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校園攻防戰 序章-第壹章 意外的回憶
2013/09/07 00:00
瀏覽421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前言:此篇小說風格與作者之前的風格差異很多.但心理準備應該是不需要的...


校園攻防戰

合作式短小說

作者:萬國峻(小瓢蟲),魏虢勳(音:ㄍㄨㄛˊ)



3月21號,在某所高中,學生一如往常,開心的走進學校。

童話城堡似的外型,校旁兩側的花草樹木欣欣向榮,

幾位校工正拿著水管向花圃灑水。

灰白色石材鋪的廣場上,整理的乾乾淨淨的,一片樹葉也沒有。

學生背著側背包,談著昨天遇到的事情;有的還像國中生一樣追逐跑跳,拿餐具做打擊樂器。發出吭吭空空的聲音。

一切是如此的平凡與安詳,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圍牆外頭突然響起了汽車猛摧油的引擎聲,聲音之大,連教室裡的學生們都好奇地紛紛往外頭瞧著。只聽引擎的聲音越來越近,就在這時…(尖銳剎車聲)

基~~~~~~~~~~~~~~~~~~~~~~~~~~~~~~~~~

蹦─蹦~


一臺黑色轎車迎面衝向只開了一半的校門,把關著的側鐵門撞開成兩段衝進了學校。

學生們快速逃開,避免自己受傷,但仍有些人不幸的被撞開的鐵門砸到而倒地不起,

學生們看到這般慘狀全部都嚇傻了。


轎車立即甩尾煞車,停住了,從車中走出了一高一矮的黑衣人。

高的那位,長髮飄逸,但相貌普通,就像路人甲一樣,沒什麼特徵。

矮的那位,一頭短髮上留著一片劉海,隱約遮住了右邊的眼睛,炯炯有神地看了看四周,眼中出現了疑問,開口問了身邊的部下。

「小趙,你覺得是這裡嗎? 怎麼沒有什麼防備的樣子」


「看似如此,但照講的應該是這裡沒有錯。」

「很好,在他還沒發現我們之前先…」

話未說完,一束光線從高的黑衣人腦後閃了一下,槍聲劃破了天空,所有人都噤聲不語。


碰─喀掐


高的那位黑衣人的頭被開出了雪山隧道,鮮血從頭後灑出,沒過多久後,啪噠一聲,倒地不起,血濺了滿地都是。

所有學生看到有人倒下之後,紛紛向四面八方逃竄,深怕自己就是下一個被攻擊的對象。


而那位剛剛沒被打到的黑衣人往校門衝,手上拿著對講機大叫「撤退!撤退!...」


碰─喀─又是一聲槍響。

黑衣人的腳邊因為子彈射進土裡而濺起了砂石

黑衣人死命的衝進警衛室掩蔽,幸好他跑得夠快,剛剛那一槍沒有造成傷害。

在逃跑的途中,黑衣人隱約用餘光確認了狙擊手配戴的槍是 斯泰爾 SSG 08狙擊步槍,他暗自在心裡確認,果然是他沒有錯…

進到警衛室後,槍聲也就跟著沒了。警衛室外面仍然交雜著學生們尖叫逃跑的聲音

黑衣人急促地拿出對講機大喊「喂喂,我是勳。撤退!!計畫失敗,我們被發現了!」


「…」對講機的另一邊並沒有任何回應。


黑衣人抱著一絲希望不斷叫喊「喂喂!」

「下次要打擾別人家的時候請記得安靜一點,怎麼忘了啊~~」這個聲音,不是自己人的聲音…是他 !


「怎…」黑衣人有點不敢置信 心想「被攔截了…?? 」

「用了兩個月同樣的頻道,不被發現也很難~」對講機那頭的人,說得就像在問候別人那樣輕鬆。

雖然無從解釋,但黑衣人還是支吾了一下


「不需要問了,已經解決了。」似乎是知道他要問甚麼了,對方就直接回答。


黑衣人心想「只剩下我一個人? 連派去後門的人馬也被全滅了??」

親自帶了兩隊人馬,竟然幾乎全滅,如果就這樣厚著臉皮回去總部也是死路一條。乾脆就地赴義了。

隨後黑衣人衝出建築大叫「殺了我吧!」



這時,在學校屋頂,有個黑影走了出來。大跨三步,從屋頂上跳了下來。

躲著的學生們完全呆住,這是怎麼回事?



