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死神郵差 - 最後的願望(十一)
2010/08/12 23:51
瀏覽316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聽見她心裡的想法,他沒多說什麼又繼續說:「第二,死神世界跟人類世界不同,死神世界一天只有十二個小時,所以在人類世界裡二十四小時就是死神世界裡的兩天,第三,如果流魂是死神無意間造成的,一律不需擔任責任,除非流魂惡意在似似神世界作亂一律殺無赦‥‥‥」他停止說話兩眼專注的看著她那扭曲又扭再扭曲的臉孔,這讓他想到1893年他曾到巴黎送信時看過一個叫愛德華 ‧ 孟克的人畫了一幅叫吶喊的的畫,現在她的表情就非常像那幅畫,只不過不同的是她是屬於隱忍型的吶喊。
  
  見她不斷扭曲著自己的五官,那張嘴還不斷開又合的,他直接伸手捂住她的嘴巴,但沒想到她卻反擊用舌頭舔他的掌心,他輕挑眉隨即張口就要咬她,她立即恐懼的瞠大雙眼雙手合十哀求著。不理她,他又繼續說,手仍然摀著她的嘴。
  
  「第四,仍能返世的留魂必須在三十天內回到現世,除非是要幫遺者完成願望能多出二十天,如果未能如期返世那一輩子只能成為幽靈;第五,流魂在死神界裡千萬不能用正眼看任何人,否則一律遭到屠宰,不得有異,p﹒s主人死神不屬其中規範。」他合起冊子,與她離了一段距離說:「以上!」
  
  「去你的───。」我握緊拳頭直直朝他奔去,就在要一拳打上他的臉時我忽然無法動彈的一僵,形成王建民要投球的極限姿態,我整個傻眼的看著摀嘴輕笑的死神。
  
  「你、你對我做什麼呀!」我怒吼,超羞愧這丟臉的姿勢。
  
  他放下摀嘴的手,又將剛剛的冊子拿出來,翻回剛剛的地方他難得用愉悅輕快的嗓音說:「再p﹒s,死神造成出來的流魂是沒有任何階級,所以不得對死神施以任何暴力行為,而且體內的靈會自動阻止‥‥‥」他故意拉長音,然後邪惡的看了我一眼結束他的p﹒s。
  
  這麼說來我會沒辦法動,是因為體內的靈先生的作為?
  
  「嗯,所以我就說了,一般流魂都會選擇用意念控制形體,只有妳太笨了所以才用靈。」
  
  聽他一說,好像一切都是我的錯?!狗屁東西,是那個混蛋死神自己擅自主張把這靈先生往我身體裡丟的耶,根本問都沒問的人是他耶,結果吃虧被罵的都是我耶,而且他說的那些注意事項哪裡不重要呀,全部都是關乎我的事情耶,竟然還這樣隨便帶過,混蛋,你是天生生來剋我的嗎?
  
  我在心裡不斷吶吼憤叫,但死神那傢伙只是掏掏耳朵一副無所謂的模樣就讓人火大!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
  
  「李禮芢。」他忽然走向我,跟我平視。
  
  「幹嘛。」我沒好氣的瞪著他,幾時我這王建明投手姿勢能恢復正常呀。
  
  「現在是死神世界的第六天,所以我現在得先帶妳去死神界登記未亡證明。」他傭懶的將手握成拳頭與我的拳頭相碰。
  
  「六天了?這麼快?」我忽然想起剛剛他說他們的世界只有十二小時的事情,可是‥‥‥「為什麼在過去也是一樣的時間?」
  
  「因為只要死神出現的地方都不能你們的時間來計算,一切都要依照死神世界來計算,不然我們死神也會有麻煩的。」
  
  「麻煩?什麼麻煩?」我問。
  
  「這不關妳的事。」他甩了甩手,面容又恢復嚴肅的模樣說:「現在我要讓妳能自由行動,妳別亂動喔。」
  
  別亂動?我冷笑,我這樣還能亂動才怪。
  
  聽到她心裡的冷笑,他搖頭說:「不是說妳,是說妳體內的靈,別一直對號入座,妳的身體現在又不是妳一個的。」
  
  「好啦!」我惱羞成怒的說。
  
  「現在把妳的眼睛閉起來。」他說,但她卻一動也不動,他嘆了口氣又開口說:「我現在說的是妳李禮芢。」
  
  「你很煩耶,不會一次講清楚喔,誰知道呀。」我不耐煩的像叛逆少女狠叫著,但眼睛也慢慢閉起來,但一閉起來我直覺的又張開,就見他的手掌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在我的臉頰旁,那模樣簡直就是要打我一巴掌的模式讓我嚇了一跳,我連連大叫呼喘的說:「你要做什麼?你想公報私仇打我對不對?我又沒打到你,你憑什麼打我呀!」我怒火沖天的瞪著他,我真是蠢斃了竟然又相信死神的話。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