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台北三重玻璃雷射雕刻 桃園店鋪門頭招牌雷射加工 桃園透明壓克力燈箱雷射代工
2022/12/16 12:22
瀏覽27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世弘所使用的是CO2雷射切割機。適用於切割壓克力,切割速度快,質量好,平板切割様式多變化。

切割的同時材料邊緣,會有類似火焰拋光的效果。

雷射雕刻是運用光的能量來燒熔材料的表面,因此可雕刻出深淺差異,也可利用金屬的特性產生顏色變化。

雷射雕刻可雕刻非金屬材料,像是壓克力、木頭等,也可以雕刻金屬材質,如不繡鋼、鋁、鈦等材料。

如今,隨著科技不斷進步,全球創新電子消費性產品日新月異,不僅外觀炫目多彩,集成的新技術更是層出無窮。電子行業“朝暉夕陰,氣象萬千”的變化給雷射切割製造業帶來了巨大的挑戰。板料、板厚、板的複合形式,甚至板的設計都發生了巨大變化。傳統機械加工方式無法滿足客戶品質要求,常見雷射加工又不能實現量產。這些變化成為線路板行業生產能力發展、升級的瓶頸。
 世弘的專業雷射切割技術無論是加厚的硬板材料或軟硬結合板材料還是軟板材料都能幫您搞定;效率高,其各類板材切割效率大大地超過CNC和衝壓等傳統加工的效率

圖紙內只保留需要切割的實線,其他輔助線段,備註等都必須去掉
零件之間間隔2mm,零件與邊框至少間隔5mm
兩個零件不能有公用線段,兩個零件不能有鑲套
切割小零件需要製作0.3-0.8mm的中斷點,以防止零件掉落後丟失
板材名義厚度和實際厚度有一定偏差,請留意相關資訊
如果除了切割還需要雕、鏤空、折彎、粘結、焊接等工藝,請聯繫客服報價;
      

台北廣告牌雷射切割,台北廣告牌雷射加工,台北金屬雷雕,台北不銹鋼雷雕,台北鋁雷雕,台北鋁板雷雕,台北銅雷雕,台北銅板雷雕,台北陽極鋁雷雕,台北玻璃雷雕,台北壓克力雷雕,台北有色不鏽鋼雷雕,台北金屬雷射雕刻,台北不銹鋼雷射雕刻,台北鋁雷射雕刻,台北鋁板雷射雕刻,台北銅雷射雕刻,台北銅板雷射雕刻,台北陽極鋁雷射雕刻,台北玻璃雷射雕刻,台北壓克力雷射雕刻,台北有色不鏽鋼雷射雕刻,台北三重金屬雷雕,台北三重不銹鋼雷雕,台北三重鋁雷雕,台北三重鋁板雷雕,台北三重銅雷雕,台北三重銅板雷雕,台北三重陽極鋁雷雕,台北三重玻璃雷雕,台北三重壓克力雷雕,台北三重有色不鏽鋼雷雕,台北三重金屬雷射雕刻,台北三重不銹鋼雷射雕刻,台北三重鋁雷射雕刻,台北三重鋁板雷射雕刻

