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阿嬤妳看,桃花開了!
2011/08/29 00:00
瀏覽3,319
迴響17
推薦251
引用0

醫生,有時候像是舉著火炬的聖者,在急診室、開刀房一片愁雲慘霧之中,他們代替病患的雙眼,檢視病患的徬徨無助與脆弱。這是小煦對自己的期許,只是有時候,人生似乎遠比閃一下手中的火炬還要複雜一些,當小煦披上白色外袍的那一刻起,許多在診間的人性便等著他一一去體驗。

小煦實在想不出有什麼天大的理由,會比接到醫院的親人病危通知電話更緊急,更需要優先處理,但是事實擺在眼前,由不得他不相信。晚間,當他打電話通知病患家屬時,電話另一頭的反應,出奇的冷漠,彷彿和病患沒有任何關係似的。

「你們什麼都不必做,我明天一大早,會到醫院補簽放棄急救的同意書,就這樣吧!」聽到家屬這樣的回答,小煦有點意外。

「病人她現在狀況....我們希望....」不等小煦說完,對方電話已經掛了。小煦手裡握著話筒,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或該做什麼。人生一但走到盡頭,家屬的冷漠連見最後一面的意願也沒有了,究竟那是對彼此的一種解脫還是一種痛苦?今天是小煦擔任住院醫師第一次當班,醫院這個小型社會縮影,已經迫不及待要讓他見識人生的現實與無奈。

眼前的阿嬤意識清楚,她努力掙扎,用盡了力氣和死神繼續搏鬥著。阿嬤被戴上氧氣罩,靠著體外維生系統維持呼吸,但是由於呼吸器官逐漸衰竭,喘的很厲害,出現Air Hunger現象,每分鐘急促喘息三、四十下,看樣子需要進行插管了。

「和病人間我將要盡可能地維護人的生命,自從受胎時起。」宣示成為醫生的那一刻開始,小煦不曾對自己滿腔熱誠的勇氣懷疑過。在家屬還沒有簽署DNR意願書的情況下,基於救人的原則,插管、電擊、施打強心針等是醫院標準的急救措施。但是電話上家屬強烈表達不願意再進行任何急救措施,此刻,他感受到了在「拯救生命」與「安寧善終」之間的左右為難。

面對死神的邀約,醫生到底該怎麼協助病人做出決定?絕不妥協,和病人一起有尊嚴的奮戰到最後一刻?或者就讓病人優雅的跟自己的人生謝幕?小煦知道,這絕不是在考卷的是非題括號裡畫個○X那麼容易的事。

「阿嬤,今天心情很好,出來散步喔?」兩天前,小煦準備到餐廳用餐時,遠遠看見阿嬤坐在輪椅上,被人推著出來透氣。

「先生大人是你啊!」阿嬤看著小煦,雖然有點倦容,臉上還是堆滿笑容。

「阿嬤,你不要再叫我先生大人啦,我還沒有娶某吶!我搞不好跟你的孫子一樣大而已呢。」小煦笑著對阿嬤說。

「不叫你先生大人,那要叫你什麼?」

「叫我猴囝啊就好了!」

「猴囝啊?哎呀,不行啦,你愛開玩笑喔,那怎麼可以!」阿嬤笑開了。

「妳今天有沒有感覺好一點?」小煦關心的問。阿嬤才剛剛完成化療,整個人看起來有點虛弱。

「唉,人老了,該走就要走,不要讓子孫輩嫌累贅就不錯了。」

「我可不可以拜託你一件事,先生大人?我這個病啊,哪一天如果沒醫了,你記得要讓我走的舒服一點,好不好?」阿嬤突然語重心長的說。

「阿嬤妳不要這麼想,心情愛放乎開,病才會好得快一點啊!」

那不過是才兩天前和阿嬤的對話,沒想到兩天後,阿嬤突然併發肺炎,病情急轉直下。人生,真的像海波浪,潮起潮落,變化快到讓人無法預料。

小煦為阿嬤做檢查時,阿嬤緩慢的轉頭看著小煦,儘管呼吸非常急促,阿嬤的眼神卻是溫柔慈祥的,透過眼神的傳遞,阿嬤似乎想跟小煦說什麼。

不能為阿嬤的病情再做些什麼,至少可以不要讓阿嬤覺得她是被孤單一人丟下的。小煦握著阿嬤的手,輕聲的跟阿嬤說:「阿嬤,還認得我嗎?我是猴囝啊啦,晚上換我來陪你喔,好不好?」

