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催麥 全員向】ヒプマイ5周年 一起穿越異世界
2022/09/01 23:49
瀏覽62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どついたれ本舗--IDOLiSH7》

「大家好,我們是IDOLiSH7-4!」簓拿著慣用的扇子在鏡頭前不停揮舞,扇子上方寫著大大的7-4,試圖讓大家看得清楚。
而在他身旁的盧笙馬上不客氣的給了對方一個吐槽。「-4是什麼意思啦?」
簓搖搖頭苦笑道。「唉唷!盧笙啊!我們都成團5周年了,事到如今才在問這個問題嗎?」他伸出修長手指,指著自己,接著指向旁邊的盧笙和零。「我們只有三個人,所以7-4沒問題不是?」
「那為什麼不一開始就叫IDOLiSH3或取其他的團名就好?」
「那要叫TRIGGER?Re:vale?還是ŹOOĻ?感覺都不適合我們吧?」
此刻,一直沉默不語的零向想到什麼新點子,立刻跳出來大喊。「叔叔覺得我可以直接以ZERO的名義單獨出道呢!畢竟我叫叫零呀!」
「什麼!?所以現在是要拆團嗎?」原本笑容滿面的簓瞬間垮下臉。「不可以啊!經紀人妹妹會傷心的啊!」
「你只關心經紀人?粉絲呢?」
「當然關心啊!他們肯定會傷心到想自殺。」簓拉住零的手臂試著挽留。「所以就算你要以ZERO名義出道也必須當在IDOLiSH7-4裡面喔!」
零笑著。「好啊!那我從現在開始就是IDOLiSH7-4的ZERO啦!」
「好耶!」
「一點也不好。」盧笙非常無奈的用手按著發疼的太陽穴。「我們究竟是偶像還是搞笑團體?」


《Buster Bros!!!--哈利波特》

位於斜角巷西方角落的魔法萬事屋正做著開張準備,一郎將招牌擺好後抹掉額頭汗珠。
遠處傳來吵鬧聲,原來是聖誕假期從霍格華茲回來的二郎和三郎,看樣子他們從學校一路吵到這裡。
「你們兩個,大老遠就聽到你們吵鬧的聲音了,到底在吵什麼?」
「大哥!」
「一哥!」
兩兄弟見到好久不見的大哥立刻小跑步到他身邊,撒嬌般的緊緊抱住。
「一哥,你聽我說,魔法萬事屋營業至今也已經5年了吧!我剛剛想到一個盛大的慶祝方式唷!我們可以跟校長借霍格華茲的餐廳辦一場盛大的派對。」三郎滔滔不絕的說出自己的想法。「還可以邀請校長和教授們一起參與。」
隨後,二郎馬上反駁三郎那過於盛大的想法。「笨蛋三郎,大哥不喜歡太高調的方式啦!我就說我們三個人一起到活米村的三根掃帚小型慶祝一下就好了。」
「這明明是件非常重大有意義的事,為什麼要選擇這麼冷清的方式度過?」
「就跟你說大哥不想太高調了啊!」
「好了你們兩個!」
一郎取出魔杖準備阻止兩兄弟吵架,見狀兩人馬上閉嘴。畢竟一郎的魔法太強大很可怕的啊!
「終於停止了。」一郎嘆氣。「就算5年了我們還是一樣工作。」
「什麼?不慶祝嗎?」
「好可惜耶!」
「好了,今天是聖誕節工作一定很多,你們也來幫忙吧!」
「好啊!」
「能幫一哥的忙是我的榮幸。」
看著兩個明明才剛從學校回來的弟弟們竟然這麼欣然答應幫忙,一郎決定晚點到麻瓜世界買點麻瓜的食物回來慰勞他們。