好文賞析

好文01

在北方,奶奶的爸爸稱太姥爺,奶奶的媽媽稱太姥姥。是一個家族四室同堂代際興旺的福氣。可這種天倫之樂的樂趣,這些年,一下子少了不少。 2021年的清明節,爸爸媽媽、爺爺奶奶、以及家族中的姨奶奶等十余人到昆明東南的跑馬山給太姥爺、太姥姥掃墓。獻花翠柏簇擁著太姥爺和太姥姥的墓地,一塊用黑色大理石鐫刻著太姥爺太姥姥名字的墓碑在那里佇立著,在滿山的雪松林中顯得格外的莊嚴、肅穆和幽靜。幾個姨奶奶含情默默,小心翼翼,把太姥爺太姥姥的墓碑擦的烏黑透亮。事畢,在媽媽的提醒下,我跪在二老曾祖輩的碑前深深地叩下了三個敬仰許愿的頭。就在這一瞬間,太姥爺與我曾經的歡樂在我的印象中浮現、回放…… 記得,太姥爺到那個美麗的世界時已經八十五歲高齡了。他和其他的老人一樣,也是滿頭的銀發,滿臉的皺紋,平時頭上頂著一個鴨舌帽。告訴大家一個小秘密,他嘴巴里都是假牙。哈哈……但是他的身體卻非常的硬朗,眼不花,耳不聾,在麻將桌前能戰斗好幾個小時哩。每當看到他贏錢時,臉上布滿了笑容。那一臉的皺紋頓時堆在了臉上,開懷大笑起來。我們坐的老遠甚至是家里的偏僻一隅都能聽到,幾乎成了他麻將桌上高興和興奮的一個標志。逗得大家也跟著心花怒放。我在一旁心里擔心著,太姥爺別把假牙笑掉了。每當他失利時,再看他的臉上,兩道碩長的長壽眉下,兩眼目不轉睛的凝視著桌面,尋找著機會,等候著別人給他“放炮”,送來豐厚的戰利品。可這種機遇有時總不光顧太姥爺的牌面組合。讓他望穿秋色,盼望的如饑似渴,坐立不安。有時會一臉的怒容,一聲不吭,心里是翻江倒海,七上八下。終然這樣,總是失利。極不情愿但又無可奈何地掏出銀子給了別人。心里盤算著下一盤一定要扳回來。再看看太姥爺的臉,笑地是那么的尷尬和不自在。可見他是一個極認真、任死理、喜形于色,高興和不高興全掛在臉上。他的臉在家里就是一個晴雨表。可愛的太姥爺。就是一個“老小孩”。和我們一樣,需要人哄著、寵著、慣著。 有一年,爸爸、媽媽帶著爺爺、奶奶和太姥爺去石林游玩。太姥爺精神矍鑠,一臉的春風。玩性十足。在我的眼里就是一個“老玩童”,嬉戲之中與我嘻嘻鬧鬧。只見太姥爺用一個網魚的網兜,里面兜著一個大西瓜的塑料球。用手挑著,在我面前晃來晃去。我只想抓住那個大西瓜。兩只手迅速地去抓,太姥爺靈敏地把竹桿往懷里一拉,總讓我撲了個空。太姥爺真個“機靈鬼”。看著我一臉無奈的樣子,卻成了太姥爺的一大樂趣。就如同他在麻將戰場上勝利了一樣,一臉的勝利者的模樣,伴隨著他的哈哈大笑,向我告示著,他是勝利者,我是失敗者。曾祖和重孫輩的親情樂趣盡顯無遺。 好景不長,天不如愿。2016年,太姥爺身患重病,臥床不起,但神志清醒。飯量也比平時增大了許多,我想他是想多吃一點,增強與疾病抗生的能力,盡快的好起來。那時我的弟弟出生不久。爺爺奶奶把小弟弟的手機視頻錄像帶到了太姥爺的病床前,太姥爺看著手機視頻里生機活潑撲騰的小弟弟,高興地無法形容,兩只手緊緊地握著手機視頻不肯放松,兩眼直直地盯著視頻不肯移開。他渴望和我們一起長大、一起盡享四世同堂的天倫之樂、一起盡享帶著他一同游玩的樂趣。但天不留人,世不隨意。幾個月后,太姥爺卻與我們永別,帶著對這個四世同堂家族的依依不舍,駕鶴西去,去了那個美麗的世界。留下了這個家族今生的遺憾和念想。 太姥爺走了,但他那慈祥的面孔以及和他那嬉笑打鬧的歡樂一幕,卻在我幼年的心靈里珍藏了起來。 >>>更多美文:情感日志