砰!


一聲爆鳴,隨之而來的是漫天飛灰,籠罩了旁邊的人造樹林,為這混亂的場面蓋上咖啡色的煙霧


過了良久,當灰塵終於散去後,學生們從各個掩蔽物探頭出來,已經在教室的學生都趴在窗戶上看著下面發生的一切,隨著救護車的警笛聲,校門口的廣場上一片狼藉。


############################序章完


第壹章

意外的回憶


「萬國峻!」

魏虢勳從床上跳起來,但隨之而來的市劇烈的頭痛,又躺了回去。眼前的景像盡是一片霧。


「已經死了,但是沒有屍體,應該是他的高爆炸彈。」他旁邊傳出了聲音,語調相當的冷淡。

「辛苦了,魏虢勳,你這次的任務完成了。」

隨著眼睛看著的景象漸漸清晰後,他發覺剛剛講話兩個人正泡著咖啡,濃濃的咖啡香從門外飄了過來;魏虢勳看了四周,發現他在一間小房間內。

這小房間沒什麼特別,大致上來說長的跟旅館最簡單的套房差不多,一張床和一個附檯燈的床邊櫃;不過門是玻璃門就是。可以看到兩個人。一個金頭直髮,面容白皙;但臉卻是臭得要死,叫作張靜明。另一個是白頭捲髮,和顏悅色,看來也和善多了。


魏虢勳仔細的回想當時的畫面;但似乎因為頭痛的關係,斷斷續續的,不是很清楚全部的經過,聽了他們說的話,心裡得到了這一句話:

我竟然殺了我最好的朋友


想到這個,魏虢勳強忍著頭痛,又把身體撐了起來。

「別急著起來,看看你的肚子。」那人正倒著咖啡,一臉懶洋洋的樣子說。

虢勳看了看自己,肚子上一片鮮紅,上面包了著繃帶。


他又重新思考了下他們的話,對照著不清不楚的記憶。

為什麼他要自殺?



「陳清瑜,我想…」

「之後再講吧!」才剛想找藉口離開的虢勳,就被清瑜這句話擋下了。


才說這樣,房間外有人走了過來,檔住了房間玻璃門看到他們的視線,背對著房門,壓低了聲音和那兩人說話,似乎是要討論什麼,依稀可以聽到一些內容。

「現在該怎麼辦?」

「他現在這樣,不行阿。」

「好吧!到時候再解決。還有,為什麼他會留著08步槍在上面?」

「這個嘛...」



其實這次任務前的統籌也已經很累了,在細語中,虢勳進入夢鄉。

#################


「我要離開。」虢勳嚴肅的說。

「不行。」說話的人是那金頭髮的,一副不以為意的表情。


「為什麼?」 看到靜明的樣貌,虢勳火了,開始大吼。

「我不知道你會做什麼嗎?」


「我想出去散步!」虢勳生氣地叫

「不,你會帶人來毀了這裡。你以為我不知道他是你的朋友?」金髮女瞪大了眼睛,表情像是七月半的冤魂一樣可怕。

「靜明,都這麼久的同事了,你怎麼會不相信我?」

就在這時候

碰!

外面的走廊衝出煙灰,並且有建築塌陷的聲音。還有人的哀號。

「現在怎麼了?拿探測器出來!」金髮女儘管事情嚴重,但還是把旁邊的下屬當什麼一樣使換。

看到這裡如此模樣,魏國勳發出了一聲冷笑。


「還笑阿你!」主管相當的憤怒,一副就是巴不得把虢勳馬上幹掉的臉,拿起了刀子,準備割了虢勳的頸動脈。


嗶 ,嗶,嗶,嗶…

兩個人感覺不對勁,頭一段一段地向上轉。


結果是一顆三公斤的定時塑膠炸彈就在上面 (註:一種易於塑型、塗裝,普通點火不會爆炸的炸彈,通常以通電方式引爆)

碰!


