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那一年我的人間失蹤
2014/11/22 01:12
瀏覽1,872
迴響15
推薦106
引用0

那一年我的人間失蹤(兼自剖)(3)

大學同班同學已紛紛退休,最近同學的聯絡網已經聯絡到許多失聯的同學們,看到這些陌生又熟悉的名字,不禁又勾起我曾經的心頭創傷。就算是回憶錄吧,把過去的委屈寫一寫。

 http://blog.udn.com/inyi/14195692 父親拼圖(2)

http://blog.udn.com/inyi/13510458  無法書寫出的父親(1)

我在實驗室受到嚴重的輻射傷害

大三下學期,我家從台南搬到台北,只剩我一個人在台南繼續學業。父親每週寫一封明信片給我,寫些家裡的大小事情,包括狗狗小白的趣事。當年電信非常不發達,不要說家庭電話,連公用電話都很少,打長途電話要到電信局,(或是借一些辦公室的公家電話)。

家裡寒假搬走,我有半年寄住在父親的同事家,暑假過後才搬到學校女生宿舍。

大四開學後不久,我在近代物裡實驗室受到急性輻射的傷害。那時不知道是輻射傷害,只覺得人極疲憊,很累,無法起身上課,也吃不下東西,在宿舍躺了ㄧ週。後來覺得需要營養,所以搭車回台北南勢角的家再躺一週,然後回台南上課。對於不缺課的我,竟然有兩週無法上課。

回台南後,聽說助教大發雷霆,因為有同學將實驗的輻射源鈷60(Co-60)沒有放回鉛桶,而直接放在隔壁準備室的桌上。輻射線隔著磚牆透射入實驗室。助教那一個月,為了考托福,都住在實驗室,所以助教被照了許多許多的輻射線。所以我的無病疲累,是因為我某一天為了重做實驗,待在實驗室一整天,我被照了至少8小時的鈷60,我得了急性輻射傷害症。

無語問蒼天,我不知道該告誰?或是向誰申訴。我擔心自己得了白血症或不能生育。(畢業後,那助教出國前,他去檢測他身體的殘留輻射,竟然超標。我相信,助教能活,我就能活下去。)

因探父病而南北奔波

父親因急性血癌住院,家裡亂成一團。小妹才小學,弟弟才初中,二妹剛念高中,大妹剛念大學。母親要到醫院照顧父親,祖母作家事,我卻被綁在台南。

我常搭夜平快車回台北,隔天晚上再搭夜平快回台南,我週六和週日都在火車上度過。一個年輕女孩常常坐夜車南北跑,非常怕遇到壞人,幾乎在火車上整夜都不敢睡。

之前,家裡的人一直不願意告訴我父親得血癌的事情,怕干擾我的學習。直到大四上的期末考前一天,叔叔打電話到我住的女生宿舍,請教官轉達我父親病危的事情。可是我隔天還有期考,某重要的科目要考,但我唸不下書。隔天的某科果然考的很慘,我知道一定會被當,但以我當時的家庭狀況,我一定要快快畢業找工作。所以考完試後,我找了ㄧ個男同學W君,請他幫我轉告該科教授,請教授給我一個補考的機會我必須先回台北榮總見父親最後一面

我覺得請教授給我補考是合理的請求,如果這科被死當,我就不能修四下的課,一定要多讀一年。可是父親病危(已經知道必死,只是時間早晚而已),我必須馬上找工作養家。我一定要畢業。

到了榮總,知道父親又過了ㄧ關,所以我就在家念書準備補考。但,我突然接到同學 L君的電報,叫我即刻回台南,說我的成績出了問題。(以前通訊不方便,沒有家戶電話,所以同學是打電報到中和市公所,然後工友騎腳踏車將電報送到我家。)

我急速搭車南下和 L君會合,他告訴我,我所擔心的科目被死當(低於50分),而且全班只當我一個人。我和 L君一起到教授宿舍去找教授,請他幫幫忙,因為我家裡出事,我急著畢業,我要趕快工作養家 。

教授怪我沒有直接找他,因為我這種特殊情況他能接受給我補考(高於50分)。於是教授和我去找助教查成績,一查發現,和我同分數的人都Pass,而我卻死當。沒有想到助教是亂打分數的,他既沒有我們上課的出勤紀錄,也沒有上實驗課的紀錄,只有一個期中考的分數,也沒有期末考的分數。總之,這個助教是自由心證的給分,所以和我同分數的W君期末變成65分,而我卻45分死當。

補考或死當

(遭男同學們及助教陷害。本班只有4個女生,而我是走讀生不住校)

教授太信任助教,什麼都交給助教,包括考卷及作業。當我的成績出問題,需要修改成績的時候,助教那邊竟然全都沒有資料及紀錄。教授大為光火,可是成績已公佈,除非拿出足夠的證據才能修改成績,教授還需要在教務會議上認錯。可是教授手上什麼資料都沒有.....

