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許陽明 從台北酒廠到台北機廠 保存國家重要百年工業歷史文化地景的嚴肅省思
2014/08/14 10:47
瀏覽667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企圖支解破壞台北機廠背後所謂台鐵的債務,只是圖利少數人的煙幕?

從台北酒廠到台北機廠

保存國家重要百年工業歷史文化地景的嚴肅省思

◎文/ 許陽明  / 陳林頌‧王文雯

 

台北酒廠、松山菸廠與台北機廠,是台北市大型的工業遺址,也是大型的城市工業文化空間。從台灣人民開始重視文化與藝文空間的保存與再利用開始,這三塊大型的工業遺址與城市文化空間何去何從,一直是眾所矚目與爭議的議題。

 

從立法院的計畫中搶救回來

 

台北酒廠當年未指定為文化資產前的最後方案,是以200多億的預算,預定重建為立法院的新址。本刊「1999年第一期」曾指出,我們看過許多國家的國會都是格局方正氣象萬千的,但台北酒廠要作為國會,卻有新生高架橋與市民大道猶如兩把刀架在國會的脖子上,是極不適當的國會地點。我們也提出正式的古蹟陳請書給台北市政府,雖然台北市政府民政局(當年古蹟主管單位),立即安排了古蹟會勘,但會勘後卻因各方勢力拉扯,遲遲無法召開審查會,但是我們還是多方努力,論述、導覽、解說,大力疾呼,最後還是審查通過指定為市定古蹟,全區保存,立法院遷建案才放棄告終。

 

我們當年就說華山時間越久將會越散發其文化歷史的迷人光輝(見本刊1999年第一期)。美國《華爾街日報》旅遊版去年314日以「慢活」(LIFE IN THE SLOW LANE)為題,讚譽華山文創園區。其實其讚譽也見證了我們當年所說的「讓台北第一酒廠成為一處令人嚮往的文化休閒藝文空間」的慢活風情。

 

但台北酒廠到底是要保存工業文化地景?還是不得已只好指定幾棟建築滿足大家?既然已經指定了,大家就應該感激涕零才對?今天我們對台北酒廠,也就是大家通稱的華山文創特區,雖然有華爾街日報上述的誇讚,但我們對其修復與再利用情形並不完全認同或滿意,例如發酵室的大發酵槽空間,與大煙囪所在的鍋爐室,是當年被認為最為夢幻的藝文空間,卻被完全覆蓋掩飾起來。工業文化地景最重要的保存原則是,該地景重要的生產線與機器應當連同保存,而不單是保存辦公室而已。但今天的再利用,卻把這些工業生產空間的連結掩飾起來或破壞了。不過儘管如此,我們認為至少沒有完全被破壞拆除,至少全區保存下來了,如保存還有不滿意的地方,或容日後有更佳方案時再來處理或改正。

 

「零權利金」- 被白白用了、賺了50年後

那時收回的大巨蛋或已不堪用

結果是圖利少數人破壞百年文化地景的悲劇

 

松山菸廠的情形尤令人更遺憾,更扼腕。當年以「福利事業進步工業村」的思想,來建構的專賣事業生產基地之全貌已被破壞無法回復,尤其與政府簽下BOT案的遠雄集團,取得從民國95年至145年的50年營運經營權,卻不必付權利金,也就是零權利金。在已經擠滿商業建築的繁華地帶,在根本不缺商業百貨大樓的地帶,在距離小巨蛋不到2公里的地方,再蓋一座大巨蛋,而且體育與展示空間只占1/4,商場、旅館、辦公大樓、文化娛樂城等,這些商業的規畫空間卻占了3/4。更不堪的是等50年到期,大巨蛋說不定因為人類思維的改變,科技的進步,材料的創新等等一些我們或許尚不知的因素,也到了不堪再用、必須拆除、壽終正寢的日子。這樣破壞了這麼重要的大型綠色文化公共空間,其結果就是白白地讓少數人大賺了50年,只是讓像遠雄這樣的財團得利。今天鐵路局台北機廠的情形,其思維幾乎一模一樣。如果台北機廠的處分,跟松菸依樣畫葫蘆,讓特定少數人去破壞開發,白白使用不必付權利金,那真是奢談處理或減輕台鐵的債務問題。而且台鐵的債務問題,有歷史與結構的問題,更有人謀不臧的問題。縱使台北機廠有一些權利金或標售金,也根本不足以解決源遠流長、錯綜複雜的台鐵債務問題。

 

