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們四個~~近六十年的情誼
2011/05/04 06:23
瀏覽2,384
迴響29
推薦84
引用0
前言
引用文章
飛越大洋~~~愛在六十六歲之三
作者/徐喚民

機場送行的場面﹐不是很陌生﹐早年﹐到機場採訪新聞﹐配著記者證﹐長驅直入機場貴賓室﹐見證過許多送往迎來﹑人間的悲歡離合。但畢竟只是工作。直到那天送好朋友出國留學﹐才意識到此去天各一方﹐不知何時再聚首。
三個從小一齊長大的朋友﹐歡送季大妹子﹐又一年﹐阿莎出國﹐剩下一個孤零零的我。阿莎臨上飛機撂下一句話:「早點來﹐我們在那邊等妳。」

對於幾近夢幻的期待﹐未置可否﹐唯唯諾諾而已。一來家境清寒﹑二來軍服在身﹐出國留學之路﹐遙不可及﹐連夢也沒做過一個。

阿莎﹑季大妹和我三個人﹐從初中起就是好朋友。當年﹐由於家都住得不遠﹐教我們國文的孟老師來台前畢業於北大﹐英文老師吳安芸則畢業於北平輔仁大學(季大妹的母親)﹐教學認真﹐三人在功課上常有互動﹐加上我們都是樂隊成員﹐我和季大妹吹小喇叭﹑阿莎吹伸縮喇叭﹐一同練習﹑一同參加暑訓﹐所以成了很好的朋友。

季大妹高二時考進北一女的插班﹐雙十節基隆女中參加全市遊行的時候﹐季大妹還回來穿上老制服為我們助拳。我高中畢業保送政戰學校﹐阿莎還帶了一盒點心﹐和樂隊在基隆火車站吹吹打打為我壯行﹐好不熱鬧!

季大妹聯考高中台大植物系榜首﹐阿莎進了政大西洋語文學系。畢業後出國留學也是那麼自然地順理成章。相繼攻得碩士學位。我在四年後卸下軍服﹐也揮別台北﹐品嚐這不曾在夢中出現的旅程。

正好趕上大妹子結婚。(一九六九年元月十七日) 她為另一位好友和我﹐特別縫製相同式樣的伴娘禮服﹐陪她走向聖壇。記得她在一封信中曾寫到她的初戀:“戀愛的滋味也嚐到一點點﹐當發現時﹐已經愛得很深了。”

一九七一年暑假﹐我還剩下兩個學分在暑期班修完就畢業﹐阿莎已經在紐約皇后區的市立圖書館做事﹐大妹子一家也搬到新澤西州濱臨大西洋的新居﹐她們邀我回國前到美東一聚﹐並留下一張(3+1)紀念照。

阿莎和她的另一半熱情款待﹐並力勸我留在美國﹐但我回國嫁給那個軍人的心意已定﹐洗腦不成﹐最後只好投降﹐開了一張長期支票:“等妳想出國時﹐我們再接妳罷。”(可惜﹐阿莎和他相戀五年後赴美結婚﹐卻因為政治理念不合而分開)。

年輕時的照片已發黃﹐拜新科技之賜﹐女婿在電腦上如此如此﹐又使記憶鮮活起來。




2011美東訪友行
與樂隊好友阿莎明慧祥霙在紐約﹐新澤西重聚
(祥霙當年和阿莎吹伸縮喇叭
明慧與我吹小號)


花園之州﹐名不虛傳

首先要感謝新澤西州對我的友善歡迎﹐當我的飛機還在西雅圖時﹐機長報告因為大雨籠罩紐瓦克機場﹐所有的班機都誤點兩小時以上﹐為避免五小時後在空中不必要的盤旋﹐我們將延遲起飛… 於是大家又打開手機作一些必要的連繫…

沒多久﹐機長就報告好消息﹐我們可以起飛了﹐抵達目的地時間也不會耽擱太久。

果然﹐飛機接近紐瓦克機場約一百多英里時﹐就能看見烏雲繼續往東移﹐慧來接我時﹐只見機場的地面還沒全乾﹐天空裡已經出現彩虹。

多年不見的激情﹐好像隨著年齡增長收歛成一種成熟的溫婉﹐畢竟我們膝下都有幾個孫輩環繞著。 她很自然地遞給我一瓶水﹐正是我需要的! 她說﹐當她旅行時﹐每次來接飛機的人都會體貼的給一瓶水﹐使我回憶起之前到機場送往迎來的一些細節。我已經好久都不必開車﹐我的汽車也送給別人了﹐免得多一項物累。

