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許陽明 紀念台灣第一家溫泉旅館「天狗庵」-- 北投天狗庵史蹟公園成立始末
2018/11/23 21:55
瀏覽1,571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許陽明

「天狗庵」與「天狗庵史蹟公園」

過去有學者將北投第一家溫泉旅館「天狗庵」誤為現在的「瀧乃湯」,以致以訛傳訛被媒體大量轉載。經筆者比對日治時期地圖,承「天狗庵」隔壁沂水園的陳老先生指正,在訪談諸多北投耆老後,並由陳老先生介紹,尋找聯絡到他北投小學校的同窗,「天狗庵」創建者平田源吾的孫公子平田恆之先生,終於確定「天狗庵」的舊址,並承平田恆之先生致贈筆者珍貴的史料與歷史照片。我們也從這些照片中,經比對發現天狗庵舊址的大門門柱與石階仍然原貌存在。二戰之後,天狗庵創辦的平田家族引揚遣送回日本之後,天狗庵的房地就由省政府接收,成為省衛生處的北投招待所。

也不知為什麼,到我們重新再發現天狗庵的時候,天狗庵原址的建築物已經被完全破壞改建,只剩大門門柱與入口石階維持原貌。原來建築物早已被省衛生處員工,佔用為宿舍並且退休不還。由於日益破舊損壞,到我們提出古蹟陳請時,只剩一位黃姓的省衛生處退休員工在佔用。

 一九九七年九月筆者便向市政府提出「天狗庵舊址大門門柱與石階」古蹟指定陳請書,十月二十三日民政局邀請學者會勘,古蹟審查委員會在十一月二十七日通過審查。不過在一九九八年三月十日,台北市政府市政會議召開之前,審查委員王啟宗教授與黃富三教授向筆者表示,「天狗庵」只剩下一個石階梯與兩根柱子,是否仍要提報市政會議列為古蹟?他們認為「遺址」在考古學上是有一定的定義,「天狗庵」並不符合這種條件;此外,如果舊址可以成為古蹟,這將對台灣的古蹟之界線產生很大的爭議。不過兩位教授都建議在那裡立碑紀念。我欣然接受兩位學者的意見,所以市政會議就沒有通過「天狗庵」古蹟的指定。

隨後筆者就另案向發展局陳請,在「北投溫泉親水公園特定專用區」的都市計畫中,建議將這原台灣省政府衛生處財產的該基地,改為公園預定地,以資紀念北投溫泉的開發。這個提議後來獲發展局同意,改為公園用地並規劃為紀念公園。這個計畫隨著「變更台北市北投溫泉親水公園附近地區主要計畫案」等---筆者所陳請的北投溫泉區都市計畫案,從市政府到內政部順利通過審議,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一日正式公告完成。

天狗庵遺蹟的土地竟被賣掉要蓋大旅館

而更重要的是後來的演變,在過去省府衛生處黃姓退休人員搬遷出後,市政府也政黨輪替了,我們想連都市計畫都完成了,天狗庵紀念公園應該不至於有變。但後來卻不知什麼原因及情況下,竟然把天狗庵的門柱與石階這部分所定著的土地,卻被單獨切出,並已被拍賣給私人開發公司,並計畫與隔壁的土地一起變成為大樓的一部分基地,也就是今天宏亮的加賀屋日系旅館大樓的用地之一部分。

當初筆者同意不公告為古蹟,是因為市府已有承諾會闢建成紀念公園,而且後來都市計畫也通過了。筆者想過即使政黨已輪替,也應不致有變。但這麼簡單的事,怎麼會變成天狗庵,僅存的大門柱與石階所定著的土地會被單獨切出去,配合建設公司,賣給他們去開發?筆者倡議的紀念公園就是要留著天狗庵的原始門柱與石階這些遺跡,當成紀念公園的門面,才能彰顯紀念公園的價值。當初這一點說得明明白白,大家也都無異議,竟然變成已賣給建設公司,轉眼就要開發蓋大樓。難道是為了大樓的開發面積不足,硬要把這塊最重要的史蹟吃下?以便順利蓋成大樓?有人向我們檢舉,我們才知道有這樣的情事。這牽涉到我們當初推動紀念公園及北投重建的公信力,而且將來天狗庵門柱與石階被怪手鏟鋤時,輿論必定譁然。那時他們也一定會說許陽明推動時,原本的計畫就是這樣。那就變成超完美的古蹟嫁禍謀殺案,且一切好像就是筆者早就計畫好的人謀不臧,若不是市府人員密報,到時我們也就百口莫辯了。

