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未能乘第三勢力大浪而起 時代力量、台灣基進反被浪潮沖垮
2024/01/31 13:18
瀏覽179
迴響1
推薦9
引用0
2024總統暨國會大選終於落幕,比起少數總統、藍白不合誰之過、國會三黨不過半持續引發熱議,另外一個也是憲政史上大事的狀況似乎沒什麼人討論,那就是國會向三極收斂、小黨幾乎被屠殺殆盡。

2005年民進黨和國民黨兩大黨聯手修憲,立院席次減半、區域立委改為單一選區選制,下屆立委選舉小黨馬上遭到屠殺,且之後再也沒有小黨在藍綠皆有提名的選區中當選區域立委。小黨想要在國會中取得席次,如果沒辦法獲得藍綠兩大黨青睞「禮讓」,就只能努力在不分區衝破門檻。
區域立委夾殺小黨,不分區略施小惠

為了維護小黨的一線生機,《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及《政黨法》後來修法,當政黨在不分區立委政黨票達到一定得票率後,可以獲得以下的權利:

.達到2%,未來3次選舉可直接提名,無須滿足區域提名10席條件。
.達到3%,可獲得每年每票50元的政黨補助金。
.達到5%,獲得分配立法委員席次,並退還選舉保證金。

為什麼說這些條款維護了小黨一線生機呢?首先要在台灣的國會選舉提出不分區候選名單,必須先在區域提名10位候選人,以每位候選人保證金20萬元計算,一個小黨在這個部分就得付出200萬元的「沉沒成本」──在2005年修憲後,小黨候選人能在區域立委選舉中拿回保證金的可說是少之又少。有「達到2%,未來3次選舉可直接提名,無須滿足區域提名10席條件」這一條,小黨起碼只要支出不分區名單的保證金。

其次是「達到3%,可獲得每年每票50元的政黨補助金」讓未能跨過5%門檻,在國會沒有席次的小黨,能有一筆收入起碼「一息尚存」。藍白合破局後,民眾黨主席柯文哲就曾表示因為「沒贏面」,原本答應要給的政治獻金都停了。連已經和藍綠兩大黨鼎足而三的柯文哲都如此,可見小黨──尤其在國會沒有席次的小黨要募款有多困難。

在2020年不分區立委選舉,突破5%分得席次的政黨除藍綠外,還有民眾黨(158萬8806票,占總得票11.2203%)和時代力量(109萬8100票,占總得票7.7549%);突破3%獲政黨補助的,除上述4黨還有親民黨和台灣基進;而突破2%可在未來3次選舉可直接提不分區名單的,則多了一個台灣綠黨。

然而到了本屆選舉,超過2%門檻的只剩下4個政黨──民進黨、國民黨、民眾黨、時代力量,其中時代力量還未達3%,不再有領政黨補助金的資格。雖然說時代力量、親民黨、台灣基進、台灣綠黨在2028、2032年的兩次選舉,仍有直接提不分區名單的資格,但缺乏政黨補助金奧援,未來黨務推展恐怕會倍加艱辛。

親民黨沒犯錯,只是老了

小黨跨不過門檻,當然受民眾黨強力崛起,政壇三極收斂影響最大。但在這些無法跨過門檻的小黨中,也是有犯了策略錯誤導致團滅的例子。其中票數衰退嚴重程度「僅次於」時代力量的親民黨,從2000年成立後,就一直靠「宋楚瑜參選總統紅利」撐住立院席次──當國民黨衰弱就過關、國民黨強盛就團滅,終於在今年因宋楚瑜已屆81歲高齡無法再參選總統拉抬政黨票,僅獲得6萬9817票,占總得票0.5068%,親民黨是沒犯什麼策略錯誤,就真的是「老了」。

上屆好不容易靠民進黨禮讓拿下中二選區、成功進入國會的台灣基進,本屆政黨票僅獲9萬5078票、占總得票0.6901%,比起上屆44萬7286票、占總得票3.1588%的成績不能不說是大衰退。