文資再利用應創造多元、優質與公平的價值

 

在我們已經經歷了台北酒廠與松山菸廠的保存爭論與悲劇後,我們對工業文化地景的保存,應該可以有更成熟的思維與更前瞻的想像。而不是永遠只停留在開發辦公大樓與商場,蓋百貨公司與遊樂場,僅象徵性地保存幾棟建築物的孤陋想像,而不知保存完整工業地景,在文化保存、教育啟發與觀光旅遊上,所能創造的多元、優質與公平的價值。

 

台北機廠過去是臺鐵主要的車輛維修與改裝基地。位於臺北市市民大道五段終端,京華城百貨對面並與松山菸廠相隔。台北地區鐵路地下化與高鐵完成後,工廠在 2011年至 2012年逐步遷離,2013 110日起就由位於桃園楊梅的富岡基地取代。台北機廠的前身是原本位於臺北府城北門西北邊的臺灣總督府鐵道部台北工場,而北門的鐵道部台北工場,則是由劉銘傳的台北機器局擴張而來。

劉銘傳建設的台北機器局是台灣第一個官方工廠,也是台灣第一個現代工廠。台北機器局完成後主要是製作槍枝子彈及修理槍枝。1892年清光緒18年,機器局也曾購置鑄錢機器,開始鑄造五錢、十錢及二十錢的錢幣,同時還兼管鐵路的維修,這時台北機器局已由最初的軍需工廠轉變為多功能的近代工廠。

 

日治初期「台北機器局」改設為「台北兵器修理所」擔負台灣全島陸海軍兵器之修理,及製造各種砲彈手槍子彈等。1900年砲兵工場正式交接轉由鐵道部使用稱為台北工場,但隨著鐵道與都市的發展,19318月就在台北的東區松山興雅庄附近,由速水和彥規劃,動工興建占地17公頃的大型現代化廠區,193510月竣工落成,總經費475萬日圓。二戰後改屬台灣鐵路局並更名為台北機廠,民國4612月,曾有新擴建「新車製造廠」計畫製造客、貨車以節省外匯---等等的擴充業務。

 

地下化引道與地面月台必須保存用於救災難

 

因此台北機廠的發展史,大概可分為下列二個時代、五個階段:

壹、北門之國定古蹟鐵道部廳舍基地西側(台北車站特定專用區E1E2範圍)時代

一、1885-1895年。清代劉銘傳台北機器局:槍砲維修、子彈製造、鐵路建設、錢幣鑄造。

二、1895-1900年。日治初期:台北兵器修理所與砲兵工廠,鐵路維修。

三、1900-1935年。總督府鐵道部鐵道工場:鐵道工業、機械製造。

貳、松山興雅庄(今台北機廠址)時代

一、1935-1945年。日治末期,台北工場:鐵路工廠。

二、1945-2013年。台北機廠:鐵路工廠。

 

台北機廠的各個工場,有下列幾個大分區:

一、「鐵路地下化引道」與「地面月台」:這是鐵路地下化後,從汐止到樹林之間,唯一開放性,從地下直通地面的引道,而該月台也是汐止至樹林之間,唯一的地面月台。雖然引道連接地面的最後一段已被破壞,但是緊急需要時,稍加施作還是可以在極短時間內接通地下化路段,所以應該把此一大致還完整的「鐵路地下化引道」保存,一則作為鐵路地下化的歷史見證,另一方面亦作為鐵路地下化路段防災避難的重要通道。雖然地面月台也已被拆除,殊為可惜。而通道出口位置所在的土地,目前被「台灣高速鐵路核心機電系統南港延伸段」的工地租用,原本該通道與月台也是必須保存起來作為鐵路地下化路段的防災避難之用。現在「台灣高速鐵路核心機電系統南港延伸段」必須利用通道出口區域作為工地,即證明該引道與月台保存的重要性。

 

台北機廠體系完整最適做鐵道博物館

 