魏虢勳嚇醒,看了看左右,心想說原來是夢,緊張的心也放了下來;但嚇了一身冷汗。


「晚上了。怎麼又醒了?」房間裡傳來了聲音,很明顯是在問虢勳。眼前有一個人,但因為光線很微弱,看不清是誰。


「現在幾點?」


「凌晨兩點。」


虢勳想了一下「不去睡?有什麼事?」因為這種時候還有人醒著真的有點奇怪,變試探性的問了下,看看他是否有任何特殊舉動。

黑衣人舉起手來,在空中揮了兩下。

虢勳有點不懂意思

「你說…」虢勳才沒說出來幾個字,黑衣人就把手指放在嘴唇上,示意虢勳閉嘴。


「後天要去翠屏山,記得帶著那個東西。祝好運!」說完他就走了

(註: 翠屏山:半屏山舊稱,在日治時期曾被這樣叫;但原因不得而知。似乎維基也找不到。)



連他們也要殺我?



虢勳整理好東西,悄悄的回到他的房間。

但感覺到奇怪,建築內部的路線好像不大對。

才在走廊上躡手躡腳的要找回房間的路的時候

「你要幹嘛?」這聲音不是剛剛那位的。真是怪了,還有人沒睡,這是怎嘛回事?


虢勳聽到這聲音,偷偷的把自己的機關袖刃解開保險,正在推敲說話的人在哪裡,好能快速解決掉他。

「沒有阿。你躲在那裡又怎了?」

刻達

虢勳身後傳出槍掉下的聲音,立馬轉向聲音的源頭,衝到那裡就要把刀子架在那人脖子上了。


喀嘁


那人被虢勳壓在地上,他閃開了刀刃刺下的地方,細細的發出聲音。


「你…」

「不是也要殺了?」平淡卻讓人深感威脅的語氣,在加上武器壓制,讓虢勳在這段話中已顯出優勢。


「安靜,是我。」虢勳驚覺不對,打開手電筒照了下他的臉「這裡的東西變了。我是來帶你出去的。」仔細看看,原來說話的人是楊澂。


虢勳靜下心來問「我不是兩邊都要殺我嗎?」


「所以才要帶你逃阿。」

「那麼拜託你了。」



在小時候,我和國峻是很好的朋友。

有著各自的夢想,想要在世界上有著很大的影響力。

「我要當大企業老闆。」魏虢勳大聲的說

「我要將物理和化學帶到新領域。」搭上了虢勳的肩,國峻毫不猶豫的搭上這句話。

這裡是高中的教室,學生們就看著這兩個人說著這"不切實際"的話,也沒有什麼批評的話。

「那我一定要雇用你!」

「那…那要可以放我在外面…在外面演講阿。」說完這“偉大的夢想”,兩個大笑了起來。

「但是你還是要把你不敢面對群眾的個性改掉阿。不然...怎麼讓你出去呢?」

「這這這...當然還是要努力的目標阿。」

「好了吧,你們未來真的會有辦法成為這樣的人嗎?」 雖然說沒有人批評;但有些人還是看不下去,過來勸說了。

「人有無限的可能!只是你要不要追的差別,楊澂!」魏虢勳聽了馬上反駁他的言論,「你看著我們,我一定讓你望塵莫及!」

說也真得如此,在之後,國峻和我各分東西,從一次次事情當中漸漸有了成就,雖然名望很高;但常常也還是會私下聚會。


我在25歲時成立了一家公司,叫作晨星,除了研發科技產品外,還兼做國際轉口貿易;