好文02

在柔軟的文字里嵌入菊花的香氣   作者|徐學文   寒露過后天氣漸涼,一種蕭殺之氣讓我不由的感傷起來,我站在十字街頭匆忙掩飾著藏于鏡片后的濕潤。我左手握著沉沉的往事,右手想把一枚柔情嵌入生活。街巷的盡頭,有我不知道的事與物默默相連,突然來的斑駁,讓人榮枯難辨。樹影漫上高樓,好像黃昏攆著腳尖,迅速穿越身體的開闊地。霜降之前,大地已成為一本書,讓秋在一一閱讀每一顆果實的經歷,每一種鳥遷徙的理由。在我倉促地點綴這些句子之前,我分明看見秋天已經畫出了一個句號。在我將老的身體里,我可以容忍情感的花園經歷一年四季,甚至荒草長滿視野。卻害怕思念不再降臨我的上空,將我和衰老一并遺棄,能令我憶起這段回憶的,除了空洞的詞藻,再別無其它。今天,在還未將老的時刻,我已感同身受衰老的來臨,感嘆每一次的疼痛,而這都是青春的記憶。遠望的眼神,在一盞燈光下一瀉千里,我揣摩著夕陽的心情,在紅霞里挑選色調,織成秋云,在明日的曦光里打開屬于自己的天空。   筆活在心坎上,把耕耘與收獲打包,臆想立與馬路上,在黃昏的余暉中彷徨,在柴米油鹽里溢盡城市的花香。我是白天和暗夜的剪刀手,把曖昧匆忙斬斷。影子開始逃離,我無法捕捉,僅以眼角的一縷余光,量丈遠去的青春。十月低調而來,步入高樓和低云,靠近我的肩,無聲無息,千丈高空,萬物皆靜,我讀云,讀光,讀這參不透的人生。晚云襲來,我采擷一枚冰清寫上你的名字,讓濕漉漉的心事,孤單奔走。時間需要往前翻多少頁,才繞過草地和河流,才能抵達一段墨香里的月光,我忘了自己的顏色,為你潛伏起一叢心事,而我的淚滴,則偏轉了原來的軌跡,輾過一些陳舊的過去。我蓋上了憂郁,丟棄了不快樂,看著候鳥叼來最后一絲思念,在你消逝的地方清漣蕩漾。遠處落日的余暉一層層加深了世間的死寂。窗外偶爾的云朵,讓內心的空氣不溫不火。我不知道草木的輪回能否讓云朵停留,而人生卻不能迂回。   秋漸加深,萬物蕭閉,縱使一息蔥蘢的亮和那太陽依然對折成虹。安靜仍需要勻住呼吸,似乎才是此刻生命的定局。燈光讓一幕一幕的影子,撲打著翅膀畫下自己的背景,線條靈動,在光照中收斂尺度,伴著筆桿蹦蹦跳跳,像一滴搖搖欲墜的露珠,披著一身月華的風,帶著遙遠的呼喚,拭干了不經意間滲透的疲憊。我在柔軟的文字中嵌入了各色菊花的香氣。誰唱碎了流年,歲月積淀的雨水開始萌綠。一場想念帶我去了故鄉,猶疑的手指徘徊在門外,讓我不敢目睹你的秋容,只能把思的葉子一片一片壓成書簽,書籍里拔節的愿望,滴落成念。我的馬蹄,躍過夢境,踏出一片柔綠的草地,讓湛藍的天空,擠壓出憂郁的堅韌。給干癟的靈魂,涂上最憨厚的品質。把夜敲出一個飄渺的洞,撐開了如水的月光,捕獲我的一些的思緒,懸浮著關于昨天的故事。就讓風甜甜的休憩在我的枕邊,好讓滑過耳邊的陽光,接走一抹柔情的月色。 +10我喜歡