從太陽花學運後創黨,就將自己定位成民進黨「側翼」、時代力量競爭對手的台灣基進,雖然在2020年靠民進黨在中二選區禮讓陳柏惟的情形下,終於在國會贏得席次,卻一直未能在不分區代表有所突破,不只如此,比起約略同時成立的時代力量在多個地方議會都有席次,台灣基進也是到2022年才在高雄市議會有所突破,而地方議會甚至是「複數選區」,只要取得一部分──而非相對多數選票就能當選。

從這個角度來看,台灣基進從創黨以來的策略一直都有問題。身為台灣檯面上少數明確主張台灣獨立的政黨,台灣基進在政黨競逐上卻一直沒有拿出自己應該「獨立」的理由。

找不到「獨立」理由的台灣基進

這個「獨立」的理由可以是獨一無二的理念、政策,當然更可以是「個人」,像是宋楚瑜之於親民黨、柯文哲之於民眾黨、過去的黃國昌之於時代力量。台灣基進主打抗中保台,但對台灣選民而言民進黨才是抗中保台的第一品牌,而且民進黨要理論有理論、要人有人、要錢有錢、要政治實力有政治實力,比較起來台灣基進根本沒有讓綠營選民「棄民進黨選台灣基進」的理由,光靠捍衛民進黨希望綠營選民配票,結果就是選票一直未能有所突破。

當然從「不上不下」一下變「下去」、從44萬7286票衰退到剩下不到10萬票的9萬5078票,台灣基進在本屆選舉當然是明顯犯下錯誤──「黑瑜」,身在民進黨外的台灣基進居然扮演起民進黨「清君側」角色,在台北港湖選區提名候選人吳欣岱,企圖拉下許多深綠選民「口中」欲除之而後快的現任民進黨立委高嘉瑜。

姑且不論高嘉瑜是否如同深綠同溫層所說是「被骨仔」、「綠皮白骨」,只是到後來選舉大局顯然不利民進黨在國會過半,根本已經沒有「殺高嘉瑜警背骨仔」的餘裕,而台灣基進從上到下都沒有人有政治智慧看出「風向變了」,綠營馬上抓住「台灣基進不顧大局」「小黨就是不會和我們一條心」,利用網路耳語強打「三票民進黨」,身為綠營側翼第一品牌,台灣基進當然「三票民進黨」最受傷的一個政黨。

然而選後開票,高嘉瑜加上吳欣岱的得票數超過國民黨當選人李彥秀,更慘的是民進黨總席次還真的就輸國民黨這一席(如果高嘉瑜成功連任,一來一往會變民進黨倒贏一席,成為國會最大黨),看來「不顧大局的背骨仔」這個名號會跟著台灣基進好一陣子了──前提是他們要在沒有政黨補助金的情況下活下來。

老實說台灣基進這種「拉自己人下馬」的打法,應該是在提名前逼迫民進黨給好處,而且要設定「退場機制」(例如民進黨若不提名高嘉瑜,我們就退選)才能師出有名,就像柯文哲在面對國民黨堅壁清野的時候,喊要多提區域拉國民黨候選人下馬那種方式,但事實上民眾黨這次提名的區域立委候選人,不是在藍穩贏、就是在綠穩贏的區域,總之就是不給藍綠任何一方把敗選原因丟到自己身上的機會。比起台灣基進的「橫柴入灶」,政治智慧高低差異立現。

