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過渡-下
2011/02/08 23:43
瀏覽517
迴響0
推薦10
引用0

「這裡,這裡。」貪娘從櫃子裡翻出小小本破舊的作業本,翻開封面的左下角,上面寫著「殺手,國0982-xxxxxx**資產顧問公司07-xxxx-oooo

她感受到身體輕輕顫抖著,她看著那排歪歪斜斜的字,有種想大喊地衝動。她拿起了手機撥打後,所得到的回應是「您撥的電話未開機…

她馬上又改撥公司的電話;「是…他在兩年前離竹了喔。」人事部的小姐帶著濃厚的台灣國語說。

「是,謝謝你。」

她掛斷了電話後,貪娘看著她黯淡的臉色,拿出了一個小小的袋子:「這是你考上台大,我特別準備的禮物。」

她看了一眼貪娘,抿了抿有些乾的嘴唇:「不用了啦。」面對遲來五年的禮物其實她也沒有特別雀躍或驚喜的心情。

「你不拿會後悔喔,是珍藏版的。」

「恩…謝謝。」她接過後,摸起來是個硬硬方型的東西…隨意塞入了包包:「眷村改建後,你搬到那裡?」

「國家補助讓大家遷到鄰里的大廈住囉。」

「我記得你老公是個退役軍人,他住得慣嗎?」

「那有什麼住慣不住慣,照片跟著進家裡了,罈子放在龜山那裡。」貪娘淡淡地說。

「怎麼會…對不起…」她為自己的失言道歉。

「沒什麼啦,這個死鬼最後還是跟他的偶像營長大哥一起走的,前幾年兩個人一起熬夜喝酒,隔天再去看兩個人就倒得東倒西歪,沒起來過了。」

貪娘的眼裡快速掠過了一絲失落,而後哈哈大笑了起來:「那個禮物你一定會嚇一跳。你什麼時候要回台北?」

「等一下,明天要上班。」

「是喔,你要回去前要不要去看看阿東?」

阿東是她與阿國以前共同的朋友,可是從國中畢業後似乎也沒了聯繫:「見到也不知道要說什麼…」

「你不用說什麼阿,去看看就好,阿國每次回來都會去他家一趟。」

考慮了一會後,她開口問:「他們家遷移的地址在那?」

抄下了地址,她和學校警衛打過招呼,穿過了學校操場,從後門出去是一片大廣場,這是以前校外教學時遊覽車的待車地。她走了約十五分鐘,耳邊響起幾聲鑼鼓聲音後,緊接的是銅笙和嗩吶…風含沙刺得她眼睛紅,乾澀不已。是喪家…但似乎沒有太多喧鬧,只有儀隊和幾個看起來是家屬的人坐在小發財車上。

她繞過喪家,拐進了小巷道,停在大廈的警衛室前:「您好,請幫我跟七樓何以東聯絡。」

警衛看了她一眼:「他剛被送走。」

她看著眼前看著面容冷淡的警衛,澀澀地,剛剛的喪家…嗎?「請問何以東…」

「你聽不懂嗎,何家的兒子剛出殯,現在沒空會見訪客,還是說你是要去上香的,你自己要打電話問清楚場子在那阿…」

未等話落完,低聲說了句:「謝謝。」她拿著包包向外跑,尋找剛剛的儀隊。

風欲迎還拒地交錯在她的頸間,卻終究從耳後呼嘯而過。她髮絲輕揚,聽得見漸遠的樂聲,卻早已不見儀隊的蹤影。站在學校後門的大廣場,被夕陽染紅的水泥地催促著她回台北,她瞇著眼看著漸被大廈隱埋的紅球,她知道這是個過渡期,試圖挽留一些什麼的過渡期。但終究什麼都沒尋回…或許她一開始就知道的,其實什麼都尋不回。

她隨手攔了台計程車,和司機說:「火車站。」

靜靜地看著窗外,她想起了皮包裡的〝禮物〞,翻出袋子後。

緩緩打開,拿出了木製的方框,翻正後,她看到了透明鏡匣的後面,一個穿著百摺裙、白襯衫,戴著一頂黃帽子,帽子的正前方還繡了校徽的單眼皮女孩,左手拿著畢業證書,右邊理著三分頭的俊秀男孩穿著藍褲白襯衫,一手抵著她的頭,另一手比著勝利的手勢;在不起眼的後面,有著另一個流著兩管鼻涕以欣羨眼光看著俊秀男孩的男孩。

她的眼已微微模糊「久違了,女孩;久違了,男孩。」

唇角勾起一絲莞爾,或許,尋回了一些什麼吧。

忽地,手機震動聲響起,手機的自動連線功能啟動進入她的首頁臉書後,一封未讀訊息,她用手指輕輕點了一下…淚終於緩緩滑下。

「是你在找我嗎?」

【完】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曾經的斷層
上一則: 妹妹
下一則: 過渡-中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