二、車輛廠區:包括鈑金、客車、車件、油漆、電機三等工場,負責整修電聯車及客車之各種設備,及以前復活蒸汽機車時的大修等。

三、移車台區:用於調度車輛切換軌道,以增進不同工場間施工之效率。如此大型的移車台只有台北機廠與高雄機廠才有。

四、原動室/鍋爐室區:這是台北機廠整座工廠的心臟地帶。在此生產蒸氣或壓縮空氣,供全廠區設備使用。高大的煙囪也是台北機廠這個工業文化地景的地標。

五、電力廠區:包括機器工場、組立工場、電一工場,這裡早年是蒸汽機車修理重鎮,後來是維修電力機車及電聯之要地。

六、露天吊車區:台北機廠原始設計是完整的車輛工廠,能自行生產車輛。廠區內亦有材料供應廠,為方便搬運而有吊車設備,共有西吊車與東吊車兩部。

七、蒸汽澡堂區:浴場內有兩座圓形浴池,利用工廠的剩餘蒸氣,用導管將蒸氣導至浴池加熱,以方便工人下工時清潔身體之用。還有附屬的沖洗間、更衣間。

八、柴電廠區:包括柴電工場、內燃機工場、電二工場。以維修柴電機車的引擎及馬達等。

九、機電二工廠。負責各型動力車牽引馬達,輔助發電機配件及柴電機車主發電機之整修及測試。此外還有高壓試驗室、地下車床、冷氣機維修中心、均衡樑維修場、軔缸中心、軸承中心、修繕班、通用工廠等等。

十、辦公區:總辦公室、大禮堂、小禮堂、守衛室、花園、噴水池、汽車庫等等。

另外還有一與台北機廠位階同等的「松山材料廠」也安置在台北機廠的大禮堂旁邊。

 

台灣百年工業的歷史濃縮與瑰寶

 

總之,台北機廠是傳承自劉銘傳的台北機器局,歷經日治時期的鐵道部台北工場,到台灣鐵路局台北機廠,這個工廠保存許多台灣工業歷史的瑰寶,其中最重要也最著名的,當然是劉銘傳台北機器局時代就已存在,現安置在鍛冶工場中,製造於1889年,台灣電力尚未開發時代,英國出品屬世界級文化資產的國寶「蒸汽動力錘」。這些相互連結,並緊扣在一起的工業文化資產,是台灣百年工業史的濃縮,也是台灣不可抹滅的工業發展之文化地景,這是我們主張應將台北機廠全區保存並指定為國定古蹟的最主要原因。

 

我們所說的完整文化工業地景,就是上面所說的廠區、場房、移車台、吊車,以及連結各廠區場房的導管、管線及最重要的廠內移動火車的鐵軌網線,車輛從地下移動到地面的「地下化引道」與「地面月台」等等。現在已指定的古蹟計有:我們在2000年時陳請的蒸氣澡堂(面積357)外,去年在我們的協助之下,由中華民國鐵道協會提出古蹟陳請,123日台北市政會正式通過增列的文化資產。其中2013118日公告指定為市定古蹟的有:

一、組立工場(面積6,795.80)

二、鍛冶工場(面積2,465.84)

三、原動室(面積765.90)

連過去指定的古蹟蒸汽澡堂(2000922日公告,面積357)一起算面積共有10,384.54㎡。

2013118日公告登錄為歷史建築則有:

一、總辦公室(面積1,260.48)

二、客車工場(面積8,531.02)

三、柴電工場(面積6,184.93)

以上歷史建築部分總計15,976.43㎡。

指定與登錄文化資產的這部分,總共只占台北機廠總面積(170,350㎡)的27.25%而已。(27.25%={(10,384.54+15,976.43)÷170,350}

 

屬於鐵道的歸還鐵道,做最適格的再利用

 

詳細追究台鐵所謂的「再發展規劃--變更主要計畫內容」,其比例如下:

一、「工業區」變更為「創意文化專用區」,這區域屬回饋捐地給台北市的部分。總面積為46,414㎡占全廠面積27.25%

這區域涵蓋有市定古蹟(一)組立工場(面積6,795.80)、(二)鍛冶工場(面積2,465.84)、(三)原動室(面積765.90)及登錄歷史建築「總辦公室」(面積1,260.48)。加上其他空間,總計這部分的面積為44,282㎡,只占全區比例的26%。台北幾個大型工業文化資產,到處「唬弄人民」搞名為創意文化的園區,但絕大部分其實只是變相的普通商場而已。而在這裡計畫做另一個美術館的想法,我們認為是錯誤的。正如「北投溫泉公共浴場」最適當的再利用就是當「北投溫泉博物館」使用,但有些年還有人突發「天龍奇想」,動念想要把那地方變成可笑的類似「日軍東亞暴行紀錄館」,意圖把溫泉泡湯與慰安婦連結在一起,想用來突顯與譴責日軍在第二次大戰的慰安婦暴行。要記錄日軍血腥暴行當然可以,但決不是使用日本時代就極受歡迎的溫馨大眾公共浴場。幸好這種主張荒謬無比不可思議,所有聽過的人都強力反對才沒有成真。台北機廠全區到處都是珍貴的鐵道設施與文物,「屬於鐵道的應歸還給鐵道」做最適格與適當的使用,不應走歪路變私營商場。將全區建構成世界級的鐵道博物館才是正道,才是政府應興應為的正辦政策。