好文03

這是一段聽來的往事,請注意,我說的不是故事,是實實在在發生的事情。       我的母親還是19歲的姑娘時,她們村接到任務“修引渭渠”。聽到渭水連著寶雞市,母親和同伴興奮地憧憬去市上,積極報名。她們帶著牙刷牙膏,背著包去集合,隊長說:“我滴洋學生,趕緊回家去拿鐵锨镢頭!”一伙“洋學生”帶著鐵锨頭去岐星村住下,在坡上砍樹干做鐵锨把,這伙姑娘成了真正的“水利人”。這個活,她們干了二十天,從沒出過遠門的“洋學生”們,哭著想家。         第二年又有任務,“修南干渠”,我的母親去了一年。到年底她回家,還沒過正月十五,村上又要派一批人去“修孔頭溝水庫”。此后兩年,我的母親成了一名專業的“筑壩人”。我好奇,為何每一次修水利都有她,母親說:“家里成分大,姊妹多,修水利是村里攤派的硬性任務。也是當時年輕有力氣,想著在哪里干活都一樣。修水利掙工分,能貼補家用。”       如今回望,我站在上帝視角上看,1972年真是神奇的一年。       這一年,在“馮家山水庫”和“孔頭溝水庫”的工地上,都有我的親人,他們并不知道彼此的存在。當然,那時我根本就不存在。那一年,我20歲的五叔,18歲的六叔,他們兄弟倆在馮家山修筑水庫大壩。那一年,我的母親還是21歲的大姑娘,她在“孔頭溝”修筑大壩。        這事沒什么稀奇,修水利要壯勞力,工地上要的除了年輕人,還是年輕人。按當時生產隊派活的原則是地主富農要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更要接受勞動改造。家里成分越大,孩子來修水利的機會越多,在工地上呆得時間也越久。我的奶奶,我的姥姥,做母親的她們默默在家做鞋子,做汗褂子,做饃饃,攢干糧,等工地上的孩子二三個月一次的兩三天回家。       我的五叔,六叔,性子好,干活踏實。他們在馮家山工地兩年多,揮汗如雨,吃苦受累。我18歲的六叔,個子還沒長開。工地上做飯的老漢看見他就忍不住嘆息:“遭罪啊,派這么大點娃娃來干活,累得就不長個子了。”人都知道拉架子車墊土方的活耗大力氣,可誰也沒能替下我的六叔。我的五叔算在成年人里,他一人拉一輛架子車。我的六叔年紀小,與人合伙拉一輛架子車。他們拉著架子車,天天奔跑在立陡直上的路上,下坡時,車里裝滿土要控制速度,上坡時,空車有專人幫忙掀,來來回回,兩溜黃土路被架子車后墊的橡膠帶口磨得像明鏡。這是一座二十四小時不停歇的工地,白天太陽下干活,夜里碘鎢燈下干活,四個小時一個班,每人每天要干夠八小時。工地永遠在沸騰。日復一日,一塊又一塊土崖被炸掉,一塊又一塊黃土被裝車,一車又一車黃土被鋪平,一方又一方黃土被壓實,這流水作業中,人像機器,機器更比人賣力。       工地上最先進的機器是履帶式“東方紅”拖拉機。人像螞蟻來來往往搬運黃土,拖拉機兢兢業業一層一層壓過去,拖拉機壓不到的地方,七八個壯勞力抬夯,喊著號子一寸一寸砸瓷實。春去秋來,小伙成了“鐵漢子”,姑娘成了“鐵姑娘”。                  我的五叔,六叔住在汽車站旁,用牛毛氈搭建的“簡易棚”里,冬寒夏熱。為了省錢,不上夜班時,他們把晚飯省了。實在餓得慌,他們也偷偷摸摸搟面條,一碗缺油少菜的黑面面條若被領導發現,飯吃不到,人還得遭批評。筑壩到53米的目標確定了,工地的口號是“大戰紅五月”!伙食改善了一次,每人一碗臊子肉。村上來慰問,每人發一件火紅的秋衣。年輕人的熱情比火紅的秋衣還火熱,還高漲!架子車從小箱換大箱,車身長得像棺材。半山腰上修出十三層,一千多孔窯洞,戲說是“十三層樓房”。住樓房,吃臊子肉,幸福的日子總是一剎那,更多的時間里,人都在勞動。        工地上有多少人?螞蟻一般多。工地上有多少輛架子車?樹葉一般多。工地上連修架子車,都是專人負責。        堤壩從兩座山底筑起,時間流逝,功無枉費。大壩增高,一寸又一寸,一尺又一尺,那些曾經踩在腳底的黃土,過些日子就高不可及。用青春堆積的大壩,用汗水澆灌的大壩。天氣太干燥了,一條路被架子車來來往往碾軋,塵土像一層厚厚的雪,一腳下去,布鞋、球鞋統統淹沒在塵土里,得用筢子推開路,人才能繼續拉車。天下雨久了,爛泥蹚水,人的腳都拔不出,活自然也干不成,工期受阻,人閑著卻心急如焚。         靠人工修水庫,這是一個壯舉,愚公移山,眾志成城。每人一天口糧是一斤半,干得活比牲口還重,可很少有人偷懶。我的六叔說:“力氣多著呢,在哪里都是干活,工地上還給算工分。好好干活就是了。         比起我的五叔,六叔修水利,我的母親就幸運得多。         我的母親聰明伶俐,她在孔頭溝去了半年,天天在黑板上受表揚,被提拔為“女連長”。當時以大隊為單位稱為“連”,以公社為單位稱為“營”。        在成為“女連長”之前,我的母親也拉架子車壓大壩。男人們干的活相對重,放崖,挖土,平土方。她們住的是牟家村的“半截窯”,或是收拾干凈的羊圈豬圈,吃的是混合玉米面的饸饹面,她們的精神世界卻豐富多彩。那年冬天,“五首民歌”唱得紅極一時。母親和同村的伙伴受工地委派,被村上調回,去參加縣城的歌詠聯賽,她們興奮了好久。回來拉架子車時,大家都哼著《山丹丹開花紅艷艷》,《翻身道情》。快樂只是暫時的,日夜勞作,不停歇才是日常。夜里,碘鎢燈照得工地上明晃晃,拖拉機像鐵牛轟隆隆,兩只車燈像大眼睛。只有這個時候,沒有出工的姑娘才會想家,看著土墻上穿根竹子棍搭成的架子,放著碗掛著書包,盤算著每月兩天的休假日要不要去益店鎮上吃甑糕,計算離家太久什么時候回家一趟。         我的母親當了連長,瑣碎的事太多了。工地派活,營里開會,涵洞養生,砌壩,她會干的活越來越多。“算黃算割”叫得歡,灶上有人吃飯時發現饸饹面上有白色泡泡,我的母親作為連長要去查看,她說,庫房的玉米面袋子上,肉乎乎的白蟲一簇一簇。饸饹面上的白色泡泡竟是蟲子腦袋。當然,令人不愉快的事和讓人愉悅期待的事一樣,都不多。比如:灶上偶爾殺豬,日子也有期待。相比我的五叔和六叔修水利,我的母親的修水利明顯色彩明亮,她回憶里的歡聲笑語更多。當然,在工地上,女人本來就是弱者。只有男子奮力,才能讓女人稍有喘息。哪里有什么歲月靜好,那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我的母親不會想到,三年以后成為她的兩個小叔子的人,和她有同樣一段“修水利”的經歷。我的兩個叔叔不會想到,他們兩年后的嫂子,竟然也和他們一樣風里雨里,泥里水里修水利。        這便是生活的有趣和無奈,即使他們都知道后來的后來,那又如何?時代賦予的使命,誰也替不了誰。上學時,我們唱《為了誰》,老師說:“要把感情唱出來。”我從來都沒想起那誰到底是誰,當然,我的感情就沒唱出來。今天,寫到這里時,我才想起前兩句歌詞,眼眶便濕潤:             泥巴裹滿褲腿,         汗水濕透衣背。         我不知道你是誰,         我卻知道你為了誰。         ······        誰最美,誰最累,       我的鄉親,我的戰友,我的兄弟姐妹。            五十年后的今天,我問我的六叔:“最初被派去‘修水利’時,你知道水庫是干啥的?”六叔說:“水庫存水,我當然知道,就像村里的澇池。可那時岐山人都不相信‘馮家山水庫’能把岐山人的莊稼澆灌。”那時的六叔,是不到20歲的小伙子,他心思單純,心無雜念,埋頭苦干。他沒有想到,他還不到30歲時,他的莊稼地就用上了“馮家山水庫”的水。        人生如棋,落子無悔。我的家人們為修水利獻出青春,他們卻說:還有人為修水利獻出了生命。無奮斗不青春,如今白發蒼蒼的他們,說起曾經修水利的日子,除了偶爾言語停頓嘆息困苦,更多的是對日日夜夜拉架子車的一句慨嘆:活把人干不死啊!         他們用青春修水利,他們說,日子就要踏實地活過,扎實地干過!     侯玲 +10我喜歡