「來,阿嬤!你想要跟我說什麼?我猜猜看,妳想看看妳的孫子,對不對?我有打電話給他們了,他們等一下就來了。你不要煩惱,放輕鬆一點喔。」

阿嬤握著小煦的手,很費力喘息著,眼角慢慢流下淚來。機器顯示阿嬤的心跳、血壓指數持續下降,再這麼喘下去,不久阿嬤會因為呼吸衰竭昏過去。

「先生大人,我如果沒醫了,你要讓我走的舒服一點啊!」小煦想著兩天前阿嬤跟他說的話,他別過頭去,不讓阿嬤看見他已經泛紅的雙眼。

「Morphine IV drip!」小煦輕聲告訴一旁的護士。

「呃.....不先插管嗎?醫生?DNR 怎麼辦?」護士小姐有點遲疑。

「插管,病人只會更痛苦,妳們看阿嬤年紀這麼大了,她撐不過今晚了。」

「沒關係,如果有什麼事我來負責,我會跟家屬解釋。妳們準備一下吧!」護士們點點頭,每個人似乎都了然於胸。

看著阿嬤呼吸節奏逐漸慢下來,小煦心情有點激動,他覺得有點遺憾,不能讓阿嬤病情有起色,他最後所能做的,只是讓阿嬤走的安祥平靜一點,讓自己心裡好過一點。

「阿嬤,好好睡去吧,妳太累了。」小煦告訴阿嬤。

走出病房外頭,天漸漸亮了,小煦百感交集,仰頭深深吸了一口氣。窗外,晨曦像金粉一樣,漸漸灑滿了花園。在花園裡面,小煦彷彿看見阿嬤手舞足蹈、搖搖擺擺聞著花香,阿嬤臉上的笑容,美得像春天一樣。阿嬤轉身對著小煦,嘴巴動著,小煦看著看著,忍不住也笑了起來。

猴囝啊!謝謝你。」他看懂了,那是阿嬤在謝謝他呢。

「阿嬤你看,桃花開了!要開心喔。」小煦在心裡跟阿嬤說著。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言情小小說
上一則: 圓箍仔的夏天
下一則: 忘了你忘了我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7) :
17樓.
2011/09/05 21:45
感動

感傷

感動

這是我們一生都要面對至少一次的課題,真是令人難以抉擇啊,是不是? 【Hey Ho】2011/09/06 02:37回覆
16樓. 愛的記事簿 (宛如走路..)
2011/09/05 03:58
救或不救

面臨親人的生死爭札,其實是家屬面對自己的理智和情感的爭札,選擇急救或放棄,都是艱難和痛苦。

謝謝好文分享 ~   

真的是這樣的。

好幾年前看著叔叔經歷過同樣的過程,獨自在病榻前看著叔叔告別人生,對我是一個很震撼的人生經驗。

如果可以再來一次,我還是會選擇讓病痛纏身、始終單身的叔叔擺脫痛苦的糾纏,安祥的離開,儘管我心裡很捨不得。

【Hey Ho】2011/09/05 18:29回覆
15樓.
2011/09/04 23:09
喜歡這樣的文章

充滿人性的光輝

謝謝分享

有些故事總是可以讓人想起點什麼,記住點什麼,當我們再遇上時,就會想起,過去,曾經,有這麼一個故事被提起過.....

【Hey Ho】2011/09/05 18:23回覆
14樓. 小燕子的feeling
2011/09/03 22:14
ㄚ嬤的話

老遠搬來 "椅寮" 坐定聽故事

尼又片偶~~  騙人家熱淚 

不是  猴囝仔   系   死囝仔

放假了~~趴趴走

假日愉快哦

聽到小燕子大喊:「死囝仔,麥造!林周罵......」,魂都掉一半了。

再不跑,更待何時?

【Hey Ho】2011/09/04 08:28回覆
13樓. 山莊溪水
2011/09/03 09:17
生命何價
 在近這些年, 很多人都講到所謂的"安樂死", 讓要去的人可以去得有點尊嚴. 人所知道的其實是很有限, 我不否認各人的選擇, 但有些時候總會覺得何謂最後? 急救是否只是拖延壽命而不理會病人的痛苦? 

