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百日以後1】模糊的清晰-走了
2011/11/18 00:46
瀏覽610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外公,您走後已超過百日,第132天我仍覺得您還在苗栗養病,令人害怕的是,腦海裡我以為還清晰的面容卻早已漸漸模糊,以為沉痛早被沉入夢,送行的幾天卻益加歷歷在目, 豁然驚覺、原來痛才正要開始清晰。

民國一○○年七月四日星期一,當天心神不寧,一股沒來由的煩悶在心裡揮之不去,從公司回到了住處,為了排解煩悶,看了搞笑的影片,清楚記得是在夜晚十點三十幾分左右,我的手機響起,是媽媽,她那泣不成聲的語焉不詳到底說了些什麼,我半個字都聽不懂,掛了電話,除了呆愣沒有其他情緒。

隔日一早,哥哥打了通電話給我,說昨晚提早載媽媽回苗栗了,叫我安心上班,要記得向公司告假。隔天上班,沒人瞧出我的異狀,聽聞我要請三天假的同仁還嘻笑著以為我難得請了特休要去度假。中間的幾天已不記得自己是怎麼過,直到了星期五半夜十二點多才開始有些記憶,越接近要回去上香的時間,心裡益發不安,聽到外公走後的第四天,我終於在廁所哭了出來。

凌晨兩點回到苗栗,我在外公堂前上香,邊跟外公說著:「外公,你生病這麼久,現在已經好了,要去那裡都可以去了。」後來,媽媽牽我去和臥在冰棺裡的外公見面,從沒見過大體的我一開始自然害怕,但瞧見他的面容安詳,比之前看到他病臥在床的時候柔順,心裡不禁暗自慶幸還好我有看他這一面。

靈堂前的氛圍並未如想像中的沉重,幾個長輩和幾個同輩一同準備喪禮的物品,邊說著前兩天在靈前發生的特別事,外婆說在外公走後的第二天,一隻蝴蝶在她與媽媽的面前飛舞不停,外婆隨口說了句:「如果是你回來了,你就停在你的相片前吧。」不知是怎地,蝴蝶筆直地衝向靈堂前的相片,停了好一會兒,彷彿是外公回來看他們了,聽到這邊,現場的氣氛瞬落低下,沉浸在凝重的氛圍中;後來,我們身為晚輩的便被長輩們催促著去睡覺,說著隔天的早上便是儀式的開始,後來我在外公生前臥病的床上睡著,在天剛亮的時候,感受到床頭一陷便驚醒,外婆坐在前方的藤椅上笑著問我:「怎麼?外公回來了嗎?」我搖了搖頭:「生理時鐘響了而已。」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曾經的斷層
上一則: 【百日以後2】輕鬆的沉重-儀式
下一則: 餘暉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