國峻則原本在國家研究院工作,在做有關航太的改良研究,後來被私人企業挖腳,因為他的創意,意外的特別好,想到的東西在很多次的產品發表會上都成了目光聚焦處。


2028有一天,有個組織“公司”─世紀光耀─闖進了我的公司。一劈頭就直闖董事長辦公室,用雷射槍架著我出去。說我是他們要的人,不走就殺了我,還要毀了公司。


後來得知是因為一間以校園為據點的組織─星宮社─的發明威脅到世紀光耀的利益,需要我的推理和佈局能力,破壞學校組織,並將發明的人殺了。

這是我們世紀光輝的老闆─陳世紀,外號Season(季節)─要我做的事。

說也奇怪,那間學校已經有了天文社,還有這麼一個性質相近的社團,學校竟然還同意。



他們當時說,這件事情結束之後就可以放我回去;但時光匆匆,已過了三年。事情也還沒結束。

我的公司現在怎樣?我完全不清楚。似乎,他們也不准我再次過問。


那年之前,對方的組織同樣也抓了幾個社會上有滿大成就的人,在他們的“學校”研究東西。

至於是什麼,我不清楚。



「那要是被研究出來,我們都會很慘。」從公司的員工中,只能得到這樣一個答案。但實際上會怎樣,公司的人沒有一個有說過。

-----------------------------

2028/十月中旬

例行性的商務會議


「現在的主要目標,是將前幾個月已經完成的微型對空飛彈及其系統運出高雄港…」螢光幕旁有一位穿著西裝的人拿著附紅光雷射的領帶夾指著表格裡的出貨量,講述著今年第三季的獲利及未來目標。


「會議不需要那麼用心的聽,剛到這裡,相信很多人都不認識吧?」

跟我細語的是林兆垣,是這間公司負責翻譯和協調的,可能是裡面最“正常”的一個工作了。


「那邊那個戴眼鏡高的,是在突襲別人出名的。叫張博奕。然後那個在報告的…」


「那是負責統籌交易計劃的,另外還參加了研發的工作,叫潘韌傑,外號阿傑。白白胖胖的,謝毅誠,在兵械準備的部分通常見到。那白髮男,叫陳清瑜,是忙內務的,但偶爾也會去幫忙下和客戶合作的事情。那邊那個,一副臭臉叫張靜明,她是在管束內部人員做事的,那位不是很情願聽會議內容的,叫林勢藝,常常跟著別人出任務。那個仔細看著報告內容的,叫程信祈,在公司堪稱門面,因為真得很漂亮;還有一位幽靈人士,現在找不到。」

林兆垣聽了,嘖嘖了幾聲讚嘆說「看來適應不錯嘛。但是在這裡找不到的應該只有老闆喔。」


在“公司”中,我在暗殺這方面,已經踏死了很多人。

雖然說他們當初是要我完成一個事情而以;但期間中又被涉入很多事件中。

所以在“公司”建了不少功。

唯一尚未完成的,就是這個事件。


2029/5/7,在公司的指示下,我潛入“學校”,調查內部建築細部,以便在未來作戰中可以不屈居劣勢,在他們的領地打個他們措手不及。


虢勳在建築旁的草叢躲著,用望遠鏡觀察屋頂,似乎是沒什麼大的動作,他安心的嘆了口氣。

「好了,開工了。」

才說完這句,結果就出事了。

刻掐!


死了,被發現了!

虢勳聽到了鉤子勾住的聲音,收起望遠鏡,看了看哪裡比較安全,準備開溜


喀戚!斯--- 有個黑影從屋頂降了下來,衝向虢勳。


虢勳見勢不對,開始死命的跑,而黑影在後面窮追不捨。


再五十公尺!再五十公尺就可以逃出去了! 虢勳腦袋裡只想著這個但沒發現黑影已經要抓到他了。黑影撲向虢勳,把他壓在地上。


「你為什麼在這裡?」

「你…」


才要回應他,結果被摀住嘴。



「安靜。這裡很危險,等一下。」說完黑影舉起手,比劃了一下

「好了,跟我走。」


走在學校的走廊上,虢勳四處張望,似乎理解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今天到這裡,有什麼事嗎?而且,你為什麼知道我在這裡?」


「這個嘛…」


「我現在在這裡做事,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儘管說。」黑影直接打斷虢勳在講的話,似乎要給他一個安心的感覺。


