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深夜的枷鎖
2009/12/06 00:58
瀏覽677
迴響1
推薦57
引用0

深夜,外面一片漆黑。

我開了一盞小燈,走到地下室(其實是斜波下層可與外面相通的),這是我經常會做的事,快樂或不愉快時….像是我的避風港,或小小天地,房子的第二線,一個可以不被打擾的,單純的地方….因為今晚,我感到心中有著莫名的恐慌和不安….

正當我靜靜的綣服在屋內的一角落,發呆沉思,忽然發現屋外自動感應燈亮了起來,有點異狀,顯然有人闖進庭院來了….

一樓是在馬路邊,沿著房子兩側走下來,才是地下室正門,所以還有一段距離。 加上,外面比室內亮,來人應該不致馬上看清楚屋裡人的動靜,而且我所在位置,剛好在房間的死角,他(她)一時還看不到我,我卻能掌握外面的動靜,雖然如此,我已經心跳加速,全身細胞開始緊張起來,等待著即將發生的事……

果然,看到人影在晃動了,燈光的照射下,她(像是女的)環繞著房子,快速的來回走動,還不時把臉靠近門窗玻璃,似乎想確定裡面是否有人,或找什麼目標…..

我簡直驚嚇到極點,小心翼翼的,挪到一個安全點,能更隱藏自己,卻可以讓眼睛看清外面的地方……

當她正好走到地下室門外,貼著那大扇落地玻璃門,往裡看時,我看到她的臉了….

是她!沒錯,是她!一個曾經跟我有芥蒂的人……她真的找我來了……

今天剛好沒將門簾拉上,房子幾乎三分之二都是透明玻璃的門窗,一向給了我不受拘束的感覺,也少了一份隱密性,這時,我心中已經不是害怕兩個字,那麼簡單形容了,絕望的想:她一定會想辦法進來的…..雖然存著一絲僥倖:說不定她發現屋裡沒人,會自動離開,何況這地下室的燈光,又是暈黃而微弱的,她看不到我….

繞了兩圈之後,她似乎走回一樓上坡路去了,我戰戰兢兢地,將頭稍往外伸,想看更清楚,她是否真的走了……說時遲,那時快,她也正好折回來(或者聲東擊西,引我入甕),朝我方向望過來,一時之間,跟我四目交接,天啊!她看到目標了…..

該來的,終於來了,她用一種令人顫慄,殺氣騰騰的眼神盯著我,一邊強力的設法推開玻璃門,離我不過數呎遠,我已無處可逃,只有面對死亡….我的頭腦開始無法思考,如何來逃走,忽然變得很複雜……當我看到她那極度悲憤,與怨懟的扭曲表情,一種瘋狂似對生命告別的方式…….

這時,我的驚懼早已完全變成哀傷了,不只為我自己,是兩個不幸,交會面對,產生的深度悲哀與失望…..難道,我們真的逃脫不了,這私慾私念的人性枷鎖或者說是弱點?…...

太遲了,一切都太遲了!早知道會有這麼一天,我不該跟她有恨,不該放不開一切恩怨,不該……又如果我能雲淡風輕……

眼看著她就要進到屋裡,我也幾乎像要窒息般的崩潰,呼吸聲愈來愈急促...愈急促......就在這當口,忽然醒了,原來是一場噩夢……

我深深透了口氣,外面仍然一片漆黑她是誰呢?

毛姆的小說壓在我胸口……

都怪,昨晚臨睡前,忘了開一小扇窗口,讓空氣進來…….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