參與,一起撼動兩性不平等的門。

民國87年,在王如玄等人努力下,台灣領先亞洲推出「家庭暴力防治法」和「民事保護令」。王如玄再往前走,替一位先生外遇的婦女辯護,她先生逼她離婚又不准她探視孩子。王如玄打贏官司後再推動修法,保障離婚婦女的子女探視權。

她打過台灣第一個職場性騷擾官司,再推動兩性工作平等法,保障職業婦女權益。如此得罪過無數人的名律師,卻捨棄隱私性高的豪宅,與母妹去住有串門子文化的眷村改建宅,不懼坐電梯有人求助、不懼行蹤被鄰居暴露。接近平民,卻被藍綠媒體鞭韃2週。

孟母3遷,3戶人家合法尋覓、換12次,終落腳3個眷改宅,何罪之有?在台媒以屍體與裸體當頭版污染孩子時,婦運團體曾對上,也許婦運者因此惹禍,讓她在副總統辯論,感動上百萬人投票到各大新聞投票網(網路不能重投),大勝陳建仁的數千票後,仍被藍綠媒體集體炒作的假民調羞辱,說照稿念的陳建仁感動近5成的人。

王如玄的羞辱,與她一路為婦女奮鬥的辛酸,你要點滴記心上。這麼多年過去了,遇單親學生,我還會有點擔心與害怕,怕他母親是那位在中途之家前消失、我無力伸援手的婦女。感謝有人默默為沒被油飯祝福長大的人奔走,大選這一票,可否求你還王如玄一個公道?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時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