 

土地變更後商辦、住宅占全部面積近60%

 

二、「工業區」變更為「特定專用區」,要進行所謂的「配合周邊發展進行土地轉型」,所謂的「供文化、商業、辦公及住宅(占30%)等使用。」這一部分其實是這次都市計畫變更的真正目的所在。這部分共100,101㎡,占全部面積的58.76%(100,101÷170,350)。這一部分實際占了台北機廠全部近六成的土地。

因此也可以說,台北機廠60%的土地要淪為土地炒作的標的。這部分計畫會破壞或拆除廠區大部分的鐵路網與2/3的廠房,百年積累所建構的國家最重要的工業地景,已面臨就要被毀滅的命運,而只為了去開發成商業辦公及住宅等等使用。所以我們可以說,這部分實際上是炒作房地產的再發展計畫而已,這絕對又是只能圖利像遠雄那樣的少數財團的計畫而已。

 

也因此一比例,廠區大部分的鐵道網與2/3的工場區,將面臨被支解、破壞或拆毀的命運,才能達到屬於此一炒作房地產的專用區的比例,也就是面臨被支解、破壞或拆除的工場區與設備包括:

1)、特定專用區(一):也就是「特一區」,面積75,411㎡,占全區比例44.27%,建蔽率55%,容積率364%。使用項目:文化、商業、商務、辦公及住宅等複合功能使用。

這一部分涵蓋的場區包括:歷史建築「客車工場」,古蹟審議決議附帶保留地景的「移車台」、「西露天大吊車」、「東露天大吊車」,與車件工場、鈑金工場、油漆場、電三工場、電二(東)工場、冷氣機維修中心、均衡樑維修場、軔缸中心、軸承中心、修繕班、通用工場,及與台北機廠同位階的「松山材料廠」等等。

台灣拆除登錄的歷史建築並無罰則,因此屢有大辣辣破壞或拆除歷史建築的紀錄。這區域的商業炒房利益太大,誘惑太強,所以我們認為此一區的豐富文化資產危矣!

 

方格移車台未列古蹟

 

古蹟審查時決議附帶保留的地景「移車台」與「露天大吊車」,其實是屬古蹟級的文化資產。所以台北市都市計畫委員會專案小組會勘時,筆者曾說這區域已劃為「特定專用區」,要「配合周邊發展進行土地轉型」「供文化、商業、辦公及住宅(占30%)等使用。」筆者大聲疾呼:沒有明文指定為古蹟,「移車台」與「露天大吊車」等還是岌岌可危,在商業利益考量下很可能會被拆除,在台灣連法定登錄的歷史建築都會被拆了,更何況只是附帶決議而已。可是當天還是有人不知是太天真,還是故意混淆視聽,還瞎說有附帶決議所以不會被拆。而且質疑只是移車、吊車的設備,沒有建物如何指定為古蹟?筆者反駁說彰化扇型車庫360角度的圓型轉車台,不就指定為古蹟了嗎?台北機廠移車台與彰化扇型車庫轉車台的功能一模一樣,只是屬方格型式空間的移車台而已,為什麼不能指定為古蹟!

 

最重要的救災救難通道不保!

 

2)、特定專用區(二):也就是「特二區」,面積18,517㎡,占全區比例10.87%,建蔽率55%,容積率364%。使用項目:文化、商業、商務、辦公等使用。

這一部分涵蓋:「鐵路地下化引道」、「地面月台」,及其與地面連結的鐵道與高壓試驗室。所有從地下化路段要進入廠區維修的火車,都必須從這裡透過「之」字型的鐵路網進出廠區。所以這裡的引道、月台與「之」字形鐵路網的卓越設計,讓車輛能平順的進出廠區,這是鐵道博物館最重要的血脈與神經線與展示的舞台,而且地下化引道事關將來地下化路段的防災救難,絕不能切割破壞,或蓋大型高樓妨礙了大型防災救難所需的廣大迴旋空間。

