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今昔之別話洗衣
2010/12/13 09:41
瀏覽882
迴響1
推薦73
引用0
陪著兒子流覽了一間間的樣品屋,他們夫婦倆相中了其中的二式,而最後由媳婦選定了其中的一間, 她的理由是: 洗衣房設在樓上,靠近浴室及臥房, 洗衣時可免去樓上樓下的折騰。乍聽之下我這婆婆馬上給媳婦冠了個”懶”字,多細想一會還覺得她真聰明, 能為日後的”過日子”多下了點心思, 也讓我對今昔之別感慨萬千。
半世紀前應算是物質不富裕的年代,別說洗衣機,就連水龍頭都不普遍, 記憶中”打井水”是家中一項重要的工作, 之所以用”打”是因為那被長長麻繩拴好的水桶,你需要把它反向桶底朝天狠狠的往深井裏擲入,只聽噗咚好大一聲,然後左右抽動麻繩使之注滿井水, 再使勁全力把它向上抽出井外, 倒入家中的蓄水缸, 以備好一日的需要, 這是父親每日清晨在上班前必須做好的一件大事。稍長後深井被
植入長長的空了心的竹管並且加了蓋,蓋上裝了個抽水幫浦,父親也用竹管接到家中的蓄水缸, 這樣便可在一壓一縮中直接將井水注入蓄水缸, 雖然方便不少省力不少, 但這水缸的水只用來洗米煮菜及洗澡, 至於洗衣服, 那又是另一件大事。
每日清晨洗衣服是主婦們的例行工作, 那時農夫們在一畦畦田畝旁的一角都會留個流動的泉水洑,一大清早不論晴雨不管寒暑都見各家主婦輪班似的在此聚合,當然也有的走較遠路到鐵路橋下的小河邊,她們清一色都是拎了一大籃的髒衣物到河邊或水洑邊,就著一個個被水蝕得扁滑的石頭,把衣物弄濕塗皂然後又搓又擰,且不時用小木槌將特別髒的部分又搥又打,然後丟入水中清清揉揉弄乾淨後,才將其擰乾投回籃內,個個婦女都似乎對此工作操練閑熟,且在互相話東家長西家短中把這份吃力的工作搞定,然後帶著得知某些新內幕消息的喜悅,拎起那籃更重的衣物走向家去。她們的腳步似乎比來時要快些,因為趁著陽光仍好她們要晾晒那些濕衣物。如碰上下雨天,她們個個穿著雨衣或撐著傘也要把全家的髒衣物洗好,然後把洗淨的衣物晾在屋簷下。仍清楚的記得有幾回斜風大雨把晾了半乾的衣物弄得又濕又髒,母親得將其全部收下重新再洗,替她叫苦,我們這幾個小蘿蔔頭真令母親頭疼哪!還有鄰居的煤灰在大風吹時也會落在半乾的衣物上,留下黑斑點點,母親又要頭痛不己啊!至今她那既惱又無奈的神情仍不時的浮現在我心頭。
托了工業革命之福, 機器替代了手工, 洗衣機烘乾機相繼出爐,人們的生活也改進了不少, 各家各戶都接通了自來水,洗衣服這事就頓時輕鬆不少, 不需頂著日晒風寒, 在家中隨時可行真是方便太多,只是人與人間的接觸少了,親切感少了,相互的關懷也消失在漸行中,真是有得必有失啊!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下一則: 一桶看不見的漆
迴響(1) :
1樓. 烏拉瑰本尊在此
2012/01/01 07:33
從前
真是感謝科技文明,我依然記得小時洗衣情景。母親上班,所以可以請個洗衣哦巴桑。多是家境清寒的媽媽來幫忙,對爸媽是個負擔, 但相對的也讓哦巴桑有些收入。回想以前,生活辛苦的時候多。此篇文章, 讓我想起了從前。
(udn)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