這種演變是我們絕對無法容忍的。

幸好是在推土機尚未動手之前,在申請建照的時間點,市府知情的人士就向我們密報,申請執照的計畫,顯示其外牆將跨越過天狗庵的門柱與石階。換句話說,如果建照通過,天狗庵的門柱與石階,應該會立刻被推土機剷平或摧毀或某整形式的破壞。我們即時知道此事,才能有機會阻止這個即將發生的大悲劇。我們立刻向市政府主管單位首長表示,這事有蹊蹺,請暫發建築執照,否則將來查出有弊,發照者也要負責,並明確嚴正表明態度,對此事決不會善罷干休。

阻止開發建照保存天狗庵遺蹟

市府首長也認知此事非同小可,就不敢立即發照。我們也不可能跟廠商聯絡表示意見,但不久廠商就急著要找我們溝通,這應該是市政府官員告訴他們找我們溝通的。但我們的態度很清楚,也很簡單,我們只要保存天狗庵的門柱與石階,其他談什麼都沒用也不必談,等著我們把這件事掀開再說。廠商著急找了兩三個月,知道這件事他們不處理事情就要鬧大了,最後他們拿出一張他們擬就的「北投天狗庵石階、門柱及土地捐贈同意協議書」,表明要修改建築設計,「取消原跨於天狗庵石階之牆面設計方案,以使天狗庵遺址紀念公園、石階、門柱等重要歷史資產具有完整之空間主體性,避免前述歷史資產附屬於任何私人營造物。」,他們也知道只有保證是沒有用的,所以協議書內就聲明「……建築使用執照依法取得後十天內,向媒體與各界以公開之儀式捐贈天狗庵門柱、石階及鄰近部分土地(捐贈物之範圍與內容詳見捐贈同意書)」。

其實我們的態度很單純,就是堅持保存天狗庵遺址上的遺蹟,而且我們覺得這是團體的事情,並非個人的堅持而已。所以最後二O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陳林頌就以「社團法人台北市北頭生態文史協會」與開發廠商簽署協議書。我們也相信廠商應該很清楚,保存天狗庵的遺蹟,既可順利蓋大樓,又可博得保護古蹟的美名,更可讓北投留下一處重要的開荒歷史見證地,這是多方都贏的事。所以建築設計修改,保存了天狗庵的遺蹟後,我們就放過廠商了。廠商經過此段時間,也應該理解了我們保存天狗庵遺蹟的決心,而我們也相信合作的日本加賀屋系統,應該更能了解保存的意義。後來廠商果然就自行修復石階,並立了解說牌,讓天狗庵的門柱與石階成為開放的公共空間。加賀屋就順利於二O一一年開館營運,而「天狗庵史蹟公園」則一直拖到二O一七年七月才完工。

做到這裡,我們仍然希望回歸單純的溫泉發展主軸,對北投與台灣的溫泉濫觴之地「天狗庵」舊址,已經以史蹟公園的形式保存下來了,從這裡我們就可以看到,這走過一百多年,讓人緬懷女巫之湯的風華,與見證北投溫泉事業墮入黃塵之後的重建之路。

從這裡我們也不禁想起,「天狗」在日本文化裡,是住在山裡的妖精,貌似人類,但臉是紅色的,鼻子也長長的,還有一對翅膀,一手拿扇子,一手拿念珠,可在天空飛行。「天狗」一詞是用來比喻吹噓自己的能力與成就的人。

平田源吾在他的自傳中,把自己創辦第一家溫泉旅館一事,自我介紹並寫成書,形容成是「小賣弄」一番,所以「天狗庵」命名的由來,筆者猜測可能是平田源吾一生奔波後,來北投設了第一家溫泉旅館,蠻感得意的,才自我解嘲如此命名。

本文所附的任何照片與文件,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形式的複製、變造、轉貼與使用。非經管碧玲國會辦公室同意不得使用。

律師 劉思龍  仁頌聯合律師事務所  高雄市四維三路6號6樓

管碧玲國會辦公室   陳林頌 02-23588146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