3)、特定專用區(三):也就是「特三區」,面積3,003㎡,占全區比例1.76%,建蔽率50%,容積率300%。使用項目:住宅為主。

這一部分位於台北機廠的主廠區外,與主場區隔著市民高架道路,緊鄰松山高中與松菸。這一部分在廠區外,且原本就是住宅,較無爭議。

4)、特定專用區(四):也就是「特四區」,面積3,170㎡,占全區比例1.86%,建蔽率40%,容積率80%。使用項目:鐵道文化展示。

這一部分主要涵蓋區是原蒸汽澡堂。把澡堂拿來做鐵道文化展示?!其實這只是要交差了事,應付主張保存鐵道文化與設施的人士而已,但這種荒謬想法,其實是窄化,也矮化了鐵道文化。我們認為完整的廠區才能展示鐵道文化,所以我們堅決反對這種只是應付反對聲浪的荒謬主張。

三、工業區變更為綠地。

四、工業區變為道路用地。

其實台北機廠原本就有花園綠地,也有完整的廠區道路網。如果規劃作為鐵道博物館,這些變更就根本不需要了。

 

無解的台鐵債務問題只是炒作房地煙幕?!

 

鐵路局台北機廠由於地處台北土地精華地帶,已經引起各種不當處分的覬覦,於是這個台灣最重要的工業歷史地景,遂被計畫支解成商業辦公大樓、豪宅區等將占60%,所以很多人確認為其真正的目的,是開發價值可觀的商業大樓與帶動另一波炒房熱點的豪宅而已。所以很多人也認為其構想中的美術館,或構想以其開發來解決台鐵債務問題,只是企圖支解台北機廠背後商業利益的煙幕而已,其結果是破壞了國家百年營造出來的無價珍貴文化遺產,及國家最重要的工業歷史文化地景,卻只是滿足少數人的商業利益而已。因此大家應該嚴肅地討論與認識:

 

一、台北機廠的開發,其實也無法解決台鐵的債務問題,台鐵的債務問題,有結構的問題,也有過去貪污、浪費,人謀不臧的問題。絕不是賣一塊地,或處分一個資產所能解決的。既然如此,就不應該徒然破壞許許多多先民胼手胝足,百年苦心營造出來的工業歷史地景,與應該存留給代代子孫的文化資產。而該地更需要一個都市呼吸的空間,與全體國民共享的舒適空間,而不是在已擠滿高樓建物的區域,再添加一處造成擁擠不堪、毫無特色、炒作房地產的新標的。

 

二、台灣,尤其是台北市缺不缺美術館,或急不急再蓋個美術館,是一個可以討論的問題,但再怎麼缺美術館,也不應該去破壞了另一個珍貴無法複製的文化資產,而去胡謅一個前景不明的所謂台灣的「奧賽美術館」?!

三、台北機廠從蒸汽動力到電力,還有鐵路從地下到地面,從一個廠區如何移到另一個廠區的布置與鐵路網,其設計邏輯,佈局完整,構思巧妙,更何況廠區還保留,至早有劉銘傳時代,存留至今的世界級國寶機器「蒸汽動力鎚」,就連工人辛苦工作之餘,消除疲勞的澡堂,都是巧妙設計以剩餘的動力蒸汽來產生熱水。因此其整廠區的動力管路管線被切割後,連結各種功能的建造物與廠區的鐵軌與鐵道網被破壞後,台北機廠就失去其工業歷史文化的價值了。沒有人有權力如此做,因此台北機廠必須為代代子孫全區保留先人的傑作。而最佳再利用方案,其實就是利用原有構造與結構,再造利用成一個已經具備世界性格局的鐵路博物館。

 

當年我們出手搶救今華山文創園區的台北酒廠到今天,我們不信商業利益比文化歷史重要,我們不信公益喚不回。

所以我們要再度緊急沈痛地呼籲,所有的有權力者,如交通部,如鐵路局,如台北市都市計畫委員會及其委員們,還有無視立法院委員會之決議,怠慢、不啟動處理國定古蹟之審查,及逃避怠忽責任的權責單位,不要怠慢又做出錯誤的歷史決定,也不要做破壞珍貴世界級文化資產,變成惡名留歷史的罪人。應該全區保存台北機廠,保存這個我國最重要,承載百年歷史與憂患的文化工業地景。

 

https://www.facebook.com/pages/%E7%94%9F%E6%B4%BB%E7%92%B0%E5%A2%83%E5%8D%9A%E7%89%A9%E5%9C%92%E9%9B%9C%E8%AA%8C-ecomuseum/139706716240442#!/media/set/?set=a.261558817388564.1073741928.139706716240442&type=1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