我找到 W君問他為何不幫我轉答我的請求給教授,如果他轉達我託他轉達給教授的話,我就不會死當,可以補考,而不必多唸一年,為了2個學分多念一年

W君的答話非常讓我受傷他說要將我死當是全班(至少大部分)人的決定,一方面是男生有兵役的問題,二方面是..因為我這四年沒有被當過一科。當然班上男生們沒有對我說卻對曾別人說,他們要利用死當我,讓我多留一年在系裡讓助教追求我

那個助教是大我幾屆的學長,曾在中學教過幾年書,不知何故回頭當助教,然後說想娶老婆一起回鄉下種田。那個助教看上我,被我拒絕,於是我就做了冤死鬼了。(班上同學不知道我家發生事故)

想辦法補救,希望及時畢業

L同學幫我送紅包教務處給職員,讓我能到其他系去補修。

為了趕四年畢業,多方打聽,還送禮給教務處,於是教務處一位職員同意我到電機系去修課,所以我四下時候到電機系去修四上的課。為此,L君還自做主張買了很貴的洋酒送這教務處職員。沒有想到,我在電機系要修四下的這門課時,教務處的那位職員突然又不讓我去修電機系的課,因此為了這2個學分,我必須多待在台南一年

父親過逝,家裡沒有收入之下,全部人等著我畢業工作養家,包括親友及父親的同事長官們。他們想恭賀我從國立大學畢業時候,我卻說不出口,[我不能畢業],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參加畢業典禮。

我怎能開口說我不能畢業!!我恨死我同班的男同學們。這些男同學不但放話阻止別系的男同學追求我,還使出這麼惡劣的手段搞我多留學校一年。我只能怪我考試的分數不夠好,所以才有被同學[惡整]的機會。

受洗信主,家中失聯

在極度的悲哀挫折及被同學們背叛的恨意中,每天心情都是烏雲罩頂、愁容滿面。此時一位宿舍裡很少互動的女同學邀我去教會的大學團契,在團契中聽到聖經的言語,我終於崩潰大哭不止,哭了好幾小時,師母一直安慰我。我所有的委屈只有神知道。不久我就受浸信主,教會裡的師母們以及弟兄姊妹們都對我很關心,給我愛心及溫暖。

父親及祖母相繼往生,母親受令馬上搬家,喪事及搬家、轉學一團亂,母親沒有通知我,同時我也搬離學校宿舍,雙方都換了地址,所以我和家裡失連了。

(退休後我問母親,問她怎麼沒有想到我一人孤單在外,有沒有錢過日子?母親說她不會寫信,而且一大堆事情忙不過來,無法想到我。)

教會長輩介紹去私校教書維生

和家裡失連,同班同學也畢業四散了,為了兩個學分我必須自己活下去。教會的師母們知道我的難處,於是介紹我到郊區的ㄧ個私立學校教書兼導師。每天要騎40分鐘的腳踏車去上班,下班就回去鴿子籠的出租房間,放假就去教會。

我所租的房間只有2坪多大,只能放一張床及一個非常簡單的書桌,浴室等都是公用。樓下是熱鬧的學生自助餐店,樓上(三樓)是自助餐主人的ㄧ家人。主人夫妻是東南亞華僑,兩個孩子正在上初中。

紅棉餐館的老闆娘幫我做愛心便當

我上班的地方在郊區,附近沒有小吃店或麵包店等,非常荒涼,學生都是校車接送。中午午餐學生都自帶便當,由學校統一蒸便當。我沒有便當可以帶及蒸,所以沒有午餐可以吃。如果到遠一點的地方吃午餐就趕不上下午的第一節課。午餐的問題讓我很苦惱,於是我懇求我的房東幫我做便當帶去學校,我心想樓下自助餐有許多的飯菜可以裝便當。(PS:因為我沒有冰箱,所以無法頭一天晚上準備便當)。

我第一次打開房東幫我裝的便當時候,眼淚幾乎掉下來,因為房東太太並沒有用樓下自助餐的飯菜,而是用他們家裡自己吃的飯菜。便當盒的菜非常豐盛,和房東兒女所帶的便當一樣豐盛。我遇見了ㄧ個非常有愛心的房東,這個愛心便當支撐了我在台南孤立無援ㄧ年的日子。

