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詩畫手札》採黑莓 Blackberring/2017&2018之夏
2021/10/25 11:09
瀏覽1,414
迴響5
推薦66
引用0




 2017和2018的夏天
我在北義大利皮爾蒙特省的某個小山村
分別度過相當令人難忘的短暫歲月

而採黑莓這件事,對我來説尤其特別
這經歷還讓我寫過一篇文字:
黑莓黑莓我愛妳
足以證明我有多愛黑莓和與黑莓有關的一切
文中已經提到已故美國女詩人普拉絲的詩作《採黑莓》
不但早已拜服於她的耀眼才華
更是為她英年早逝的坎坷命運不捨與唏噓


於是,我就把那個採黑莓時存放黑莓的白紙盒
廢物利用地完成下面這件詩抄和剪貼
為那兩年的美好夏日,留下有點頑皮卻充滿詩意的
紀念,疫情之前的靜好時光
紀念,一位女詩人為後世留下的感人詩作

而離重返舊地採黑莓的時日
肯定也不那麼遠了
我們都要抱持這樣的信心
一起握拳一起擊掌吧!




原來紙盒的内面,現在變成背面,還看得到黑莓留下的痕跡



盒子的内面先抄下英文原作:





再把陳黎和張芬齡翻譯的中文譯作抄在另一頁薄紙上,只用膠帶黏住右邊。
稍微翻開即可隨時中英對照地欣賞這首我鄭重推薦給大家的《採黑莓》(Blackberring)/by Sylvia Plath。




中英版本再次抄錄如下,請細細品味:

雪維亞 普拉絲
《採黑莓》
陳黎/張芬齡翻譯

小徑上空無一人,也空無一物,空無一物,除了黑莓,
黑莓植於兩側,雖以右側居多,
一條黑莓小徑,蜿蜒而下,一座海
在盡頭的某處,湧動。黑莓
大如我的拇指關節,瘖啞如樹籬中
漆黑的眼睛,漲滿
藍紅的汁液,揮霍於我的指間。
我未曾冀求這樣的姊妹血緣;它們一定是愛我的。
為了遷就我的牛奶罐,它們將兩側壓平。

穿黑衣的紅嘴烏鴉自頭頂飛過,聒噪的鳥群──
隨風迴旋於空中的焚燒過的紙片。
它們是唯一的聲音,抗議著,抗議著。
我想海根本不可能出現了。
綠色的高地草原散發光熱,像自內部燃起。
我來到一株樹叢,熟透的黑莓讓它成了一株蒼蠅樹叢,
它們青藍的肚皮和翼片懸掛在中國屏風裡。
這頓漿果蜜汁餐讓它們驚呆了;它們相信真有天堂。
再轉個彎,就到了黑莓和樹叢的盡頭了。

現在唯一可能出現的就只有海了。
自兩座山丘間颳來的一陣驟風向我襲來,
以其幽靈似的衣衫掌摑我的臉。
山丘太蒼翠太甜美,不可能有鹹味。
我循著其間的羊徑前行。最後一個彎帶我
抵達山丘的北面,這一面是橙色的岩石,
面向空無,空無,除了光線錫白的
一塊廣大空地,和一陣嘈雜,宛如銀匠們
不停地捶打一塊頑强不屈的金屬。


《Blackberring》
BY SYLVIA PLATH

Nobody in the lane, and nothing, nothing but blackberries,  
Blackberries on either side, though on the right mainly, 
A blackberry alley, going down in hooks, and a sea 
Somewhere at the end of it, heaving. Blackberries 
Big as the ball of my thumb, and dumb as eyes 
Ebon in the hedges, fat 
With blue-red juices. These they squander on my fingers. 
I had not asked for such a blood sisterhood; they must love me. 
They accommodate themselves to my milkbottle, flattening their sides. 

Overhead go the choughs in black, cacophonous flocks—
Bits of burnt paper wheeling in a blown sky.
Theirs is the only voice, protesting, protesting.
I do not think the sea will appear at all.
The high, green meadows are glowing, as if lit from within.
I come to one bush of berries so ripe it is a bush of flies,
Hanging their bluegreen bellies and their wing panes in a Chinese screen.
The honey-feast of the berries has stunned them; they believe in heaven.
One more hook, and the berries and bushes end.