「你是學校的…」

「把你的工作內容跟我講,你知道我習慣聽實話。」


「沒有。我就迷路了。」


黑影遲疑了一下「了解。但是最好不要在這裡待著,這邊管理很緊。要出去也是要我送的。」


聽完這句話,虢勳拍了下黑影「好吧!送我出去。」


「恩,有什麼事,僅管找我。」


虢勳轉頭看向黑影,但黑影拍了他的肩膀,要虢勳別回頭

「沒事的。你知道我的意思。」


虢勳想了下「我似乎想到什麼了…」


「知道就好。」



走著走著,到了校門口。

黑影的臉在警衛室的光照射之下顯現出來。


是萬國峻。


「這是我朋友,今天來跟我敘舊。抱歉帶他進來時沒跟你介紹。」國峻和在警衛室門口的警衛喊了一下。

說完就帶著虢勳走出校門口


虢勳緩緩走出校門,轉過頭來

「下次讓我招待你啊!」想想還是這樣講比較好。


「了解。」


國峻拍了拍虢勳的肩膀,又拍了下他的屁股。虢勳嚇了一跳,然後故作鎮定,轉身離開。


國峻轉過去和警衛細語



死了死了,要殺了我嗎? 雖然之前國峻有要他安心;但這還是讓人心臟狂跳阿。

他慢慢的走,竟沒聽到槍響,虢勳鬆了一口氣。



那是第一次調查就遇到認識的人,而且對方還是那邊的人。

讓這件事棘手許多。



########萬國峻########


他為什麼會進去世紀光耀呢?

轉向警衛「今天這事,不要跟上面的講。到時候你會知道是怎樣了。」

警衛愣了一下「好。我會連記錄都刪掉。」


「那就免了,少了一段一定會被發現,留著比較不會讓人起疑。」


########魏虢勳########


從拿起了手機「喂?有事找妳!有沒有空?」

----「哀呀不要鬧了。」


走著走著到了捷運站

「事情真的那麼簡單?」虢勳自言自語,感到相當不可思議。


「幹嘛了?叫我出來也要給我個理由喔!不然大半夜的…」

一個小鬼頭身高的女孩在旁邊說。說完懶懶的伸懶腰,棕色的短髮隨著捷運入站時產生的風隨意搖盪,感覺好像在自己家裡一樣。完全不顧忌旁邊零星的人的想法。


「想妳陪我喝杯酒,明天一早就去公司。」

「蛤~就這樣喔?去公司之前先做點事嘛~比如看看日出,煙火什麼的。」

虢勳毫不猶豫,伸了手拍拍小女孩的肩「好,我們去看煙火。」


聽到這個,女孩興奮的又跳又叫


----隔天----


回去公司之後,大家都用很神奇的眼光看著他,

一個個就從桌子前的隔板探出頭來,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有個人很白目的就問了虢勳「你活著回來了?」


「你確定他有去嗎?」剛剛講話那人旁邊那個敲了他的頭說。


「對吼。每次去的都被殺了,怎麼可能還毫髮無傷的回來?」

辦公室開始吵鬧起來,似乎又要開賭盤了。



沒人活著?虢勳心裡想。



虢勳敲了旁邊的小女孩

「欸欸。迪斯,是真的只有我回來嗎?」


女孩呆住了一下,點了點頭。


這時喧嘩聲突然消失,全部的人都立正站好了。


虢勳心想

唉呀,死定了。


Season從人群中間走出來

她拿著一把沙漠之鷹在把玩。(註:Desert-Eagle一種大型手槍,但威力可比擬長型槍枝,可使用麥格濃彈)

但是因為她體型很小,好像一個娃娃拿著一支大槍。卻拿得非常穩。眼神相當嚴肅看向魏虢勳。


#################第一章結束

(總文章預計約170KB至200KB,以TXT檔來計.)

加刪除線系統自動加紅字處理,非故意.部份人物說話加色,方便辨認說話者為誰.

18.4KB in UTF-8 Text file type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小說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