刻意不和任何人連絡

我心理受傷太重,父親和祖母相繼去逝,母親和弟妹失連,同學們的陷害,不能畢業也沒有錢。我不能自殺,因為媽媽需要我,我也不能丟下家人出家。我從來沒有害過人也沒有做壞事,為什麼我必須承受這麼多的惡意?我好想躲起來,離開這個社會,讓大家忘記我。可是我不能消失,我還有責任。

於是我選擇和一切認識我的人斷了連絡,不論是親友或同學、師長。去系裡補修學分時候都是短暫的來去,也不給系辦公室留電話。教會的師母們也只有我去教會的時候才能看見我。某方面說,我這個人是從社會人際消失了,我要療傷止痛

(校友會要給我畢業紀念冊也找不到我)


學業完成後,回台北找家

因為教書的工作很忙,又獨來獨往,沒有和學弟妹一起研讀這門課,心裡也對這門課非常反感不想唸。期末,這門課是真正考不好了,但是教授決定放過我,讓我早日畢業就業養家。

終於畢業了,我退了房子和房東的愛心便當,收拾行李坐火車回台北。先到永和找父親的朋友,請他們帶我找我的家,於是在失連一年後我終於回到自己的家了。

母親看到我很驚喜,我永遠記得她看到我驚喜的臉,及大聲告知弟妹們我回來的消息。母親因為太忙所以無暇顧到我。(我退休之後跟母親和弟妹聊到這一段日子,他們都大吃一驚,沒有想到我當時被孤單的留在台南,自己謀生賺錢過日子。)

回到台北的家,我決定重新開始,找工作養家。破碎的我決定新生了!

天涯海角有一個人不斷找尋我

我失連之後,二十多年來,有一個人一直找我,他非常掛心我。他當兵前去系館找我,可是系裡面從上到下都不知道我的連絡方法,即使我有上課,我也僅露一下面,下課就走。他聽說我去教書,曾到我教書的學校找我,但我是新人,許多教職員都不知道我。後來他去當兵,服完兵役後,他去我中和的舊家以及永和的娘家附近找我,都打聽不到我。(從他說出我娘家附近的店面,就知道他確實常去打聽。)

找不到我後他結婚了,考上公職且公費出國留學,他繼續在美國的中國留學生會裡面找我,也找不到。他在美國的出入境的海關搜尋有沒有我進出美國紀錄(註:他有特殊身分),他也在台灣海關找尋我出入境的紀錄,都找不到。二十多年後,他利用工作機會,用全省戶籍資料蒐尋,終於找到我結婚後的地址。

他跑到我家和老公見了面,知道我的近況,以及我當時正在彰化師大補修教育學分,於是他打電話到彰師大的宿舍廣播找到我。他找了我二十多年,我們約在台北見面喝咖啡。他在政府機關做主管且早已拿到博士學位,生活很好。他只是掛心我當年為何突然失蹤,他要問一個理由。那是當年我在那似愛情又不是愛情的一段人生,他的信曾幫我度過很多痛苦的時刻,但在我在打算失蹤的時候就把他的信退了、燒了

有一個人始終沒有把我忘記。有一個人在天涯海角的找我,還持續找了二十多年,真是讓我銘感於心。

後記

尼采說:受苦的人沒有悲觀的權力!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刻骨銘心
上一則: 那一面牆
下一則: 【不出養】~見證一個偉大的母親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5) :
15樓. 安然
2014/12/08 07:08
無法想像您班上的男同學們竟然聯合起來做如此惡劣的事情,完全可以理解您會斷絕和同學及學校聯繫的想法。當時您又遭逢巨大家變,真是不容易,還好很堅強的挺過來。找您二十年的男同學真是一往情深,可惜因緣際會錯過了,這大概就是人生。
安然

班上女生少,我除了是走讀生外,還兼家教補貼母親家用,沒有參加社團活動,加上南部學生的自卑感,非常內向。男生們追求不成也阻止別系的男生追求我,加上助教的私心.....。我婚後還有幾個同事先生說[知道我是誰],我卻不認識這些外系的男生,所以追求不成惡整我是事實。

不過,我若是考得很好,他們就沒有惡整我的機會了。

寧靜姐2014/12/08 10:01回覆
14樓. 陳正華 牧師
2014/12/01 12:11

親愛的寧靜姐,

我剛剛才發現上次不小心打錯了字,應該是羅馬書8章28節,不是98章,哈哈哈...不好意思。

另外,寧靜姐說的那首「耶穌我來」,也是陳傳道最愛。

下次我把歌詞找出來...

我最喜歡羅馬書,不時會拿出唸ㄧ下我喜歡的句子。 寧靜姐2014/12/01 14:35回覆
13樓. Aisha / 拙陶
2014/12/01 09:31

寧靜姐:

這一路走來,讓人看了好心疼!