The only thing to come now is the sea.
From between two hills a sudden wind funnels at me, 
Slapping its phantom laundry in my face.
These hills are too green and sweet to have tasted salt.
I follow the sheep path between them. A last hook brings me
To the hills’ northern face, and the face is orange rock
That looks out on nothing, nothing but a great space
Of white and pewter lights, and a din like silversmiths
Beating and beating at an intractable metal.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5) :
5樓. 天涯孤鴻···花窗
2021/12/07 03:24

詩人的文字是驚人的

畫面跳躍,進入不同的內涵

很喜歡妳的作品

調皮,隨興,完全自在灑脫的美感

很高興孤鴻姐姐也喜歡詩人Sylvia Plath的作品,以及我遊戲般的塗鴉剪貼之作。害羞害羞啾

看到你和兒女出門旅遊一趟身心都舒緩很多,真替妳高興呢!原來,高鈣可以減輕關節炎的疼痛啊,所以,出太陽的時候,就盡量多曬點太陽,讓身體製造維生素D,對健康也一定很有幫助吧?!親你一下 d.d. 2021/12/17 16:02回覆
4樓. 善良有才華的smileangel
2021/11/02 21:01
親愛的d.d,平安
好久不見,最近您好嗎?
採黑莓,是指藍莓嗎?
我不敢吃藍莓,我喜歡吃蔓越莓
我的新文章,有蔓越莓乳酪蛋糕喔!

最近天氣變冷了,您要注意保暖喔!
我的新文章剛出爐,邀請您來賞文,謝謝!❤️
邀請您幫我寫回應喔
祝福您,平安健康!幸福快樂!😀
黑莓不是藍莓,就像藍莓不是蔓越莓喲!黑莓長得有點像桑葚,但是沒有桑葚細長,比較圓厚。

最近眼力比較退化,不太能讀篇幅較長的網文。我已經去妳那兒推薦了,但是還沒有仔細閲讀,很抱歉。謝謝妳經常來回應。我先在此祝福妳,一切都一定會愈來愈好的!一定要有信心喲! d.d. 2021/11/02 21:27回覆
3樓. Lansing
2021/11/02 11:20

喚起我在山間林道四、五次採黑莓的記憶。

總是偶遇,如果包裏翻尋不到容器,就摘了放入掌心,輕了怕掉緊了滿手沾滿汁液的那些單純的快樂,至今想起依然甜蜜蜜。

妳真是不貪心啊,放在手裡能裝幾個呢,不夠塞牙縫呀...呵呵。下次可以在附近摘幾片葉子,大的最好,小的可以拼接起來,做成個兜兒,那就可以裝得滿滿囉~~得意

很高興知道妳的腳傷已經好很多了,一定要有耐心,連我當時都花上三個月才痊癒的。 d.d. 2021/11/02 21:24回覆
2樓. d.d.
2021/10/27 16:17

https://www.facebook.com/jade.yuhui/posts/10224452196028331

今天(2021.10.27) 是希薇亞 普拉絲(Slyvia Plath)八十九歲冥誕。

1樓. 紅袂
2021/10/26 13:39

d.d真是擁有一顆藝術家的心,換做我,黑莓吃完紙盒就扔了,哪還像妳這般巧化成詩作與剪貼作品,連帶也讓我欣賞到女詩人的採黑莓作品。

 

對於舉凡莓類的果實我都愛,前兩天去大賣場買回三盒籃莓,個兒碩大甜多汁,我一天一盒慢慢享用。倘若有藍莓可供我摘取或許借用詩人詩句再轉個彎,就到了黑莓和樹叢的盡頭」…我也會心甘情願走到那個盡頭。

呵呵呵,廢物回收利用我最會了,紙類可再循環利用的方式可多了!我其實也不只喜歡黑莓,藍莓我也很愛,只有一種很酸的叫鵝莓(歐洲醋栗)的,我在德國的時候就不太敢吃。台灣基本上幾乎見不到。

“採黑莓”是一首很耐人尋味的詩,我非常欣賞。很高興妳也從中得到閲讀的樂趣。前幾天在美崙山上那個我們一同念過鄭愁予的詩的亭子下,我倏忽發現,竟然兩年過去了!疫情也快要延宕兩年了,世界雖然暫時不會恢復原貌,但我們都要好好的認真的繼續努力地活下去哦!親你一下


d.d. 2021/10/26 14:2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