很多年前, 認識一位朋友的父親, 臥病在牀, 昏迷不醒有幾年的時間, 家人與醫院輪流一天24小時照顧, (當然, 經濟上他們是可以應付的). 人人都在背後竊竊私語, 為何不讓老爸早點離開, 免得受苦, 對他, 對家人都會好一點, 可惜長子不願放棄, 也不忍讓老父就這樣的離開, 幾年後, 老爸竟然醒來. 他如何能醒過來, 無人能解釋.

或者, 我會問誰是生命的掌權者? 是病人本身? 是家人? 是醫生? 還是有位大能者掌管著萬有?

言多了, 希望格主不要介意, 只是有感而發.

感謝妳的回應,千萬別這麼客氣。

妳說的大概也是目前「安樂死」的立法遲遲沒辦法過的主要原因吧,因為沒有人可以斬釘截鐵的斷言,植物人不會在哪一天再甦醒過來。

我這文章指的是已經在末期的病人,生理上已經出現衰竭的現象,目前很多人大力倡導DNR意願書,就是希望可以讓這些末期的病人得到生命善終,安寧緩和的對待。因為急救對他們而言,無非是要經歷另一場折磨。

面對生死,有許多不一樣的狀況,許多做法不能一體適用。這是大家面對思考時,必須認真看待的問題。

【Hey Ho】2011/09/03 12:07回覆
12樓. 跳躍在每一個角落的音符
2011/09/02 09:52
心酸酸

文章雖短 卻讓我眼淚滴滴答答

寫這文章時,我想到的是當初我在病榻旁陪著叔叔,看著他走。所有的過往,又一件一件回到我腦海裡。

這是我幾個月前所寫的,和叔叔告別一篇文章→「眼眸裡的人生

【Hey Ho】2011/09/02 22:03回覆
11樓. 浮生
2011/08/31 15:58
感觸

這篇文讓我感觸多多

這些年面對已故父親及長兄嫂的病痛

相關同意文件都是我簽的

在天人交戰的片刻

要面對親人生命一點一滴的流逝

還要撫慰老母與姪兒女受傷的心

真是為難

學長經歷的人生歷練,比我豐富太多,不管是待人處世,經驗傳承,都是我應該要向你學習的地方。

【Hey Ho】2011/09/02 00:28回覆
10樓. 資深牽牛花
2011/08/30 20:52
經驗談

我覺得若是有機會痊癒出院,當然要急救

若急救只是苟延殘喘,真的沒必要

當年媽媽有交代不要急救

最後那段在醫院的日子,可以看到媽媽好辛苦,受苦了

我們心裡還是自私的希望媽媽別走

其實媽媽越早走越少受苦啊

急救有時是必須的,因為有些人是在沒有預警下發生狀況。對於有些久病在床,或者是已經末期、藥石罔效的病人,急救只是增加病人和家屬痛苦而已。

現在大家普遍有簽署DNR的觀念了,代表了我們自己開始對自己生命終結的方式,可以有自主的機會,也是時代的進步。

【Hey Ho】2011/08/30 22:44回覆
9樓. 葳葳百合
2011/08/30 19:52
.....

母親離去前夕

我們簽下所以侵入性的DNR

那是母親想要的

我們做了

雖然

最後的一面 趕不到醫院 他就離去

但我們知道 他終於遠離病痛

知道母親遠離病痛,也是一種解脫,是嗎?

【Hey Ho】2011/08/30 22:36回覆
8樓. 莫莉﹝忘川﹞
2011/08/30 10:17
傷心往事
幾年前弟弟肝硬化,陷入昏迷,醫生問要不要搶救,弟妹看著我,我說不要......因為他的肝已萎縮,再搶救回來也沒用。他也發病約兩年,不停進出醫院,全家人都很累。送回來,他一直不肯走。因為老母、妻子還有兩個小孩,弟妹跟他說:媽媽和小孩我會照顧,終於痛苦的離去......媽媽大約哭了一年,那是他鍾愛的小兒子。人老了沒關係,弟弟未滿四十呀!
書寫四季風雲 輕夢掠過流浪的軌跡 相聚與別離都是恆長的定律

嗯,真是令人難過與不捨的事情。我可以理解放棄急救的感受,因為即使是親人也捨不得病人繼續痛苦。

家屬由誰來下決定,用什麼方式讓病人平靜的告別,都是很不容易做的決定。

【Hey Ho】2011/08/30 11:0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