其實慧還比我小一歲﹐但是在我的記憶中﹐好像都是她照顧我比較多。這回看我手杖隨行﹐滿眼流露著關懷之情。在送走年高父母之後﹐我們對望彼此的白髮﹐對於自已也逐漸步入老境都有一份深切的體認。她也是正在承受坐骨神經痛的苦惱﹐經常要接受針灸治療﹐站久了就得坐下休息﹐不過在活動力上她是比我的狀況好得太多。她不但要經營一個家﹑一個事業﹐還正進行賣房買房從美國東岸搬到西岸的大遷徙。

車子在美名為花園之州(Garden State)的公路上行駛﹐慧的家住在離機場一個多小時車程的新澤西州北部﹐房子座落在一大片山路和園林之中﹐進了安全崗之後﹐簡直不敢相信社區產業裡面竟有九百多戶人家﹐因為產業興建的特色就是每個房子設計都不一樣﹐各家都有幾個英畝土地﹐隱藏在樹林中互不干擾﹐夏天當樹葉濃密時甚至也看不到別家的房子。

從山下郵箱處往上看去﹐她的房子就像一個空中城堡高高地站在山崗上。此時正值春日﹐樹枝都發出嫩綠的葉芽﹐整片望去﹐林子是稀疏淺淺的綠﹐一切顯得欣欣向榮! 從處處繁華春花的西雅圖飛來﹐讓我又一次感受到春天的喜悅! 這裡的鄉野情趣和我原先在密蘇里所居住的鄉間是完全異樣的。這裡一切都經過細細剪裁規劃﹑妥善管理經營﹐有著鄉野的寧靜卻散發著文明的氣質。和我們之前的鄉間生活是各異其趣的。

我們以前的家是鄉間土路的盡頭﹐車子開過去會揚起一陣塵土﹐樹林子任其滋長﹐隔著一條小溪緊鄰就是野生動物保護區﹐所有的野生動物都會來我家做客。聽孩子們說﹐雨後水漲的時候﹐有些青年朋友曾經偷偷跑去溪中裸泳。當然﹐房地產的價格與此地也有如天壤﹐我們那謙卑的三十英畝林地和九千平方英尺的房子如果搬來這裡或許還能值個幾文。反正六年前祝融神光顧之後就一個錢也不值﹐空留回憶罷了。

慧上了一天班又去機場開車一個來回﹐我也坐了一天飛機﹐大家都累了﹐她煮了一些自包的水餃當晚餐﹐是小回香餡﹐味道十分清新﹐別後種種﹐一時間說也說不完﹐好在還有兩﹑三天的相聚﹐我們要好好養足精神﹐因為明天要與雵和莎見面。

2011 年 4月29日紐約遊車河﹐這個約來約去在e-mail 上敲定的日子終於到來。這邊環境好的條件就是擁有一部好車和願意開較長的車程﹐無論到那兒都得開半小時以上的車﹐但是﹐這也是這些鄰居鍾愛的生活方式﹐可以騎馬﹑划船﹑享受郊區的幽靜﹐離主要的紐約市又不遠﹐愛逛博物館的慧願意住在這裡就是因為隨時都可以開到紐約去博物館留連一整天。

雵和慧都是幼時聰慧﹐提前入學﹐莎和我同年﹐雖然我也曾提前入學﹐可是初中一年級留級﹐還是沒佔到便宜。不過我的人生總是逢凶化吉﹐如果我沒有留級﹐怎麼會遇到她們? 又怎麼能活得如此快樂豐盈?

慧的針灸醫師適巧在雵的歇腳處附近﹐於是約好先做半小時針灸再去接雵。這是個南北戰爭時的古戰場﹐有許多古老建築和教堂。趁著慧就醫的空擋﹐我信步在附近幾條安靜的街道觀光﹐只聽到鳥雀清脆的叫聲﹐也看到各家院子的櫻花爭相怒放。還有慧最愛的山茱萸。這邊的山茱萸倒是先開花了! 不但在公路邊上的稀疏樹林中隱約可見﹐各家庭園中也競相栽種鮮艷顏色的山茱萸﹐那些深淺不同的花讓人不得不捨下對櫻花的留戀﹐去迎接它們像雲彩一般的霞光。

在網友部落格中讀到新澤西州有個擁有幾千株櫻花的櫻花公園﹐向住在附近的朋友打聽所得到的結果﹐前兩天的豪雨﹐不但使湖水溢流到公路上﹐也把園裡全部花瓣都打到地上﹐不用去了… 不過﹐好像早已有了心理準備﹐我們要去紐約找莎﹐也是沒有什麼固定的目標﹐吃吃逛逛﹐主要是四個人能在汽車裡一起聊天﹐窗外的風景名勝都不重要。我最原始的建議中有博物館和百老匯表演﹐雵提議去大西洋賭城﹐到後來因為客觀條件關係全部都沒有實現﹐反而讓我們有了新的發現﹐使這一趟聚會更有意義﹐更有收穫!