E115ERGEG415VEE

台北三重銅雷射雕刻,台北三重銅板雷射雕刻,台北三重陽極鋁雷射雕刻,台北三重玻璃雷射雕刻,台北三重壓克力雷射雕刻,台北三重有色不鏽鋼雷射雕刻,新竹金屬雷雕,新竹不銹鋼雷雕,新竹鋁雷雕,新竹鋁板雷雕,新竹銅雷雕,新竹銅板雷雕,新竹陽極鋁雷雕,新竹玻璃雷雕,新竹壓克力雷雕,新竹有色不鏽鋼雷雕,新竹金屬雷射雕刻,新竹不銹鋼雷射雕刻,新竹鋁雷射雕刻,新竹鋁板雷射雕刻,新竹銅雷射雕刻,新竹銅板雷射雕刻,新竹陽極鋁雷射雕刻,新竹玻璃雷射雕刻,新竹壓克力雷射雕刻,新竹有色不鏽鋼雷射雕刻,桃園金屬雷雕,桃園不銹鋼雷雕,桃園鋁雷雕,桃園鋁板雷雕,桃園銅雷雕,桃園銅板雷雕,桃園陽極鋁雷雕,桃園玻璃雷雕,桃園壓克力雷雕,桃園有色不鏽鋼雷雕,桃園金屬雷射雕刻,桃園不銹鋼雷射雕刻,桃園鋁雷射雕刻,桃園鋁板雷射雕刻,桃園銅雷射雕刻,桃園銅板雷射雕刻,桃園陽極鋁雷射雕刻,桃園玻璃雷射雕刻,桃園壓克力雷射雕刻,桃園有色不鏽鋼雷射雕刻


桃園彩色壓克力個性燈箱雷射雕刻
新北網紅打卡招牌定做雷射加工 新北工作室門面招牌雷射切割 桃園廣告牌雷射加工桃園烤漆壓克力字雷射切割 三重logo招牌訂製雷射代工 新北塑膠夾具雷射雕刻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