《BadAssTemple--鬼灯的冷澈》

「嗚哇哇!我不要啦!!」
第五層地獄中的閻王殿傳出悲慘的哀號聲。
十四哭喪著臉不停向閻王申冤。「獄先生,我不想當獄卒啦!可以幫我跟空却先生求情嗎?」
「這個嘛!……」
獄無奈望著在旁邊露出堅定臉龐的副官,堅持的面容看來是難以修改他的想法。
「所以我想問啊!為什麼一定要十四當獄卒呀?空却。」
「這小子來這裡工作也5年了吧!該讓他好好學習獄卒工作,讓他見識世間的險惡。」
「不需要我不要,為什麼要讓我知道什麼世間險惡?」十四也極力抗拒著。「那些孤魂野鬼超可怕的說不定還會打我,嗚嗚嗚。」
「還沒試怎麼會知道自己不行?你就是這麼軟弱才會被野鬼爬到頭上啦!」
說著,空却拿著狼牙棒推著十四的臉頰。
「總之,你現在給我去等活地獄好好訓練你的意志!」
「什!哪裡不好偏偏是充滿暴力的等活地獄?」
「還是你現在就要魂飛魄散?」
狼牙棒再次推動十四的臉頰讓他備受威脅。十四對獄投以求救眼光,但對方非常刻意裝忙沒把視線放在自己身上。
「嗚嗚嗚,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啦!」


《麻天狼--刀劍亂舞》

某座本丸今日相當熱鬧。
身為初始刀兼近侍獨步慌忙指揮些許混亂的現場,一定要在他們的審神者--寂雷醒來之後將現場布置完成。
「獨步親、獨步親~今天是什麼重大的日子?」
還在狀況外的一二三帶著睏意緩緩走到獨步身邊,還打了一個大呵欠。
「我昨天不是有跟你說了嗎?今天是這座本丸建立5年的大日子。」
「啊啊!好像有這回事。」
一二三努力把睡意驅趕離去,並從櫥櫃裡拿出一瓶香檳酒。
「我們來蓋香檳塔讓主上高興吧?」
「不、不行啦!你忘了主上喝酒之後會發生什麼事嗎?」
「啊!」
經獨步這麼提醒,一二三腦海中浮現出前幾年喝下久的寂雷突然發酒瘋大鬧本丸,灌醉不少刀男,導致他們隔天無法出陣被政府那邊的人責罵。
「這個我們還是私下喝吧!」
「沒錯。」獨步看著掛在牆上的時鐘。「時間差不多,主上應該要醒來了。各位準備好了嗎?」
「看樣子沒問題了~」
「好,那我去叫他起來把他帶來這裡。」
帶著愉悅的心情,獨步踏著輕快的腳步往審神者的寢室前進。


《Fling Posse--玩具總動員》

房間的門輕輕關上,位於玩具箱中的玩具們突然被賦予生命般忽然動作。
最先跳下箱子的是趴娃亂數,因為身體柔軟即使摔到地板上也沒事。
「小主人出去了~幻太郎、帝統~出來玩吧!」
聽到亂數的叫喚,公仔幻太郎和黏土人帝統也跟著探出頭,走出玩具箱。
「喔呀!帝統,你的手怎麼少了一隻?」
跳出箱外的幻太郎驚見帝統的右手消失了僅發出些許訝異的聲音,彷彿這好像是司空見慣的事。
「耶??剛剛還在啊!跑到哪去啦?我的右手~」
「呵呵呵,你真可愛。」
只見幻太郎笑著,並把藏起來的手遞給帝統。
「欸!不要每次都這樣玩我。」
「我們本來就是玩具,只有被玩的命運。」
「不要說這種曖昧不明的話。」
「好啦!好啦!你們理我一下啦!」亂數鼓著臉,用短小的手拍拍幻太郎和帝統。「今天是我來這個家的第5年喔!我們來慶祝吧!」
「你說慶祝……身為玩具的我們要怎麼慶祝?」
「說的也是~那我們跟平常一樣來玩吧!」
「搞到最後還是這樣啊!」帝統接好自己的手,並從玩具箱裡挖出一副撲克牌。「我們來玩牌吧!」
「你就只會會玩牌嗎?」幻太郎輕輕笑著。「罷了,玩什麼都可以,來玩吧!」


《MAD TRIGGER CREW-- 通靈王》

時隔5年之久的通靈王大賽再度展開,左馬刻帶著持有靈--白馬與曾經組隊的隊友會面。
「一度終止的大賽終於又展開了呢!」銃兔推著眼鏡露出自信笑意,與他身旁的白兔持有靈成了對比。
「不管經過多久,小官隨時都準備好戰鬥了。」肩頭停了一隻黃鶯持有靈的理鶯也做好戰鬥之姿。
「哼!你們就只是暫時的隊友,到最後通靈王還是本大爺啦!」
「這句話我可不能當作沒聽到喔!」
「小官隨時接受挑戰!」
接著,現場突然一震沉默,三人都以銳利的眼神看著彼此。
隨後,三人跳開至一段距離,異口同聲喊著:「OVER SOUL!!!」
「黃阿馬IN菸蒂!」
「摩吉兔IN眼鏡!」
「鳥IN AK48!」
三人同時使出超靈體對戰,誰也不讓誰的氛圍瀰漫在現場,嚇得其他的參賽者目瞪口呆望著。
這是怎樣?一言不合就開戰?起內鬨?他們每個人都這麼想著。
果不其然,在左馬刻與銃兔點菸後三人都有了動作,開始互打。
幾招之後他們停下攻擊,滿意的笑容彷彿剛剛的殺氣根本不存在。
「這麼久了你們的實力沒有退步啊!」
「你也是呀!」
「小官很欣慰兩位的戰力沒有降低。」
所以,他們只是在測試對方實力嗎?那為何會露出一副要殺死對方的殺氣呢?