閱讀到最後這一段,好感動,有人念著妳二十多年就希望知道妳安好,那份心真難得啊!

祝福!

只有你注意到最後一段,其實最後一段最讓我流淚及感恩,因為他找我的過程並不是如此三言兩語。

他找到我時候,讓我非常震驚、非常震驚。已隔二十多年沒有消息,我早已忘記這個人,而這個人仍然固執的尋找我,用盡一切方法。...只為了問我當初為何失連...。他是我小學同學,父親死後公祭的時候有來,他知道我家很慘,但我忽然斷了線讓他擔憂。

寧靜姐2014/12/01 11:29回覆
12樓. 郁勝
2014/11/28 18:13
有如走過死亡幽谷的重生,對人世的現實面體會;定會多於常人!
人生因為不順利,所以對別人更有同理心,也更能惜福! 大笑 寧靜姐2014/11/28 21:35回覆
11樓. 筆記阿本
2014/11/28 13:03
**

頗有同感啊 ! 我是長子 ,國中暑假就開始打工賺錢 .退伍後就一肩扛起家庭開銷 , 讓弟妹各自結婚或獨立 .  我一路走來過得很孤單很辛苦 , 書念得苦悶 , 以後的生活與情感都像一片空白 , 只賺錢養家 . 主因是我有個辛勤又不幸的娘 ,有個糊塗又愚蠢的爹爹 .

我念書可潑皮了 ,通常是叫來幾個好弟兄一起請老師"外出"辦桌吃飯 . 寧靜姐的同學幫忙送洋酒給教務處小職員仍不得補修 , 那實在太客氣了 ! 那位職員一定要"找出來好好按奈"一下啦 .他收了禮還反悔 ,這犯了江湖大忌 , 你們太善良了 .^^ 大笑

( 以上純屬渾話 ,大家聽聽就好 , 別太當真 . ) ^OO^

 

 

我還好,母親挺住這個家。母親生於悲劇的戰亂時代,所以非常堅強。我能幫母親的有限,覺得虧欠!

這自傳的(1)、(2)、(3)集算是當初被毀家的ㄧ段回憶和記錄,我寫出來也療癒了自己隱藏多年的創傷!

寧靜姐2014/11/28 21:41回覆
10樓. 宋子平老師
2014/11/26 18:13
原來妳是這樣過來的
瞭解妳的苦。
家變三部曲。那兩、三年全家都很苦! 寧靜姐2014/11/26 18:58回覆
9樓. 大牛爸爸
2014/11/26 03:35
年輕時能經歷那麼困難的日子,你很了不起。
算是回意啦!只是剛好那兩年家裡發生很多事情。人在磨練中成長! 寧靜姐2014/11/26 15:02回覆
8樓.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
2014/11/24 17:10

在學科成績上的經過令人憤怒感慨,

怎會有如此的同學,令人心寒齒冷。

醉夢的女兒也曾經在寄給教授繳交報告的電子郵件出問題,

以致教授未收到報告,

因此遭到被當的命運。

經向教授報告,並經查證後,

教授於相關會議中提出報告,

後順利得到應有的成績。

我們班很亂,大多數是重考生及台北學生,同學們比較油條,平常都不上課在打麻將。被整,也是我第一次領教台北學生的狡猾。

教授有錯,他懶惰,將一切交給助教,給助教太大的權力整學生。我那科的教授是從軍校到本校兼差(後來變正職),他也沒有想到助教會那麼胡來....。有時覺得,機車一點或認真一點的教授會讓人感恩及懷念。

 

寧靜姐2014/11/24 20:18回覆
7樓. Jenny***
2014/11/24 16:34

這一篇.看了心好痛.

您真是一位勇敢的女士.

過去的痛.寫出來是一種療癒.

老媽的去世.我悶在心底一直不知怎麼辦.

直到我可以用鍵盤寫出來.鬆了一口氣.好像老媽也輕鬆了.害羞

 

確實,寫部落格有文字療癒的功效! 歡迎常來訪! 寧靜姐2014/11/24 20:19回覆
6樓. 曉澄
2014/11/23 19:43

如電影般的情節,令人感動,令人難過,令人不捨!

但看看妳現在的生活,又釋懷許多!

人生就是[走過]或[經歷過],這些都是學習。好像佛家講的[渡],由此岸到彼岸。

我也曾妒忌別人好命,但,人若拿掉職位和權柄,大家都一樣平等的了。所以退休後能掙脫綑綁,自由自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真好。

我還有一些人生的故事還不敢寫,怕嚇到大家,或會讓某些人不安!

寧靜姐2014/11/23 21:5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