時代力量2019年臭到翻,政黨票居然大幅成長

比起經營成績始終普普的台灣基進,時代力量「一出道即高峰」,2015年創黨後不久便投入第一場選舉(2016年選舉的主要選戰過程其實在2015年),並且獲得5席立委,2018九合一選舉更在地方議會有不少斬獲的時代力量,一度是台灣最具實力、未來也最被看好的「第三黨」。當年第三勢力以組黨為目標籌組的政團「公民組合」,後來產生兩個新政黨──時代力量和社會民主黨,一團變兩黨的主要原因就在於以黃國昌、林昶佐為首的時代力量主張和民進黨合作,而以范雲為首的社會民主黨則反對(范雲2016年加入民進黨發動的「在野大聯盟」,競選台北市大安區立委,拜票過程還刻意表現出沒有支持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的樣子)。結果後來黃國昌因堅決不當小綠改投民眾黨,反而是范雲加入了民進黨當起民進黨的不分區立委,不得不讓人感嘆歷史的無常。

時代力量成立後的2016年國會選舉,接受民進黨禮讓,成功在3個立委選區選上立委,並在不分區也越過5%門檻,選上2席不分區,一下就獲得5席立委。不過由於該屆選舉民進黨在國會單獨過半,讓時代力量缺乏挑戰民進黨政策的實力,甚至一度被視為小綠。而「自主」和「小綠」兩種路線也成為時代力量創黨後,屢次造成內鬥的根由。

2018年民進黨在九合一選舉大輸特輸,總統蔡英文聲望大跌,連任支持度一度跌到僅剩2成不到,時代力量的「自主」和「小綠」紛爭再起,尤其在黃國昌揭發總統府私菸案、遭綠營側翼將時力全黨打為「背骨仔」、「中共同路人」之後,雙方矛盾更到達頂點。

時代力量的兩派紛爭有其結構上的問題,靠民進黨禮讓贏得區域立委的林昶佐、洪慈庸等人,必須寄望民進黨繼續禮讓到底才能維持自己的立委席次。但希望趁民進黨2018年大敗後大亂趁機成為國會關鍵力量的黃國昌一派,卻必須展現出「時力和民進黨不一樣」、「時代力量不會對民進黨的腐敗閉眼不見」才能給民主派選民一個投給自己的理由,擴張時代力量的政黨票。這場內亂後來導致林昶佐、洪慈庸兩位立委,以及一群地方議員退黨。

在內部有這麼大的紛爭、外部又有新成立的民眾檔搶奪第三勢力選票的情況下,2020年國會選舉之前,已經有一大堆人看衰時代力量即將泡沫化,未料時代力量在這次的選舉雖然失去所有區域立委席次,但贏得比2016年的74萬4315票還多的109萬8100張政黨票,讓分配到的不分區席次比2016年還多出一席。

把自己搞到像三流言情小說反派的時代力量

今年民眾黨和時代力量共拿339萬4004票,分配到8席不分區立委,而上一屆2020年時代力量和民眾黨共拿268萬6906票,一樣分配到8席不分區。為什麼多拿70萬7098票席次卻沒有差異呢?原因就在我國的不分區立委分配,讓初過門檻(5%)的政黨占了一點便宜,可以分到兩席,後續得要增加超過3%才能再多分一席,也就是說在不考慮政黨補助金的情況下,大黨找小黨結盟,把選票配給他們幫助他們過門檻,其實是有利於席次最大化的。

時代力量這次選舉犯下的最大錯誤,就是在面對柯文哲親自帶領民眾黨大搶第三勢力選票下,誤以為只要打倒柯文哲就能讓跑去民眾黨的選票回到自己陣營,就像三流言情小說反派,老覺得只要幹掉老情人的新伴侶,他就會回到自己身邊。

時代力量顯然一點都沒深究2020年自己黨內鬥成那樣,一樣有民眾黨搶票,為什麼還有近110萬的選民選擇自己,難道是因為這些選民認為時代力量滿黨都是聖人無瑕疵?難道是希望時代力量當好側翼捍衛民進黨政權?當然不是,這近110萬張選票投給當時內鬥到發臭的時代力量,不就是不想讓韓國瑜當選,卻也希望有一股也信仰保台的力量可以制衡監督民進黨嗎?