《二番手組--忽然巧遇的人們》

盧笙推著眼鏡看著與自己同桌那各式各樣的人們。
說來這桌集合了各式各樣的奇妙的人呢!偶像、巫師、獄卒、刀劍男子、公仔(?)和通靈人。
要說他們為什麼會聚在一起,純粹就是正巧進入同間咖啡廳,因為客人太多而被併桌。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聚在一起的他們感覺好像不是第一次見面。
「難得在創團5周年遇到這麼奇妙的人們也算緣分吧!」
「這麼巧喔!」二郎喜出望外大喊。「我們的萬事屋也創店5周年了耶!」
「我、我工作做也5年了。」十四唯唯諾諾說著,好似會被人吃掉一樣。
「哇喔!我們的本丸也5年囉!大家聚在這裡該不會真的有什麼緣分吧?」一二三開心笑著,臉上寫著就是想要跟眾人分享心中喜悅。
「雖然跟小生比較沒什麼關聯,小生的家人也有一位到那個家5年了。」與眾人體型相差甚遠的幻太郎也把自己當人類般融入其中。
「呵,我們這邊是睽違5年的大賽再度展開呢!」銃兔也推了眼鏡,打量著眼前這些特殊的人們。
接著,大家不約而同提起咖啡杯並啜飲一口。
「在這見面也算有緣,且正巧都與5周年有關。」擅長炒熱氣氛的一二三雙眼發出閃耀光芒。「我們來交換聯絡方式吧?」
「也好。」
「雖然是初見面,不過感覺與各位一見如故呢!」
幻太郎的話語讓在場所有人有這樣的感覺,很自然的都留下聯絡方式。
交換完資訊後,銃兔忽然靈機一動。「雖然是剛認識,現在說這個也很奇怪,但我想在5年後再到這裡喝杯咖啡各位覺得如何?」
聽著,大家不知哪來的共鳴,紛紛點頭表示贊成。
之後,六人開始聊起在自己的世界5周年時所遇到的各種經歷。

「以上~各位覺得這個故事如何呢?」
幻太郎輕輕闔上書本,面帶笑意望著其餘五名聆聽者。
「什麼鬼扯故事……」
從第一天開始就莫名強迫聽某人的新故事,聽到最後銃兔已經不知道怎麼吐槽了。
盧笙不禁開口詢問。「你平常出的書都是這種風格嗎?」
「是呀!」幻太郎笑著,完全看不出有任何謊言。
此時,一二三訝異大喊。「哇呀呀!這種奇怪的故事居然能大賣,大家是不是腦袋都壞掉了啊!」
「伊弉冉先生,你這麼說太失禮了吧!」
「什麼呀~我說的都是事實呀!十四親你其實也這麼想的對吧?這種故事太奇怪了。」
「呃……」被點名的十四不知如何回答,只能以求助的眼神望向盧笙。
盧笙也只是皺著眉頭。「或許現在的孩子們就是喜歡這樣的題材吧?」接著把視線看向在場唯一有在閱讀輕小說的二郎。
但二郎只是搖搖頭。「我也覺得這個故事很奇怪啊!才不喜歡咧!」
「呵呵呵,見你們如此認真的討論小生備感欣慰。」
「什麼意思?」
聽到幻太郎這有些可疑的話語,銃兔瞬間有種又被耍的感覺。
「其實小生正在苦惱下本小說到底要不要走這風格,能得到你們寶貴的意見真是太好了,小生決定換另種風格出書。」
「什!我們聽了這麼多天的故事只是你在做實驗?」
「夢野老師你好壞唷!」
「怎麼這麼說,能免費聽到知名小說家闡述從未出版的故事你們才該感到榮幸吧!」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