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一「戲」之間 ~《紅樓夢》的戲曲人生
2017/11/17 15:46
瀏覽1,627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一「戲」之間
—《紅樓夢》的戲曲人生
朱嘉雯
整部《紅樓夢》在「以戲點題」的創作意識下,小說中每回出現戲曲場景時,總牽動著讀者穿越時空,預知未來的閱讀慾望與神經。

自從第十八回元春省親,欽點了「豪宴」、「乞巧」、「仙緣」、「離魂」,繼而又讓齡官自主演出「相約」、「相罵」以來,眾家銓釋總環繞在脂批所云四齣戲按照演出順序,分別伏下:賈家之敗、元妃之死、甄寶玉送玉,以及黛玉之死的伏筆。在此大關節之下,「相約」、「相罵」兩折又隱藏了大觀園內諸多風月情事。


繼而在第二十九回賈母率領眾人到清虛館打醮,在神前拈戲,神明諭示了三齣戲,首先是演劉邦斬白蛇起義的《白蛇記》,接著演郭子儀七子八婿、一門榮耀的《滿床笏》,最後上演了淳于棼享盡榮華,醒來卻是一場夢的《南柯記》。此三齣戲連續演出,再度預告了賈府終將繁華落盡的悲劇結局。
從十八回到第二十九回,看戲的人沈浸在歡樂的當下,賈母福深還禱福、鳳姐猶自作威福、寶黛小兒女正值癡心愛戀,偌大一座府邸,人人活在當下的榮景中,誰也沒有想到未來。卻是讀者透視了前方的人生道路,早已嘆息連連。

作者使用了一種層次井然的藝術處理,將《紅樓夢》由故事裡到故事外,亦即小說人物、戲台上的搬演,和所有心生怵惕的讀者,一連做了三種層面的文學設計。戲台上演出《長生殿.乞巧》的同時,唐明皇正對貴妃唱道:
「雙星在上,我李隆基與楊玉環,情重恩深,願世世生生,共為夫婦,永不相離。有渝此盟,雙星鑒之。在天願為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天長地久有時盡,此誓綿綿無絕期。」

戲文影射臺下觀賞戲曲的賈貴妃,連同她未來的悲劇命運也在《長生殿》的故事主軸中,被充分地暗示出來。然而元春此時看得入迷,她尤其欣賞齡官的演出,渾然未覺戲中對自身命運的暗喻與諷刺。也正因為小說人物無動於衷,這才使得讀者不無觸目驚懼,心生喟嘆。
賈府家班繼而演出《牡丹亭.離魂》,戲中杜麗娘為了夢裡的秀才柳夢梅,願意與他同生同死,甘願做一個病嬋娟、粉骷髏,此時戲台下的林黛玉倒是隨著眾人接駕、飲宴、吟詩、觀戲,純真無邪得尚未能夠意識到戲裡的女主人公早已影射和預告了自己無限憾恨淒涼的人生終局。然而讀者呢?自脂硯齋評點了:「伏黛玉之死」以降,每當人們讀到戲中的杜麗娘訴不盡海天悠悠、整一片魂斷心痛的時刻,又看到戲外的林黛玉仍是一派渾然天真,尚未理解人間情愛將帶來的苦痛掙扎。於是戲裡戲外出現了時間的空隙與落差,讀者的閱讀和領悟,填補了其間的意義。於是這部小說在尚未完成的狀態下,已教讀者飽嘗了世事滄桑與人間的艱難風霜。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