慧在出發前做了兩大杯豆漿木瓜汁並烤了蘿蔔絲燒餅﹐邊吃邊開﹐到了紐約已經將近下午一點卻也不覺得餓。莎說我們去一家新開的中式飲茶試吃﹐但是不要多吃﹐嚐嚐味道就好﹐留著胃口晚上去吃海鮮布菲。兩頓飯中間我們就開車在紐約市內遊車河。這個主意是考慮到雵有髖骨毛病不能多走路﹐我是手杖族﹐慧有坐骨神經痛﹐再沒有當年在樂隊裡帶領全校滿街遊行的豪勁。為了我要拍照片﹐我們特別開車穿過中央公園﹐在路邊停個霸王車然後由莎和雵留在車上﹐慧陪我下去拍幾張﹐證明到此一遊! 在第五街和百老匯則是車與人擠﹐就開著車窗獵取一些街景﹐只有到了洛克非勒中心才把我和慧放下﹐由她們倆開著車子繞兩圈回來接。下午茶的點心象徵性地點了幾樣﹐忙著說話﹐也不記得吃了些什麼﹐比起香港﹑台灣﹑溫哥華﹑洛杉磯和舊金山﹐紐約的飲食也就不那麼嚇人了!

晚餐去了一家海鮮自助餐﹐進門之前﹐莎提示攻擊要領﹕第一﹐吃自已愛吃的﹔第二﹐吃自已不會做的或者做起來太麻煩的﹔第三就是吃那些價錢貴的!
她看我神秘一笑﹐問我想到了什麼? 我說我當過布菲店老板﹐有機會當然要復仇!

四個人當中﹐雵最博學多聞﹐也從不吝嗇發表高見﹐無論是國事﹑世事﹑家事﹐一路上就聽她一個人搶著說﹐連當事人也不能暢所欲言。倒是省事。這兩天在車上就聽她將當日重要新聞作詳細報導﹐如英國王子的婚禮﹑賓拉登之死﹐不但講述事件的來龍去脈﹐還加上她的評論。比車上收音機裡的當地記者更高瞻遠矚﹐更加油加醋! 十分精彩!

歡聚一堂

晚上回到慧家已經將近午夜﹐說好次日睡到自然醒﹐慧要煮地瓜稀飯﹑煎蛋﹑小菜。中午出去吃﹐晚上在家裡做﹐各顯身手﹐醡醬麵﹑餃子﹑麻婆豆腐﹑慧的弟弟和弟妹住在新澤西州的南部也要來團聚﹐弟弟要表演拿手蔥油餅﹐慧要做醃篤鮮﹑涼拌菜…等等。結果早上吃得太飽﹐中午到外面買晚餐需要的食材﹐繞了一圈決定省略一頓﹐乾脆回家吃水果!

慧的弟弟當時唸小學﹐和我的弟弟同班﹐也是從小就認識。弟妹個性豪爽合群﹐尤其這幾個好朋友她也耳熟能詳﹐一下子就和大家打得火熱。在慧的家裡﹐她等於半個主人﹐我們無論做什麼﹐她都主動幫忙﹐有什麼東西要切的﹐她一把抓! 切得又快又好。弟弟舉手投足﹑說話表情﹑再再都是當年季伯伯的化身。我也講了弟弟的一些名言逸事… 我們從下午一直玩到深夜﹐從小學﹑初中﹑高中﹑一直談到六十多歲望七之年! 懷念幾家人的幾位老人家﹐雖然都相繼作古﹐卻在我們心中留下許多美好的回憶。當然還有他們的秘密﹑他們的病﹑他們的凋謝…

甚至也談到我們自已的身後事。我們竟對生死的態度都變得十分豁達。

我們幾個﹐只有莎的九十歲母親健在﹐慧說得好﹐母親節來了﹐我們幾個如同姐妹﹐我們的爸爸媽媽都不在了﹐莎的母親就是我們的母親﹐幾通電話都是祝福伯母佳節快樂! 我也說﹐下次阿莎出差就通知我﹐專程飛過來陪她﹐要她做蘿蔔糕和茶葉蛋給我吃。原來我們在紐約是要約她一同去吃晚飯﹐可是臨去接她﹐又說肚子不舒服不參加了。然後我們約好星期天帶她到大西洋城去拉吃角子老虎﹐可是剛好是一年一度的自行車活動﹐紐約市好幾條公路和橋口實施交通管制﹐從新澤西州根本無法進入紐約﹐所以把我們全留在慧家了。慧主持的學校有事﹐她一定要去上班﹐我們三個就放牛吃草﹐可是阿莎不明此間地形﹐不認識路﹐所以決定在家放鬆﹐等慧下午回來再團體行動。