再說一次,2020年把政黨票投給時代力量的選民,相信的不是政治人物的聖人之德,而是制度上的監督制衡。

柯文哲在這次選舉,很明顯從藍綠都挖出大批選票,讓台灣第三勢力的選票來到史上新高,這次在選前民調就可以看得出來的,這也讓認為必須台灣必須有第三勢力避免藍綠連合壟斷打假球的選民,有了第三勢力扮演關鍵少數制衡藍綠的希望。在這種情況下,第三勢力選票向民眾黨集中本來就是理所當然的事。

時代力量716表態錯誤已注定團滅終局

而這些選票當初是希望時代力量扮演這樣的角色。

但時代力量自己做不到不說,反過來傷害這種力量的形成,在716遊行錯誤表態,扮演「柯黑急先鋒」,已經注定了時代力量在這次選舉中完全崩潰的結局。再一次強調,時代力量被選民制裁的原因,不是核心選民都跑去當柯粉,而是核心選民希望第三勢力可以扮演更重要角色,而時代力量卻在傷害這個力量的成形。這種傷害已經不是後來黨中央出來怒斥自己不是小綠,就可以修復的了。

雖然民眾黨成為第三勢力代表是無法逆轉的趨勢,但時代力量卻未必會走向團滅,方法就是之前講到的「席次最大化」。時代力量如果走尊柯路線,然後用「第三勢力席次最大化」說服柯粉配票,其實仍有機會突破門檻,雖然很難再度達到3席的成績,但過門檻就有2席,總共也不過減少1席而已(事實上台灣基進在綠營「三票民進黨」的逼殺下,最後關頭甚至向柯粉喊話,希望柯粉政黨票可以考慮台灣基進,可惜台灣基進一路走來「黑柯」如一,這種喊話只是讓選民感到錯愕而已,根本沒有選票轉移的效果)。甚至如果更早開始聯盟布署,就新竹市和新竹縣竹北選區的開票情形,時力還有可能在柯文哲的支持下,一舉拿下兩席區域立委。

比較起來民眾黨的柯文哲在總統選戰這局,對於威脅自己選情甚大的郭台銘,卻能做到始終不口出惡言,這當然對於最後郭台銘棄選,郭粉的選票轉移給他非常有利;而時代力量卻選擇「黑柯」(甚至不是綠白等距),是要怎麼讓選民回頭支持時力。民眾黨雖然是比時代力量、台灣基進都要年輕的政黨,但因為主持的柯文哲有直轄市執政經驗,對於處理許多政治上的楣楣角角,還是要比強兩者強得多,無怪乎能一舉帶領第三勢力掌握政壇的關鍵力量。

雖然在2028年國會選舉,你還是會在不分區選票上看到時力、台灣基進、親民黨,甚至還有台灣綠黨,但失去政黨補助金,這些政黨要如何度過這4年,恐怕會是最大的問題。不管如何,在台灣第三勢力實力達到史無前例強盛的時刻,這些小黨卻因為策略錯誤,無緣參與不說,甚至還已經看不到未來,實在讓人感嘆。

未能乘浪而起,反被大浪潮沖垮

身為國內政壇第三勢力的先趨,時代力量和台灣基進卻都沒發現柯文哲的參選已經掀起一波把第三勢力的餅做大的浪潮。台灣基進是做出要當「小綠」卻跑去把綠委拉下台的奇怪操作,結果被綠營回殺給吞噬;時代力量是沒有針對餅已經變大做出對策,反而困在自己的餅會被搶走的恐懼,搞錯了敵人。兩者都沒乘著新浪潮而起,反而被新浪潮給沖垮了。

如果時代力量和台灣基進可以掌握這個浪潮提升──起碼穩住現有能量,第三勢力其實可以在並不公平的選制下取得更多國會席次,未來四年能對藍綠結構造成更大的威脅。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sigmachen
2024/02/01 13:37

選奴

准美國託管台灣獨立養中

准美國託管台灣獨立養中

准美國託管台灣獨立養中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