也就是這一留﹐使此行像中了獎券似的精彩萬分﹐真正是回到了從前及對這些年大家的經歷做了回顧。因為當初我們出國都沒有帶什麼早期的照片﹐只有慧家保存了當時許多照片﹐慧曾經回亞洲和台灣工作﹑父母退休後也曾移民美國﹐幾次搬家﹐因為有公司出資搬家費用﹐所以能把最值得紀念的許多厚重相簿全部運來﹐還有慧在美國留學﹑結婚生子以及在世界各地旅遊的鏡頭﹐終於把這些年的分離搭上了一座橋。慧答應將四人當年的許多合影複製後寄給我們。

1975三家歡聚(季家珍藏)


基隆女中樂隊(季家珍藏)


臨別不勝依依﹐阿莎回紐約﹑霙和我回西雅圖。

我們相約兩年後再聚﹐從現在就開始計畫細節...........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9) :
29樓. connie F
2011/06/10 07:25
往日情懷
兩年後的約  請一定不要遲到啊
遵命! ellen chou 雨僧 情繫初秋2011/06/10 12:23回覆
28樓. CryBear
2011/06/01 18:56
指教
老前輩

晚輩已經整理好1960那一年的照片,敬請指教^^

孰知坐論則是,起行則非

http://blog.udn.com/chenkwn/4633665

青青校樹! 我在高三丙!

ellen chou 雨僧 情繫初秋2011/06/02 04:55回覆
27樓. CryBear
2011/05/31 18:49
贊助一張剛成立於1956年的軍樂隊照片

來紀念這段情誼^^

孰知坐論則是,起行則非

這張對了!

左起第二人是宋利莎

左起第五人是我

右起第一人是季明慧, 她幫薛俊枝扛大喇叭

明慧旁邊是楊美蓮, (美蓮+利莎+明慧+我=四胖合唱團)

ellen chou 雨僧 情繫初秋2011/06/01 08:05回覆
26樓. CryBear
2011/05/25 15:29
畢業紀念冊

老前輩

晚輩已經找到48學年度的畢業紀念冊,你有興趣看哪一部分的照片阿? ^^

請吩咐晚輩一聲


孰知坐論則是,起行則非
25樓. 奈米
2011/05/11 08:51
近六十年的情誼
真是難得 讓人羨慕哩
能夠相聚 吃的 玩的 都是其次了
一起重溫往日情懷 才是最開心的

可不是嗎! 年紀大了限制也多, 不像小時候活力充沛

倒是說了很多話

ellen chou 雨僧 情繫初秋2011/05/11 11:17回覆
24樓. CryBear
2011/05/10 18:33
1960
小老弟也來贊助1960年,那一年的畢業典禮。
http://blog.udn.com/chenkwn/5194202

或許可以看到其他軍樂隊成員。

^^

孰知坐論則是,起行則非

不對﹐除了黃校長﹐其他一個人也不認識。

我的畢業典禮在基隆中正堂舉行﹐我有給自已吹畢業典禮。

樂隊在樓上。

ellen chou 雨僧 情繫初秋2011/05/10 21:58回覆
23樓. 張鳳哈佛 哈佛問學錄 得首獎
2011/05/10 00:25
珍貴往事﹗原來東訪﹗
 
長遠的友情最讓人動心﹐對嗎? ellen chou 雨僧 情繫初秋2011/05/10 01:19回覆
22樓. 黃彥琳~~國家港口一日遊
2011/05/08 04:40
第一張相片
雨僧姐年輕時就是陽光美少女!

笑得沒遮沒攔的.......

ellen chou 雨僧 情繫初秋2011/05/08 07:43回覆
21樓. 盹龜雞~ 清晨的花兒
2011/05/07 13:12
訪好朋友
說最近怎麼動靜少了 , 原來是到美東找好朋友了 . 從小到大的朋友 , 珍貴啊 , 不必怎麼玩, 光是聚在一起聊天 , 都有說不盡的話 .

Alice 深知其中三昧!

紐約的繁華﹑新澤西的清幽﹐談笑間便似雲煙過眼﹐唯有綿密的友情長存於心。

ellen chou 雨僧 情繫初秋2011/05/07 20:50回覆
20樓. 一畝桑田
2011/05/06 18:04
相見歡

人生不相見,

動如參與商。

相見與不見,

相見總是歡。

在「優廸園」互動比老友相見容易多了!


還好, 我們也算是有聯繫, 有照片為憑

兩年後都不用上班, 想見面就更容易

ellen chou 雨僧 情繫初秋2011/05/06 21:5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